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二十八、半期考试

时间:2018-03-29作者:肆贰老爷

    上次的事情还是让秦易安知道了。他怎么想马子瑜这个人不得而知,可他从那天后倒开始躲着卢意了。

    这样子倒引得卢意愧疚了,说:“也不是他的错。但是我又有什么错呢?”

    “嗯,你们俩都没错,是马子瑜太过分了。”枕溪得出结论。

    “可是认真想想,要是我喜欢的男孩子喜欢另一个女孩子,我也会很难过的。”

    “但你并不会做伤害对方的事情是不是?”

    “对方没有错啊。”卢意一派天真。

    “这就对了,这就是家教的差距。所以马子瑜是个家教不好的孩子。”枕溪替卢意把所有事情总结好,说:“你要是觉得秦易安是个不错的朋友,那接着来往也挺好。要是觉得他影响了你的生活,那就还是当做隔壁班的陌生同学来相处吧。”

    卢意犹豫了几天,于这个周末邀请了秦易安去看电影。

    “总觉得太尴尬了,你跟我一起去吧。”

    和卢意可怜巴巴的眼神一对视,枕溪没什么出息的妥协了。

    那天到了电影院门口一看,饶力群和何媛正抱着爆米花站在太阳底下,外貌很打眼的两个人,引得过路人一直回头看。

    枕溪也在仔细打量,何媛这天打扮得很漂亮,及膝的格子裙,长发用缎带系上,是枕溪一直很喜欢的,安静的女生的打扮。

    至于旁边的饶力群,长得再帅都看着膈应。

    “平时没注意,你这头发是染过吧?”饶力群问。

    枕溪把自己头发抓起来对着太阳看,确实是干枯颓败的焦黄颜色,看着就没什么生气。

    还是那句话,没妈的孩子像棵草哟。

    “要你管!”枕溪说了这么一句,挽住了旁边何媛的手。

    一行五人往电影院去,她们也没迟到,但影厅就是一片黑。一走进去何媛就松开了枕溪的手,这一松,枕溪就崩溃了。

    她都不知道她还有夜盲症。

    上次被林征绑架着走那条昏暗小道时,之前就几次在昏暗的环境里看不清东西,她还以为是光线太暗的问题,这会儿在电影院真是什么都看不见了,明明头上就有照明用的小灯亮着,可对她完全没用。

    “卢意!何媛!”枕溪小声叫着,“你们在哪?快来拉我一把,我这有些看不见。”

    听见身后有动静,枕溪往旁边让了让,这一动可不得了,连方向感都没有了。

    这会儿的枕溪确实有些慌了,看不见东西给了她强烈的心里负担。她都在想,一会儿电影屏幕亮起,只有她一人傻站在这,可别提多滑稽。

    “卢意!”枕溪又小声喊了一句。

    这回有人应她了,她的手被人拉住往一边带。

    “卢意?”

    “这边。”说话的是个男声。

    “饶力群。”

    “是我。”

    枕溪开始动作,要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对方却越拽越紧,嘴里说着:

    “卢意她们都坐下了,我现在松开你你确定能找得到座位?”

    枕溪还是不安分地在挣扎。

    “别闹了,你瞎了别人没瞎,都看着这算怎么回事?”

    枕溪把牙齿咬得咯咯响,饶力群这话算戳中了她的命门。

    “那你别抓着我的手,你把袖子给我,我拉着你袖子走。”

    饶力群没反应,拖着她就往前走,“你烦不烦!”

    嘶!

    这人拉着她的手有些过分凉,是刚敲开棺材板爬出来的吗?

    饶力群的手一直都是这样的吗?枕溪想不起来了。

    也对,上辈子他俩从来没牵过手来着。

    电影屏幕亮起的时候枕溪在座位上坐下了,借着前头明显的亮光,她看清楚了饶力群坐在她和何媛中间,卢意和秦易安坐在了她们前面一排。

    这是一部以怪兽为主打的大片,有些镜头让10年后的枕溪都写有吃不消。

    “你能和何媛换个位置吗?”枕溪问。

    “为什么?”

    “不是,你一大男生坐在我们两小姑娘中间算怎么回事?”

    “你管我。”

    枕溪长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你害怕啊?”

    “谁害怕了?”枕溪把双手环起来抱在胸前。

    “那就好。”

    ……

    特效十分逼真的电影,虽然镜头已经删减了不少,但有些还是血腥了些,观影的过程中枕溪都能听到旁边大人的抽气,更何况她们这些三观尚未健全的小朋友。

    卢意一小只地蜷在座位上,身子骨缩的都看不到了,何媛紧紧抱着饶力群的一条胳膊,估计之后能留下几个鲜明的手指印。

    枕溪咬着牙齿强撑,实在熬不过去就闭上眼,然后她就听见饶力群在旁边笑得特别讨厌。

    130分钟的电影,让枕溪有种折寿几年的感觉。

    电影放映结束,影厅亮起了灯,枕溪站起身想往外走。

    背在身后的手又被人拉住,枕溪愤怒的回头,饶力群低着头说:

    “我带你出去!”

