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一百九十七、借钱

时间:2018-04-05作者:肆贰老爷

    ,精彩小说免费!

    云岫是个恐怖的人。

    他生理年龄19岁,却老成地像是活了好几十年。

    不能相处就算了这种话,不是年轻人的口气。

    就连枕溪这种活了两辈子的人,在面对两个小姑娘闹别扭时,也都是往好的方面劝。

    但是云岫跟她说,朋友就像眼睫毛,掉了就会长。开心就在一起玩,不开心就算了。

    这个人,不问前因,只讲求后果。

    “所以你没朋友。”枕溪这么跟他说。

    “我有partner就可以。”

    “你的喜怒哀乐跟工作伙伴分享吗?”

    “我为什么要分享。”

    枕溪觉得这人不正常。

    “举个例子,你拿到这个季度的财报,上头写了一个让你欣喜若狂的数字,你都不会高兴地想约人吃个饭庆祝?”

    “我为什么要欣喜若狂。”

    “你不是喜欢赚钱?”

    “我赚钱的目的和读书一样。”

    赚钱和读书一样?

    以前读书是为了讨好他妈,现在读书是为了……

    哎哟,这小孩——

    可怜。

    “难道你从小到大就没喜欢过什么,期待过什么?”

    对方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掌往她身后指。

    枕溪激动地回头,看到了后头严丝合缝的大门。

    “不送。”

    ……

    打那天之后,云岫又消失了一段时间。公司里见不到他,电视上也见不到他。枕溪这才发现,这人要不主动出现,就能完全从她的世界里消失。

    周日下午,她们整个团,13个人,难得地抽出了时间到公司训练。

    练到晚上七八点,吃了外卖,才准备撤退。

    前台的小姐姐来敲门,说公司门口来了个男人,点名要见枕溪和枕晗。

    “什么人?粉丝的话你打发了就行。”枕晗开口。

    “他说是你哥哥,叫林征。我们看着和你有几分像,就先留住了,来问问你的意思。”

    枕晗的脸色很不好看。

    基本上关注过比赛的人,都知道枕晗有个同母异父的哥哥,之前因为吸毒进过管教所。

    枕晗的黑粉和对家粉丝,有时会管她叫“吸毒犯的妹妹”。

    林征被人带着走了进来。

    这还是自上次他进戒毒所后,枕溪第一次见到他。

    瘦得变了样,就是走在街上遇到,枕溪都不见得能认出来。

    “妹妹。”

    说话的声音像是卡了一口痰,咳不出咽不下。只能随着他说话,像坏掉的风扇那样子,慢悠悠地转。

    “什么事。”

    枕晗语气冷涩。看上去,是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的,嫌弃她这个哥哥。

    “好久没见你,哥哥……”

    “有事说事!”

    林征弯着腰,卑躬屈膝面露讨好,哪还有当初让枕溪畏惧的暴戾样子。

    “哥哥最近手头有点紧,妹妹你……”

    枕晗瞪着眼看了一眼周围。有眼色的人,立马挪动步子移开。

    枕溪也想走,但林征叫住她,也管她喊“妹妹”。

    “不敢当。”枕溪说:“你还是叫我‘那个死了妈的村姑’比较习惯。”

    还没走出房间的人都回过头来看她。

    “当年是哥哥对不起你,那时候我年纪小不懂事,你别跟我计较。”

    “别!”枕溪说:“是我得感谢你,感谢你当年没把我给打死,要不然我现在也不能站在这跟你说话不是?”

    “你到底有什么事。”

    枕晗开口截断了枕溪的刻薄,大有一幅想尽快扔掉烫手山芋的架势。

    “妹妹,你能不能借点钱给我?”

    就知道是这样……

    “你要钱做什么?是不是又想拿去吸……”枕晗大叫又戛然而止。

    “不是不是,现在已经不吸了,早就戒了。”林征剧烈地摆着头,说:“是想和人合伙做生意,现在缺点本金。你不在家,爸妈都得靠我照顾,我有个工作,他们也能有个依靠。”

    枕晗的脸色好了不少,说:“你要多少。”

    林征张口就是:

    “十万。”

    “没有。”枕晗拒绝地同样干脆。

    “我们还没结算,我没有这么多钱。”

    “那你有多少?”

    “一万不到,但我得留着自个儿买衣服。”

    “你不是明星吗?”

    “我是明星,但还没有结算。公司没结算,我就没钱。”

    林征转头看向枕溪,喊:“丹丹……”

    “闭嘴!”

