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两百八十章 情况危急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章巫长闻言也是狞笑的看着秦川,一步踏前,一股威压便势如破竹般涌向秦川,顿时秦川便感觉自己仿似无法呼吸了一般,他就是像是狂风巨浪里的一叶扁舟,摇摇欲坠,毕竟对方的修为高自己实在太多了,让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反抗。

    章巫长,废话不多说,一掌毫无顾忌的就甩向秦川。

    秦川望之,疯狂的催动体内的十六颗丹田,如洪水般的灵气狂暴的冲天而起,在他的身体之外,出现一座巨山,可是这巨山一出现的瞬间,就被章巫长的掌印给轰的支离破碎,连片刻都无法阻挡,山体之中的秦川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直接吐血倒退,全身骨头像是散架了一般,就算是五行之骨都差点无法承受这玄真境高手的一击,毕竟境界相差太远。

    秦川脸色极为的苍白。

    “不自量力的蝼蚁。”章巫长冷笑着,快速的冲向秦川,他知道,自己时间并不多,一旦李侯回来的话,那这次行动恐怕得功亏一篑,所以,必须速战速决。

    又是一掌随意挥出,却给秦川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压力。

    “秦大哥。”这个时候鸢燕刚从外面回来,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顿时便不顾一切的跑了过来,虽然这附近被下了禁声的阵法,这里面的声音和动静传不出去,但是并没有下束缚人的阵法,毕竟在这里居住的可不仅仅只有九黎族的人,还有其他族的人,一旦下了束缚人的阵法,肯定也会被别有心人查出些许端倪来,那到时候,怕也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而,也有一些人从房间里面出来,看到了眼前这一幕,他们自然是认识恬源和章巫长的,这两人毕竟都是天离族的名人,至于,令狐也有一些人认识,不过对其底细都不了解,虽然也疑惑为什么天离族的人要针对这令狐,不过这和他们都没关系,事不关己必然高高挂起,看看热闹即可,可不会出手。

    “这令狐得罪了天离族?”

    “应该吧,不然也不会惊动章巫长这样在天离族内地位超高的玄真境高手了。”

    “啧啧啧,这阵势可真够庞大的啊,这令狐到底干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了?”

    周围的人有很多,不仅有九黎族的人,还有日月族等等。

    炎焱原本也在房间之中,听到了些许动静,便也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到章巫长出手对付令狐的时候,眼神流露出一丝疑惑之意,当然这个令狐他也是认识的,此人在比武的时候,杀了他们炎族的一位族人,所以他倒是很乐意的看见天离族对手对付这令狐。

    “那小子怎么天离族了?为什么连章奕都出手了?”炎焱疑惑的问着身边的一人。

    “我也不知。”旁的炎族之人苦笑道,他也是刚听到动静出来的。

    原本,秦川看到这玄真境的高手又一掌拍过来的时候便想着进入到天衍镜之中躲避过去,即使天衍镜因此被发现也在所不辞了,命都没了,还在乎那么多?况且,这玄真境的人是想杀死他,至少在天衍镜之中能躲避一阵子,可是,这个时候,鸢燕竟然突兀间便出现,挡在他的身前。

    而此时,章奕的一掌已经拍了过来,鸢燕虽然修为提升很快,体质虽然也让人看不透,但是如今的她,修为毕竟只有孕神境四重而已,断然也不会是玄真境高手的对手,她的左肩被用力一拍,身体直接如断了线的风筝,狂飙的后退。

    秦川脸色一变,忍受着,体内翻江倒海的痛楚,立刻伸手把鸢燕的身体接住,一股巨力自鸢燕身体之中冲撞在秦川的身体之上,顿时,秦川抱着鸢燕的身体,竟然也倒飞了出去。

    正当章奕准备再接再厉的时候,一人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他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鸢燕,本来看到这章奕对付令狐的时候,他还可以坐视不理,在一旁看戏,但是如今鸢燕被牵扯进来了,他就不能不挺身而出,毕竟在他也是九黎族的人,段炎上前一步,道:“章巫长,你这样肆无忌惮的出手对付我们九黎族的人,是不是有一些说不过去啊?我想知道为什么?”

