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三十八、阳哥威武

时间:2018-03-29作者:肆贰老爷

    枕溪当晚住在卢意家,卢意妈妈小心翼翼地给她洗了澡,把她安置在了卢意暖和和的被子里。

    卢意还是一直在哭,仿佛被打的人是她一样,无论枕溪怎么安慰都没用,所以她也在心里埋怨自己把自己抽得太狠,也难怪吓着了卢意。

    第二天,枕溪在卢意妈妈和派出所女同志的陪同下去了指定医院验伤,验伤的结果派出所的同志留了一份,说等明天妇联上班就把相关资料移交过去。

    枕溪只能在心里祈祷,祈祷这一次真的能把她的监护权转给外婆。

    七中的运动会进行到了最后一天,枕溪借口想看热闹回了学校,主要是呆在卢意家,卢意妈妈呵护备至的嘘寒问暖让枕溪极度不适应,大多数时候,她还是喜欢一个人呆着。

    卢意知道她回了学校就来宿舍找她,说何媛已经占了位,拉着枕溪去看初三年级的篮球赛决赛。

    七中的室内篮球场很大,平时观众席根本坐不满人,结果决赛的这天,里面被围了个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楼梯上都坐满了人,脸上露出欢呼雀跃的笑容。

    “这是什么情况?”

    “你不知道啊,今天决赛,眭阳学长要上场的。”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之前眭阳提了一句来着。

    “我不去了,这人挤人人踩人的,回头蹭到我的伤。”

    “也对,你身上本来就不舒服,咱们还是回宿舍聊天吧,一会儿我给何媛发条短信。”卢意拉着她往回走,一转身,就遇上了钱蓉和几个同学。

    “小溪溪,来看球赛啊?走,你蓉蓉姐带你去vip!”说着作势就要来揽枕溪的肩,结果这手都要搭肩上了,突然想起枕溪那一身的伤,忙又把手收了回去改为拉住枕溪的爪子。

    “学姐,上次谢谢你的衣服了,等晾干了我就还给你。”衣服她早就洗好了,但是这段时间天气不好,一直都晾不干。

    “别啊,你穿着挺好看的。那衣服我只穿了一两次,现在完全不合身了,穿着特别滑稽。你不是嫌弃吧。”

    “没有啊,可那毕竟是你的衣服。”

    “什么你的我的,拿你蓉蓉姐当外人是吧?我们两都是睡过一张床的关系了,你再跟我这么生分我就该哭了。”

    枕溪笑了笑,挽住了钱蓉的手。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这观众席的安排实在不对劲,视野好的前三排空得没几个人,除了替补球员外就是她们了,后面的座位却挤得像是春运,估计一会儿散场能留下好几只鞋。

    枕溪带着口罩围巾遮伤,只露出一双眼睛,就这样,眼尾处都还有条痕迹。

    “你爸也真是的,这要抽偏一点就伤到眼睛了。”钱蓉盯着她看,说:“你眼睛长得多好啊,眼珠子又黑又亮,眼眶和鼻梁又深邃又立体,一点都不像亚洲人,和你爸也不像,应该长得像你亲妈吧。”

    “不知道,我没见过她。”

    钱蓉摸了摸鼻子,发现话题进行不下去了,还是旁边的卢意接过了话茬子,问:“学姐,这怎么都没人坐的啊?”

    尴尬的气氛稍稍缓解,钱蓉又开始活络起来,兴致勃勃地说:“你们那个校草学长啊,是个特别麻烦的人,古怪又机车。说前几排做得人多了,打扮地五颜六色会分散他注意,要是再喷了香水,那连空气都不对劲了。所以这里一般都没什么人的。”

    这话才说完,旁边就走过来两个女生,打头的那个棕发大美女枕溪认识,正是上次在天台撞到给她巧克力的那个,后面那个她就不认识了。

    那两人坐在钱蓉旁边,偏头看了一眼枕溪和卢意,问:“这两小丫头谁啊?”

    “学姐好!”枕溪先问好。

    那人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笑了出来,“是你啊,上次在天台的那个小学妹。”

    枕溪蹬蹬蹬地点头,“谢谢学姐给得巧克力。”

    枕溪见对方笑眯眯地去翻包包,忙说:“不用了,不用了。”

    对方还真在包包里又翻出了两颗糖,刚打算递给枕溪,一抬头,脸色就变了。

    枕溪随着她的目光回头,发现身后又走来了几个女生,为首的那个她也认识,正是上次和眭阳在天台接吻的那个。

    这是眭阳的两条船撞到一起了?

