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二百一十六、勾心斗角

时间:2018-04-15作者:肆贰老爷

    ,精彩小说免费!

    甘如觉得赵思颜又为她人做了嫁衣。

    本来这个舞蹈环节是为她量身打造,好在节目播出后给她造势,毕竟会跳热舞的女演员还真没几个。

    但今天同场的嘉宾里,会跳舞的,就有好几个。其中,偶像就占了四个,这四个当中,还有三个本身就以跳舞闻名。

    枕溪自然不必说。dream girl 130的舞蹈门面,单人舞蹈视频过亿播放量的开挂式存在。她属于在比赛期间就已经磨出了自己的风格,那就是跳个广播操,都能有她自己的韵味在里头。

    国民center舞台体质不是随便瞎说,只要她站上舞台,她就是所有目光的焦点。何况,她还拥有超高的人气。

    但今天现场最炸眼的,还要属果子藜同学。

    也不知道小小年纪在哪练就出的成熟表演力和气场。跟他在舞台下腼腆孩子气的性格完全相反,一跳舞,就像变了个人。他们队长看他的表情,十足十得是个喜悦丰收的老父亲。

    就连枕溪,都说了句“好看”。

    对于她们这种舞蹈担当的成员来说,舞跳得好和舞跳得好看,是两种概念。

    甘如是一直被外界夸舞蹈好的成员。但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她跳舞还差了那么点美感。

    这个美感不只局限在舞蹈功底上。其中,还糅杂了许多类似舞台表现力,气场,表情管理,舞蹈音乐理解,镜头捕捉力等种种繁杂的项目。

    像枕溪和这位果姓同学,就是跳舞好看的那类人。

    像赵思颜,就属于自己瞎捉摸走偏了的半桶水。

    甘如想,她要是赵思颜的经纪人,肯定得要求导演在节目播出时把赵思颜的舞蹈镜头全部剪掉。她的这段舞无论是放在枕溪果子藜之前还是之后,都是自取屈辱被按在地上摩擦的存在。

    赵思颜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打枕溪开始比划时,那脸色就不好看。之后,就越来越沉,越来越黑。

    她要想找回面子里子,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把枕溪和果子藜的镜头全部剪掉只留下她一人。毕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但是,枕溪的镜头,她敢剪吗?

    第一个游戏开始。

    真人版冰壶游戏。

    节目组在光滑的地面上划了一条线,让男艺人把坐在转椅上的女艺人推出去,最靠近那根划线的队伍获胜。

    是这些年被各种竞技类节目玩烂了的游戏。

    刚好了,两边队伍都有三位女艺人。

    游戏开始前,大家都在一本正经地讨论,讨论体重能在这个游戏里占到的优劣势。

    起头的是赵思颜,针对的,是孔真真。

    众所周知,孔真真的身材比例不好,衣服要穿不对就会显得人比较壮。这些年,关于她过激减肥和抽脂的新闻上过几次头条,是人心里最不可触及的痛。

    打蛇打三寸。

    不知道赵思颜是怎么得出的结论,说体重最重的人应该最先出场。

    说是体重最重,实际就是肥胖的另一种说法。

    “各位都报一下体重,我先说,我92。”

    赵思颜一脸的得意洋洋。搭配她的身高来看,这个体重很符合她一向以好身材示人的形象。

    和她们组另外两个女艺人的体重相比,赵思颜确实是力压群雄的瘦。

    到了他们这组,孔真真一言不发看着远方,甘如也不敢多话。他们组的男艺人都眼鼻观心,年纪最小的果子藜被他的队长死死拽着,一脸搞不清情况的蒙圈。

    “那我先来。”

    枕溪举手,“我体重还挺吓人。”

    “别瞎说。”赵思颜笑,“你看着都快瘦没了。”

    老生常谈的话题,由甘如起口:“她只是体脂低。”

    枕溪也说:“我大概能有110。”

    “骗人。”

    她现目前165+的身高搭配110的体重很夸张吗?

    枕溪是真的不赞同有些女明星有事没事出来说,说女艺人的体重过百就是犯罪,就是对观众的不尊重和对自己的不负责,一副你要是体重超过一百就该剖腹谢罪的口吻。

    怎么就没人说说女艺人的体脂应该维持在多少?

    体重不过百的女艺人多了,可难说坐下时腹部都有堆积的肥肉。拿这个作为身材好坏的参考?

    审美该有多畸形。

    “你看着比甘如和真真都要瘦。”

    来了,暗戳戳地又想拿她当枪使。

    “我肉都长脸上了。”

    枕溪笑,快速地钻到了转椅里,不想再给人发难的机会。

    孔真真插空说:“那我第二吧,我看着是要比甘如胖一些。”

    “前辈你是娃娃脸。”

    甘如赶忙地,给人找台阶下。

    她和枕溪是真造孽。她是新人,虽然有点人气,但总是要看别人的脸色说话行事。枕溪倒是不用看,但她身上挂着个国民center的身份,言行举止都容不得半点闪失。

    枕溪窝在转椅里,把无处安放的双腿蜷起来,双手死死把着扶手,控制着自己的重心。

    “谁来推?”

