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十七、枕琀的心思

时间:2018-03-29作者:肆贰老爷

    吃过饭,枕琀拿着她的课本过来说:“姐姐,我明年也要小升初了,我也想考进七中的实验班,姐姐你学习那么好,就多教教我吧。”

    “就是,多帮帮你妹妹,她聪明着呢,肯定一学就会。”枕全在旁边应和着。

    “我做完作业教你可以吗?”

    “你教完她再做作业,耽误得了你多长时间?”枕全接过枕琀的课本放在了枕溪面前。

    “暑假作业?”枕溪一看那课本的名字,就明白了。

    枕琀一个暑假都在疯玩,她的暑假作业根本没有做完,不知道今天报道时她怎么糊弄的老师,老师答应让她补做作业。

    枕琀把那本数学题册翻开,“这本题册明天就得交。”

    枕溪随便一翻,里头有四十多页都是空白。

    枕琀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说:“有点多是不是?但是没办法,有些题目太难,我不会做,只能麻烦姐姐了。”

    枕琀拉着她的手撒娇:“老师同学们都知道我姐姐是这次七中入学考的第一名,要是这么简单的题目都做错的话我会被同学们笑话的。”

    她是怕自己随便乱写糊弄她吧,小小年纪,心思真不少。

    “你好好给她检查检查,争取让我们琀琀也拿个一百分。”

    呵呵!

    说是教枕琀做作业,实际上是枕琀在一旁玩着,让枕溪帮她把所有答案算出来,然后自己再填上。

    小学的数学是不难,但是各种计算特别多。枕琀把计算机藏了起来,逼着她只能用心算口算和笔算。

    到了晚上九点,这本题册还剩下十多页。枕全来叫枕琀去睡觉,说:“我让琀琀先去睡觉了,作业你帮她做完就放桌上吧,回头她有什么不会再问你。”

    枕琀乖巧地去睡觉,枕溪继续帮她做作业。到了十点钟,枕溪终于结束了小学生让人心烦的数学题拿出了自己的作业。

    她的英语刚写两行字,就听见枕琀在呼唤枕全:

    “爸,姐姐那边的光太亮了,我睡不着。”

    枕全绕过来跟她说:“琀琀的作业做完了就关灯休息吧,明天还上学呢。”

    “可是爸,我的作业还没做。”

    枕全犹豫了一下,还是理所当然地跟她说:“你就跟老师说忘做了,你学习好,老师不会说什么的。”

    枕溪乖巧地点头,收书包洗漱上床睡觉。

    第二天她四点钟就起床,出门的时候五点还差一刻,天还暗着,路灯也还亮着,马路上只有她一个,到了学校,天色才刚刚亮透。

    六点刚过,门卫室的门就被人敲响。门外大叔披着衣服出来,就见门口站着一小姑娘。

    “老师,能让我进去吗?”

    门卫大叔板着脸,“学校七点才开校门,你来那么早干什么?赶紧回去。”

    小姑娘隔着大门往里头看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那能让我去门卫室呆一会儿吗?”

    门卫大叔想拒绝,就听小姑娘糯糯地说了句:“我也没别的地方可去了。”

    枕溪进了门卫室,里头还有个五十来岁的阿姨,和门卫是夫妻。

    枕溪在桌子前坐下,掏出作业就着窗外的亮光开始动笔。

    阿姨把桌子上的灯给她打开,说:“注意眼睛。这么早来学校就是为了赶作业啊,昨晚上胡玩了来着吧。”

    枕溪礼貌地笑笑,阿姨站在她身后看她写作业,嘴里一直念叨:“你字写得真不错,难得呀,那么小年纪写字就有笔锋了。”

    初一的作业不难,但需要抄写的东西挺多,枕溪再想提高效率,这作业还是写了一个小时。

    七点过后,学校陆陆续续开始来人,枕溪做完作业,收拾书包道谢离开。

    门卫大叔笑着回屋,说:“现在的小孩儿真是越来越贪玩了。”

    门卫阿姨摇摇头,“那小孩儿可不是贪玩的孩子,你猜猜,我刚在她作业本上看到什么了?”

    “什么?”

