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三百七十八、爱是卑微(十三)

时间:2018-06-21作者:肆贰老爷

    ,精彩小说免费!

    按常规情况来说,以a7现在在国内和亚洲的地位, 他们现在凡出席表演,都是压轴舞台,完全没有搞特别舞台和合作舞台的必要。

    以为经纪人会一口回绝的,但他却答应考虑。

    他把所有成员召集在一起开会,询问大家的意向。

    “枕溪那边要是也有合作舞台的意向,我们这边再考虑。”

    齐橹直接地,给了这么一句话。

    亚洲音乐盛典三十周年,主办方很重视了,每一天公布的出席嘉宾都能给人惊喜。

    除了已经确定出席的我们,枕溪那边,枕溪的同门师哥,同属cl的doach,还有现在韩国人气最高的女子组合ltcwatch。与此同时,还有枕溪的前队友段爱婷白晏所在的组合,甘如韩漪所在的组合。这样看上去,这个颁奖礼好像都围绕着枕溪一个人在准备。

    果然,这些嘉宾公布的时候,网友的讨论也是关于枕溪和新旧队友的碰撞。

    而主办方给我们的回馈是,cl确定的shamba的合作舞台就有两个,和他们师兄的,和竞争对手ltc的。这话的意思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准备其他。

    所以齐橹也直接说,那就算了。

    “当天出席的嘉宾那么多……枕溪那边实在谈不下来,我们承诺给她solo舞台她们公司都不答应,只以组合的形式接了这两个。”

    “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

    齐橹再次这么回应了之后,主办方那边只有作罢。

    果子藜不在的时候,方楩说:“可惜了,枕溪和果子藜的气场舞台表演风格都很搭,能合作一定很精彩。”

    “果子藜在她还是主舞的时候就想跟她合作,当年没达成这个心愿。现在枕溪一晃眼成主唱了,主唱兼主舞,定位和子藜一模一样,像是男女翻版。”

    “不可能的。”周意卿说。

    “这两位都是敬业的艺人,要是由主办方联系,合同一签就没什么问题。”

    我隐隐觉得他们的话里有什么问题,但又不是很能想得明白。

    我私下里去问了果子藜,这次不能跟枕溪合作会不会遗憾。

    “不会。”

    “为什么?”

    “没有要合作的理由。”

    看得出来果子藜说这话不是逞强,至少当时他是真的不觉得有遗憾。

    颁奖礼正式开始的三天前,陆陆续续的艺人彩排就开始。a7被安排在了最后一天,去进行他们的压轴舞台彩排。

    到得时候负责人抱歉地过来说,前一组艺人的彩排还没结束,希望他们稍等。

    “前一组艺人是谁。”

    “shamba和doach在排合作舞台,已经进行了一个小时,一直不大顺利。”

    方楩眼睛一亮,“枕溪在吗。”

    “在。”

    “我们可以去看吗。”

    “可以的。”

    于是我们一群人过去了。才走到安全通道,就听到一个女声透过话筒用英文说“别吵了。”

    然后就是一阵杂乱的声音。

    走到舞台侧面一看,十多个人,男男女女凑在一起,不像是彩排,倒像是聚众打架。

    一个男声用英文说:“我出道这么长时间,一直都这么彩排,这是我的习惯,你管得着吗。”

    “大哥!”

    枕溪的声音从音响传出来,虽然说英文,但确实是她的声音没错。

    “我们是整场晚会开场,所有细节都要到位,这些你不在彩排落实,万一现场出问题怎么办。”

    “我从没出过问题。”还是那个男声,听上去,十分吊儿郎当。

    “抱歉。”枕溪开口,“给我们一点时间处理。”

    她把麦克一摘,从人群里拽出了一个异常艳丽漂亮的男孩子。

    这人我认识,是cl前几年出道组合doach的主唱,好像叫,lionel?

    她怒气冲冲地扯着那个男孩的胳膊从舞台下来。那个男孩跟在她后面,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她下了舞台才发现我们站在那里。愣了愣,微微点头给我们打招呼,然后脚步不停扯着那个男孩往后台走。

    我们和被留下的成员四目相对,好不尴尬。

    齐橹问:“这是怎么了。”

    她们组合里会中文的姑娘出来说:“关于彩排的意见有点不同。”

    “会打起来吗?”方楩不知怎么想的,问了这么一句。

    那个姑娘笑出了一口白牙,说:“不会的,一会儿就好了。”

    果然,没一会儿枕溪就回来了,眼睛泛红,身后跟着那个垂头丧气的男孩。

    方楩一下就紧张了,拉着枕溪问她:“你怎么了?”

