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一百零一、离家出走

时间:2018-03-29作者:肆贰老爷

    ,!

    枕溪找到眭阳的时候,他正坐在公园长椅上欣赏面前的音乐喷泉。有几个孝儿笑得咯吱咯吱地穿梭于水雾当中,一脸不谙世事的天真烂漫。

    “他们可真幸福。”

    “怎么就幸福了?现在这么淘,一会儿就得挨打。”

    “就算一会儿挨打,起码现在做的是让自己开心的事。”

    枕溪一听他这话,就能把他家那点事给猜个八九不离十。

    “您能不能别这么矫情啊。这才多大点事?未来的日子还长,困难的事情都在后头呢。”

    “你说话真是一点也不中听。”

    “你要是想听安慰就不该给我打电话。”

    “那我给谁打?”

    “你的那些红粉知己啊,她们肯定能感同深受地陪着你一起号丧。”

    “不会的。”眭阳苦笑,说:“她们只会让我听家里的话,别忤逆大人的意思。”

    枕溪在他旁边坐下,问:“把我叫来了,之后呢?怎么办?”

    “其实我家里还好,只是说如果我要去韩国,他们不会给我任何的支持。”

    “你要什么支持?”

    “我这么说可能有点俗。练习生虽然有补贴,但是杯水车薪……”

    “您自个儿不会没有一点积蓄吧。”

    眭阳把手机短信给她看,说:“刚才发短信来,全都冻结了。”

    “真狠。”

    眭阳把脑袋歪在了她的肩膀上,整个人拧巴成了一个畸形的模样,说:“枕小溪,你借我点钱吧。”

    “不借。”枕溪想都没想,回答地异常干脆。

    眭阳把脑袋抬起来,说:“怎么,怕我不还你钱?”

    “不是。”枕溪也看着他,说:“你今天要是跟我要钱买个玩具,就算贵得离谱让人骂脏话,我也马上带你取钱去。但是这事不一样。”

    “眭阳。”枕溪叹气,说:“我怕担责任。”

    “怕我家里找你麻烦?你放心,他们……”

    “不是。”枕溪打断他,说:“我是怕对你负责任。”

    枕溪揪扯着一片树叶,说:“这不是小事,他可能直接就关系到你未来的前途和整个人生。你现在热情得不得了,敢丢下一切到韩国去。可万一你以后后悔了呢?你会不会怪我这会儿不拦着你,还给你钱,让你肆无忌惮地去韩国。”

    眭阳没说话,枕溪接着说:“我怎么敢对你整个人生负责任?我不敢说你当明星会有多么伟大的成就,但你现在只要按着你家里的规划,你按部就班地走,就一定不会差。你不是一个一无所有站在分叉口的人,无论选择哪一条,可能都比现在好。我明明知道你眼前这条笔直的路通往哪里,我怎么敢劝你放弃去选择另外一条看不清路的道?”

    “你不是说我一定会出道?”

    “是,我是这么说,我现在还这么说,就算是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这么说。你的条件,不当明星太可惜,我丝毫不怀疑你出道甚至成为巨星的可能性。问题是……”枕溪顺了顺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说:“万一练习的过程太辛苦你吃不消呢?万一你以后厌倦了这个职业想放弃呢?万一你以后又对别的什么感兴趣?眭阳,未来的可能性太多太多了。同样,你可以选择的也太多太多了。你有这个觉悟吗?嗯?”

    枕溪问他:“你有我就是要出道,就是要一条道走到黑的觉悟吗?你会不会哪天突然就在想,其实我也没有那么热爱这个职业。他值得你付出这么多吗?嗯?”

    “我得想想。”眭阳说:“我得认真想想,毕竟这是我目前最喜欢的事情。”

    “你也说了,只是目前。”

    枕溪带他找了家酒店,给他付了一个星期的房费。

    他正在帮眭阳收拾东西的时候,接到了李明庭的来电。对方一副世界末日的口吻,说:“眭阳离家出走了。”

    “我知道,他现在跟我在一块呢。”

    那边大大舒了一口气,然后说:“这小子太不地道了,重色轻友嘛这不是。出了这么大的事都不跟我说,害我白担心。”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姐跟我说的。说他跟家里说要到韩国去当练习生,家里不同意,他就拎着行李出去了。”

    “这么拽?”

    “可不是,听说他要放弃这边的学业,去韩国申请个外语学校。你说他是不是脑子有病?就算是韩国最好的语言学校,能比得上现在的七中?”

    “之前他家里不也说以后要送他出国?”

    “去常春藤读书跟去韩国读语言有可比性?再说了,学会韩语能有什么用啊?他又不爱吃泡菜。他家以后还能把公司开到韩国去?就算开到韩国,也不需要他这个少爷去那驻守吧?”