    枕溪平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出,静静地观摩这两人一见面就呲起的,噼里啪啦的强烈火花。

    “安桃沙,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巧克力学姐拨弄着自己的大卷发先开口了。

    “学姐也真是奇怪,这是初三年级的篮球赛,你一个高中部的来凑什么热闹?”那个叫安桃沙的学姐笑得特别甜美。

    “你喷那么浓重俗气的香水,一会儿路过的人闻到了怕是要过敏的吧。”巧克力学姐继续开口。

    “过敏总好过长针眼,金誉恩,你不嫌你的头发颜色刺眼吗?这是哪个村口发廊染出来的颜色?”

    “好了好了,球赛要开始了。”钱蓉及时开口止住了这场马上要蹿天的硝烟。

    在全场此起彼伏的尖叫和欢呼中,这场篮球比赛的两支首发队伍出场了。

    枕溪一眼就看到了眭阳,他确实特别打眼,穿着篮球服,肩宽腿长,露出来的皮肤白得像是曝光过度。健康肤色的李明庭站在他旁边像是从非洲来得。

    “他头上的发带好像是我送得。”因为安桃沙的话,枕溪也注意到了眭阳额头上带着的发带。

    他们队伍的球衣是黄白相间,所以眭阳带了条黄色的发带,有种属于少年的暖洋洋。

    随着一声哨响,眭阳高高跳起抢球,在满场的加油声中,他带着英姿飒爽的气势把球扔进了篮筐里。

    骤起的尖叫回响在整个篮球馆,这一刻的画面是交织着热情的红阳光的黄和充满荷尔蒙的亮紫。眭阳转身,回防,神气活现。后来,枕溪不止一次回想起这个画面。

    半场球赛结束,一班领先了10分。眭阳和李明庭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全身浸着汗往场边走。

    安桃沙和金誉恩一人拿了一瓶水过去,同时杵在了眭阳鼻子面前。

    枕溪兴奋地不行,就差吹口哨表态度,旁边的钱蓉一直在念叨:“要打起来了,要打起来了。”

    枕溪看着也是有这个架势。

    突然地,钱蓉往枕溪手里塞了一瓶水,说:“你去!不然这台阶难下了,喝了谁的水眭阳都得被挠花脸。”

    那是他活该!

    枕溪一把被钱蓉学姐推了出去,好在她后背没伤,否则她当时就能跪在地上骗人。

    她硬着头皮,在全场学姐学长的见证下,飞快地往眭阳手里塞了瓶水,然后跑走。

    钱蓉学姐安慰她:“你放心,你包得跟粽子似得,没人认得出你。”

    眭阳哗啦啦喝了半瓶水,剩下半瓶浇在了自己头上,他跟李明庭说:“反正我是尽力了,下半场这比赛要是能输也不怨我。”

    “咱都把差距拉成这样了,要还是输了,我就……我也没什么办法了。”

    “下半场你们不上场了吗?”安桃沙问。

    “有事,先撤了。”李明庭代为回答。

    眭阳抓起自己的包往外走,路过枕溪的时候说了一句:

    “瞧你那有出息的样!”

    李明庭紧跟着也说:“我们状元妹妹哟~”

    wtf?

    枕溪看向钱蓉,钱蓉朝她摊着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情况。

    眭阳她们一走,这篮球馆顿时就空了大半,两位差点打起来的学姐也带着自己的班子走了,第一排只坐了她们三个。

    一班领先的优势被一点点追平,最后还是输了。

    “眭阳学长和李明庭学长为什么只打半场啊?”枕溪非常好奇,这都打到决赛了,再坚持坚持就是冠军了,为啥打一半就走了?

    “谁知道呢,眭阳任性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

    林征怀疑派出所的那些警察是故意整他,本来早就可以结束的教育非拖到了下午。饿了一整天,林征感觉自己走路都打飘。

    他蹭着墙往家走,还不知道一会儿回去要面对什么呢,不过他把所有事情都揽到了自己身上没连累枕琀,又有自己亲妈护着,枕全应该不会怎么着他。

    雷声大雨点小,也不是第一次的事了。

    走进巷子的时候,他听见了有人喊他,一回头,看见巷子的尽头站着李明庭。

    骤起的警觉让他拔腿就往前跑,然后在巷子的出口处又被人给堵了。

    牛高马大肌肉都结块的少年,被他们私底下叫做黑熊的季白杨,站在那仿佛都能挡住余晖的光。

    “你倒是再跑啊。”这会儿李明庭也从后面赶了上来,手里拎着根棒球棍在手里上下颠着。

    “庭少,上次的事我真知道错了。”林征连忙告饶。

    “得,你别跟我说,今天这架不是我约的,虽然我非常想把你的头按臭水沟子里去,但也不能喧宾夺主不是。”

    “季哥!”林征激灵地连忙转身。

    “也不是我。”

    “是我!”

    打季白杨身后走出来一人,腿上还穿着黄白相间的篮球裤,脑袋上绑了根明艳的黄色发带。

    “我早就警告过你,你不会以为我是说着玩的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