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三百四十七、云裳这个孩子

时间:2018-06-07作者:肆贰老爷

    ,精彩小说免费!

    毫无悬念的高票连任,对于这个结果,连云岫自己都觉得乏味之极。

    唯一能值得高兴的,就是这个会议如愿以偿地,在三个小时之内结束。

    岑染在他后面走得艰难,完全追不上他的步子,但还是要问:

    “你结婚了?”

    “是。”

    “跟谁?”

    “我还能跟谁。”

    “段……不,你又不喜欢她。那就只有……枕溪?”

    岑染惊讶失声,“枕溪吗?”

    “现在是云太太。”

    “她怎么可能嫁给你。”

    “怎么不可能。”云岫停下步子,“我们结婚你应该觉得很正常才对。”

    “你当初都把她逼到自杀,她怎么可能嫁给你。”

    “你要看结婚证吗。”

    云岫把手机掏了出来,“云太太很漂亮。”

    岑染看到那张象征着结合的红底照片,身子哆嗦着需要扶着墙壁才能站稳。

    “不可能。你们是不是又有什么协议。”

    “你结婚生子都并非出于本意,无法理解自由恋爱自愿结婚也属正常。”

    云岫把手机从她手里抽走,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

    按照云岫的意思,是希望枕溪这辈子都不要跟云家剩下那些废物接触才好。但毕竟也是结婚了,那些人名义上也是哥哥嫂嫂,面要见,饭也要吃。

    带外婆来e市拆线复查的时候,也就顺便跟云家的其他人碰面吃饭。

    参与人员有,云桑夫妻,云歌和她男朋友,以及不应该出现在这的,岑染和云想的遗珠。

    地点定在,云家老宅。

    一个枕溪这辈子都不想再踏入一步的地方。

    “不想去就算了,不用跟他们打交道也是可以的。”

    “毕竟也是亲戚,就是以后不来往,还是要见一面。”

    枕溪刚从大门进去,就有一个穿黑色西装的小男孩从旁边的花丛里跑出来跌到她怀里。

    她急忙忙地抱住人家,问:“有没有碰到哪里。”

    她原本还以为,这是云桑的儿子。但小孩儿一把头抬起来,她就惊住了。

    一双动人心魄的绿色眼眸戳在了一张和云岫极为相似的面孔之上。

    简直是缩小版的外国人云岫。

    一个漂亮得过分的孩子。

    “这是?”

    “云裳!云裳!”

    云桑的夫人,李氏的声音响起。她从回廊过来,看到了窝在枕溪怀里的孩子,立马怒着脸一把他拽了过去,嘴上说了句不很情愿的话。

    “你们来了。”

    她拉着那个叫云裳的小男孩,指着枕溪,“这是你舅妈。”

    小孩软糯糯地靠在李氏怀里,用软糯糯的声音喊她:“舅妈。”

    枕溪小声问云岫,“云桑和李氏怎么能生出这么漂亮一孩子。”

    “这是云想之前养在国外那孩子。”

    枕溪想起来了。

    “都这么大了。”

    云岫搂着她劝道:“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你别再想了。”

    “和云想长得一点不像。”枕溪笑,“倒是和你很像。”

    “很多人都这么说,怀疑他是我的私生子。”

    “不是吗。”

    “那孩子的母亲是个外国人。他出生的时候我实际年龄才有16,因为家贫,连护照都没有。”

    “都说外甥像舅。”

    “你要当着云桑云歌面这么说,他们能拿鞋底子抽你。”

    ……

    一进大门,枕溪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岑染,肚子已经很大很大,看上去马上就要生产的样子。

    “好久不见。”她先问候。

    “是好久不见,麻雀变凤凰,不可同日而语了哈。”

    这话说得枕溪就不高兴了,云岫能有今天,也有她当年劳心劳命的一份功劳,好吗。

    “秦老师呢。”枕溪笑着,“还以为今天过来能够见到。”

    岑染面色难堪,仿佛随着她一笑,嘴角的浮粉都能掉下一些。

    不过四年时间没见,怎么能苍老成这样。

    “他今天有个演讲。”

    “嗯,工作要紧。”

    枕溪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看见另外一个陌生的男孩从楼梯间冲出来。

    这位应该就是云桑的儿子。长得跟他和李氏很像,但有点不会长,尽挑到了两人五官中不好看的地方。

    在普罗大众里也过于平凡的长相,更别说放在俊男美女辈出的云家。

    枕溪戳了戳云岫,向着那个男孩看了一眼。

    “云崖,十岁。”

    “那云裳几岁。”

    “八岁。”

    “是吗?”枕溪惊奇,“可他看上去就五六岁的样子。”

    “照顾得不用心,你听名字也能知道。”

    “是有点女气。”

    说着,就看高出一整个头也宽出一个身位的云崖把云裳推倒在地,顺带着,还用脚踹了他几下。

    “你敢跟我抢玩具!我就是扔掉也不给你。”

    云裳倒在地上看着落到云崖手里被火速掰断的玩具,瘪了瘪嘴。

    “妈!”云崖大叫着冲着李氏去,“云裳他抢我的东西。”

    云裳默默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一眼几个坐在沙发上打量他的大人,然后径直朝着枕溪走来。

    “疼。”小孩嘟着嘴,委屈巴拉地开口。

    “哪疼?”

