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二百三十六、意外

时间:2018-04-24作者:肆贰老爷

    ..最佳恶毒女配

    岑染的生日会不得不去。

    已经说了不会有媒体到场,可大家还是很重视。

    就枕溪知道的,段爱婷的礼服就备了好几套。

    完全是当做颁奖礼或者什么公开晚会在准备。

    她这么重视当然不是为了给岑染面子。

    而是知道当天云岫也会在场。

    每看到她一脸期待憧憬表情去试衣服,枕溪就想提醒一句:

    别太过,要抢了主人公的风头,或者被主人公知道你在觊觎她家小岫,非得给你撕碎了不可。

    生日宴晚上八点开始,地点就在云家老宅。

    云岫口中那个阴气森森经常停电还有可能会闹鬼的大房子,今晚一片灯火辉煌,外头看着华丽又壮美。

    枕溪她们提前到达,被侍者引着往里走。

    穿过植被搭建成的迷宫花园,经过豪气恢弘的后现代喷泉,才走到人房子面前。

    这房子可真大。

    不是一般二般的大,活像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民国军阀住宅。

    所以岑染才敢把生日宴开在家里,只用腾出一楼客厅,就够了。

    枕溪今天穿得比较朴素,仿西服制的灰色格子套装,以及一双稍微带跟的鞋子。

    这会儿站在宴会厅门口,和里头衣香鬓影的人群抽离成两个世界。和她身后全名牌礼服的队友也形成鲜明对比。

    但旁边的女人还是朝着她径直走来,笑得十分开朗,和枕溪印象里的那个人不一样。

    女人拉住她的手,说:“可算是来了,小染问了你很多遍。”

    枕溪叫她,“云太太。”

    云想的老婆。

    “你认识我?”对方有点讶异。

    “之前慈善晚宴的时候……”枕溪客气地笑。

    “对……”对方表情由开心转变为抱歉,“上次的事,都是我们的责任,特别对你不起。”

    “没有没有……”

    枕溪跟人客套着,心里在想这人为什么要跟她套近乎。

    这位云太太不可能不知道她是和云岫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

    “我带你们去见小染。”

    也好,跟岑染打交道肯定要比跟这位舒服一些。枕溪真是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为了巴结她?

    可是巴结她又有什么用。就算她能解除跟云岫的合同跟云想凑做一堆。可那样的话,叶九如要怎么办?

    她们费心费力费钱捧出来的叶九如怎么办?

    她只要一天还站在这个位置上,叶九如就永远冒不了头。

    正常的做法,她和她老公不应该同仇敌忾地把自己往死里踩吗?

    想不通,真是想不通。

    岑染就呆在她自己的房间里,大家一个个进去跟她问候,这样的流程很像婚礼拜访新娘。

    况,岑小姐今日还穿了一条白色纱裙,露出好看的肩背,颈部戴了条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珍珠项链,手指上还有颗硕大的钻石戒指,头发也盘了起来。

    完全是新娘的打扮。

    唯独缺了个头纱和捧花。

    “终于来了。”

    岑小姐起身迎她们。

    “我还以为小岫又临时给你们安排了什么工作。他这个老板一向黑心,回头我得说说他。”

    “这是——什么意思?”段爱婷问。

    枕溪在她两之间看了一眼,也不明白段爱婷为什么就这样直接把云岫的名字说了出来。

    她们组合的人除了她,并不知道云岫是她们直属老板的事实。

    “回头让枕溪给你解释吧。”

    枕溪一脸问号。

    “不要紧了,最近就会出新闻。”岑染笑。

    “什么新闻?”

    “d&d被cloud收购。”

    “cloud吗?”

    为什么不是云氏。

    这事她完全不知道。

    其他人都惊了。段爱婷眼睛瞪得很大。

    “所以现在d&d也算作云氏的产业?”

    “准确来说是cloud的产业。”

    岑染很明显不想再跟其他人解释这方面的事情,她兴趣缺缺地岔开了这个话题,说大家一起拍照。

    她坐在椅子上,大家站在她周围拍照。

    更像新娘和婚礼现场了。

    “我见……”枕溪想了一会儿,有点不知道要在岑染面前怎么称呼云想的老婆。

    这家里就有三个云太太,谁分得清哪个是哪个。

    “我见云想先生的太太在楼下……”

    要怎么说?

    帮忙?

    还是迎客。

    人家的身份至于吗。

    “你说杜若秋?”岑染小声在她耳边说:“平时也不来往,不知道今天吃错了什么药,非得过来给我当侍应。”

    枕溪心惊,岑染怎么称呼怎么看待她那位妯娌是她的事,可她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个?

    她们的关系并没有亲密到这个份上。

    “要不是顾及着……我根本都不想请他们。本来关系就不好,还上赶着来我的生日恶心人。”

    “洗手间在哪?”

