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三百七十八章 宴席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夜晚,悄然而至。

    在一硕大的宫殿之中,摆着无数张雕栏玉砌的桌子,在桌子上放满了各种只有在西域才有的可口的灵果,灵果上还挂着些许让人目眩神迷的晶莹水珠,虽然不显的很珍贵,但却是极为的新鲜,一股股沁人心脾的清香更是从灵果之中扩散四方,让人一闻之下,食欲大增,忍不住的拿起一颗,就开始细细的品尝了起来。

    在宫殿四处的墙壁上,房檐后,楼道间,都张灯结彩的挂满了不少喜气洋洋的大红挂件,无数穿着宫廷服饰的女侍如蝴蝶一般轻盈的游走其间,不断的给座位上的客人端茶送水。

    无论是凡间,还是修真界,有一些习俗,都是一致的。

    此时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一望之下,竟然有不下千人,这些人都是和南诏国交好的势力。

    这个时候,有一行大概十多人,从宫殿之外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位气宇轩昂的青年,这青年看上去极为的帅气,他的一双眼睛如天上的星辰般明亮,头发微微扎起,额头两旁,有两缕丝发,垂挂而下,随风摆动,给你平添了一份独特的魅力,白皙如玉的脸庞笑起之时,竟然还有一种邪魅的味道孕育而生,的确是一个很吸引女人的青年。

    此人正是灵源阁的少阁主,前几年名声不响,但是近几年名声大起,似乎不亚于三大势力的那些天之骄子,听说是一直在闭关当中,从不曾外出。

    “这位想必就是灵源阁的少主陈宝冉了,果然是一表人才,这下南诏国和灵源阁结成同盟后,实力肯定更上一层楼,肯定可以比肩三大势力其中之一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单论灵源阁的实力,就可以和三大势力比肩了,更别说,现在两家结盟了。”

    “就是,我看这三大势力也应该改一改,叫做四大势力了。”

    周围的人都议论纷纷了起来,有很多女修士,在看到陈宝冉的时候,无不流露出痴迷之色,毕竟陈宝冉长的的确很符合女人的审美观,而且,陈宝冉的家事背景,以及修仙资质,都是超人一等。

    陈宝冉直径的走到宫殿的尽头,而在宫殿尽头的一张宽大的石桌上,此时已经坐满了不少的人,其中大皇子佰云就坐在这里,在佰云身边,还坐着一位穿着粉红色服饰的女人,这女人样貌娇美,柔顺的长发,披在双肩,在看到陈宝冉之时,眼中的爱慕之意也是暴露无遗,柔声的道:“宝冉,你来啦。”

    陈宝冉看到这女修士的时候,眼神也变得柔和了起来,点了点头道:“让你久等了。”

    “哈哈,马上就成为一家人了,还客气什么?陈兄,赶快来我身边坐,我们好絮叨絮叨。”大皇子倒是热情的招待道。

    能坐在这里的无不是身份显赫之人。

    “秦大哥,为什么我们的位置明明是被安排在里面,你却要做在外面?”鸢燕不明所以的开口问道。

    “反正外面还有这么多的空位,我们坐在外面也可以,坐在里面,反而不太方便。”秦川解释道,对于位置的选择,秦川倒是没怎么在乎,而且,秦川也知道,大皇子给他们安排的位置很靠前,特别是素素的位置更是能坐在宫殿尽头的那一桌,只是素素并没有过去,而是和秦川一起坐在宫殿外面的桌子之上。

    不过,毕竟秦川身边坐着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他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都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啊。

    鸢燕一看到寒凝雪就一阵郁闷,她原本以为凭借自己天仙境后期的实力可以碾压这寒凝雪,只是,没想到,寒凝雪现在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玄仙之境,顿时一阵无力,情敌很强大,看来我还需努力啊。