    这个时候,段炎心中有一些惊讶,暗道:“大巫长,怎么还不出来?”

    只是,他并不知道,如今的李侯正在和秦海喝茶。

    “滚开,区区九黎族,我们天离族还没放在眼里,是这小姑娘自己多管闲事,我也收不住手。”章奕冷笑一声道,说实话,如果九黎族还是以前的九黎族,还是那个蚩尤统治下的九黎族,即使是他,都会夹着尾巴做人,但是现在,九黎族已经没落了,不行了,他自然而然就没放在眼中。

    “天离族好大的威风啊,说出手就出手,霸道的姿态可见一斑啊,这样的人控制巫族联盟,还真叫人不放心啊。”不知为何,灵溪看到令狐被章奕一掌击伤的时候,她的内心竟然隐隐一痛,这时,忍不住的出言嘲讽道,同时也极为担忧的看了一眼令狐的方向。

    原本想低调行事,甚至神不知鬼不觉之下,把这令狐拿下,但是意想不到,这令狐竟然承受章奕的一掌,还能行动,这让恬源大吃一惊,有一些失算,现在可好,把周围住着的其他族的人都给吸引了出来。

    赵日月有一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灵溪,作为灵溪的师傅,他太清楚自己这徒儿的性格了,平时对谁都是一副冷淡的态度,但是现在怎么会出言帮助那个叫做令狐的小子?这让他感觉两人之间可能有所猫腻。

    “哼,这小子偷了我们天离族的一样东西,我出手,有问题吗?”恬源冷哼一声道。

    看着身边昏迷不醒的鸢燕,秦川内心有一股磅礴的杀意孕育而生,拳头狠狠的被握起,体内更是传出去“格格”的声音,像是骨头在移动。

    “哈哈,天离族真是无耻至极,我偷你们东西?我区区一个孕神境的修士,如何偷你们东西?而且巫都城之中防备森严,更有阵法的守护,我就算有通天的本领,怕也无济于事,明明是恬源看中我在圣山之中得到的东西,所以才厚颜无耻的想过来抢夺,我敢对道心发誓,如若我偷天离族的东西,此生此世,死不入轮回,生不能修真,你们敢吗?”秦川狂笑道。

    恬源闻言面容微变,虽然一个誓言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是对道心发誓的话,一旦你说谎,以后就会成为你的心魔,对你修行极为不利,想要斩断这心魔,不容易。

    “怪不得,原来这天离族明面上让我们进入圣山之中,结果一出来,就打着这个注意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不过,既然这章奕都大费周章的,不顾长辈的脸面出手了,足以说明,这令狐得到的东西怕是不可小觑啊。”

    “也是,我倒是很好奇,他到底得到了什么?”

    周围的人好奇的看着令狐。

    章奕闻言,脸色也变得铁青,现在已经有一些骑虎难下,但是一想到大巫长的命令,他就不得不做出抉择。

    “小子,我看你是真的找死。”章奕懒得和令狐废话,这个时候,五指微涨,浑身狂暴的气息毕露无遗,在他的手指头上,五道凌厉的剑气突兀而现,随着他五指聚拢到一起,这五道剑气已经合在一起,空间之中,顿时剑鸣声冲天而起,随之而来,一道金黄色的剑影便朝着秦川和鸢燕方向一挥而出,用奔若闪电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灵溪,芳心一颤,正要出手,没想到,肩膀被赵日月压住,随后赵日月对她摇了摇头。

    秦川望之,心神一震,知道,如果被这一剑劈中,他必将身形俱灭,顿时二话不说,立刻便抱着鸢燕,身形一闪,便进入到天衍镜之中。

    “人呢?怎么突然消失不见了?”

