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退退退退下! 2.第2章 东厂

时间:2018-05-22作者:布丁琉璃

    “阿姐,你真的答应与东厂的亲事啦?”

    洗碧宫内,萧桓泪眼婆娑,抽泣道:“是朕连累了你!阿姐,没关系的,你不必为我做到这份上,沈玹若是真想要这皇位,便尽管拿去吧……”

    “嘘!这话若是让太后知道,你就死定了!”

    萧长宁将削好的梨块塞入小皇帝嘴中,堵住他大逆不道的话语,托腮叹道:“皇上啊,你还不明白么?这门亲事不是我能主宰的。那日在慈宁宫,我以死相逼,不过是赌一把先帝在太后心中的地位罢了,可我赌输了,既然赌输了,就要服输……否则,我不会活着走出慈宁宫的大门。”

    小皇帝吓得缩了缩脖子,几口将嘴中的梨块咽下,小声问:“太后真会对你动手么?你可是位长公主。”

    “别说是我了,便是沈玹指名要太后的亲女儿,她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在她眼中只有利益,没有亲情。”

    最后一句话,萧长宁将声音压得极低,生怕被什么探子听到似的,嘀咕道:“留在宫中只会被折腾得生不如死,嫁去东厂,亦是一死。左右难逃一死,我想清楚了,死哪都一样,两害取其轻,至少嫁给沈玹还有一线生机。”

    何况,作为有史以来第一位被送给太监当妻子的公主,她也算是‘名垂千古’了,不亏。

    阳光淡薄的秋日,萧长宁到底还是出嫁了。

    外头喜乐声声,屋内哀嚎阵阵,几个陪嫁的宫婢绝望地捧着红绸缎,缩在墙角抱头痛哭,明明办的是喜事,却比丧事还令人心伤。

    小皇帝穿了一身庄严的玄黑冕服,刚进洗碧宫,便见萧长宁将一身珍珠白的素色衣袍往身上套。小皇帝吸了吸鼻子,走过去红着眼问道:“阿姐,今日是你大喜之日,该穿凤冠霞帔才对,为何要穿一身珍珠素色的衣裳?”

    萧长宁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的,叹了一声,仿若将死之人般恹恹道:“里头穿白衣,外边罩婚服,入了东厂,本宫将大红的婚服一脱,便可以直接入殓下葬了,省得换衣服麻烦。”

    萧桓被她吓得不轻,当即哇的一声攥住她的袖子,抽噎道:“朕苦命的姐啊!”

    萧长宁一副四大皆空的模样,拍了拍皇帝的肩安抚道:“别哭,人固有一死,若我真遭遇不测,每年今日,记得给阿姐多烧些纸钱。”

    小皇帝非但没有被安慰到,反而哭得更凶了。

    洗碧宫的抽泣声跟比赛似的,一声赛比一声高。萧长宁在披麻戴孝的白衣上套上嫣红的婚服,戴上凤冠,额前一排金流苏垂下,将视线遮挡得模糊无比。

    不稍片刻,司礼监的太监端着拂尘来报,说:“长宁长公主殿下,东厂的公公们来接亲了,您若准备妥当了,便随咱家上轿出宫。”

    话音刚落,便见二十余名东厂太监鱼贯而入,分列两旁,皆是身穿褐衣,头戴圆帽,脚踏皂靴,佩刀带剑,既阴柔又威风。

    为首的是两名大太监,衣裳上描金绣银,一看就知身份非同一般,也不知其中哪一个才是那令人闻风丧胆的东厂提督。

    临到头来,萧长宁比想象中的要紧张。她下意识后退一步,十指暗中绞在一起,几乎要将刺绣精美的袖边扯破。

    她从额前垂下的金流苏的缝隙中窥视,紧张地打探来人。

    只见站在右列之首的那位太监肌肤细白如女人,眉目细长,五官清秀,举手投足间尽显女态,此时正捻着兰花指,用一把小刀挫着中指的指甲,漫不经心地拖长音调问:“今日大喜,为何你们都哭哭啼啼的?”

    声音尖锐中又带着几分肃杀之气,萧长宁心下一沉,心道:完了,莫非此人就是沈玹!

    东厂番子来势汹汹,洗碧宫的人已被吓得呆若木鸡了,小皇帝抿着嘴,一滴泪将落不落地挂在眼睫上。萧长宁也好不到哪去,抖着手看着那阴柔清秀的太监,磕磕巴巴道:“沈、沈、沈……”

    阴柔太监翘着兰花指,翻了个白眼,懒洋洋朝姐弟俩行礼道:“长公主叫谁婶婶呢?在下东厂青龙役役长方无镜,二十有五,可不敢当长公主您的婶婶。”

    小皇帝拉了拉萧长宁的袖子,凑在她耳边小声道:“阿姐,你弄错了,这不是沈玹。”

    萧长宁长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沈玹不是这个娘娘腔……

    “问你们话呢?好好的大喜之日,都歪气丧声地哭什么?”方无镜翘着修长的手指,小刀在指间转了个圈,凉凉地乜视众人,“将眼泪憋回去!”

