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二百零三、慈善晚宴(中)

时间:2018-04-08作者:肆贰老爷

    ,精彩小说免费!

    “她老公活着的时候。一年时间里,她怕有十个月时间呆在娘家。现在他老公死了,她倒是整天住在云家老宅。云岭可是住在疗养院的,你说那家里,还有谁?现在还有闲情逸致去学什么料理煲汤。你说她这料理要做给谁吃?汤要煲给谁喝?”

    “那位不是一直挺忙,全国各地到处走。听说回e市也是住在酒店。”

    “所以啊,我们少奶奶只要听说那位要在哪个城市逗留一周以上时间,一准飞过去陪着。”

    “啊……嫂子和小叔子,他们这算不算是乱……”

    “啪!”

    枕溪挥手,把红酒杯扫到地上。红色液体混入深色地毯里,一会儿就不见踪影。

    这动静不小,她耳里暂时再听不到其他声音。

    面前被推过来一杯没动过的果汁,看着像橙子。

    “你的脸色打休息回来后就一直不好,喝点甜的吧,距离结束可能还有一段时间。”

    跟她说话的是赵青岚。

    这是自上次安全通道谈话无果后,这人第一次在非工作时间跟她说话。

    “谢谢。”

    枕溪拿起杯子,凑到嘴边,一闻,芒果味的。

    她吃这个过敏来着。

    她看了一眼赵青岚,决定还是不要太破坏气氛。

    人家出于善意,她们现在又是这样尴尬的关系,借着这个缓和一下也好。

    “我去跟认识的人打个招呼。”

    枕溪抿了一口在嘴里,端着杯子起身。

    背过赵青岚,她把嘴里的果汁吐到了手绢里,把杯子放在了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重新找了杯颜色类似的橙汁,在距离赵青岚十多米的地方,在她的注视下,爽快地喝了下去。

    和这样子关系的人相处交往是要麻烦一些,自己要想得很多,担心会不会有哪一个步骤招到人家讨厌,连真实的喜好都没法表达。不像和甘如她们几个,她不开心就是不开心,不想做就是不想做,没必要伪装,用不上伪装。

    她回到座位上,赵青岚问她:“舒服一点没。”

    枕溪点头,说:“谢谢你。”

    之后再无话,两人又开始尴尬。

    时间一分一秒踏踏实实在走,没有八卦可说,没有八卦可听,没有八卦可看。枕溪只觉得无聊且困。

    她打了个哈欠,说:“困了,想回家。”

    “只是困吗?”赵青岚问她。

    “还饿。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枕溪开始看饮品的成分表,用自己的化学知识分析着她们对人体有甚益害。

    “枕溪小姐。”

    穿着旗袍的礼仪小姐在她面前弯下腰,说:“有位先生请您到后方休息室一趟。”

    “先生?”枕溪纳闷,”哪位先生。”

    “他说他姓眭。”

    哦,对。今天眭阳也来了,但一直没见到。

    “他有说有什么事吗?”

    礼仪小姐优雅地摇头。

    枕溪起身,说:“麻烦您带路。”

    “要不要让李河陪着你去?”赵青岚问了声。

    “到处都是人,也不是公开的场合,应该没必要。”

    枕溪念叨了一句,跟在了礼仪小姐身后。

    这种本来就为social准备的场合,她跟眭阳说两句话也没什么吧。

    枕溪是真的,真的,没有多想。

    她刚离开,一直坐在她附近的一位女士端起了杯子,遥遥地,不知朝着哪晃了晃。然后也站起了身。

    这个会场四通八达,礼仪小姐带她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打开了面前的一扇门,按亮了里头的灯。

    金灿灿,亮堂堂。

    “这是休息室?”

    怎么看都是个商务会议室才对。

    “请您稍等。”

    礼仪小姐为她带上门,离开了。

    不是说眭阳在这等她?

    为什么还要她稍等?

    稍等不是几分钟甚至十分钟的事。

    枕溪觉得自己等了快一刻钟,一直百无聊赖地在看会议室里的挂画。

    身后门发出响动,打开,关上。

    “找我有事还让我等你,你现在可越来越大牌了。”

    枕溪笑着转身,随即脸色一变。

    “你是谁?”

    站在她对面的,是个她不认识但是眼熟的人。看着像保养得当的五六十岁,也可能是未老先衰的三四十岁。总之,是个职业偏向性严重的,大腹便便的成熟男人。

    刚才,或者再之前来跟她打过招呼,也可能有拍过照。叫什么,枕溪忘了。

    “你好。”枕溪微微颔首表示问候,说:“您应该走错地方了,我正在这里等我朋友。”

    那人也不说话,就这么盯着她看。

    脑袋大脖子粗脸还红,看上去肝肾都不好,像在酒缸里浸了半辈子的人。

    枕老师观相得出的结论,血脂血糖血压应该也不正常。

    “那……您有事你在这等,我先出去了。”

    枕溪提着裙摆,尽量让自己在地毯上的走得平稳,她绕过那男人,往大门走去。

    “欲情故纵?”