    “没事。”

    “什么没事,像是一幅哭过的样子,是不是被欺负了。”

    枕溪好像不怎么想解释,说着没事拉开了方楩的手。

    她走上了舞台,她们组合那个叫minor的成员过来解释,说:

    “我知道你们是好朋友,但是不用太担心。他两经常吵,为一点小事都能吵,枕溪有时候吵不过会这样,没事的。”

    我把她的话翻译成中文,好像每说一个字,果子藜的脸就要往下阴沉一点。

    彩排重新开始,枕溪把麦戴了起来,音乐响起前,她说:

    “这次彩排再不过就绝交。”

    两组人数一样的男女组合合作的舞蹈,音乐响起的第一瞬就知道是偏性感热辣的表演。

    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配合着音乐灯光呈现出的表演,就是很暧昧成人的氛围。

    尽管枕溪一身运动打扮还把帽檐压得很低完全看不见脸,但那种气场就是直露的。和他搭档的那个叫lionel的男孩子,虽然看着吊儿郎当,但跳舞也确实好,而且看上去和枕溪很熟悉的样子,和她互动也完全没有尴尬生疏的样子。

    “我的妈呀。”方楩一直在后面咋舌。

    “真的是成年了。”齐橹这样说。

    “开场就这样,真的是为了炸场子。”

    音乐停,导演说这遍彩排ok。

    枕溪把帽子取了下来,跟我们说:“抱歉,耽误你们彩排了。”

    刚跳完激烈的舞蹈,脸还泛着红,跟我们说话的声音都在喘,脸上还有汗水往下滚。

    我作为一个同性看着,都觉得性感漂亮得不得了,想着难怪她有那么多女生粉丝。

    她的手机响,她掏出手机看的时候,刚才跟她吵架的那个男孩子整个人蹦到了她的背上,她一个趔趄,眼看着就要站不稳,我赶紧扶了她一把。就是这个时候,那个男孩又从她身上蹿下,快速跑远了。

    枕溪一边把手里的帽子往地上摔,一边跟我道谢,然后追着那个男孩子跑远。

    我一眼扫过去,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尤其果子藜。

    “这是?”方楩小心翼翼地开口。

    “彩排吧,别浪费时间。”

    果子藜把枕溪扔在地上的帽子捡起来往垃圾桶里一扔,自己先走上了舞台。

    大家都是专业敬业有经验的艺人,彩排不过三遍就结束。

    他们才从舞台上下来,方楩就给枕溪打了电话,约她吃饭。

    这次成功了,枕溪那边刚好没有工作。

    果子藜却说他不去。

    “累了,想回去休息。”

    他不去,那我也就只能回酒店陪他。

    进电梯的时候,遇到了那个叫lionel的男孩子,只有他一个。

    他看到我们,先鞠躬跟果子藜这个前辈问候。

    我们一起坐电梯上楼,这个时间里,他问我:“你们和枕溪是认识的关系吗。”

    “我不认识,但他们是认识很多年的朋友。”我指了指旁边冷着脸的果子藜。

    “是吗?”他惊讶了一下,然后问我:“你们知道枕溪之前交往过的男朋友是谁吗?”

    我暗自心惊,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只能翻译给果子藜。

    果子藜明显愣了愣,问:“什么时候。”

    “四五年前吧,她刚来韩国没多久的时候。”

    果子藜摇了摇头。

    那个男孩明显的失望了一下,说:“还以为你们知道,我问了她很多次她都不跟我说。”

    “你和枕溪是……”没经过果子藜,是我自己关心的问题,我问他:

    “是交往的关系吗?”

    “怎么可能?”那个男孩痞笑,“她那种性格不好脾气又臭的女孩子,谁能看的上?我就是眼珠子被火烤过也不可能喜欢她。”

    电梯到了他的楼层,他再次鞠躬跟果子藜告别,然后离开。

    我把他刚才说得话翻译过果子藜听,他从鼻子里哼了几声,露出了很不屑的表情。

    “他不喜欢枕溪,为什么又要问她之前男朋友的事?”

    果子藜看着手机,没什么波澜地说了句:“有病吧。”

    我看见电梯反光镜里自己瞪大的双眼。

    完全没法想象这样的话会从果子藜口中说出。这种带有人格侮辱的词汇平时只有在跟成员们开玩笑的时候才会偶然听到他说,可对方明明是个相对陌生的人。

    电梯到了楼层,他盯着手机快步往前走,跟我说:“吃饭不用叫我。”

    我拒绝的话还在嘴边,他已经进了房间把门在我面前合上。

    怎么了这是?

    谁得罪了他?

    为什么突然这么反常?

    我暗自咬牙,把心里的被忽视的委屈强硬地压下去。

    会是因为枕溪吗?心里突然没由来地有了这么一个想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