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洪荒之弑天 第三百八十章 陈值之死

时间:2018-05-21作者:春夜叶

    秦川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现在都还没有搞明白情况。

    “我二儿子陈值死了。”这中年男人自然就是灵源阁的阁主陈欣,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资质逆天,二儿子也不弱,如今已经是通天境的修为了,只要在进一步,就可以突破到修仙级别,到时候,他就可以把二儿子送到天庭为官,而大儿子便留下来,管理灵源阁,只是现在,二儿子竟然死了,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怒不可遏。

    “陈值死了?”秦川皱起了眉头,他记得他只是打了陈值几个耳光而已,只是把他的容貌给毁了,并没有杀死他,这件事情有蹊跷。

    “死的好,那种混蛋,就该死。”鸢燕心直口快的说道,对于那个陈值,她可没有任何的好感,巴不得他早点去死,免得祸害他人。·

    “我看你是要找死。”陈欣冷冷的看着鸢燕。

    “你们不会以为是我杀的吧?”秦川不傻,自然知道来者不善的道理。

    “不是你,还会有谁?在宫殿之时,所有人都看到,你和我那二儿子有仇,而且,我在我二儿子身上感受到了你的气息,不是你杀死我二儿子,还会有谁?”陈欣冷漠至极的说道,看死人一般的看向秦川。

    “如果人是我杀的我自然会承认,但人不是我杀的,我也没必要承认。”秦川淡淡的说道。

    “这件事情,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大皇子走了过来,开口问道,他内心甚至也觉的陈值可能就是秦川所杀,毕竟刚才这秦川还和陈值有所矛盾,而现在陈值就死了,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大皇子,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误会,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替我儿子报仇雪恨,如果你非要阻我的话,我看我还要慎重考虑这一次的联姻了。”陈欣语气之中已经带着赤裸裸我威胁之意了。

    大皇子内心也是苦笑不已,这件事情,如果一旦处理不好,就会同时得罪灵源阁和娲皇宫两大势力,那南诏国的处境就岌岌可危了,但是如果得罪灵源阁也不是明智之选,毕竟娲皇宫对南诏国的态度只是若即若离的,而且娲皇宫和南诏国的距离实在过于的遥远。

    其实,对于大皇子而言,这件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选择隔岸观火,反正这之间的恩怨只是在于灵源阁和秦川,和南诏国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即使娲皇宫怪罪下来,也只是怪罪灵源阁而已。

    一想到这里,大皇子佰云顿时便退避一旁,其实,说到底,他还真希望这秦川能被陈欣给杀死,那他就有机会接近素素,同时取得素素的好感。

    而陈欣也是人精,看到大皇子退居一旁,也知道他想作壁上观。

    “爹,这件事情,是不是该从长计议?万一我们中了被人的奸计呢?”陈宝冉虽然也很痛心自己亲弟弟身死道消,但是他还尚存一丝理智,他总感觉这件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陈欣被怒火覆盖了理智,现在被自己这儿子一提醒,顿时便皱起了眉头,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他冷冷的盯着秦川道:“在这件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不能离开碧渊城,不然....”

    说道这里的时候,陈欣眼中迸射而出一道浓烈的杀意,威胁之意也很是明显。

    “你这什么意思?如果你们一天没有查出谁是凶手,我们就要一直待在碧渊城之中?”鸢燕不高兴的说道。

    “呵呵,除非你们想死,不然就给我乖乖待在碧渊城中。”陈欣不容置疑的说道。

    “灵源阁的人还真霸道。”秦川只是淡淡的说道,同时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作壁上观的大皇子,心中已然有了自己的打算。

    “这下麻烦了,怕是让这秦川给记恨上了。”大皇子原本以为这陈欣会含怒出手杀了秦川,但是意想不到,并没有出手。

    “如果你有这个实

    力,你也可以霸道,但是现在你没有这个实力,只能任我宰割,给我滚进碧渊城中,别想逃出去,因为你根本就逃不出去。”陈欣冷漠至极的说道,他之所以没有出手立刻杀掉这秦川,还是担心娲皇宫的人,也怕被人利用。

    秦川没有继续说话,拉着鸢燕和寒凝雪便进入到碧渊城之中。

    “爹,这件事情就让我去调查吧,如果杀陈值的人真是这秦川,我一定会亲手宰了他的。”陈宝冉杀气凌然的说道。

    “好,我倒要看看,是谁和我们灵源阁过不去。”陈欣点了点头。

    周围的人顿时便消散一空,而看热闹的人也都纷纷离去,只有一穿着黑袍之人,露出一丝可惜之色,事情的发展倒是出了一些始料未及的变化。

    “看来这借刀杀人,一石二鸟之际,想要成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还得从长计议。”想到这里,这黑袍人顿时便隐入黑暗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大哥,现在我们怎么办啊?我看那灵源阁的阁主没安什么好意,最可恶的是,那大皇子作壁上观还不帮我们,之前还表现的那么热情,素素一走,他就原形毕露了,这种人,太可恨了。”鸢燕愤愤不平的说道。

    “燕儿,我们的自身的实力不够,自然无法掌握命运,等我们实力够了,就没必要解释那么多,所以这段时间,我们还是努力提升修为吧。”秦川倒是没有显得很生气,毕竟他一开始就觉的那大皇子佰云是一个两面三刀之人。

    “其实,他们困不住我们,只要你想走,我可以催动冰晶玲珑塔,穿越这碧渊城的大阵,即使是真仙级别的高手都发现不了。”这个时候,寒凝雪开口说道。

    “暂时还不着急,我也想看看到底是谁想陷害我,等这件事情水落石出以后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去,当然,万不得已之下,再使用冰晶玲珑塔也为时不晚。”秦川沉思片刻后便开口说道。

