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三百六十九章 天阁拍卖会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秦川不相信,此人敢在南诏国的都城碧渊城里动手,而且现在马上就要举行祭天庆典了。</p>

    “哼,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教。”张德江冷哼一下,一掌就轰开覆盖在狂灵身上的寒冰,顿时冰屑狂舞,而张德江抓起狂灵,就踏空而去,消失在秦川和寒凝雪的身前。</p>

    虽然张德江很想对秦川动手,甚至想诛杀这秦川,但是他知道,他现在已经是不顾规矩了,毕竟理亏在先,如果再动手的话,那就实在说不过去了,要动手也是在没有人的时候动手。</p>

    “啧啧,那人是无妄城的城主张德江吧?如果霸道。”</p>

    “没办法,谁让狂灵是他的徒弟呢,自然会如此做。”</p>

    “不过,这女修士实在是强悍,竟然连狂灵都不是他的对手,我看,这女修士要出名了。”</p>

    周围响起了一片吵杂之声,大部分敌人都敬畏的看着寒凝雪,毕竟寒凝雪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寒凝雪又长着绝美,自然吸引他人的注意。</p>

    “我们也下去吧。”秦川拉着寒凝雪的手,一股前所未有的冰冷瞬息而至间就涌入到秦川的身体之中,让秦川忍不住的就打了一个抖索,不过,这一股冰冷之意很快就如潮水如潮水一般退出,两人也生死台上跳了下来。</p>

    高塔之上,穆离也没有出手阻止张德江,毕竟换做是他的话,自己的徒弟要被杀了,肯定也不会顾忌什么出手相救,他浑浊的眼神落到了寒凝雪的身上,而寒凝雪像是有所感应感应,也抬起头,望向不远处那通天般的高塔,两人的视线,似乎在半空之中触碰了一下,随即便分开了。</p>

    “这小女娃,感知力倒是很强啊。”穆离笑着说道。</p>

    “怎么了?”秦川疑惑的问道。</p>

    寒凝雪指着高塔道:“上面有人在注视我们,是个高手。”</p>

    秦川闻言也望向高塔,看到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正友好的朝他点了点头,自然的,秦川也和善的笑了一下,毕竟秦川也可以感受的出来,这老人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p>

    随后,他便和寒凝雪离开了此处,回到了天野客栈之中。</p>

    次日,窗外阳光明媚,万里晴空无云,秦川和寒凝雪便从房屋之中一道走了出来,两人寻问了天阁拍卖会所在的位置后,便朝着天阁拍卖会的方向走了过去,毕竟天阁拍卖会正是在今日举行,而且让秦川心动不已的东西还有不少,特别是星愿果,一旦可以得到星愿果的话,秦川有把握能一举把修为突破到天仙,届时他的实力必然可以暴增很多。</p>

    当然,秦川也知道,想要得到这星愿果的人肯定极多,他想竞拍到这星愿果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事在人为。</p>

    当然两人来到天阁拍卖会的时候,里面已经是人声鼎沸,这阁拍卖会的空间极大,但是大厅都可以容纳十万余人的样子,当然还有很多包厢,不过,能坐在包厢里面的都是一些有身份之人,秦川所购买的请帖不过只是相当于一场入场券而已,只能坐在大厅之中。</p>

    对于秦川而言,坐在哪里,问题倒是不大,反正他的目的,只是过来竞拍自己心仪的东西仅此而已。</p>

    “秦兄,没想到这么巧,在这么碰到你。”</p>

    就在秦川和寒凝雪准备去寻找自己的问题的时候,一道惊讶的声音在他们身后突兀间就响彻了起来。</p>

    而当秦川回过头来便看到那位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天涯山邢光便站在他的身后,当然不仅是邢光一人,在身后身后还有五六个人,从其衣着上可以看出,这几人应该都是天涯山之人。</p>

