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最佳恶毒女配 一百一十三、天降机会

时间:2018-03-29作者:肆贰老爷

    不由自主地,枕溪就往饶力群脸上看去,想这人祖上是不是苗疆蛊王。上辈子的自己,这辈子的何媛,不知道就被他下了什么蛊毒,好么生生的姑娘,都给祸害成了这幅德性。

    “其实你当初真应该再努力努力直接考进a班,省得这样子两头跑,多累啊。不过听说之后还有重新排名调整班级的机会,你加油哈!”

    避开何媛的眼神,枕溪背起书包就往外走。

    她搞不清楚现在的小姑娘都在想什么,她们好像总是幻想着自己是某个宫斗剧本的女主角,然后强按头往她枕溪身上套一个恶毒女配的剧本。

    那先不说她女不女配恶不恶毒的问题,她就想问了,她们凭什么以为她枕溪跟她们一样眼瞎,能看得上饶力群那根火柴?

    真是!

    约到年末的时候,她在电视上看到了林岫,他参加云氏的年会,手臂上挽着的漂亮女人,是他大哥的妻子——岑染。

    一同参加的,还有枕溪上次在ktv见过的云想,以及云想他哥云桑和他姐云歌。

    云氏的年会,也就相当于大半个娱乐圈的年会。一个镜头扫过去,出现在电视上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明星。

    真正的灯光交错衣香鬓影。

    目前正在就读高三,法律上刚满18岁的林岫处在他那群社会人模样的哥哥姐姐当中,怎么看怎么可怜,怎么看怎么孱弱。

    “哪就孱弱可怜了?你尽胡说八道。我看着林岫就挺好的。你看看人腰杆挺得多直,一点也不怯场,很有黑道大佬的风范。我看着就挺好。”

    个人眼看个人世界,其他人看着林岫一片风光,但枕溪就是从他交叠搭在膝前的双手觉出他很低落。

    哎——

    现在真是什么都有了,人前人后,不管别人心里怎么想,反正当着他的面都得管他叫声少爷。至于他现在活得开不开心自不自在,那真是枕溪刚起个念头就得立马回避的问题。

    今年云氏的年度总结报告由他来做。他穿着挺括西服从人群中走到话筒前的样子,还是枕溪记忆里那个端正的七中学生代表。只是现在仰头看着他的已经不再是七中稚嫩的豆芽菜们,而是见惯了市面心思活络的大人们。

    去做年度总结,他手里连个做提示标注的手机都没带。多达上万字,各种专业名词和数据堆叠的报告,他全都记在了脑子里用低沉的声音传达出来。

    闭着眼睛静静听的枕溪,没大听懂他想传达出的内容,倒是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些别的意思,例如——野心。

    他在雷鸣的掌声中结束报告,他们家那个大哥云桑走到他面前拥住了他,昂着头跟底下的人说:

    “这是我们家刚从国外回来的弟弟,以后大家要多关照一点才是。”

    林岫脸上挂着从容的微笑,面对此起彼伏的闪光灯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但他心里是否跟面上表现得一样平静,枕溪不得而知。

    她就是在想,她要是林岫听到这话,保不齐能一口老血喷云桑脸上。

    他都回来多长时间了?当时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面,那是他亲爹,云氏董事长云岭亲自带着的。人云岭当时什么话没说?给他儿子介绍得要多漂亮有多漂亮。用得着将近半年多后,他云桑以一副长辈的架势拉着林岫在集团年会上跟记者跟同事客套?

    说什么“这是我们家刚从国外回来的弟弟。”

    他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要告诉底下的人,虽然云氏的总结是这小子来做,但也是本着锻炼他的目的。云氏真正的主事人,大家心里要有个数。

    “总所周知,这一年是云氏大丰收的一年,我们在诸多方面取得了让人骄傲的成绩。但是这一年,对于我们家,对于云氏来说,也是多灾多难的一年。我二伯病重,弟弟云笙也因意外离世。二伯沉浸在病痛和丧子的双重折磨中无法进行云氏的工作。但好在,我们这些做小辈的没让老人家失望,终于还是在今年交出了一份让他老人家欣慰的成绩。云岫——”

    正滔滔不绝的云桑突然点了林岫的名,问:“接下来的一年,还是要有新的展望才好。对于未来的一年,你有什么期望。”

    “希望父亲身体康健。”

    “没错。新的一年也希望二伯的身体尽快好起来,他前半生为了云氏鞠躬尽瘁,现在也到了该休息享福的时候了。”

