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一百零九、枕琀的手段

时间:2018-03-29作者:肆贰老爷

    ,精彩小说免费!

    枕溪突然去c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她未说明原因,大家就都在猜测,她是被贬到这里来的。

    “这才去了a班多久?该不是一跳舞就暴露了吧。”和她一起过来的y市同伴说道。

    “难说。估计a班老师也看她不顺眼。是吧,唐茵?”

    “你怎么来这了?”马子瑜拉伸着身子,问了她一句。

    “这才是我应该呆得地方。”

    反正c班没有人让她改正舞蹈习惯,她就每天跟着那些零基础的练习生学习基本技能,也借此把自己的基本功更巩固一下。

    晚上要睡之际,她接到了眭阳从韩国打来的电话,问她今天集训的情况。

    枕溪把舞蹈课上的事跟他一说,眭阳就说:“听起来你们老师很不专业。”

    “cl的老师是怎么说的?”

    “我是没有古典舞的基础,但是我们班里有个打小学古典舞的很受老师喜欢。”

    枕溪问他:“你什么时候出道?”

    “不知道,但是cl确实有男团出道计划,听说还是个大型男团。出道选拔的人数多,机会就多一分。”

    “你肯定行的。”枕溪说。

    “你也是的,要是不习惯集训的课程就随便混混,反正你们老师不专业教不了你什么。回头我让奎恩给你介绍个专业的,帮你把现代舞的基础打下来,以后学什么舞种都不费力。”

    “就是怕学了现代舞再学其他舞种会带上明显的印记。”

    “你傻啊?”眭阳说:“就是要有个人印记才好呢。不然那么乌泱泱地一堆人跳舞,观众哪分得清楚谁是谁?有了印记,人家看一个背影就知道是你。得,我这边有门禁,我不跟你说了。你自己加油吧。”

    “你也加油。”

    眭阳那边匆匆挂了电话,枕溪一看时间,这边也到了要熄灯的时候。

    她躺上床的时候,听到马子瑜跟她说了一声:

    “枕溪,你能教我跳舞吗?”

    “我跳得也不好,你不怕我把你带沟里?”

    “哪那么多废话?教不教你给个准话就行。”

    “可以啊。”

    集训的内容枯燥又乏味,早上声乐课,下午舞蹈课,晚上自由练习课。

    一到自由练习的时候舞蹈教室就很空,每天恒定出现在那里的人,只有一个枕溪。

    “你那么努力做什么?”同寝室有姑娘说:“以你现在的实力,转正进rg足够了。”

    “主要是没什么事可做。”枕溪这样说。主要是平时要上课,她几乎没有这样集中所有精力来练习个舞蹈或是唱歌。

    暑假的时间很难得,一开学,她就要投入到高中的学业里去了。

    “到处走走啊,周末不是可以出去?我见你那个妹妹。对了,枕琀是你妹妹吧?”

    “同父异母。”枕溪说。

    “我见她来我们宿舍几趟了,是不是找你啊?”

    “恐怕不是。”

    枕溪也有想过,枕琀趁她不在宿舍时过来做什么?但想了许久也观察了许久,始终不见她有什么异常举动,自己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头绪,这事就算了。

    问题出就出在,有一天马子瑜喷香水的时候突然说了句:

    “我这香水的味儿怎么不对啊。”

    枕溪接过来一看,某奢侈品牌的主打香水,喷出来居然有一股劣质香精的味道。

    “你不是买到假货了吧?”同宿舍姑娘接过去闻了闻说道。

    “可能么?”马子瑜说。

    马子瑜平时比较低调,其他人也不知道她家背景,还在七嘴八舌讨论这是假货的可能性。马子瑜厌烦地把香水往垃圾桶里一扔,拿出了她的防晒霜。

    这一挤出来,她当即就叫道:“这玩意儿是怎么回事?”

    枕溪凑过去看,这牌子的防晒霜她也有一支,眭阳出国玩回来送得。本质是很粘稠的液体。但马子瑜这支挤出来跟水的一样。

    马子瑜开始一样样检查她的护肤化妆品,这一检查可不得了,除了几个小众牌子,其余都是假货。

    “谁掉包了我的东西?”她拍着桌子叫道。

    “不是你自己买了假货吧。”

    “你说什么?”

    眼见就要起冲突,枕溪赶忙拉住她,说:“告诉宿管吧。”

    宿管过来看了之后也说:“是不是你买的东西过期了,或者是直接买到了假货。”

    马子瑜喘着粗气,说:“我的东西不是在专柜就是在免税店里买的?怎么可能有假?”

