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三百七十九章 离开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如果放跑这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女,他才不甘心。</p>

    “啪。”</p>

    秦川不说分毫间又是一巴掌甩在陈值的脸上,而后者再一次倒飞出去,这一次秦川并没有留手,下手极重,众人似乎都可以听到,骨头破裂之声,想来是这陈值的脸以后肯定是毁了。</p>

    “朋友,你这样肆无忌惮的在我面前出手,似乎说不过去吧。”赵刚面容一寒道,他心中也压力山大,从这人出手,他就知道,他一定不会是此人的对手。</p>

    但是这里毕竟是南诏国的皇室所在之地,他还是底气十足的。</p>

    “如果你不想和他一样的下场,我劝你还是让开道来。”秦川冷冷的说道,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才懒得参加这宴会。</p>

    “如果我说不呢?”赵刚也硬气的说道。</p>

    “秦大哥,揍他。”鸢燕在一旁怂恿道。</p>

    “好。”</p>

    “这是怎么回事?”当秦川正想动手的时候,一旁传来一道声,而秦川疑惑的望了过去,看到大皇子这个时候从里面走了出来,疑惑的问道。</p>

    “大皇子。”赵刚看到来人,顿时恭敬的喊道。</p>

    “佰云,你来的正好,快帮我把这小子给杀了。”陈值从水潭之中走了出来,面目狰狞的说道,这人两次赤裸裸的扇他耳光,这让陈值感觉到羞愧难当,顿时怒不可遏的说道。</p>

    “你是?”大皇子看到有一人狼狈的从水潭之中站了起来,声音有一些熟悉,只是此人的面容已经扭曲了,嘴巴都已经歪到一边,看上去无比的怪异,他并不认识。</p>

    “我是陈值啊,陈宝冉的弟弟。”陈值道。</p>

    “你,你是陈值?”大皇子顿时惊讶了起来,但是细看之下,他还真发现这人真的是陈值,只是他的面容却已经毁于一旦。</p>

    “该死,这小子毁了我的容。”陈值也感觉到自己脸上的变化,怒骂一声。</p>

    一旁的陈刚把自己看到的事情向着大皇子说了一遍,而大皇子的面容也变得极为的难堪和阴沉,这件事情,的确很棘手,一个处理不好,可能会得罪两方势力。</p>

    “大皇子,首先我很感谢你的邀请,既然这里不欢迎我们,那我们现在就离开,不劳你费心,”秦川说着,就要带着三女离开。</p>

    “等一下,秦兄,这件事情,还真的很抱歉,这陈值的确有一些胡搅蛮缠,我代他向你赔个不是。”大皇子佰云脸上的表情倒是显得痕真诚,只是他的内心就开始骂娘了,对这个陈值,他连杀死他的心思都有了,得罪谁不过,竟然得罪这秦川,秦川原本不算什么,只是这秦川和素素关系这么亲密,素素是谁?未来娲皇宫的继承人啊。</p>

    如果因此和娲皇宫交恶的话,那他们南诏国可就完蛋了,失去娲皇宫潜移默化之中的威慑力,那各方势力早就蜂拥而至,把皇室之中那一颗星愿果树给抢走了。</p>

    所以对于南诏国而言,所谓的灵源阁,也比不上娲皇宫啊,当然

    如果两方都能不得罪,那正是大皇子所希望看到的结果。</p>

    “佰云,何需向他赔不是?直接让人把他给抓起来,以后,我们可是一家人了啊,这小子算个毛啊。”陈值听到大皇子竟然帮打他之人说话,顿时出言怒斥道。</p>

    “闭嘴。”大皇子蓦然转身,阴沉的瞪了一眼陈值,而陈值不过只是通天境的修为而已,怎么能抵挡大皇子的威势,顿时被吓的连连后退,有一些恼羞成怒了起来,道:“佰云,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宁愿得罪我们灵源阁,也要帮你这小子是不是?”</p>

    “陈值,我希望你不要继续在这里胡搅蛮缠,今天是我姐和你哥的订婚之日,一旦被你搅黄了,不止是你难堪,就连你们灵源阁也脸上无光。”大皇子皱着眉头说道,这陈值真的比起他哥而言,实在不值得一提,一点大局观都没有。</p>