    看到这,李明庭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他们这些在名利场混的人说话也太他妈绕了。你说林岫他哥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告诉大家,他们三兄妹在云氏董事长不管事的情况下仍然把云氏经营得很好,甚至更好?这哪里是开什么总结年会,这简直就是他们三兄妹的誓师大会嘛。”

    “对。”

    “接下来又说希望林岫他爹身体好转,这摆明了是告诉林岫,别说你爹现在没几天活头,就是他身体倍棒吃嘛嘛香,现在云氏的掌权人也是他们兄妹三。让他哪凉快哪呆着去。”

    “是这个意思。”

    “你说林岫当初干嘛要回去?在这虽说不上有多好吧,但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样子腹背受敌群狼环伺的地步。你说要是哪天他爹一翘脚,那他不就成了那三兄妹案板上的鱼肉了?到时候要煎要炸不都人一句话的事。”

    “不会的。”枕溪说。

    李明庭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呵呵笑了出来,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听说当时林岫是被你死劝回去的,要他回去过得不好你还不得内疚死?枕溪,你这样跟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

    “闭上你那嚼蛆的臭嘴!”

    ……

    这个年翻得很快。在风刮到人脸上带有明显萧瑟味道,街道两旁树叶彻底掉个精光的时候,枕溪在下着小雪的一天,结束了她高一上学期的期末考。

    这次期末考的成绩还是维持住了她半期考的水平,出乎她意料的,还得了一笔数额不少的奖学金。

    她的外婆和一干竞争对象早就对她成绩见怪不怪,到了这个时候还对她考多少名持有兴趣的,只有来自西瓜公司的工作人员。

    早在期末考之前,秦老师就专门找她聊过天,以严肃认真的面貌跟她说,让她争气考个好成绩。

    “现在网络上总有人说我们公司的艺人和练习生都是不读书的孩子。说我们是太妹收容所,这个标签一旦根深蒂固会对我们公司和rg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所以枕溪。”秦老师拍着她的背,说:

    “公司打算推几个成绩优异的孩子做代表,你要是能一直维持优异的成绩就肯定能出道。”

    枕溪呵呵笑,转脸就把这话抛到了耳后。她也不知道这些人哪来的自信?凭什么她要为了出道而努力读书?从始至终,她枕溪愿意努力刻苦读书的理由,就只是因为她想读书。

    仅此而已。

    y市全市初高中的期末考成绩都差不多时间公布。寒假第一周周末训练,整个公司的工作人员都不约而同地打听起了各位练习生的考试成绩。

    一般这种时候,就是谁考得差谁尴尬。

    本来枕溪都不想装那什么的,偏偏有人说:“平时太用功在训练上,学习那边就不大兼顾得到。”

    她们那叫用功?那跳舞把脚底磨出血的枕溪该怎么办?

    所以当舞蹈老师问起她成绩的时候,她用一种不好意思的羞愧表情说:“没有达到预想。”

    秦老师的脸色当即就垮了,估计要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该张口骂了。

    “你平时训练挺辛苦,估计刚开始不大会协调工作和学习的关系。下次努力就可以了。再说了,你本来就在市重点,像七中那样子的学校排名前一百都算优秀的。”舞蹈老师安慰着。

    “枕溪,你这次考了多少名?”

    “第三。”

    “倒数第三?”有人问出口。

    这个时候就显出枕晗的聪明来了,她背过身,一眼都不往枕溪这边看,不给她炫耀给自己看的机会。

    “年级第三。”

    秦老师的眼纹一下子就笑出来了。

    “这还不好?”舞蹈老师问道。

    “我初中三年都是第一,这次没考好还被老师说了。”说着,露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透过面前的镜子,她都能看到其他练习生脸上不屑的表情。

    “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祝贺枕溪同学这次考得了优异的成绩。”秦老师喜上眉梢,非得要大家给枕溪鼓个掌。

    这别说其他人了,就是枕溪都被她这突如其来的高兴弄得莫名其妙。

    直到一个多月后,秦老师把她们聚在一起跟她们说:

    “ks电视台有个女生选秀在筹划,让各个有练习生储备的公司做好准备。那我们公司决定派枕溪以及另外两个孩子一起去参加,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祝贺她。”

    突如其来的一个选秀,突如其来的委派任务,搞得在场的所有人的双眼发懵。连枕溪,都忘了和其他人的恩怨,双眼无光地跟旁边人四目相对好一久。

    “为什么?”

    脱口而出问出这话的人不是枕溪。虽然她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平时耳提面命让你们好好学习你们当耳旁风。我之前是不是说过,公司为了形象会推几个成绩优异的孩子做代表?枕溪就是上次期末考考得非常不错,我把她的成绩往总公司一汇报,公司参考了她的综合能力,决定了把这个机会给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