    “那张大红榜上的状元是叫枕溪吧?你说巧不巧,那小孩儿也叫这个名。”

    ……

    卢意刚在座位上坐下,就把枕溪昨天买的书给了她,同时还给她一大盒巧克力。

    “这是?”枕溪不明所以。

    “我妈说了,让我不要再管你吃饭的事情。但是她让我把这盒巧克力给你,说还在长身子,别太虐待自己了,偷偷吃没人看见的。”

    枕溪摸了摸卢意的头,把巧克力小心地收进了书包里。

    开学第二天,各科老师开始正式进入紧张的教学,一整天的课程都很紧凑。枕溪一心两用,借着老师的讲解复习以前的知识,同时开始提前预习之后的课程。

    因着昨晚上的那一出,她根本不敢再把家庭作业留到放学,下了课,大部分同学都出去放风休息,枕溪忙着做作业。

    吃过午饭大家都选择趴在课桌上午休,枕溪还是在做作业。

    饶力群从她面前路过,说了句:“用不用那么拼,又不是要拿诺贝尔奖。”

    话是这样说,他也不休息,枕溪做作业他也做作业,枕溪复习预习功课他也复习预习功课,十足十的跟屁虫。

    只是苦了卢意,她就不是一个闲得住的孩子,下了课总想往外跑,喊不动枕溪,她就只有自己出去。

    自己出去了几次后便再不动弹了,愁眉苦脸地跟枕溪说:“她们干嘛不搭理我?”

    “谁?”

    “咱们班的女同学,我跟她们讲话她们都不理我。”

    这会儿枕溪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忍不住地又回头狠狠瞪了一眼饶力群。

    “做什么这样看我?我招你惹了你?”

    枕溪放下笔,拉着卢意出去绕了一圈,发现大部分人还是愿意跟她打招呼说话的,就是有点刻意无视她身边的卢意。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全班女同学孤立卢意的情况,枕溪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下,知道了事情的源头还是在昨天和卢意起冲突的那个小姑娘何媛身上。

    解铃还须系铃人,枕溪拉着卢意主动去找了何媛。

    开学才第二天,小姑娘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圈子,几个女同学围在一起叽叽喳喳。

    枕溪拉着卢意,说:“何媛,英语要组学习小组,咱们一起吧。”

    何媛可纠结了,她是真的讨厌卢意,也是真的想跟年级第一在一起玩耍,纠结了半天,她也没拿住一个主意。

    “这边不组的话我们就去找班长了。”枕溪适时扔下一颗*。

    “那就一起吧。”这下子答应地可干脆了。

    枕溪硬着头皮陪了几天,发现卢意和何媛开始尴尬地交往,这才松口气,脱离小屁孩儿们的社交圈,回去做自己的事情。

    过了几天,卢意就悄悄地来跟她说:“跟你说个秘密,何媛告诉我的,你猜是什么?”

    “她喜欢咱们班长?”枕溪云淡风轻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卢意捂着嘴,一脸的不可置信。

    不然干嘛那么针对和饶力*好的卢意,看不清小女生的这点子猫腻她也白活那么多年了。

    饶力群顶顶是个祸害,以后年轻多金事业有成,所以有漂亮姑娘围在身边不奇怪。可他现在好才多大,顶多就学习好点长得帅点,就有漂亮小姑娘为他争风吃醋了?

    “你们和好了?”

    “她居然以为我也喜欢班长,我妈妈说了,不可以早恋的。”

    “所以让你离饶力群远一点。”

    “可是班长长得那么帅。”

    “你有空去看看眼睛吧,学校里还有更帅的。”枕溪还是那句话。

    ……

    试过一次之后,枕琀越发得寸进尺,把放学后的作业全丢给了枕溪。

    枕溪跟枕全提了一嘴枕琀让她做作业的事,枕全完全不以为意,不认为这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她成绩退步了怎么办?”

    “你妹妹那么聪明怎么可能退步。”

    得,话已至此,您且看着吧。

    托福,枕溪过上了和小学生枕琀同作息的日子,只不过早上越起越早,忙着去门卫室读书预习复习功课。

    枕全知道了她每天早上五点钟出门,也只说了一句路上小心。

    一周的课程结束,周五下午专门空了半天时间进行开学典礼。

    校长和老师的发言还是没什么新意,之后就是惯例的学生代表发言。当司仪说出有请时,枕溪总觉得会从幕布后头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高瘦的身子,穿着挺括的黑色校服,细致到上面没有一丝褶皱。踏着满场的热烈掌声走到讲桌前,微微鞠躬,起身,扶着话筒,然后说:

    “大家好,我是高一一班的学生代表……”

    “大家好,我是初一一班的学生代表,饶力群。”

    枕溪眨了眨眼,才发现站在讲台前的人是饶力群。

    也对,现在那人还不知道在哪呢,距离他成为七中的传说还有得几年。

    “班长可真帅啊!”

    枕溪闭着眼侧过身,对卢意的花痴模样不忍直视。

    “咦?学生代表不应该是你吗?怎么变成班长了?”卢意疑惑道。

    “他做得挺好的,我不适合这种。”

    “我怎么觉得你说这话并不是真的欣赏班长的魅力?”

    “敬佩还是敬佩的,你看他脸上标准的资本主义微笑,我就是再练一个世纪都赶不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