    “原来是邢兄啊。”秦川也笑着说道,倒是没有什么意外,毕竟这邢光是天涯山的天之骄子,自然有资格参加这天阁拍卖会,而且,秦川也看到这邢光手中

    拿着的请帖,比其他的要珍贵不少,想来是这邢光的座位一定是在包厢里面。</p>

    “哈哈,秦兄,我的房间在楼上,要不要,和我一起上去啊?这楼下人多眼杂的,不太方便。”邢光自然也看到秦川手中拿着的请帖,他微微有一些诧异,以这秦川和寒凝雪的实力,不应该待在一楼的大厅之中才对。</p>

    “邢兄的好意我先心领了,不过,这一楼大厅也不错,反正我们也只是过来竞拍的,位置坏境的好坏倒是不怎么在乎。”秦川委婉的拒绝道,他和这邢光本来就只有一面之缘而已,现在无缘无故接受他的好意,总有不妥之处。</p>

    “那我就不打扰秦兄了,希望你们能竞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我们先上去了。”</p>

    说完,邢光便带着天涯山的人走到了二层的包厢之中。</p>

    “师兄,这人太不知好歹了,你都开口亲自邀请他了,他竟然都拒绝,哼,过分,真以为自己算一根葱?”一长得还不错的天涯山女修士义愤填膺的在邢光的旁边说道。</p>

    “彩儿,不要小看这秦川,他既然能打败狂武,足以说明其有过人之处,而且他的妻子,更有天仙级别的实力,连狂灵都不是他的对手,背后的实力怕也是不容小觑的,就连我,对上那秦川的妻子,都毫无胜算可言。”邢光凝重万分的说道,比起秦川,他更加忌惮的是寒凝雪,那女人看上去冷冰冰的,之前和狂灵对决的时候,邢光看得出来,这女人绝对没有尽力,肯定还有什么绝招没使出来。</p>

    被邢光叫做彩儿的女修士,脸色有一丝的嫉妒之意一闪而过,那女人她也看到了,那样貌可以用无可挑剔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特别是那女人身上的那一种如梅花般孤芳自赏的气息,更是她所不曾拥有的,是一个极具魅力之女人,是个女人都会嫉妒的,她也毫不例外。</p>

    特别是让她心仪的邢师兄,似乎对那个女人很是念念不忘的样子,这就让她对那个女人充满了敌意。</p>

    秦川和寒凝雪在找到自己的位置后便坐了下来,现在距离拍卖行开始的时间还早,他们所在的位置比较靠后,但是座位倒是很宽广。</p>

    “这一次恐怕大部分的人都是冲着星愿果而来的吧?”</p>

    “你这不是废话吗?要不然这一次这拍卖会也不会是人满为患了,不过你我对那星愿果还是不要抱什么觊觎之心好,毕竟能参与这星愿果的也只有第二层坐在包厢里的那些大势力的人才有这个财力。”</p>

    “说的也是,不过,反而这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好消息。”</p>

    周围的吵杂之声接二连三的涌入到秦川的耳朵里,毕竟这是大厅之中,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p>

    “凝雪,你应该快突破天仙境了吧?”百般无聊之下秦川对着身边的凝雪问道,他能感觉的出来,凝雪的气息似乎有一些变化。</p>

    对于秦川她自然没有任何的隐瞒之意,开口道:“昨天和狂灵决斗的时候,有一些领悟,我估计还有不到十年的时间,我就可以突破天仙,到达玄仙之境。”</p>

    秦川闻言顿时一惊,她知道凝雪的天资很惊人,但是也意想不到,她的天资竟然如此的惊人,同时内心也是有一些苦笑不已,他现在修为不过只是地仙后期而已,虽然距离天仙还有一步之遥,但是也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可以突破到了天仙,而凝雪,却已经向着玄仙之境迈进了。</p>

    不过,内心之中还是替凝雪感到高兴的,道:“等我们得到那星愿果,就先给你使用,你突破到玄仙之境,比我突破到天仙之境更加有用。”</p>

    反正他和寒凝雪现在的关系可以说不分彼此,星愿果给寒凝雪使用,秦川也是乐意看到的。</p>

    而寒凝雪则是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晶莹之光,语气柔缓的说道:“不,我还有十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突破到玄仙之境,只要在你的天衍镜闭关一段时日即可,所以说,这

