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三百三十四章 生命之泉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轰”的一声,这大门从天而落,便砸在了天衍镜的地面上,发出一声巨响。

    一条通道便出现在秦川的眼前,里面黑漆漆一片,看不清楚到底有什么东西。

    秦川想都没想,一步的跨入到这通道之中,一阵天旋地转以后,秦川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天衍镜的第三层之中,只是这第三层的情景,让秦川有一些目瞪口呆,因为这天衍镜的第三层竟然什么都没有,空无一物,而且这个空间并不像前两层那片宽阔,只有不到一亩地的样子,这就让秦川有一些不明所以了,一开始他以为这第三层里好歹也有什么好东西。

    毕竟第一层里有那么多的血气,虽然都已经被秦川吸收完了,而第二层里有那么多的天材地宝,以及一尊巨大的烘炉,可是这第三层,要不要那么坑爹啊。

    秦川顿时有一些欲哭无泪了起来。

    不过,让秦川有一些诧异的是,在这第三层的空间里,有灵气的涌动,也就是说,在自己可以吸收外界的灵气,而不像第一层和第二层那样,没有灵气,只是就算这三层有灵气那有什么用?我在外面吸收,和在这里面也没有什么区别啊,只是在这第三层吸收可能更安全一些。

    秦川有一些不相信这第三层会没有什么东西,直到他花了好几个时辰把这第三层仔仔细细的全部都查看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他顿时有一些郁闷不已了,只能暂时从天衍镜的第三层之中退了出来,回到了客栈的房间之中。

    “奇怪了,怎么感觉好像那里不对?”秦川望了一眼窗外的风景,突然灵光一闪,他记得,他之前进入到天衍镜的时候,似乎已经接近黄昏,而他在天衍镜第三层之中待了将进三个时辰,这个时候,应该是夜晚无疑,可是为什么,天还没有暗下来,还是黄昏?

    “难道这第三层的作用是....”

    一想到这里,秦川立刻便又回到了天衍镜第三层之中,这一次,他在第三层之中待了有五个时辰,随后他再一次从天衍镜里出来,可是,窗户外依旧是黄昏如故,夕阳依旧散发着温柔的光芒。

    “我在天衍镜里总共待了八个时辰左右,出来还是黄昏,这足以说明,这天衍镜第三层的时间法则和外界是不尽相同的,在里面就算待很久,对于外界而言,可能只是稍纵即逝的几秒而已。”秦川兴奋的想到。

    这样的效果简直就是逆天啊,只是让秦川无语的是,现在他的命都快没了,要这效果有什么用?

    “算了,还是去楼下吃点东西先。”之前由于秦川是真常境的修士,基本上已经到了辟谷的阶段,只要吸收天地灵气足以,只是现在,他的身体实在太虚弱了,灵气又储存不住,如果还不能进食的话,恐怕他的寿命又要减上一减。

    走到一楼,秦川让小二拿了一盘卤牛肉,一盘清蒸鱼,一盘花生米,外加一壶望月客栈出名的桂花酿,便一个人独饮了起来。

    看着街道外车水马龙,客栈里人声鼎沸,秦川突然有一种回到前世的感觉,离开了喧嚣的修真界,他的心似乎都已经安静了下来,没有那种勾心斗角,打打杀杀,生活如湖水那般的平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听说了吗?血燕卫凌源城分卫里最近好像在招人,这可是难得的机会,要不要,我们去看看?能进入血燕卫可是光宗耀祖之事啊。”

    “呵呵,现在谁还会去血燕卫?你不知道如今大禹皇室在全力培植神隐阁吗?这神隐阁就如同旭日东升,而血燕卫却如同日薄西山,恐怕未来必将是神隐阁一家独大,而血燕卫,呵呵。”

    “也不能这么说,血燕卫好歹也是存在了很久的,而神隐阁创阁并不久,想要追赶上血燕卫,肯定还需要不短的时日,而且血燕卫,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啊。”