    “好好好,这件事情,我一定要禀告我爹,我看你们南诏国怎么向我们灵源阁交待。”陈值愤怒不已的叫道。</p>

    “陈值,你又在这里胡闹了?”一道身影从宫殿里面走了出来,脸上露出不喜之色,他自然就是陈宝冉,他太了解自己这个弟弟了,仗着灵源阁阁主之子,横行霸道惯了。</p>

    “哥,不是我胡闹,你看我的脸,被这小子打成这样了,还有这佰云马上就和我们成为一家人了,他竟然帮着一个外人,也不愿意帮我,实在太过分了。”陈值怒不可遏的说道。</p>

    “那也是你活该,你也不看看,什么人都敢得罪,迟早一天灵源阁都会葬送在你的手里。”陈宝冉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随后走到素素的身旁,道:“素素姑娘,我替我弟向你们赔阁不死,他这个人,天生脑子就缺根筋,还请不要和他斤斤计较,就当他说的话是放屁好了。”</p>

    “哥,怎么,你也....”</p>

    “你给我闭嘴。”陈值话都没有说完,就被陈宝冉一个凶狠的眼神给喝止住了,顿时面色涨红的极为的难看。</p>

    陈宝冉自然也是认识素素的,知道这素素未来是娲皇宫的宫主,现在得罪素素,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虽然娲皇宫之人不怎么参与六界的纷争之中,但是和娲皇宫的人交好,对于灵源阁可没有半点害处。</p>

    而且这一次灵源阁之所以选择和南诏国联姻,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南诏国和娲皇宫有一些联系。</p>

    “算了,只要他不烦我们,我也懒得和他计较什么。”素素开口说道。</p>

    陈宝冉闻言松了一口气,同时看向秦川道:“这位想必就是秦兄了吧?果然气宇轩昂,一表人才啊。”</p>

    “这位是陈宝冉,灵素有源阁第一天才之称。”一旁的大皇子佰云介绍道。</p>

    “宝冉兄,过奖了。”秦川淡笑的说道,如果不是大皇子出现的及时的,他都准备杀死这陈值了。</p>

    “秦兄,你怎么能做在这么靠后的位置呢?来来来,和我们去里面坐吧。”大皇子颇为热情的说道。</p>

    “大皇子无需那么客气,我这人喜欢安静,这里挺好,你们就忙你们的吧,不用管我、”秦川笑着说道,他本来只是过来走一个过场而已。</p>

    &n

    bsp;   “这人就是秦川啊?大皇子和陈宝冉竟然对他这么客气,这可少见啊。”</p>

    “你不知道吧?那秦川旁边的人听说是娲皇宫未来的宫主啊,所以这秦川才会被如此看重,要不然,这秦川又算得了什么呢?”</p>

    “这人运气可真好,身旁三个女修士,都是风格迥异的大美女啊。”</p>

    周围的人顿时议论纷纷了起来,无不羡慕不已的看着秦川。</p>

    大皇子也没有继续强求,便回到宫殿之中招呼其他人去了,而那陈值也似乎反应了过来,知道自己得罪了不敢得罪的人,最后还是灰头土脸的离开了宫殿。</p>

    在碧渊城的郊外,陈值的脸色极为的难堪,虽然他不得不认怂,但是他内心还是很不甘心,毕竟他在灵源阁之中的地位也是极高,被那秦川当着众目睽睽之下打了那么一巴掌,让他羞愧至极,道:“这个仇,我不能不报。”</p>

    “可是,陈哥,那秦川,好像来头不小的样子啊,连宝冉哥都对他恭敬有佳,我们该怎么报啊?”跟随在陈值身边的一位灵源阁的修士提醒道。</p>

    “总会有办法的、”陈值眼中露出狠毒之色。</p>

    “呵呵,我看你们是没有那个机会了。”</p>

    一道嘲讽的笑容突兀间响彻在漆黑如墨的夜空下。</p>

    “是谁?”陈值面容一变,蓦然转身,环顾四周:“别鬼鬼祟祟的,出来。”</p>

    “今天是灵源阁和南诏国的大喜之日,那位就勉为其难的送上一份大礼给他们,这大礼要送什么好呢?不如就送上你陈值的人头吧,我想他们肯定都很喜欢。”</p>

    这人喃喃自语的说道。</p>

    “你要杀我?你他娘的可知道老子是谁?”陈值本来就很不爽,现在听到有人竟然要在碧渊城的郊外杀死自己,顿时更是愤怒不已。</p>

    “你不就是灵源阁阁主陈欣的二儿子嘛。”此人淡淡的说道。</p>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你还敢碰我?是活的不耐烦了是吧?”陈值怒骂道,以往别人看到他都是毕恭毕敬的,今天他已经面子丢尽,这让他很是不爽。</p>

