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一百一十二、阴魂不散

时间:2018-03-29作者:肆贰老爷

    集训一结束,紧跟着,就是高一开学。

    枕溪非常荣幸地被分到了高一a班,可是这种兴奋的心情没有维持多久,当她在教室里看到饶力群时,这份心情就瞬间转变为了不耐烦

    且,班委选举的时候,饶力群又一次成为了她的班长。

    阴魂不散啊这是。

    好在,除了饶力群之外的其他新同学都是可爱且容易相处的。

    眭阳之前在电话里头说让奎恩给她介绍个专业的现代舞老师,这事他记得很清楚。开学的第一个周周末,奎恩就带着枕溪拜师去了。

    这位老师姓田,三十来岁,听说之前在某个知名舞团跳了将近十年舞,去年因为受伤不能再胜任舞团的工作,就打算自己出来开舞蹈工作室。

    比较幸运得是,这舞蹈工作室是眭阳她姐帮忙弄得,现在还没正式开始招生,枕溪是她第一个学生。

    有常年跳舞经验的人大概都这样,气质极好,人也特别温柔,脸上不大看得出岁月的痕迹。这位田老师就是这样,说话特别温柔和气,枕溪和奎恩站在她身边,被人衬得跟两个粗使丫头似得。

    枕溪对这个舞蹈老师很满意,人家提出的教课要求她满口答应,这样子漂亮得跟画似得人杵在自己面前,她有种想给人交门票钱的冲动。

    就这样,这师就算拜下了。枕溪每周二周四来跟着练习两个小时,周六的时间就去西瓜公司在y市的练习生分部应卯,周天再来跟着练一整天。平时要有时间就去找奎恩学点别的花样,日子过得还算充实丰富。

    就是每个星期去西瓜公司练习的时候比较郁闷。

    西瓜公司在y市的练习生分部总共只有9位练习生,也就是之前一起去s市集训的那几位。上次的事情过后,枕溪和她们是彻底撕破了脸皮,加上中间有枕琀在不断挑拨,大家见面只是不说话翻个白眼就算客气了。

    这倒是枕溪早就预想到的,她也有成熟理智的状态来应对。最麻烦的,是唐茵。

    唐茵是她们去s市的临时班长,回了y市之后,她自然而然地,也成为了练习生代表。平时公司或者老师有个什么事情需要通知,就是通过她的口传达给其他练习生。

    那理所应当地,枕溪就被人屏蔽了。

    这整个训练部,好像被一分为二成两个世界,枕溪呆得这个世界,拢共就只有她一个。

    她们这边的负责人,那位秦老师一天到晚找她谈话,说她要融入环境,要和其他练习生和谐友爱地相处,说她舞蹈功底不错,要她在平时训练时多帮帮其他人。

    枕溪诚恳地点着头,满嘴答应,心里想得却是,自己放在储物柜里的替换衣服和鞋子总会湿得透透得。练习一整天出了一身汗,到了她连件换洗的衣服都没有。

    她之前还以为是其他人有她储物柜的钥匙,打开了她的柜门往里泼水。可经过她的检查,她的柜门根本就没被打开过,那里面的衣服为什么会湿了呢?

    枕溪一个好生生只会读书的呆子,被逼得开始往侦探的路数走。

    经过她好一段时间的观察琢磨和猜测,就在她差点在柜门装针孔的时候,她意外发现了衣服变湿的真相。

    起因还是她在卫生间垃圾桶里看到了注射器。

    敢情她们是用注射器对着柜门的缝隙往里喷水?

    枕溪真是服了!

    就她衣服鞋子湿透的程度,那没有小一桶水根本做不到。她忍不住会想,她们究竟要用那五六毫升的针筒抽几次水才能把她衣服搞成那样?

    只要一想到她们小心翼翼地拿着小针筒塞进缝隙里给她衣服喷水那样子,枕溪就只有叹气的份。

    花费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在这上头,难怪练习水平一直停滞不前。

    一支简单地不能再简单的舞,她们已经练习了快两个月。至今,九个人还是没能跳整齐。而跳不整齐的最大原因,是有一部分人踩不准节奏。练舞蹈老师都说,你们可能是这届所有练习生里,跳得最差的一个分部。

    努力练习勤勤恳恳的枕溪每当听到这种话,就只有满脸的问号。然后,舞蹈老师就会补充一句:

    “你还是跳得很不错的,老师对你进出道选拔很有信心。”

    每当这话一出,枕溪就会感到背脊发痒,那是如芒在背的真切体会。

    不是,枕溪就想不通了,就她这样的水平都会遭人嫉妒?那是不是说明其他人简直是毫无水平可言?