    星愿果还是你服用的好。”</p>

    毕竟在天衍镜里的十年相当于外界的一年而已,而且闭关十年对于修士而言,不过只是家常便饭的事情。</p>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p>

    正当秦川还想说话的时候,旁边传来一阵肆无忌惮的嘲讽之声,这让秦川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他不明所以,疑惑的问道:“你笑什么?”</p>

    “我当然是笑你,竟然还不知好歹的觊觎星愿果,如果你真有实力竞拍这星愿果的话,就不会坐在这大厅之中,早就去第二层了,还如此大言不惭,做人啊,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美女,和这样夸大其词的男人在一起,是没有前途的,要不,你跟我吧?我是星云宗的内门弟子。”朝录一坐到这里就不由自主的被眼前这长着倾国倾城的女人给吸引过去了,他听到这两人好像是在讨论星愿果的事情,便忍不住的出言说道。</p>

    作为星云宗的一员,他还是感到很是自豪的,虽然这星云宗并没有三大势力那么出名,但是也算是小有名气,也是很多人趋之若鹜的地方。</p>

    “你有病吧?我有没有实力竞拍这星愿果,管你何事?”秦川顿时有一些郁闷。</p>

    而寒凝雪闻言忍不住就要出手了,面容布满寒霜,但是她知道如果在这里出手,她和秦川都要被取消竞拍资格,那就不太划算了,没必要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失去这一次竞拍星愿果的机会,所以她还是忍了下来,只是眼神冷冷的瞥了一眼这说话之人。</p>

    而朝录被寒凝雪这么一瞥,顿时有一种如陷冰窖之中的感觉,浑身遍体生寒,冷的不能自已,他的修为不过只是玄真境而已,如果他刚才能完完整整的把秦川和寒凝雪的对话内容听清楚的话,就会知道,眼前这两人不是他可以惹的起的,他只是隐隐约约之间听到星愿果而已。</p>

    “小子,怎么和我们朝哥说话的?信不信我一巴掌抽死你丫的?”坐在朝录一旁的一位男修士顿时便恶狠狠的出言道。</p>

    “说实话,我还真不信。”秦川淡淡的说道,他倒是希望这人赶快出手,那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出手教训此人了,不然他先动手的话,肯定会被驱赶出这拍卖会之中的,那就得不偿失了。</p>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小子,拍卖会马上就开始了,我就先暂时放你一马,等拍卖会结束后,我好好教你怎么做人,哼。”这人又开口喝斥道,显然是一副没有把秦川放在眼中的态势。</p>

    “我倒是期待的很,你到底怎么教我做人?不过只是区区真常境而已,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我连狂武都可以蹂躏,更何况是你?”秦川不屑的说道。</p>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说你可以蹂躏狂武?你怎么不说你一招可以灭掉准圣?牛皮吹的那么大,也不怕炸了,不知所谓的人我见多了,但是向你这般不知所谓,脸皮又厚之人,我李天达还是平生仅见。”</p>

    李天达不无嘲讽的说道,狂武是什么人他无比的清楚,那可是无妄城之中的天之骄子啊,地位之高,天资之高,修为之高,都不是他可以相提并论的,而,眼前这人,竟然如此大言不惭的说他可以蹂躏狂武,这说出去,谁信啊?</p>

    只是李天达并没有看到昨日秦川和狂武之间的对决,如果看到秦川一招就把狂武拍飞,顺便把狂武的修为给废了,那现在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他都不敢这么说。</p>

    而一旁的朝录更是颇为赞叹的看着这师弟。</p>

    秦川也懒得和这两人继续废话,他觉的就算自己再解释,这两人恐怕都不信,而且,他也没什么兴趣和这两个无关紧要的人解释那么多,最好的嘲讽,就是无视,所以,秦川就直接选择了无视这两人,可是秦川无奈的发现,有些人就是喜欢蹬鼻子上脸,把自己的沉默似为一种退缩。</p>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拍卖会也宣布正式开始,这两人喋喋不休之人,也都合上了嘴巴。</p>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