    而素素则和寒凝雪相谈甚欢,时不时发出如铃铛般好听的笑声。

    “秦大哥,这灵果味道还可以,你给吃了一个吧。”鸢燕

    拿起果盘上的一颗红色果实递给秦川,这种果实她也还是第一次,在北荒可没有,这是西域的特产,特别是这果实进入肚中之时,化为一阵阵温暖如春的气流,让鸢燕感觉到很舒服,忍不住的多吃了几口。

    “这应该是灵果。”秦川接过鸢燕递过来的果实后也吃了起来,眼前一亮的说道,虽然这果实并不能增加多少的灵气,但是却极为的可口。

    “呵呵,果然是一个土包子,吃个红颜果竟然都如此惊讶,这种果实给我吃,我都不吃。”这个时候,一阵嘲笑声从一旁传了出来,当秦川转头一望之时,就看到有好几阁穿着人模狗样,看上去像是世家子弟之人般仰着头走了过来。

    秦川微微皱眉,并未理会,这几人修为不过只是通天境而已,实在让他提不起什么兴趣来,便自顾自的继续吃着灵果。

    “小子,你敢无无视我?你tm知道老子是谁?”陈值很少被人无视,此时看到一个坐在宫殿边缘的人竟然敢无视他,顿时怒气冲冲了起来。

    “大哥,你看,这小子身边那三个女人,我靠,长着这么妖孽,绝对可以碾压在场所有的女修士啊。”一人眼神炽热的盯着寒凝雪等人。

    “咦,还真别说,刚才我没注意,现在乍眼一看,这三个女人都是极品啊,这下我们赚了,哈哈。”陈值定眼一看,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更是肆无忌惮的盯着眼前这三个女人,走上前道:“美女们,认识一下,我是灵源阁的陈值,你们可能没听说过我的名字,但是你们一定听说过我大哥的名字,那就是陈宝冉,而我爹就是灵源阁的阁主。”

    陈值下意识的就把秦川给忽略了过去,毕竟在他看来,这人实在没有什么出人意表的地方,而且还坐在宫殿的边缘之地,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谁会坐在这里?

    秦川原本坐在这宫殿的边缘,只是为了不想惹什么麻烦,但是他发现,无论他坐到什么地方,似乎麻烦总会接涌而至,只不过,这一次的麻烦,竟然还和今天的主角陈宝冉有一些关系,这找麻烦的人,竟然还是陈宝冉的弟弟,秦川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了。

    “滚。”寒凝雪只是冷冷的说道,在她眼中,唯有秦川一人而已,至于其他男人,根本就引不起她的任何注意。

    “哼,灵源阁很厉害吗?”鸢燕也冷哼一声道。

    素素则是乖乖的坐在秦川的身边,因为她知道,秦川会为她们解决这一些麻烦的,根本就不需要她们的动手。

    “哟呵,美女,脾气还挺火爆的嘛,不过,我就喜欢这样烈的,征服起来才有意思,今天是我大哥订婚之日,我也不想大动干戈,只是,我身边还缺少一个道侣,你如果能成为我的道侣的话,那你就可以坐到里面去,何必在这外面受尽冷风吹?你说是不是?”陈值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似乎像是胜券在握。

    “就是,你能跟我大哥,那是你前世修来的服气。”

    “大哥人中龙凤,能看上你,也是你的荣幸,你应该感恩戴德的。”

    “从了我大哥吧,有你的荣华富贵。”

    跟随陈值而来的灵源阁修士此时此刻也出言附和道。

    虽然这里是南诏国的皇室,但是对于灵源阁的人而言,南诏国的实力根本就不如灵源阁,而南诏国的公主能嫁给陈宝冉也是南诏国的荣幸才对,所以灵源阁的人在面对南诏国的人,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似乎高人一等一般。

    “啪,啪,啪...”