    “无论是血燕卫,还是神隐阁,不都是听命皇室的吗?我看是皇室的人不想要血燕卫一家独大,搞出个神隐阁来和血燕卫分庭抗礼。”

    旁边的人的谈话声音陆陆续续的传到了秦川的耳边,而秦川只是静静的听着,至于血燕卫和神隐阁最近也是矛盾不断,双方谁看谁都不顺眼,这也是上面已经默许了的,毕竟用高层的人的话来说,有竞争才会有进步,而秦川却以为,神隐阁的出现也是在必然之中的事情。

    在前世,他们锦衣卫也是一家独大,导致太多的权力集中到了锦衣卫的手中,这样对于皇权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所以东厂便孕育而生,旨在抑制锦衣卫。

    自从东厂成立以后,就和锦衣卫水火不相容,双方大打出手,这自然也是皇室之人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而如今的神隐阁和血燕卫,就是这种情况。

    “秦川,你怎么在这里?”突兀间,一道惊讶的声音在秦川的身后如雷乍起。

    秦川听着声音有一些熟悉,微微的转过头,却发现一个熟悉的人站在他的身后,这人自然就是白玉城的少主白无双。

    他依旧是一身风骚无比的白衣,腰间配着一块温润通透的古玉,一副文人墨客的打败,不认识他的人,还真容易被他的外表给蒙蔽过去,认识他的人,知道这人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猥琐男。

    “秦川?怎么听着有点熟悉的样子啊?”

    “不就是功德天碑上排名第一的那个人嘛,怪不得刚才我看此人有点面熟的样子,原来他就是秦川啊,怎么看上去好像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啊?”

    “这秦川好像受了很重的伤啊。”

    周围的人闻言都议论纷纷了起来,随后把目光都投向正在窗户独自饮酒的秦川。

    “真巧。”秦川并不想惹起别人的注意,但是经白无双这大嘴巴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一喊,他想不惹人注意,都已经是不可能了的。

    “你这小子,这段时间都去哪儿了?这头发怎么都白了?不会是纵欲过度吧?啧啧啧,年轻人啊,还是要悠着点,别太放浪形骸。”白无双大大咧咧的做到秦川的对面,拿起酒瓶洋洋洒洒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后一饮而尽。

    “去你的,你以为我和你一样那么饥不择食?”秦川翻了一下白眼道。

    “嘿嘿。”白无双猥琐一笑,随后颇为严肃的问道:“你的状态似乎真的很不好,不会是受了什么很重的伤吧?要不要紧?我这里有一瓶顶级的疗伤丹药,不要和我客气,你先拿着。”

    说着说着,白无双就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一个瓶子递给秦川。

    秦川也看到在瓶子之中躺着五六颗丹药,这些丹药竟然是四品的一灵丹,这一灵丹在四品丹药里也算是最为上层的存在,很是珍贵,秦川内心还是很感动的,但是这丹药对他还真的没有什么用,所以便摆了摆手道:“你这一灵丹治疗大部分伤势或许是极佳的,但是我的伤,却不是这一灵丹可以治疗好的。”

    “你到底怎么了?”白无双皱着眉头问道,秦川是他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他岂能不关心?

    “生命根基受到了损伤。”秦川还是说了出来。

    “什么?”白无双闻言顿时不可置信一般的看着秦川,生命根基,这四个字实在是过于沉重,让白无双有一些措手不及,他一开始只是以为秦川受了一些内伤而已,调养一段时日就应该恢复如初了的,可是,这生命根基一旦受伤的话,单凭丹药是极难恢复的啊。

    而且,从秦川的状态来看,似乎他的生命根基受的伤绝对不轻。

    “所以,我说这一灵丹对我没用,不过还是要谢你的好意。”秦川感激的说道。

    朋友不是在你飞黄腾达的时候锦上添花,而是在你落魄的时候雪中送炭。

    “这下可有一些麻烦了,生命根基受损的话,除非你可以找到生命之泉,不然...”白无双喃喃自语的说道。

    “生命之泉?”秦川突然眼前一亮,道:“你说生命之泉可以治疗生命根基的伤势?”