    特别是他的脸都已经毁了。</p>

    “陈哥,此人既然知道我们是谁,怕是来者不善,而且,我感觉此人的修为肯定是在修仙级别,我看我们还是撤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旁边一人可不像陈值那么狂傲,顿时便出言说道。</p>

    陈值也皱起了眉头,也感觉到这事儿有一些不同寻常之处,像是此人就是冲着他来的一般,他内心也打起了退堂鼓,毕竟他现在还只是修灵阶段的修士而已,根本没办法和修仙的高手相提并论。</p>

    陈值立刻便从怀中拿出符箓,猛然按在身体之上,可是却毫无反应,他惊骇的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神移符不能用了?”</p>

    “呵呵,你想逃跑吗?可是已经为时已晚了,这方圆十里之内已经被我下了禁制,你逃不走的。”这道身影至始至终都没有露面,声音也不知道从何处

    传来,让陈值三人都心惊胆寒了起来。</p>

    “你要干什么?”陈值可不想死了,顿时吞咽了一下口水,道。</p>

    “当然是要取你的人头了。”说完,一道血红色的冷光,从高空之中迸射而出,煞气凌然。</p>

    “是你。”</p>

    顿时陈值像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神色,突兀间,眼睛睁着极大,头颅从他的身体之中分离了出来,死不瞑目。</p>

    另外两人也是如此。</p>

    这道身影看着脚底下的人头,慢慢抬起头,望向碧渊城高大的城池,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喃喃自语道:“灵源阁,南诏国,唉,如果你们不联姻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你们非得打破这西域势力的平衡,那就怪不得我了,腥风血雨也才刚刚开始而已。”</p>

    而在南诏国皇室宫殿内的人,包括秦川,都不知道陈值已经被杀死了。</p>

    酒过三巡之后,秦川四人也告别而出。</p>

    “秦大哥,现在我们去哪儿啊?”鸢燕开口问道。</p>

    “先离开碧渊城吧,毕竟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了。”秦川想了想便开口说道。</p>

    “小姐,我们该回去了。”这个时候,一道苍老的人影突兀的出现在素素的旁边,低着头,缓缓而道,她的声音之中带着沙哑之色,听起来像是乌鸦的声音一般,让人有有些不太好受,但是,秦川却可以感受的出来,这老人的实力绝对是他见过的最强之人。</p>

    “可是,我还不想离开少爷,要不,你先回去吧。”她好不容易再一次遇到秦川,怎么能那么快就和他分开。</p>

    “不行,风宫主,已经交待了,我必须按时把你送回去,现在已经晚了一段时间,再不回去,风宫主可要担心了啊。”老人不为所动的说道。</p>

    “你回去告诉小姨,让她不要担心我啦,我可以保护自己的。”素素一想到小姨,便苦着脸。</p>

    “唉,小姐,你可不要怪我,我也是迫不得已。”说完。老人一手抓着素素的手臂,踏空而起,转眼即逝间便消失在原地。</p>

    “那老人,很强。”寒凝雪眼中流露出凝重之色。</p>

    秦川心中有一些怅然若失的感觉,道:“我们也离开这碧渊城吧。”</p>

    “终于走了一个情敌了。”鸢燕却不由自主的开心了起来。</p>

    三人一同出了碧渊城,没有走多久的时间,就有一行人从碧渊城中快速的跑了出来,为首的是一位怒气冲冲的中年人,此人不怒自威,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袍,看上去气势不凡。</p>

    “他们不会是来送我们的吧?”鸢燕也是微微一愣道。</p>

    秦川看这一行人来势汹汹的样子,怕是没什么好事,在这行人之中,他还看到了大皇子,以及陈宝冉。</p>

    “我想,你们应该走不了了。”为首的中年人阴沉的说道。</p>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