    排挤和冷暴力还在继续,不知道是枕溪脸皮太厚,还是其他人水平不够又太过执着,整个训练部的人都觉得她枕溪可怜兮兮被人欺负,就等着看她哪天忍不了一股脑地爆发。但几个月过去,枕溪还是和第一天来这没什么区别,不迟到不早退,独来独往,认真练习。

    这一晃眼,大半个学期就过去了,日子也一天比一天来得冷,枕溪能每天坚持着认真读书和练习,全凭着她的意志力在死撑。

    期中考的时候,她还能比入学成绩往前进步一名,她心里很满意,拿这事跟李明庭和钱蓉足足吹了好几天。

    看似挺皆大欢喜的一件事情,倒是她们班长饶力群来找她谈话了。

    “你这成绩怎么回事?”

    枕溪一脸的莫名其妙,问:“我成绩怎么了?”

    “你觉得这是你真实水平吗?”

    枕溪的表情一下就冷凝了,哑声说:“不然呢?我还能作弊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饶力群又开始叹气,看她的表情好像在看自家不成器的孙子。

    “我的意思是,你还可以更好的。”

    “谢谢,但我现在很知足了。”

    “枕溪!”饶力群满脸的不理解,说:“我真是搞不懂你。你以前心里眼里只有学习的,你现在怎么就成这样了?班里的课后小组你不参加,周末的学习小组你也不参加,晚自习你也不上。下了课就走,然后就再也找不到人。你一天到晚究竟在忙什么?”

    “我是喜欢读书没错,但也不只是喜欢读书。”枕溪说。

    “听说你去当练习生了?”饶力群做出了一个让枕溪感到不舒服的表情,说:“你觉得这现实吗?”

    说完这话,还补充一句:“难不成你还想出道当明星?”

    你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这是枕溪替他补充的,未说出口的话。

    她原本还以为她听到这话会生气。但这话真的从饶力群口中说出来,她心里倒是一点波澜都没有。

    毕竟他上辈子是在自己在演艺圈已经有点小名气后诱哄自己跟他私奔的,当时说得话也和现在差不多。所以,打他嘴里说出什么话她都不觉得奇怪。

    “力群!”突然响起的女声止住了饶力群的唠叨,也让枕溪的疲倦的耳朵得以暂时解放。

    顺着来声处看去,站在教室门口看着她满脸戒备厌恶的,正是饶力群现在的女朋友何媛。

    枕溪在桌子底下掐着手指算了算时间,这两人在一起也有好长时间了,怎么何媛还是一副患得患失的模样?

    “你们在说什么?”何媛问道。

    “学习。”枕溪开口。

    “学习怎么了?”何媛走到她旁边坐下,扯出了一个非常强颜欢笑的笑容,说:“枕溪你这次半期考试退步了吗?”

    “没有。”

    “那你们……”何媛看向了饶力群。

    “她现在的心思完全不在学习上,班主任让我来跟她聊。”

    “嗯,我们枕溪是以后要当大明星的人,你现在跟她聊学习她肯定听不进去。”

    嘶!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古怪呢?

    “我们什么时候能在电视上看到你啊,大明星?”

    枕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不好说,我这个人就是一阵一阵的。保不齐哪天不喜欢了就回来认真读书考大学。”

    “水性杨花吗?”

    这话从何媛口中说出来非常平淡没有任何的情感起伏,口气仿佛在说,“这天是蓝色的,云是白色的。”

    枕溪乍听到这话有点没反应过来,倒是饶力群脸色一变,开始紧张地打量她的神色。

    “什么?”枕溪又问了一遍。

    “你今天喜欢这个,就可了劲地拼命喜欢,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你明天喜欢那个,也可了劲地拼命喜欢,完全照着自己的心意,不管会不会伤害到身边的人。枕溪,这种性格,说好听点是自私自利,说难听点其实就是水性杨花了。”

    “何媛!”饶力群喊了她一声。

    “何媛。”枕溪也喊了一声,问:“你这话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你觉得用水性杨花来形容一个还在上高一的学生合适吗?”

    “我妈说,三岁看八十,人的根是不会变得。”

    “对,三岁看八十。”枕溪点头承认,她脑子里突然就窜出了许多回忆。刚入初中的时候,因为卢意约了饶力群放学去书店,她就在背后说卢意不要脸没家教,还联合其他同学孤立她。她当时还觉得是小孩子心性不懂事又任性,一直鼓励卢意去和她交往相处。现在想来,还真是三岁看八十,一切都有迹可循。

    果然啊,做人还是不能太善良,因为总有人得寸进尺想骑在你脖子上那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