    “脚。”

    枕溪把他抱到了腿上,撩开裤子给他检查。

    “是这吗?”

    小孩摇头。

    “是这吗?”枕溪摸到了膝盖。

    “嗯。”

    “因为刚才被*到才疼吗?”

    “晚上也疼。”

    枕溪转头跟云岫说,“应该是生长疼缺钙了。”

    “平时喝牛奶吗?”

    小孩摇头。

    “最近是什么时候喝的呢?”

    小孩歪头想了半晌,又摇了摇头。

    “一会儿多吃点饭就不疼了。”

    枕溪把他从腿上抱了下来,给他拍了拍裤子和衣服上的鞋印,说:“玩去吧。”

    小孩又看了她几眼才跑走。

    “就算再不上心,也不至于连牛奶都不给喝吧,你们家这些人都什么脾气。”

    “这孩子的生母身份不明,杜若秋家不承认这个孩子。李氏这么多年也就生了云崖一个,一直也怕云桑会心软把这个孩子认下来,到时候他的财产就有这孩子的一半。之前还想过要送人,但毕竟也是云想唯一的骨肉,就这么将就着留下了。”

    “那就这么胡乱养着?小孩长身体都不给喝牛奶,也任由他儿子这么欺负人?云想不是云桑亲弟弟?”

    “云家人是个什么样子你也都知道。”

    对,骨肉相残一直都是他们家的传统。

    枕溪和云岫在这边悄悄说着话,对面的岑染都快用尖锐的指甲把皮质沙发给抠破。

    看着对面两人旁若无人地交头接耳拉手指勾手心,岑染是忍了又忍才没爆发怒吼让枕溪滚出去。

    她什么时候见过云岫愿意这样跟人肩并肩脚并脚底依在一起,也从没见过有人凑到他耳边说话时他会忍着不避开,更没见过他会主动去拉一个人的手,手指从对方的手腕划到指缝间,改为五指交扣的模样。

    枕溪跟他说什么,他都听着,一直都很认真,一直都有回应。

    刚才枕溪抱着那孩子的时候,他看她们的眼神跟看自己老婆儿子一样。

    哪来的老婆儿子!

    做梦。

    李氏来叫吃饭,岑染撑着身子从沙发上起来。

    “小岫,你来扶我。”

    枕溪开口喊李氏,“嫂子,您帮忙搀一下岑小姐,我们刚从医院出来,担心冲撞了。”

    李氏不情愿地过来扶岑染,嘴上念叨着:“这么大身子干嘛还非得一个人过来。”

    “这不是要见新媳妇。”

    “你想见她让她去拜访你不就行了。”

    “她现在贵重,不敢劳驾。”

    “有什么敢不敢的,你大着肚子,总不能让你到处跑着去见她。”

    “枕溪,听到了?以后我找你你可不敢不来。”

    枕溪笑,“先跟你告罪,我过几天去韩国,有段时间回不来。”

    岑染眼睛一亮,“怎么才结婚就要到韩国去。”

    “马上要毕业了,有些事情要去办理。”

    “你把小岫一个人丢在这里不担心啊,这花花世界……”

    “没关系的。”枕溪昂首挺胸,“我们自由恋爱自愿结婚,彼此信任理所应当。你说对吧,岑姐。”

    枕溪落在后面扯着云岫的袖子。

    “看她怀孕都不想搭理她跟她计较。可你看她!”枕溪跺脚,“她总得寸进尺有事没事要来怼我几句。”

    “以后别见面了,一见面就要吵。”

    “是我愿意跟她吵吗。”

    “所以你理她做什么。你学我,一句话都不和她说。”

    “可是我忍不住。”

    “忍不住什么。”

    “我光明正大的云太太干嘛让着她,我就是要炫耀。气死她,气死她。”

    ……

    饭桌上云桑有意无意地一直在打听云岫有没有做财产公证,现在他手里的云氏股份到底算作一人还是两人。

    还有云岫有没有跟她签署过什么协议,以及两人婚后的财产分配情况。

    换做别人,被绕着绕着可能胡乱就说了,例如当年的岑染。

    但枕溪,娱乐圈顶端走过来的人,怎么应付记者和麻辣问题,得心应手。

    云桑见什么都问不出来,就说这顿饭吃到这里,要赶他们走。

    领走前,那个叫云裳的孩子开口问了一句:

    “大伯,我今晚可以去舅舅家吗。”

    枕溪还惊讶着,李氏倒是立马点头答应。

    “去吧,要听舅舅舅妈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