    从他嘴里听到这个名字,枕溪只觉得无穷无尽地反胃想吐。

    “我宁愿把钱扔了,也不会给你。”

    “你要是有就借给他,等我结算了就还你。干嘛这么小气!我们不在身边,爸妈都得靠他照顾。他要是能把生意做起来,我们也能少操点心。”

    “你真相信他跟你要钱是去做生意?”枕溪笑,说:

    “不是吧,枕晗。你哥是个什么德行你不知道?就算!就算他真去投资做生意,就凭你们家这种蠢笨如猪的基因,肯定做什么赔什么。我话放这里,你尽管把钱给他去打水漂。”

    枕溪望着林征,说:“十万块,够你抽好久了吧。”

    “没有。”

    “你有没有别跟我说,我跟你可没关系。枕晗才是你亲妹妹,有什么话你们亲兄妹自己说去。”

    语罢,枕溪拉开了房间门,没有准备的,和门外人撞到了一起。

    “你……”

    枕溪往外推了他一把,想把他推出这个布满是非的地方。

    眼尖的林征还是看见了。

    他先是高喊一声“林岫”,然后立马改口:

    “云总”。

    他快步过来,点头哈腰地谄媚着:

    “好久不见云总。一直想来看看您,但一直没找到机会,没想到今天在这遇上了。”

    “我认识你?”

    林征立马摆手,说:“不认识不认识,您这种大人物怎么会认识我。是我经常在电视上看见您,所以才一直想要和您见一面。”

    “什么事。”

    “你把钱借给他一点,他要做生意。”枕晗开口。

    哎哟喂!

    好大的口气!

    云岫是她和林征什么人,凭什么张口就是借钱。

    “楼底下,就是银行。电梯间里,就有借贷公司的广告。想要钱,有的是办法。或者自己打断腿,到金贸中心跪着乞讨。”枕溪说:

    “现在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枕溪!”枕晗叫道:“林征是你哥,你会不会说话。”

    “他不是。”枕溪望着她说,说:“他当初把我打进急症室的时候可没把我当妹妹看。我家世清白得很,没有吸毒犯的哥哥。”

    “你说什么。”

    “说你呢,吸毒犯的妹妹。这是公司,你们兄妹俩要聊天,能不能找个私人的地方。”

    枕溪指着林征给前台看,说:“记住他的脸,以后不许这个吸毒犯进来。”

    “这是你的公司?”枕晗问。

    “以后不许让他进来。”李河开口。

    “枕溪!”枕晗拿手指着她。

    “不送。”枕溪撤开了身子,让出大门。

    “李总,请问我们什么时候结算?”枕晗咬着牙,问道。

    “这个月底。”

    “我能预支吗?”

    “不可以。”

    “为什么?”

    “还没结算清楚。”

    “我……”

    枕晗的话没说出口,旁边的林征倒是脚一软跪在了地上。

    枕溪和在场所有人一样,以为他为了钱打算抛弃自己的尊严和体面。

    枕晗红着脸去扯他,说:“你干嘛呀,起来!”

    林征突然地,往后一倒,全身蜷缩在一起,开始抽搐。

    枕溪一看他这模样,就说:

    “报警!”

    “为什么报警?”

    枕晗还糊里糊涂没搞清楚情况。

    “跟警察说,这里有人毒瘾犯了,请他们过来处理。”

    前台小姐转身就走。

    “站住!”枕晗高呼:“不能报警!”

    “别理她,去吧。”

    “不许去!要是媒体知道了,我……”

    又来了。

    永远,都是为了自己那点虚荣的体面。

    “枕溪……枕溪!”

    林征叫着她的名字,快速地朝着她爬过来。那种样子,真是恶心又让人发颤。

    枕溪感觉自己被人扯了一把,一个踉跄,就落到了云岫身后。

    “你帮帮我吧……我求你了,你帮帮我吧……一口,我只要一口……求你了。”

    林征拉着云岫的裤脚,说:“我对不起你,你要打要骂都可以……我求求你,你给我一口,我……”

    云岫踢开了他的手。

    林征的手从缝隙里伸过来,在枕溪的脚前挣扎。她低头看了一眼,用力地,踩了下去。

    “啊——!”

    宛如夜叉的喊叫。

    “你求她做什么?你要脸不要?你求她做什么?”

    枕晗跪在林征面前,红着眼拿拳头打他。

    “你起来,马上给我走!我不想再见到你。”

    枕晗动手推他,没推动。

    林征仰头看向枕溪,眼泪鼻涕口水一起往外流。说:“我求求你,你就给我……”

    枕溪别过了脸。

    “林岫!”

    林征开始歇斯底里的大叫。

    “我知道你的秘密,我知道你所有的秘密。你把钱给我!”他再次扯上云岫的裤脚,大喊:“你把钱给我,我替你保守秘密……你快把钱给我!”

    “我有什么秘密。”

    云岫蹲下身,看他。

    “你知道我什么秘密。”

    枕溪看了周围一眼,成员和工作人员都站得远远地望着这边,眼里有浓浓的,对八卦的探知欲。

    “你跟吸毒犯聊个什么劲。”枕溪小声说:

    “大家都看着,你起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