    “自然是可以的,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打着生命之泉的注意了,因为这生命之泉,早就随着不周山的倒塌,已经不复存在了。”白无双无奈的说道。

    “你和我说说关于这生命之泉的事情。”秦川出言说道。

    “其实,现在很少有人知道生命之泉,我也是在白玉城的藏书阁之中无意之间看到一本孤本,在那本孤本里就是记载了关于生命之泉的一些事情,而生命之泉位于不周山之上,而不周山以前是通往仙界的,倒塌以后,生命之泉也失去了踪迹,不过,如果你真想得到这生命之泉的话,不妨去西北的古荒之林里看看,或许在那里你可能会发现不周山的的痕迹,只是以前有很多很多,层出不穷的人都前往古荒之林里寻找过,至今都没有发现倒塌后的不周山,就算运气好,找到不周山,但是能不能找到生命之泉也难说,所以我们还是想想其他的办法帮你治疗这生命根基吧。”白无双说道,他觉的生命之泉的事情有一些不靠谱,毕竟只是存在传说之中的。

    秦川苦笑一声道:“除了这生命之泉以外,你觉的还会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让我恢复生命根基的?”

    白无双顿时便沉默了下来,现在的确也只有生命之泉才可以让秦川的生命根基恢复过来,除非能找到和生命之泉相差无几,也是具有浓郁生机的东西,可是这东西,绝对是如凤毛麟角一般,不易寻到。

    “唉,还真是没啥办法了,只是你这小子,生命根基怎么会受到损伤?我不是听说你进入到血月秘境之中了吗?其他人都还没出来,你咋先出来了?”白无双开口问道,原本他也要进入血月秘境之中的,凭借他白玉城少公子的身份进入到血月秘境轻松至极,但是他的修为实在太低了,至今也只有归气境后期而已,进去不是找死是什么?

    如果白无双不是流连于烟花之地的话,以他的天赋,修为必将提升的极快,只是他本人不喜修真,经常荒废怠慢修炼,才导致如今修为平平,毫无建树。

    “出现了一些意外,被传送了出来。”秦川言简意赅的说道,毕竟解释起来实在过于麻烦,而且总不能说,他是因为和寒凝雪颠鸾倒凤的时候才导致生命根基受到影响的吧?那不得被被这白无双给笑死。

    白无双也没有多问,他眼珠子一转,突然贼兮兮的说道:“听人说,似乎你和寒凝雪的关系匪浅啊?老实说,你们现在到底是啥关系?”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这么八卦?”秦川无奈的说道。

    “不会真的有什么吧?”白无双吃惊的说道,从秦川的表情里,他似乎看出了些许东西来。

    “能有什么关系?别乱猜想了,喝你的酒去吧。”秦川拿起酒瓶给白无双倒了一杯满满的桂花酿,自己先干为敬。

    白无双一口把酒喝完道:“要不你和我回白玉城得了,我让我父亲想办法,如何?”

    “算了,我已经决定去西北的古荒之林看看,如何实在没有办法,我再去白玉城找你也为时不晚,我现在虽然很虚弱,但是也还有好几年的时间。”秦川想了想便开口说道。

    “好吧,那随你,有什么难处和哥说,哥修为不咋样,但是好歹也是白玉城的少主。”白无双豪爽的说道。

    两人又喝了一会酒,聊了聊这些年各自的际遇后,天也彻彻底底的暗了下来,秦川回到房间之中便开始休息,躺在床上的秦川便开始思考如何去古荒之林,他知道,那古荒之林极为靠近巫族境内,是一片真正的蛮荒之所,里面必将充满了危险,他现在修为基本上尽失,如果就这样去那里简直就是和找死没有多大的区别,只是现在的秦川已经别无选择了,就算不去,他恐怕在几年后,也会死去,还不如去古荒之林里搏一搏,万一真的找到了生命之泉,那他的生命根基不仅可以恢复如初,就算他的修为也肯定比起之前也会精进很多。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