    “他想出道当偶像。”

    “哎哟喂。当明星在哪不能当?国内的明星不是比韩国的更风光?他要真想当明星,国内的经济公司不随他挑?”

    “你不懂。”枕溪说。

    “我是不懂,他也不乐意听我说。反正他听你的话,你好好劝劝他,让他收收心。现在有什么不好啊,兄弟和喜欢的人都在身边,干嘛去韩国吃那个苦?”

    “他要是真的想去,我会支持的。”

    “千万别!”李明庭叫得嗓子都破了音,说:“那他更猖狂更肆无忌惮了。你还是好好劝劝哈,你要想,要是眭阳去当明星了,咱们以后就得仰着脖子看他了。”

    “不会。”枕溪说:“我也要去当明星,以后只有你仰着脖子看我们。”

    “是么?呵……呵呵。”

    “我这边有电话打进来,我不跟你说了。”枕溪接起电话,那头是林岫的声音,问她:“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了?”

    “一起吃蛋糕。”林岫说。

    “不好说。”枕溪说:“你吃吧,我这边不定得什么时候。”

    “你在哪?”林岫的声音突然就平静了下来,听在枕溪耳里,宛如一潭飓风都掀不起波澜的死水。

    “枕溪!”眭阳在那头叫:“你来看看,这个吹风机要怎么使,我怎么用不了呢?”

    “你是智障吗?”枕溪应了一句,接着回去跟林岫说话,那边却只有嘟嘟嘟地提示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挂的。

    一点礼貌都没有。

    枕溪把眭阳安顿好就走了,回去的一路上她一直在想,她要怎么办才好。

    她心里一直在祈祷,祈祷眭阳是真的热爱这份职业,他心里真的有不可比拟的热情和执念,能够支撑他义无反顾地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但要是没有……要是没有,趁早放弃也没什么可惜的。

    到家的时候还没到十二点,枕溪想了想,还是想最后再跟林岫说声生日快乐。她先给林岫发了条是否睡了的询问短信,对方没回,她搭在门沿上的手指也就没往下敲。

    第二天,枕溪出门继续去给眭阳做思想工作。

    打开门的时候,正好遇上了同样出门的林岫。

    枕溪瞥见他手里提得蛋糕盒子,问候的笑容立马挂上了嘴角。

    “蛋糕好吃吗?”枕溪问。

    “不知道。”

    枕溪眨了眨眼,不知道是几个意思?不好评价?那是太腻了还是太甜了总能说一两句吧。

    “你要出去。”林岫了声。

    “嗯。”

    “那请你带下去,扔了。”

    “哦,好。”枕溪把盒子接了过来,这一入手,她就觉得不对劲。

    是不是太重了?

    林岫关门回了屋,枕溪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打开了盒子。

    完完整整,丝毫未动过的蛋糕,和枕溪刚从蛋糕师傅手里面接过来时没有丝毫差别。

    枕溪深吸了几口,跺着步子去敲林岫家的门。

    “蛋糕你为什么不吃?”

    “不喜欢。”

    “你不喜欢为什么不早说?”

    “我昨晚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可他电话里头可不是这么跟自己说得。

    “你就算不喜欢,但终归是我的一份心意,你……哪有人过生日不吃蛋糕的,我说……”

    林岫打断她,礼貌地说:“谢谢。”

    枕溪抑制不住地跺了跺脚,说:“你不吃那我拿去喂狗好了!”

    “这是你的自由,随你……”

    枕溪没等他把话说话,掉头就走,特别干净利落。

    林岫站在阳台往下望,枕溪真就坐在花园的长椅上拿蛋糕喂流浪狗。

    林岫说不上来自己是生气还是什么情绪,他昨晚一夜没睡着,脑子里一直在想,什么地方能有吹风机?什么诚能用得上吹风机?

    枕溪回来得不算晚,十二点之前就到了,还给他发了问候的短信。他那时候看到了,但没有回复。

    坦白来说,他没有任何资格质问枕溪的行程生活和人际交往。只是想起枕溪走时那满脸紧张着急忙慌的样子……

    慌得可能连自己跟她说的话都没听见。

    他说了有话跟她说,她倒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一丁点的好奇都没有。

    枕溪把手擦干净,小区的流浪狗因为她这一个甜美蛋糕的馈赠,依然昂着头舔着鼻子在看她。

    “没有了。”枕溪说:“以后也没有了。”

    李明庭的电话打来,问她到了哪里。枕溪站起身,抬头往对面的看了一眼,还没分清自己家和他家的窗户位置,就像偷看被人发现一样。别扭又生气地,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