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三百六十六章 一招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天涯山,邢光。”看到来人,狂武脸上也露出了忌惮之意,这天涯山在西域之中倒是比较低调,虽然整体实力在外界看来是不如无妄城,但三大势力的高层们都知道,这天涯山论实力,可丝毫不弱于三大势力的任何一家,而且背地里有人已经把天涯山称之为能和三大势力相提并论的存在了。

    而这邢光,可是天涯山的第一人,颇为神秘,就算是他的哥哥碰到这邢光都不敢过于的得罪。

    而狂武也只是刚突破到地仙之境而已,比起这修为已经是天仙初期的邢光而言,实在算不了什么。

    “邢光,你怎么会在这里?”狂武在邢光的面前收起了自己的狂傲。

    “呵呵,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狂武,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咿一样的,你哥,狂星呢?”邢光漫不经心的问道,在他的眼睛狂武虽然也是修仙级别的高手,但是比起他哥狂星而言,倒是不足为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狂武自然也看到了邢光看自己的时候,眼神之后总的那一种似有似无的神色,心中顿时便涌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虽然他比起狂星而言,要有所不如,但是也是无妄城的天之骄子,地位也是极高的。

    “不说,拉倒,你们这样大张旗鼓的来这天野客栈闹事,知不知道已经影响到我休息了?”邢光打着哈欠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小子打了我的人,我自然不能放过他。”狂武也听出来邢光语气之中淡淡的不满之意。

    其实,邢光原本懒得管这些闲事,毕竟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刚才他在房间里面修炼的时候,突然有所领悟,就被外面的吵杂给打乱了,这让他内心很是郁闷不已,便走出来,看看到底是那个不开眼的,敢打扰他修炼,意想不到,却碰到了无妄城的狂武。

    “这有什么的,你俩直接签订生死契约,然后上生死擂台打一架不就完事了吗?”邢光淡淡的说道。

    秦川闻言眯着眼睛不露痕迹的瞥了一眼这叫做邢光的男修士,心中冷哼一声,除非有深仇大恨,不然谁会选择用如此极端的方式?

    不过,秦川可不怕上生死擂台,以他地仙后期的修为,碾压这地仙初期的狂武,实在是轻松至极,只是,如果上生死擂台了,那势必会让自己出名,这倒是和秦川想在西域低调形势的准则有所违背。

    而狂武心中也是微微一愣,刚才眼前的人出袁忠的时候,其实他竟然也没有能拦截下来,这足以说明这人实力肯定也是修仙级别的,不过,狂武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即使上生死擂台,他也浑然不惧,转过身,望向秦川,道:“小子,敢不敢和我上生死擂台?”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秦川淡然的说道。

    “这下有好戏看了。”邢光眼前一亮,道。

    随后寒凝雪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站在秦川的身边,准备和秦川一起去生死擂台,她当然不担心秦川,毕竟秦川的修为完全可以碾压这狂武的,而且,以秦川越大境界挑战的实力而言,就算碰到天仙级别的高手都不用惧怕。

    邢光原本漫不经心的神色在看到从旁边房间里走出来一位如此之美丽的女修士顿时面容微愣,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寒凝雪。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就从天野客栈之中走了出来,往生死擂台的方向走去。

    “咦,狂星,你看,那不是你的弟弟狂武吗?这么热闹,干什么去啊他们?”在一间丹阁之中,一人听到外面的动静便推开窗户一看,顿时便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狂星手中正拿着一药瓶,听到同伴的话语后,皱起了眉头,来到窗前,一望而下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自己的弟弟,他露出疑惑的神色,道:“我们跟上去看看。”

    “好。”旁边的人点了点头便道。

    两人立刻便也走出了丹阁。

    “狂武。”

    狂武正意气风发的走在前头,眼神时不时的落到寒凝雪的身上,这绝世尤物,让他心痒难耐,一想到,马上就可以在生死擂台把她的夫君给杀了,他就可以把她据为己有,狂武就无比的兴奋,只是,这个时候,他突如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顺着声音的传来之处,看了过去,顿时露出惊喜的神色,道:“哥,你怎么在这里?”

    “在丹阁上买一些东西,你这是干什么?”狂星走近问道。

    “这小子敢打我的人,我现在正准备和他上生死擂台。”狂武看到自己哥哥到来以后,内心是更加的自信满满。

    狂星自然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的性格,肯定是狂武先招惹人家,所以才会如此,当然,狂武毕竟是他的弟弟,无论狂武有理或者没理,他都义无反顾的站在狂武这边。

    “哟呵,这不是狂星嘛,刚才我还问你弟弟,你去哪儿了,没想到,却在这里碰到你。”邢光看到狂星的时候,笑着说道,只是他眼神之中的战意却是毕露无遗。

    以前,他和狂星交手过,但是并没有分出胜负,所以他现在还想要和这狂星一较高下。

    “邢光。”狂星自然也是认识天涯山的邢光的。

    “小子,现在你自废修为,然后从这女人身前给我滚蛋,我就放你一条命,不然,得上了生死台,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狂武看向秦川,眼中的狰狞之色很是明显。

    “废话倒是挺多的,谁让谁绝望,现在最好不要这么早下结论。”秦川没有因为狂武的几句话而生气,只是平淡的说道。

    “这人是谁啊?看上去很是面生,怎敢这么和狂武说话?”