    “那是不是你带错了?”宿管问。

    马子瑜彻底发了飙,说:“这小几万的东西就当不存在了是吧?那是不是要我报警啊?”说着,把卡包掏了出来,开始往外一张张掏卡,都是各品牌的贵宾vip。宿管一看,明白了,立即就报告给了秦老师,然后惊动了李部长。

    李部长一到,首先就清了场,宿舍里只留下了马子瑜和枕溪两个。其他宿舍的人,也被勒令不准出房门。

    “查吧。”李部长说:“看谁那有这些东西,要说不出买的时间和地点,就带过来见我。”

    “这工作量……”宿管说了句。

    “你放心,不会有几个人有这些东西的。我就不信,谁家都能这么有钱,给闺女买几千块的面霜和精华。”

    这一查,还真就查到了几个人。宿管带着她们进来,当头的,就是唐茵和枕琀,后面还跟着几个枕溪熟悉的人,就是同她一起来y市的那几个。

    枕溪惊讶地张大了嘴,这才多少日子,她们就被枕琀给带得沾染了一身坏毛病。

    马子瑜的东西她们都敢掉包?

    “说吧,怎么回事?”李部长看着面前的瓶瓶罐罐问道。

    “真是我们自己的东西,不知道怎么就……”枕琀欲言又止。

    “那你们跟我说说,在哪买的?什么时候买的?有小票没有?”

    “那种东西哪还能留着。”

    “那行吧。”李部长翘起二郎腿点了根烟,说:“给我说说你们父母的工作,我盘算一下你们家里是不是负担得起这些东西。”

    谁都不肯先开这个口,彼此眼对眼地望着。

    “我还丢了一个定制的眼影盘,上面刻着我的名字,看看那东西在谁那不就知道了?”

    “就是,要搜就所有人一起搜,凭什么只针对我们?”有人开口。

    “那就所有人一起搜。”李部长开口。

    没多久,这眼影盘还真就找到了,在枕溪的行李箱里。

    枕溪看到那个摔得稀碎的眼影盘和几个已经空瓶的罐子时,没忍住把白眼翻上了天。

    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真想问枕琀一句,你什么时候能学得聪明一点?这种愚蠢把式究竟要用多少次?

    李部长如鹰的目光看过来,说:“枕溪,你有什么好说?”

    “我有什么必要?”枕溪说:“我要是想要,我自己不会去买?”

    “你买得起?”枕琀开口。

    “我相信枕溪。”马子瑜开口,说:“她要是想要,她跟我说我就能送给她,不至于做出偷盗这种龌龊的勾当来。那现在事情的性质可不只有偷盗了,还涉及到栽赃。”

    枕溪感谢地看了她一眼。

    “这是你的个人看法,东西毕竟是在枕溪箱子里找到的,我看这事八九不离十。但既然你都不追究,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散了吧。”

    枕溪瞠目结舌,这事怎么就是她做的了?怎么就能盖棺定论了?

    枕溪抬眼,发现枕琀和旁边一干人都看着她隐隐在笑。

    她心里忽然就明白了。

    李部长心里肯定什么都清楚,但那头涉及的人数太多,法不责众。不如就将过错推到她一个人身上,反正说了不追究,也不会影响到什么。

    “枕溪,你跟马子瑜道个歉,我们给你改正的机会,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大家误会解开了,以后还是好姐妹。”李部长说道。

    “呵呵。”枕溪笑了出来。

    “也不是第一次了。”有人开口,说:“听说枕溪之前就因为在学校作弊被取消成绩,还因为偷家里的钱被亲爹赶出家门。这样的人做出什么事都不稀奇,我看应该开除才对。”

    有人附和道:“部长,各位老师,我们不愿意和枕溪这样的人在一起训练。”

    “枕溪,她说的是真的?”

    “真的假的总不能只听一个人的片面之词吧。关于我作弊的流言,那电视台都报道过,网上一搜就有,不需要我多做解释。还有什么偷钱被赶出家,那偷钱的事派出所都是有立案的,您动点关系一查就清楚。倒是——”

    枕溪望着枕琀,眼里特别悲伤。

    “为什么大家会相信一个杀人犯女儿和吸毒犯妹妹说的话。”

    “你说什么?”枕琀叫道。

    “你妈不是因为杀人未遂被拘留过?你亲哥不是因为吸毒进了戒毒所?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你……”

    枕溪一个不察,就被枕琀一把推在了地上。

    枕溪爬起来,学着马子瑜的动作往钱包里抽卡,她把两张银色的银行卡放到李部长面前,说:“我想要什么自己会买,我用不着偷。”

    李部长一看那几张卡的权限,都不用去查里头的数字,就清楚了。

    “您看看这个箱子。”枕溪指着大喇喇敞开在所有人面前的行李箱,说:“这箱子不比那些瓶瓶罐罐值钱?把那些东西放里头我还怕弄脏了呢。”

    “真是臭不要脸,连乞丐都不如。就是乞丐,你跟我要,我也会看你可怜给你一点。但你偷,偷了还不承认,偷了还要栽赃给别人,就是臭不要脸!”马子瑜把手里的东西掼在了枕琀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