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二十三、计划失败

时间:2018-03-29作者:肆贰老爷

    “爸,你看,力群哥哥借了我这么多的书,他还说以后我功课有问题可以去问他呢。”

    枕全笑得鱼尾纹皱成五线谱。

    “我家琀琀就是招人喜欢。你以后多跟你力群哥哥来往,不会的功课也可以去问他,让他教教你。”

    这是枕全现在说得话。再过上几年,他就会跟枕琀说:“你离饶力群那个丧门星远一点,省得平白沾了一身晦气还惹人闲话。”

    枕全看着松了一口气的林慧说:“再过上几年你还真让林征娶她闺女啊?”

    林慧给人许了这么个条件?也是,闹出这样大的事几乎人人都知道了,那女孩儿还有不能生育的危险,以后找对象结婚确实困难。

    “做梦!”林慧哼了一声,“现在说着哄她罢了,再过上几年谁还记得这事,她闺女那个破鞋,还是个不会下蛋破鞋,能配得上林征?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

    就知道是这样。在林慧的眼里,林征那个收破烂都嫌磕碜的垃圾比天上的星星都来得珍贵。

    “学校那边你怎么办?”枕全问。

    “他们自己管不好学生还有理了?他们要是敢让林征退学,我就把这事嚷嚷出去,看校领导拉不拉得下这个脸。”

    人不要脸鬼都害怕,枕溪在衣兜里给林慧竖大拇指。只是可惜了,这次林征招惹的可不是学校和女方家长。

    枕溪浑身跟被跳蚤咬了似得,一秒钟都不想和这家人呆在一起,她借口作业没做,回了学校。

    第二天林慧和枕全就来了学校,具体的事情经过枕溪也不清楚,大概就是林慧在校长办公室狠闹了一出。下午她去办公室的时候,那些老师都看着她在叹气。

    枕溪笃定林慧回天乏力,林征这次势必会被退学,而被七中退学的学生,也没有其他学校敢收。

    然而下午的时候卢意来跟她说:“我刚才去办公室听见其他老师说,说给林征的最后通报下来了,是勒令转学。”

    “勒令转学?”枕溪脑子里一片空白。

    感情林征闯了这么大的祸,到了还是能接着念书?

    “怎么可能?”他得罪了李明庭怎么可能只落到一个勒令转学的下场?

    “听说是上头有人求情。”

    枕溪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饶力群他爸,但是七中夹杂的势力一向鱼龙混杂,区区一个厂长,还不足以和李明庭家的势力制衡。

    枕溪转身就往教室外面跑,卢意在身后叫道:“马上就上课,你去哪啊?”

    她气喘吁吁地推开了初三一班的后门,熟悉的学姐看到她,问:“马上就要上课了,你来做什么?”

    枕溪的眼睛一扫,眭阳并不在教室里。

    “我找眭学长有事。”

    对方的神情有点古怪,说:“你找眭阳啊,他现在估计有点忙。”

    学姐伸出手指指了指天花板,说:“要不你到天台去看看吧,不过要是有其他人在就不要打扰了。”

    枕溪蹬蹬蹬地就往天台跑,她必须弄清楚是什么搅乱了她的计划。

    天台门没关,她用力一推,那门就摔在了墙壁上发出一声巨响。

    枕溪一抬头,就见两个还抱在一起的人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枕溪僵直了一秒,然后飞快整理了目前的事态。她耳朵发烫,低着头,伸手去拉门把,嘴上说着:“对不起。”

    她真的太冒失了,刚才学姐分明提醒过她天台可能会有其他人的。

    枕溪捂着脑袋,十分想一拳锤死自己。

    “你站住!”眭阳把挂在他身上的女生拉了下来,指着枕溪,“在那呆着。”

    那女生的目光也跟着打量过来,看了枕溪许久,说:“学妹么?多大了这是?”

    “刚上初一。”眭阳答。

    “认识?”

    “认识。”

    那女生朝着枕溪走过来,说:“学妹好啊。”

    枕溪这才抬头看她,真是,漂亮极了。

    大眼睛高鼻梁,深棕色的大卷发,偏欧美的长相,穿着七中高中部的校服,身材好得让人抓狂。

    “学姐好!”

    那人摸了摸她的脸,给了她块巧克力,说:“今天的事别说出去哈,小不点!”

    然后走了。

    眭阳挠着的头发走过来,说:“她自己扑上来的,我……”

    然后突然止住了话头,有些生气地说:“我跟你说这个干嘛,你一个小屁孩懂什么啊。”

    “马上要上课,你到这来做什么?”

