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三百三十七、海市蜃楼

时间:2018-06-02作者:肆贰老爷

    ,精彩小说免费!

    “那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没关系。”枕溪压着声音开口,“现在,请你带着你的破钱,离开。”

    “行啊。”饶力群伸手来搂她,“你跟我一起走,或者,你开个价?”

    枕溪甩开他的同时听到外婆和徐姨一直在屋里问她情况。

    “你外婆好像还挺喜欢我,你没来之前她跟我说你到现在也没交个男朋友,让她老人家操心得不得了。你看你,怎么能说谎呢?”

    “我说什么慌?”

    “上次偶然碰见你和云岫在一起,分明就是因为你继母他小姨出殡,怎么就装得一副小两口出来吃饭闹别扭的样子?”

    “说了这不关你的事。”

    “好啊。”饶力群伸手来解她衣服上的扣子,“我们也别说那么多废话,都是成年人,就按成年人的规矩办事。”

    枕溪挥开他的手,跟他说:“这话你跟云岫去说好吗?”

    “好啊,但我打不通他电话,不如你帮我打?”

    她确实不知道云岫的联系方式,自打她去韩国换了电话之后。

    “怎么?一副私交甚笃的样子居然也和我一陌生人一样跟人家联系不上?”

    枕溪背过身,只能试着去拨打那个藏在记忆深处的号码。

    几乎不可能打通的号码,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蠢得事情。

    “你好,云岫。”

    打通了,枕溪微微松了口气。

    “饶力群现在在我家,他有话要跟你说。”

    像是烫手山芋一般,枕溪把手机塞给了饶力群。

    饶力群古怪地看了看她,按了免提,接起了电话。

    枕溪坐到沙发上,死死揪住了自己的衣摆。

    “云总。”

    “不管你是因为什么事,现在时间太晚,请你从我太太家离开。”

    “太太?据我所知二位好像没有结婚登记吧。”

    “这和你无关。请你在一分钟之内离开,否则我会立刻把你父亲的事知会给你所有的合作伙伴。”

    “云总这么说就过分了,我和枕溪是多年同学,我今天只是过来拜访。”

    “还有三十秒,请你把电话转交给我太太。”

    电话到了枕溪手里。

    “20秒,他要是没走,我就报警。”

    “10秒。”

    饶力群拉开了门,临走前用口型跟她说:“下次再会。”

    “走了。”枕溪松了一口气,“谢谢你。”

    “他来找你做什么?”

    “带了一箱钱过来。”

    “做什么。”

    “全洒在我头上,羞辱我。”

    “有多少?”

    枕溪拿眼睛扫了扫,估计了一下。

    “一二十万左右。”

    电话那头笑了,淡淡地说了句:

    “穷酸。“

    “他还说了什么?”

    “拿我外婆要挟我,让我给他当情妇,承诺负担我生活费学费,给我换房子,每个月再给我50万。”

    “穷酸。”

    那边还是说了这么一句,但口气和之前完全不同。

    “你什么时候去韩国?”

    “后天。”

    “嗯。早点休息吧。”

    枕溪想了想,又说了句:“今天多谢,祝您好梦,晚安。”

    ……

    第二天枕溪陪着外婆买菜回来的时候,又见家里沙发上坐了个西服笔挺的高个男人。

    她的心脏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却又见徐姨笑呵呵地跟人说着话。

    听到动静,那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自然地过来接走了枕溪手里提着的东西。

    “你怎么在这?”

    “过来看看。”

    “没必要这样的,昨天已经很叨扰,我……”

    “他今天要是又过来你要怎么办。昨天能打电话吓走他,今天呢。”

    “我不会给他开门。”

    “他要是想进来怎么都能进来。”

    “你来这里,你的工作呢?”

    “带来了。”

    外婆看见云岫特别高兴,一直说上次吃饭没吃好,这次一定要好好张罗一下。云岫帮着洗菜摘菜聊天,看上去比以前熟练太多的样子。

    晚饭吃完,天色变黑,云岫还没有一点要走的样子,外婆和徐姨就拿眼神看着枕溪,枕溪也只能装作没看见。

    她去接电话的空隙里,突然听到外婆问了句:“你和我家丹丹……”

    “是在交往男女朋友的关系,一直想找机会过来拜访您老人家。”

    “哎哎哎,不用不用,我一个遭老婆子有什么可看。”能明显听得出外婆因为高兴拔高的音调。

    她这次回来一个月,平均每天能听外婆和徐姨念叨十来次的男朋友,十来次的结婚成家,她之前都敷衍过去,现在骤然发现多出个男朋友,估计乐坏了。

    嗯,海市蜃楼都是美的。

    “你第一次来我们家过年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们家丹丹对你特别上心,果然……我真是没看错。”