    “子藜来吧,我看他力气还挺大。”朱哥提议。

    “我……我吗?”

    因为这异常慌张的声音枕溪还回头看了一眼。

    她身上是有什么毛病能让这孩子怕成这样?

    “去吧,加油。”

    他队长再次把他给推出来。

    这人的手搭上了枕溪身后的椅背。她不用回头,都知道这孩子在抖。

    这是——

    什么毛病?

    “你用力推,可能还会有摩擦阻力什么的,剩下的我自己看着办就好。”

    “哦……好。”

    枕溪伸出手,半侧身,说:“加油。”

    小孩儿看她伸出来的手,一脸懵。

    枕溪的手就这样僵在半空,还挺尴尬。

    她自己把手握成拳,做了个自我鼓劲的动作,那蠢样连她自己都不忍直视。

    主持人说游戏准备。

    枕溪都没收到什么启动的信号,就被推了出去。

    预想中的乘风破浪没有出现,那孩子不知道是缺钙还是怎么的,手抖的不成样子,推她只用了小小的力气。

    枕溪只滑行了几米就顿住。之后,只能看着队友和对手尖叫着快速地从她面前经过。

    她在一开始,就被这个游戏淘汰了。

    枕溪很纳闷,之后的孔真真和甘如也是同样的人同样的操作,怎的她们就能像阵疾驰的旋风。

    好在,她们组在这个游戏里还是赢了。

    游戏录制要转场,录影暂时中止。

    枕溪在移动的过程中问了甘如一句:“那小孩儿是什么情况?”

    “什么小孩儿?人年纪跟你一样大,顶多比你小几个月。什么什么情况,我之前不跟你说了,人是你粉丝,见到你激动挺正常。”

    “正常吗?我第一次见到我偶像pink老师时也没这样。”

    “你和pink老师不是同性吗?”

    “这还和性别有关系?”

    “人这不岁数还跟你差不多?要搁学校里,那就是同学的关系。”

    “甘如!”

    周意卿从后面追上来,有些尴尬地说:“刚才谢谢了。”

    “谢我么?”甘如揶揄。

    “谢谢。”

    这次是看着枕溪说得。

    “谢什么?”

    枕溪笑着回头看了一眼,另外的那位队友走在了最后后面,和他队长像是隔了半个银河的距离。

    甘如给周意卿使眼色,想让他把有些话闷在心里。以枕溪的性子,要直白坦荡得说出来反而尴尬,她自己也得别扭半天。

    周意卿会意,立马转了话题,说:“没想到你真的有听我们的歌。”

    “是吧。”甘如打趣,“她连自己的歌都不听。”

    “音乐播放器偶然推荐过,之后就买了整张专辑。你们专辑质量挺好。”

    比d&d为了赚钱而打造的口水歌不知要好上多少。

    然,她们那张口水歌为主的出道专辑买了几十万张,去年年榜第三。人家这种自己参与定位,作词作曲编舞一手包办的业界良心却连榜单前100都没进去。

    枕溪买专辑时看着那个三位数的销售量都觉得心酸。

    怎么没红呢?

    这大概是所有认识他们人的疑问。其诡异程度和枕溪为什么能红得见鬼相当。

    “你就嘴上说说……”甘如搂着她的肩,“你倒是什么时候给人公开提上一句,说不定人音源顺位刷刷刷就往上飘了。”

    “不用不用……”

    周意卿慌张地摆手。

    就枕溪现在,那是机场不小心露出袜子都会飞速售罄的程度。就人现在的人气给他们背书?

    岂止是不敢想。

    “我也没社交账号……”枕溪歪头想了想,笑着说:“要不你一会儿送我张签名专辑,明天我拿着走机场去?”

    “别开玩笑了。”

    周意卿苦呵呵地笑着,眼里的期待却是半点藏不住。

    队长就是操心多。反观另外那位,一直乐呵呵地走在后头,还能有点闲情逸致看看花草天空。

    甘如拍着胸口,想还好自己当初有听枕溪劝没去竞选队长职务。

    “你有社交账号么?”甘如问。

    “有。”

    “那一会儿一起拍张照。”

    “我们不是拍过很多。”

    甘如见着枕溪走远,立住了步子,说:

    “谁让你跟我拍照了,我还不耐烦呢。你拿着手机去找枕溪,跟她单独合照。拍了之后发出来,保管,能把你转发量整到十万以上。”

    周意卿惊恐。

    “你这不是让我蹭热度吗?”

    “枕溪愿意,就不叫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