    枕溪赶紧打岔,她不能再听下去了。

    她和岑染和云家是什么关系?这种话她怎么能够听到耳里。

    枕溪找了借口离开,自己走在二楼幽深曲折的走廊,好半天,都没找到去往楼下的楼梯。

    她刚才是怎么上来的?

    就记得那楼梯是封闭的。

    这里的地毯是深色,壁纸也是深色暗纹的样式。偏暗的壁灯,近乎黑色的房门。墙上挂着一些看着就价值不菲的艺术名画,但那些扭曲的人物风景色彩图像就是会给人惊悚的感觉。

    枕溪站在中间,前面看不到头,后面也看不到头。她再一次感叹,这个房子真的过分大,而且布局真的曲折,她都怀疑自己一直在这里头绕圈。

    也确实在绕圈,又走过好几分钟后,她再次看到了那张面部畸形扭曲的人物画像。

    枕溪有点崩溃。

    现在最好的办法是见到房门就敲,要是那间房里有人,就能把她带出去。

    可今天来得都是客人,有谁会呆在人家二楼的房间里不出去。

    她还是决定试一试,好在二楼的房间不算多。

    可敲过去三扇门,也没人回应。

    尤其她抱歉着打开房门后,看到里面黑漆漆的环境更觉得心慌。

    “对不起打扰了,请问……”

    又一点动静没有。

    她说着抱歉把手搭在了门把上,想着这屋里如果有个电话就好了。

    拧不动,锁死了的。

    “倒霉!”

    枕溪转身,想着赶紧往下一扇门去,别回头人生日宴开始她还被困在这里。

    卡塔!

    身后传来声音,那道锁死的门打开了。

    一个灰头发的男人出现在面前,头发凌乱,手还揉着眼睛。

    “你?”

    居然还是个认识的。

    “什么事?”

    对方问她。

    “你……齐橹,你怎么在这?”

    这人赫然就是前些天一起合作拍广告的a7成员齐橹。

    “你又怎么在这。”

    “我受邀来参加岑染的生日宴。”

    “我也是。”

    “你知道怎么下楼吗?”枕溪问他,“我在这绕了快20分钟。”

    “第一次来?”

    不然呢。

    “你等一下。”

    对方转身回了屋,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条领带。枕溪这才发觉这人今天身上穿了正式的西服。

    “你怎么这种表情?”对方问她。

    他们组合一直走hip-pop路线,平时衣服都是大金链子小手表之类,乍然穿得这么正式,枕溪还真不习惯。

    她都怀疑这人腰带上别了金链子,只是被衣摆遮住看不到。

    这人带着她走到一扇门前,一推开,里头就是楼梯。

    不是,这种私人住的房子为什么要把楼梯设置的这么隐秘?

    还有,她刚才是走这把楼梯上来的吗。

    “去吧。”对方朝她扬了扬下巴。

    枕溪往里头看了一眼,又是全暗色的布置。

    “你呢?”

    “时间还早,我不下去。”

    说起来这人对这里的布局可真熟悉啊,刚才还在人家的房间里睡觉。

    肯定不是云家的什么亲戚就是至交好友。

    枕溪点头,往里走。

    “等一下。”

    “你是不是夜盲,能看得见吗?”

    枕溪看着他。

    “奇怪我怎么知道?我还知道你不吃芒果和海鲜,喜欢麻辣烫。你去我们宿舍看看,冰箱上贴的就是这个。”

    枕溪:……

    “我送你下去。”对方看了眼她的鞋,问:“方便自己走吗?”

    枕溪刚要点头,对方就把胳膊伸了过来。

    “巨星应该有的待遇。”

    枕溪无语地笑,还是让对方扶着自己往下走。

    别说,这地的楼梯还挺高。

    还没到楼下,她就听到门响的声音,一个女声在下头响起。

    “段爱婷是怎么回事。”

    岑染的声音。

    “不知道你说什么。”

    云岫的声音。

    旁边的齐橹朝她比了个嘘声的手势,看意思是要偷听。

    这个楼梯太封闭,上楼下楼都有两道门把守,就跟一般的安全通道差不多。

    “这道楼梯不许外人走。”

    齐橹小声说给她听。

    难怪了,岑染也想不到不给外人走得楼梯间里会有其他人。

    “她眼睛一直黏在你身上,她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

    “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她那种狐狸精小贱人我见得不要太多,你是不是和她有点什么。”

    枕溪翻白眼,想这是什么迷人的谈话……

    “我之前就告诉过你,让你离那些妖里妖气的小贱人远一点。你是不是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你想怎么样。”云岫开口。

    “马上把跟她的合约解除,以后不准跟她来往。什么货色都敢往你身边凑。这事你不做就我来。”

    “随便你。”

    轻描淡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