    枕溪抬起眼,问他:“林征的处分是勒令转学?”

    “你听说了。”

    “凭什么?”枕溪问他:“凭什么闹出这么大的事只落得一个转学的处分?”

    “本来是开除的,李明庭也不想再在学校看见他,是我跟李明庭说,把处分改成了转学的。”

    枕溪直愣愣地看着他,说话的声音都在抖。

    “为什么?”

    她筹谋了这么久的事,冒着露陷被发现在学校待不下去的风险,不就是要把林征这个暴虐的神经病给踢走,让林慧一直心心念念让他上高中考大学的美梦破裂。

    到头来,林征还是能继续读书?她做得这一切都白费?

    眭阳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心里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面前的人还是年纪太小太稚嫩了。

    “你不就是害怕林征欺负你?他转学去了荒郊野岭,你一年也见不到他几面。”

    “不是这样的。”枕溪看着他,说:“不是这样的。”

    只有林征彻底沦落成一个瘪三,林慧那点高高在上的虚荣心才能被瓦解。

    “他转学去了别处,他还是能继续读书,还是能上高中,或许还能考上一所大学,他这样的渣滓,他配吗?”

    枕溪盯着他,问:“他这样的人渣,配吗?那我这样子辛苦努力地读书是为了什么?我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

    眭阳把手放到了枕溪的头上,叹了口气,“他考不上的。”

    枕溪挥开他的手,“他妈会花钱把他送进学校的。那这笔钱从哪里来?”

    枕溪颤抖着,说:“她妈会想尽办法从我身上克扣。”

    就像上辈子那样狠心地拿走外婆的救命钱。

    “眭阳哥哥,眭阳学长。”枕溪深深地叹气,语气艰涩,“我现在已经过得很艰难了。”

    上课铃声响起,枕溪飞快整理起情绪,朝着面前的人说:“感谢您这么关心我,希望以后不要再费心了。”

    眭阳看着枕溪一溜烟地跑没影,一阵烦躁窜上心来,他一脚把面前的饮料瓶踢飞,嘴里念叨着:

    “不知道脑子里装了些什么,好心没好报。”

    枕溪的心情down了一整天,谁跟她说话都打不起精神来。晚上去上晚自习也带着怨气,安静的教室就听她一个人把书翻得刷刷作响。

    前面的学长一直回头看她,说:“小溪啊,题目做不出来不是什么大事,休息一会儿吧。”

    枕溪把书一合,扑在桌子上闭目养神,她到现在都没法接受林征这件事被囫囵了过去。

    桌子被敲响,枕溪抬头,发现站在她面前的人是李明庭。

    她飞快往眭阳的位置看了一眼,对方一整个人趴在桌子上,隐约能看到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李明庭的个头好像比眭阳还要高,也不知道自己站起来能不能够到对方的肩膀,枕溪现在看着他,需要把头后仰到一个夸张的弧度。

    “学长好!”

    伸手不打笑脸人,在不确定对方的目的前,先乖巧地问好总不会有错。

    她一个瘦骨嶙峋的小姑娘,人总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自己动手动脚吧。

    “状元妹妹啊。”李明庭说话带着鼻音,莫名地有点吊儿郎当。

    他往枕溪手里塞了一张纸条,说:“你可真治人。”

    然后摇头晃脑地走了。

    枕溪把手里麻将大小的纸条拆出了一张a4纸,上面用丑陋的字歪七扭八地写着:“我跟你保证,你哥那个混账王八蛋绝对考不上高中(包括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学校),可以了吗?”

    “不用你保证他也考不上,就凭他那个智商。”枕溪小声地说着,把纸条重新叠好塞到了书包里。

    ……

    周末的时候枕溪回家,刚到家门就听见林征大嚷着跟林慧吵架。

    “那是个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地图上找不找得到都是问题,我为什么要去哪里读书?”

    “那是你们学校指定的地方,你不去是想被开除学籍退学是不是?”林慧的嗓门也扯得很大。

    学校指定的地方?枕溪心里一动。

    “那我不读了可以吧?说得跟我多稀得读书似得。”

    林慧哭天抹泪地趴在地上,“你不读书是不是想我去死?你不读书还能做什么?你的前途不要了是不是?”

    见枕溪推门而入,林慧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擦着眼泪,说:“丹丹,我和你爸爸星期一要送你哥哥去读书,也不知道要去多久。家里只有你妹妹一个,你就回家住几天。”

    “要去哪里?哥哥要去哪里读书?”枕溪问道。

    “远得很,在和临市的接壤处,连直达车都没有,来来回回地别说多折腾人了。”枕全显得特别不乐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