    “特别上心?为什么。”

    “我家丹丹从来没主动带人回来看过我,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没有吗。”

    “是啊,她那时候还怕我对你不满意,一整晚一整晚地跟我叨叨你有多好。那时候年纪还小嘛,我也没主动问,就想着等她哪天主动跟我说,结果就没有下文了,一晃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

    枕溪在里头听着,只觉得外婆越说越不像话,要是在不制止,还不知道会说出些什么不着四六的话来。

    就在她想着怎么找个法子打岔时,有人在外敲了门。

    “不会又是昨晚那个……哎呀,昨晚他和丹丹吵得可厉害了,今天又来做什么?”外婆念叨着:“丹丹好像特别讨厌他,每次见他都没有好脸色。”

    枕溪从屋里出去了。

    云岫把外婆从沙发上掺了起来,说:“没事。你们二位去屋里看电视,我来处理。”

    枕溪把房门往外一锁就去开门。

    果不其然,门口站着的就是饶力群,外套拎在手里,衬衣纽扣也解开了几颗。

    “怎么现在才开门。”

    一说话就是酒气。

    他推开枕溪,想往屋里走。

    “我警告过你不许再出现在这里。”

    云岫坐在沙发上看他,“带上门,请你出去。”

    “云……云岫?”

    “你公司最近的财报真好看。不过你给业主的和我手上的这份好像有点差距,也不知道哪份才是真,不如我把两份一起送去让你的业主自己分辨?”

    “你怎么会在这?”

    “我出现在我太太家有什么奇怪。倒是你,请问你这个时间点来拜访所为何事?”

    “骗……”

    云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着枕溪招手。

    “丹丹,过来。”

    他摸了摸她的头,“回屋玩去吧,一会儿我叫你。”

    门一关上,外头说话的声音就小了下去,枕溪竖着耳朵,也只能零零碎碎地听到一些东西。

    很多商业术语,就是能拼凑起来也理解无能。

    约莫过了十分钟不到,云岫来敲门叫她,“饶力群要走了,我们去送送他。”

    枕溪自然而然地被他拉住手,跟在饶力群后头下楼。

    “你以前走这样的地方都要人牵,不然就什么都看不见。”饶力群开口。

    “她的夜盲已经好了,现在什么都能看得清楚。”

    饶力群笑出声来,问:“你们结婚会给我发请柬吗?”

    “不会。”

    “为什么?怕我出现婚礼会出变故?”

    “你不够格。”

    这话扎心了。

    饶力群现在引以为傲的事业在云岫眼里连张婚礼请柬都换不到,他口口声声说他赚了多少多少钱,听在云岫耳里换来的也只有穷酸二字评价。

    云岫牵着她站在楼道口。

    “跟他说再见。”

    “再见。”

    饶力群盯着她看,“我倒是要看看你活得能有多好。”

    “这是我的事,就不劳烦饶先生挂心。”

    枕溪被云岫拉着转身,多一眼的目光都没留给后方。

    “他以后不会来了吗?”

    “不会了。”

    “他说话作数吗?”

    “我会让他作数。”

    “可是你那时候也跟我说这辈子不要再见了。”

    “我不记得了。”

    ……

    “你不去找酒店吗?”

    “我担心饶力群还会过来。”

    “你之前不是说他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

    “他那样的人我信不过。”

    ……

    云岫在她家沙发上窝了两个晚上,在她离开y市准备去韩国的那天和她一起动身。

    她走得那天发现外婆唇上生了溃疡就有些担心。外婆拉着她的手,一直叮嘱着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之类,说到最后,就成了要跟云岫好好地,不要吵架不要闹别扭之类。

    枕溪只能嘱咐徐姨带外婆去看医生,然后抱头虎窜仓皇离开。

    “你跟我外婆说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老人家听了高兴。”

    “可你是骗她的啊。”

    “只要你不拆穿她就不会知道。

    “你长年累月呆在国外,你外婆一年见不到你几次,平时能开心的事情也不多。你要是觉得不合适你就跟她老人家解释。”

    “你把话说得又全又满,我要怎么解释?”

    “你可以把时间花在有意义的事情上。”

    “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情?”

    “想让她老人家开心。就早点找个好男人,嫁了吧。”

    “请问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跟我没关系,只是给你一个建议。你要是不喜欢,就当做没听见好了。”

    枕溪抱着手站在原地看他,“你看你这人……”

    “枕溪,选择权决定权,永远都在你的手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