    刚才说话几人,顿时面上传来一阵刺痛之感,而他们的身体更是被一股大力所袭击,直接就倒飞了出去,落到不远处的水潭之中,看上起狼狈不堪。

    当然,陈值也不另外,毕竟陈值的修为只有通天境,连修仙级别都没有到达,自然不可能接的下来秦川的蓄势待发的一巴掌。

     

    “有的人的嘴,就是欠抽,如果还有下次,我保证送你们进地狱,给我滚。”要不是考虑到今天是南诏国的大喜之日,秦川早就下杀手了。

    “该死,小子,你敢打我?我看你是活腻味了。”陈值从水潭之中跳了出来,在他的脸上还有一个极为明显的红印,此时此刻,他怒气冲天。

    “这是怎么回事?”一旁巡逻的护卫队也发现了这里的情况,一位看上去像是队长之人上前疑惑的问道,他也知道今天的日子很重要,绝对不能出现什么差池,不然的话,他难逃其咎。

    “你是不是眼瞎啊?没看到本少爷被他打了吗?你知道我哥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了,赶紧帮我教训这人,不然我拿你是问。”陈值也不是傻子,他知道眼前这人能一巴掌就把他给拍飞,足以说明,这人实力极强,绝对是修仙级别的高手无疑。

    赵刚皱起了眉头,被眼前这嚣张跋扈的人这般趾高气扬的教训,心中也微微的不舒服,道:“我不管你哥是谁,你不管你是谁,总之,在这里惹是生非的,我都会一一丢出去,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你很好,你给我等着,竟然连本少爷都敢质问。”陈值阴冷的说道,他没想到,这人竟然不认识他。

    “队长,这人好像是陈值,他的哥哥,就是驸马爷陈宝冉。”这个时候,护卫队之中一人低声细语的在赵刚耳边说道。

    “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吧?还不赶快动手把这四人给我抓起来,这三女人,就交给我了,这男修士弄不弄死,你们高兴即可,但是他的修为一定要废掉的。”陈值淡淡的说道,显然在他看来,这些护卫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肯定会听出他的调派。

    而赵刚闻言,面容不太好看,得罪这陈值,对于他而言可没有任何好处,但是如果让他昧着良心做事,又有一些于心不忍,而且,这陈值的态度实在是过于的嚣张,搞的这里就像是他的地盘一般。

    这里可是南诏皇室,不是灵源阁,一想到这里,赵刚就来来气,但是也无可奈何,因为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他可以作主,只是,隐隐约约之间,赵刚觉的那三人之中,有一看上去比较娇柔的那女人似乎有一些熟悉,只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沉思片刻后道:“几位,我想问一下,你们为何要殴打他人?这里是南诏国的皇室,今天又是如此重要的日子,你们这样做,似乎有一些不太妥当。”

    “这几人的嘴巴太贱,我教他们怎么做人,免得以后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把命丢了那就得不偿失了,我也知道,今天是南诏国的大喜之日,所以我下手还是轻了,要不然,这几人,早就死了。”秦川喝了一口气漫不经心的说道。

    虽然赵刚第一次见到这陈值,但是也心中有数,一定是这陈值先出言不逊,所以这人才会出手,沉吟道:“打人始终是坏了规矩,所以我只能请你们四位离开。”

    对于赵刚而言,他还是不想过于得罪陈值,毕竟他的哥哥以后就要成为了南诏国的驸马爷了,而一旦这个时候,他得罪了陈值,就有可能坏破这次南诏国和灵源阁的订婚仪式,那他的罪名可就大了,当然,他也不可能真的帮这陈值为非作歹,况且,陈值还没有资格命令他。

    “你tm是怎么做事的?我叫你把这男的捉起来,你没听到是吧?”陈值顿时怒气冲冲的说道。

    “赵队长,这陈值太猖狂了,我都忍不住出手要教训他了。”队伍之中一人不爽的说道。

    赵刚何尝不想揍这陈值?但是他没有这个权力啊。

    “你确定要我们离开?”秦川问道,只是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异样。

    “切,一个破宴会有什么好待的,秦大哥,我们走吧,何必在这里受气。”鸢燕也说道。

    “吗的,打了我就想走?这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陈值上前挡住了秦川几人的去路,阴冷的说道。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