    这回枕溪毫不客气地甩开,“我是夜盲又不是瞎,这么亮的灯,我看得见。”

    出了影厅枕溪就说回家,饶力群在背后说:“半期考试加油。”

    “管好你自己吧。”

    ……

    半期考试正式来临,整个学校都笼罩在一股威压底下。

    为期两天的考试,让大部分学生寝食难安,其中以饶力群最甚。

    “不就是一次半期考吗?你干嘛紧张地跟要高考似得。”吴敬无言道。

    他实在搞不清楚这些优等生脑子里的构造,他们这类人,再怎么考差都出不了年级前十,不知道究竟在紧张些什么。

    “我不想输。”

    “那人家枕溪的确厉害嘛,你又不是第一次输给她了。”

    “这次有赌约。”

    “不就是给人买一个月的早饭嘛,对你而言又不算什么。”

    “所以我想赢。”饶力群目光灼灼,其中透着一股狠劲。

    “那你赢了要枕溪做什么?”

    饶力群仰头看着天花板,良久,笑了出来,“还没想好。”

    事实是,这次枕溪毫无意外地又考了初一年级第一名,没给饶力群接着往下想的机会。

    分数出来后饶力群气得戳烂了几支笔,他总分就比枕溪低了1分,估计就输在作文比她多了一个错别字的程度。

    “我输了,但只是一分而已。”饶力群垂着头,难得的露出了挫败的模样。

    “这次的题目不难,分数完全拉不开,你看,第三名也就和你差了1分不是?难说是因为人家没你字写得好,所以扣了这1分的印象分。”

    “……你说话不那么欠打会死吗?”

    “会死。”

    “你明早想吃什么?”

    “随便。”

    枕溪的心情好到飞起,其中压榨饶力群只占了很小的一个比数,更让她高兴的,是这次第一名的奖励金足有一千块钱。

    “可不人人都说七中大方嘛。”

    “这钱你打算用来做什么?”卢意问。

    枕溪苦恼了,她考第一名的事估计枕全和林慧都知道了,这钱保不保得住都成问题。

    “你说,要不我捐给贫困山区吧。”枕溪认真的考虑,总好过便宜那对吸血虫。

    可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她这半学期读书多刻苦啊。枕溪想了又想,最后还是把钱拿给卢妈妈让帮忙汇给了外婆。

    拿到奖学金的当晚,林慧和枕全就带着枕琀来学校看她了。分明前天才见过,这家人就一副挂念她挂念得不得了的样子,手里还提了几个蔫蔫的苹果。

    “丹丹啊,听说你这次考了年级第一。”枕全搓着手,笑得十分开心。

    “住校之后确实精力更集中。”

    枕全没听出她话里的讽刺,接着说:“听说七中给的奖学金挺丰厚啊。”

    “第一名一千,第二名五百,第三名三百。”

    “那这钱你打算怎么花啊?你还小,也没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不如我们先帮你保管着。”

    “姐姐,我看中了一双溜冰鞋,两百块都不到,你买了送给我好不好?”枕琀拉着枕溪的手,笑得特别可爱。

    枕溪把头从书里抬起来,看着她,“你半期考的成绩也快出来了吧,虽然奖学金比不得七中那么丰厚,但买双溜冰鞋是足够的。”

    “什么?”枕琀瞪大了眼睛。

    “不是吧,妹妹,你不会连个年级第一都考不到吧,小学的功课那么简单来着。”枕琀拍着她的肩,“我就不要你给我买东西了,你考得好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

    枕琀脸色古怪地去扯林慧的衣袖,林慧立马说:“丹丹,你装着那么多钱在身上也不安全,这钱我看……”

    “这钱!”枕溪打断她的话,“这钱就不劳爸妈操心了,我都安排好了。上次回去时发现外婆家的屋顶都漏雨了,这钱刚好可以给外婆修修屋顶,这马上天气就冷了。”

    枕琀咬住嘴唇,死死地盯着林慧,林慧又去看枕全,枕全也不笑了,摆正了脸色,说:“你把钱给我,我帮你寄给你外婆。”

    “不用了,卢爸爸邮局认识人,说这样带过去更安全,我已经拜托给他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寄出去了。”

    想要钱?要不抢邮局要不找我外婆要去,看你是有这个胆还是有这个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