    “是啊,这狂武的哥哥狂星就在旁边,这下有热闹看了。”

    “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有胆识,和狂武上生死台决斗。”

    周围的人也都闻讯而来,其实大部分的人都看不惯狂武,毕竟狂武实在过于的锋芒毕露,太张狂了。

    在南诏都城碧渊城里是禁制打斗的,但是如果双方都有解决不了的矛盾的话,可以上生死擂台之中一决高下,不过,如果其中有一人不同意的话,自然也不能上生死擂台,只是现在,秦川和狂武都同意了。

    “狂星,我看你这弟弟危险了,这人,给我的感觉深藏不露,连他的修为,我都看不透。”邢光凝重的看向秦川道。

    以他天仙级别的修为,竟然都看不透这和狂武决斗之人的修为,足以说明此人有其过人之处。

    邢光之所以看不透秦川的修为,是因为,秦川现在利用焚天之火把自己的修为给隐藏了起来,除非是修为高过秦川很多的人才能看破,其他人是看不破的。

    狂星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隐隐约约之间有一些替自己这个行事冲动的弟弟担忧了起来,如果现在阻止已然来不及了,因为两人都已经上了生死擂台,除非自己这个弟弟现在认输。

    “去死吧你。”狂武怒吼一声,手臂猛然一伸而出,脚步一踏间,如一头猛兽般势如破竹的冲向秦川:“虎啸拳。”

    狂武的身体在临近秦川身旁之时,手臂顿时便化为一巨大的虎头,威风凛凛,轰鸣声更是传遍四野,震荡天地。

    秦川毫无畏惧,嘴边自然而然泛起一丝冷笑,原地未动,只是简简单单的举起手臂,一条巍峨如山般的巨龙顷刻间便从他的手臂之中一冲而出,而狂武更是首当其冲,被这巨龙冲击之下,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直接就吐血后退出去,落到了生死擂台外,他挣扎的想要从地面上站起来,但是挣扎了几次,都无济于事,最后还是半死不活的躺在地面上气喘吁吁的。

    “一招,就一招,不可能。”狂武虽然身体受了惨重的伤势,但是意识都还是苏醒的,他万万没想到,这人竟然如此之强,让他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一副痴呆的模样。

    “不,不会吧?一招就让地仙初期的狂武失去了战斗之力?”

    “这小子也太强了吧?他到底是谁啊?为什么看着那么面生?”

    “嘶,强,太强了。”

    周围的人一开始以为这和狂武单挑的修士绝对不可能是狂武的对手,可是现在,这狂武如死狗一般躺在地面上,生死不明。

    连邢光都露出诧异之色,他只是认为狂武不是此人的对手,但是意想不到,狂武在此人的面前实在是太不堪一击了吧?

    狂星二话没说,只是眼神阴沉的走到自己弟弟狂武身边,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了一个瓶子,从瓶子里倒出来一颗黑色的丹药,放入到狂武的嘴中,随后左掌印在狂武的背后,把自己体内的灵气源源不断的涌入到狂武的身体之中。

    可以看到,自狂武的体内有一股黑气迸射而出,很快就把狂武的身体给包裹了进去,而狂武身上的伤势正在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

    而狂星看到这一幕,松了一口气,退到一旁,眼神冷漠的盯着秦川道:“你废了我弟弟的灵根?”

    “我没有取他的性命,也算是法外开恩了。”秦川淡淡的说道,其实刚才他的确是想取这狂武的性命的,只是谁知道这狂武竟然连他一招都接不下,就被轰飞了出去,对于那种觊觎寒凝雪的人,秦川是绝对不会客气的。

    “呃?”这个时候,狂武身上的黑气都已经全部回归到他的体内,而狂武身上的伤势也恢复如初,他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感受了一下体内的状况,突然脸色变得极为的难堪,他死死的盯着秦川道;“你,你竟然废了我的灵根?”

    如果只是废了修为的话那还好,可以慢慢的修炼回来,但是如果一个修士的灵根都被废了的话,那可以说,他一生都没有办法继续修炼了,除非能把灵根恢复过来,不过,想要恢复灵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灵根被毁后通过其他的办法恢复起来,也还会有所瑕疵,对以后的修为极为的不利。

    “是,又如何?”秦川倒是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和你拼了。”

    怒极的狂武显然是忘记自己因为灵根被毁,导致修为尽失,此时此刻他的用手无缚鸡之力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不过,一手刚劲有力的手突然就按在了愤怒的失去理智的狂武的肩膀上,让狂武的身体顿时便动弹不得,这手的主人自然便是狂星,他道:“狂武,冷静一下,别冲动,这笔账,我会帮你算回来的。”

    “哥,他废了我灵根啊,以后我就和废人有什么区别?你帮我杀了他,我要他死。”狂武疯狂的大喊道。

    “放心吧,我会替你做主的。”狂灵冷冷的瞥了一眼秦川,眼神的杀意几乎凝成了实质。

    “这下又有好戏看喽。”邢光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当然不止是他,一旁还有很多人都在围观着。

    “阿弥陀佛,冤家宜解不宜结,何不放下屠刀,把手言欢呢?”这个时候,一看上去年纪在三十左右的和尚走了过来,满脸慈悲为怀的神色,毕露无遗,他平静的开口说道。

    “北禅院的空无和尚。”看到来人,邢光眼神也变得凝重的起来,这空无和尚是北禅院最为杰出的弟子,无论是实力,还是天资,都比他和狂灵不相上下。

    “死秃驴,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狂灵冷漠至极的说道。

    “嘿嘿,狂灵,你以为我想管你的事情不成?我只是看这里热闹,过来看看而已,你要打要杀,随你喽。”空无和尚突然画面一转,嘿嘿直笑了起来,全无一点和尚庄严的样子。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市井无赖一般。

    连秦川都有一些反应不过来,这和尚前后转变也太快了吧。

    “这样最好。”狂灵道。

    周围的人也都越聚越多,这让秦川相当的无奈,心中暗道:“看来想低调是不行了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