    三人回到天野客栈之中,便进入天衍镜内开始修炼了起来。

    而陈宝冉带着灵源阁之人来到了陈值被杀的现场。

    “李长老,还得拜托你了,”陈宝冉恭敬的对着身边一佝偻着身躯的老人说道。

    李长老点了点头,双手快速的掐动之下,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光彩自他的手中迸射而出,只见这李长老,瞬息间就把手放置于双眼之上,这些光芒逐渐的开始侵入到他的眼睛之中,片刻过后,所有的光芒都已经消失不见,进入到了李长老的双眼内,他的双眼,开始亮起了光芒来。

    “咦,这里竟然有阵法的气息?”李长老像是发现了什么轻咦了一声。

    “阵法?”陈宝冉顿时皱起了眉头,如果人真是秦川所杀的话,那他根本就没必要弄什么阵法,杀了人直接离开,谁都发现不了,而且,陈宝冉知道自己那修为只有通天境的弟弟怕是根本就无法在秦川手上撑过一招,在这里摆设阵法,似乎多此一举啊。

    但是,也不能说明,陈值就一定不是秦川所杀,目前为止,秦川的嫌疑还是最大的,也许是这秦川为了以防万一,设置阵法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陈宝冉一直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秦川杀了陈值以后,还滞留在碧渊城的郊外,应该离开才对啊?这是一个他想不通的地方,所以他才出言提醒自己的父亲,他怕就怕有人在背后捣鬼。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阵法应该是一个限制移动的阵法,在这阵法之中,任何符箓都无法使用,就算是修士陷入这阵法之中,怕也如同陷入泥沼之中,只是这个阵法,应该是用阵旗突然布置的,就是为了防止陈值使用符箓离开。”李长老缓缓说道。

    “除了这个阵法,还发现了什么?”陈宝冉开口问道。

    “其他,倒是没有什么发现,从陈值的伤口上看,砍掉他头颅的一定是一把刀,而那秦川好像就是用刀之人,不过,也不能因此判断人一定就是他杀的。”李长老分析道。

    “好,我们先回去,等我把这里是事情向父亲禀告后,再商议一下,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做。”

    随后陈宝冉带着一行人快速的离开了此处。

    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此时此刻,在天衍镜之中,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左右的时间。

    这十年的时间里,秦川都在修炼神通道法之术,特别是《五行通天术》第三层所赋予的神通,是一招比较残忍的秘术,叫做“嗜血术”,可以凭空掠夺他人体内的鲜血融入己身,有点儿像之前魔祖传授给他的摄灵术,有异曲同工之妙,而如今秦川已经完成了造血篇,可以做到以自身之血吞噬他人之血,从而壮大自身的血液。

    虽然这十年的时间里,秦川的修为还是停留在天仙境,毫无进步,但是他的实力却强悍了许多。

    特别是,在他和寒凝雪对决的时候,都可以做到平分秋色,而寒凝雪的境界更是高过秦川一个大境界,乃是玄仙境的高手。

    “也不知道外面的那些人调查的怎么样了?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鸢燕坐在天衍镜第二层的一块大石头上双手捧着腮帮子喃喃自语的说道。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想来是灵源阁的人也发现了一些蹊跷之处。”秦川笑着说道,然后看向之前种下的那一朵灵圣果树,让他微微惊喜的是,这灵圣果树在生命之泉的不断滋润下,已经长大了不少,之前只是一根幼草的模样,而现在,已经开出了几片看上去瘦弱不堪,摇摇欲坠的叶子。

    这可是宝贝,秦川自然希望这灵圣果可以快点儿的茁壮成长。

    “要不然,我们去外面看看吧?”鸢燕介意道,她的性子毕竟比较活泼,老是待在天衍镜内,都把她给闷坏了。

    “你啊。”秦川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如果你可以静下心来把功夫花在修炼上,或许,现在也可以从天仙境突破到玄仙境了。”

    “哎呀,秦大哥,你怎么那么啰嗦,快,快,我们出去看看啦。”鸢燕娇呼道,拉着秦川的手便要出去。

    “凝雪,你呢?继续在这里修炼,还是随我们出去看看?”秦川转头看向寒凝雪道。

    只见寒凝雪的娇躯被一层厚厚的冰块覆盖了起来,浑身更是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如同冰雪女皇一般,让人触不可及。

    “算了,我还是继续在这里修炼吧,我隐隐约约之间,感觉快要突破了,我想出去的时候,会和你说的。”冰块之中的寒凝雪缓缓睁开眼睛柔声的道。

    秦川闻言倒是一惊,没想到寒凝雪竟然那么快就又可以突破了,而寒凝雪现在是玄仙一重天的修为,也就是说她马上就要突破到玄仙二重天了。

    这修仙级别也分为大境界和小境界,而小境界总共有九重,称之为九重天,像秦川现在只是天仙一重天的修为而已。

    “那好吧。”

    随后,秦川便带着鸢燕离开了天衍镜之中。

    虽然外面已经过去一年的时间,但是房间之中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当秦川和鸢燕走出天野客栈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这碧渊城中的守卫似乎多了很多,而且还笼罩着一股肃杀之气,他并不知道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大哥,我怎么感觉好像这碧渊城中的警备森严了许多啊?”鸢燕环顾四周后开口说道,她记得之前,这周围好像都没有那么多的士兵巡逻,而现在竟然一波接着一波。

    “我也感觉到了,应该是我们在天衍镜的时候,这碧渊城中发生了什么我们始料未及的变故吧。”秦川皱着眉头说道。

    “吗的,这南诏皇室也太霸道了,竟然还封城不让我们出去,真的是气死人了。”

    “这也难怪,毕竟现在这世道的确很乱,南诏国时不时的封城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