    那人开口,说话的同时大喘气,让周围的空气在瞬间污浊了几分。

    “嗯?”

    枕溪面带笑容,脚步不停,朝着大门快速走去。

    “宝贝儿,不用来这套,你想要什么直接跟我说,我都给你,全都给你。”

    ……

    被猪压在地上是什么感觉?

    给枕溪一个话筒,她能说上三天三夜。

    首先,肯定是重。压在自己身上,仿佛五脏六腑都能被挤得从五官里蹦出来。

    然后是臭。烟味酒味还有些莫名味道混杂的口臭和鼻息,打在脸上会有让人窒息的感觉。其中,还能混杂着一点香水以及发蜡的味道。

    最后,是脏。不管是脸还是手,都像往上涂了一层还没凝结的蜡,好像这个人的每个毛孔都能随着他的呼吸和动作往外喷油。手上摸到的触感,和下过雨后的猪肉案台差不多,那叫一个油光水滑油脂流溢。

    也亏得她今日穿得裙子长且复杂,这人扒拉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突破口。

    枕溪在缓解了前几秒钟的不适和恶心后,蜷起了手,用自己最尖锐的手肘,朝着那头死猪的颧骨,撞了过去。

    ……

    “各位宝宝们,大家晚上好。”

    一张圆滚滚肉鼓鼓胖乎乎的脸出现在手机直播画面里,她的皮肤因为灯光的照射而显得紧绷发亮。

    从她的五官可以看出,她年轻,或者瘦一些的时候,应该是个明艳动人的女人。只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和自身的放纵,成了个像濒临爆炸的氢气球一样的女人。

    “对呀对呀,今晚来参加云氏的慈善晚宴,见到了好多明星,大家猜猜都有谁。”

    她用涂满了艳红色口脂的嘴唇微笑着,跟观看直播的网友互动。

    “没错,看到枕溪了,她就坐在我隔壁桌。又瘦又高可漂亮了,刚才和我老公还去跟她合照了,小姑娘特别有礼貌,回头我把照片发网上,大家可得多多点赞。”

    “拍卖已经结束了,晚宴还有一会儿才散场。我跟这里的前厅经理要了间会议室,找个安静的地方跟大伙儿聊聊天……不用送礼物不用送礼物。我不缺钱,就是想跟各位宝宝们聊聊天。”

    女人把摄像头换成后置,显示在手里屏幕里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在走廊尽头,是一间房门紧闭的会议室。

    女人冲着镜头晃了晃钥匙。

    “我老公公司接待客户爱到这家酒店。要在平时,要用他们的会议室都得提前预约。但今天云氏包了场,我老公又跟他们酒店的关系不错,我说借用一个小时,人就答应了。”

    女人晃着钥匙,哼着歌,踩着高跟鞋向会议室走去。

    刚把钥匙插进去,就听到里头发出一声奇怪的闷响。女人对着镜头说:

    “里面是有人吗?应该不会,这门是锁着的。我借用会议室的时候经理说了没人。”

    女人对着镜头露出疑惑的表情,钥匙一旋,大门打开,露出金灿灿亮堂堂的灯光。

    手机直播的画面和她的目光,同时,到达屋内地毯。

    女人大叫一声:

    “老公!”

    直播弹幕上出现海量的感叹号,和枕溪的名字。

    直播关闭前的几十秒钟,数十万观看直播的网友,看到了身着水蓝色长裙的枕溪拎起椅子砸向地上的人。

    地上躺的那一位,看着已经没什么动静,整个人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几十秒的视频被上传到w网站,短时间内,转发量以数十万计。热门榜,热搜榜,话题榜在半个小时之内被以枕溪名字相关的内容洗榜。

    当时在场的慈善晚宴主办方和到场嘉宾,要比网友晚上那么一段时间才知道有这回事。

    女人跪在地毯上,看着眼前鼻血横流的男人,呜咽出声。

    “你做什么!”

    “这是你老公?”枕溪问。

    “我问你为什么打他!”

    “你可以报警。”枕溪说。

    ……

    云氏的人在收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让人赶到现场处理,并且安排着疏散来宾和封锁消息。

    几个人刚到走廊,就听到有位肺活量庞大的女人在哭吼。

    云岫埋着头,迈入的步子接近于飞。

    岑染小跑着,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别急。肯定能解决的。”

    会议室的门大开着,大家第一眼看见的,是王太太抱着躺在地上的王先生在嚎哭。

    至于另一位当事人,仔细看了几眼都没找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