    “奇怪了。”

    “恐怕此人有空间灵宝吧,不然也不会如此。”

    周围的人都议论纷纷了起来。

    “哼,以为躲进空间灵宝里了,我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太天真,天视地听,融入我眼。”章奕面容有一些难堪,他好歹也是玄真境的修士,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拿下这区区孕神境的修士,而且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让他面子上挂不住。

    他手决快速的掐动,巫都城上空的阵法光芒大耀,一道亮光更是从天而落,覆盖在章奕的眼睛之上,而章奕的眼中顿时便曝出一道五彩之芒。

    “师傅,你去帮帮他好吗?”灵溪哀求道。

    “唉,痴儿,我们日月族的宗旨你忘记了吗?不参与巫族的斗争之中,这次虽然无奈的加入到巫族联盟,但是我们并没有索要席位,只是来走个过场而已,而且,章奕这次冒着天下大不违的情况下都要出手,怕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我想李侯那那家伙,应该快来了。”赵日月淡淡的说道。

    灵溪的身体被禁锢着,动也动不了,只能干着急。

    章奕带着五彩之光的眼眸环顾一圈后,看到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顿时冷笑一声。

    一旁的段炎,只是皱了皱眉头,以他实力阻止不了章奕,最终只能感叹一声,他同时也知道,就算那个令狐可以躲进空间灵宝之中,但是也只能躲一时,怕是长久不得。

    毕竟令狐的修为只有孕神境,空间灵宝就算极为逆天,他怕也是发挥不了空间灵宝多少的作用来。

    “燕儿,你就先躺在这里,等我把事情解决好以后再来看你。”秦川感受了一些鸢燕的身体状态,虽然鸢燕还在昏迷之中,但是她的体内还有一丝气息,松了一口气。

    “小子,你好像遇到了麻烦啊?啧啧,玄真境的高手都出手了,这一次你在劫难逃啊。”这个时候,秦川耳边响起了一道声音来。

    秦川一惊道:“你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同时,秦川心中更是有一些惊悸,他现在可是在天衍镜二层之中啊,而不是在天衍镜一层,理论上来说,身处在天衍镜一层之中的魔祖的声音不应该可以传到天衍镜一层,可是,偏偏,魔祖的声音就可以传到这里,而且他竟然还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况,这着实让秦川惊讶万分。

    “呵呵,虽然这坤天棺材可以镇压着我的元神,但是我好歹也是天地之中第一任魔祖,创建了魔教,更是补全了天道,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罗睺魔祖笑着说道。

    “你有什么办法不成?”秦川开口问道。

    “呵呵。”魔祖只是淡然一笑,随后从棺材之内一道魔气涌荡而出,从天衍镜一层内突兀间就飘荡到天衍镜二层之中,纷纷扰扰间就覆盖到秦川的身体之上,顿时秦川感觉到身上的伤势竟然在一瞬间之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顿时睁大了眼睛,激动道:“前辈,麻烦你救救她。”

    “那小女娃,体质太特殊,我的魔气一进去,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再说我的先天魔气,可是珍贵无比,帮你恢复伤势已经耗去了一丝的先天魔气,就算是我,现在也不多了,再说,我魔祖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别人的生死关我何事?当然,如果你帮我把棺材上的符文给破除,或许我会出手,也说不定。”魔族道。

    就在此时,天衍镜二层之中,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震荡,似乎有人正在攻击天衍镜,这让秦川面容一变,随着,冥河的消亡,这天衍镜内的禁制之力,已经变得虚弱无比,以秦川的实力自然是没办法守护天衍镜,一旦他的神识被外来之人给抹除出天衍镜之中,那这天衍镜必将会落入他人之手。

    “留给你考虑的时间不多了,我可以准确的告诉你,这天衍镜怕是只有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就会被攻破。”魔祖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