    众人倏地睁大眼,努力不让眼泪掉下。

    “方公公勿怪,她们在哭嫁呢。”

    萧长宁努力扬起嘴角,抽搐一番,终究没能笑得出来,只好将视线转到左列之首的那名大太监身上……

    接着,她浑身一僵。

    这名太监手脚修长,面容端正英俊,手挽长弓,背上背着雉羽箭筒,英姿勃发,只是神情冷硬,浑身泛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莫不就是沈玹?

    “长公主殿下不必看了,提督大人有急事处理,今日未曾亲自前来,而是让我等代为迎亲。”似乎看出了萧长宁的忐忑,方无镜将指间的小刀滑入袖中,指了指那名负弓的冷面青年,介绍道,“此乃朱雀役役长,蒋射。”

    两人一同抱拳行礼,单膝下跪,齐声道:“属下叩见提督夫人!”

    从屋门口一直排到庭院中的两排东厂番子亦是齐刷刷下跪,尖声道:“叩见提督夫人!”

    小皇帝萧桓吸着鼻子,在一旁小声道:“方无镜和蒋射,一个是领着东厂几百杀手的刺客头目,一个是号称能百步穿杨的神射手,俱是沈玹的左臂右膀,随便提留一个出来,都是能让朝臣颤上三颤的人物!”

    光是几个手下前来,便将洗碧宫上下吓得肝胆俱裂,若是沈玹真身上阵,还指不定是怎样一番腥风血雨呢!

    萧长宁感觉自己命不久矣!

    “太后娘娘驾到——”

    随着一声唱喏,数人簇拥着身穿玄底紫纹对襟大袖礼衣的梁太后入场,总算打破了洗碧宫诡异的僵局。

    “见过太后娘娘。”方无镜领着众人行了礼当做照面,随即挥手道,“吉时已到,请长公主殿下上车启程,提督大人还在东厂等着洞房呢。”

    萧长宁一听见‘洞房’二字,浑身一哆嗦,紧紧攥住萧桓的手,求救似的望着他:洞房?谁能来告诉她,太监要怎么洞房!?

    莫不是将她杀了,连同沈玹阉割的那根‘宝贝’一起入葬,结阴婚?

    自行想象了一番那场景,萧长宁越想越害怕,牙关咯咯咯直打颤。

    “慢着。”梁太后沉沉出声,“先帝仁厚,虽允许沈玹位列‘九千岁’之尊,但他依旧是我大虞驸马,为何不亲自前来迎娶长宁?”

    “还请太后娘娘勿怪,提督大人日理万机,委实抽不开身。”面对梁太后阴沉的目光,方无镜笑得风情万种,“再说了,若没有提督大人日夜操劳,太后娘娘又怎会过得如此清闲滋润呢?”

    “你!”梁太后袖中五指紧攥,半晌憋着一口气,没好气地说,“长宁好歹是皇家血脉,此番她嫁去东厂,别忘了沈提督答应哀家的事!”

    “太后放心,只要您和锦衣卫那边不惹是生非,萧家的皇位便绝对坐得安稳。”说着,方无镜细长的眉眼一瞥,望着一身嫣红盛装的萧长宁,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长公主殿下,您请罢。”

    萧长宁红唇微张,好半晌才镇定心神,微颤着呼吸说:“冬穗,去将琥珀抱来。”

    琥珀是萧长宁养的一只玳瑁猫,乃前年先帝送给萧长宁的生辰礼物。宫闱深深,一人一猫相伴两年,养出了感情,此番出嫁,她是要将猫也一同带去的,哪怕将来入了黄泉,也好有个照应。

    宫婢冬穗抹着眼泪抱来了猫,那棕黑斑纹的猫却是性子傲得很,不近生人,抬起爪子在冬穗臂上挠了一把,接着跳进了萧长宁的怀中。

    萧长宁望着怀中姿态慵懒的玳瑁猫,不禁悲从中来:琥珀啊琥珀,你可知咱们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琥珀不知所以地‘喵’了一声,眯眼打盹。

    出嫁之时,萧长宁到底没忍住落了泪,姐弟俩拉着手依依惜别,俱是哭得梨花带雨,仿佛在上演一番生离死别,磨蹭了好一会儿,红纱婚辇才启动出宫。

    嫁车从玄武门而出,沿着宫墙过东华门,穿护城河,直奔东厂。

    街上看热闹的人很多,但没一个人欢呼呐喊,所有人都面带同情,更有甚者,怜香惜玉的公子们悄悄在臂上扎了白布条,祭奠这位即将香消玉殒的长公主。

    “可怜哟,如花似玉的帝姬,竟然要嫁给一个太监守活寡。”

    “世风日下啊……”

    “东厂也太嚣张了,迟早会遭报应的!”

    “嘘!东厂番子无处不在,说话小心些!”

    可惜,这些微弱的不平之声,也很快被喜乐的唢呐锣鼓声所淹没。

    去东厂的路短暂而又漫长。

    婚辇停下的时候,夏绿和冬穗正拿着妆奁盒子给哭花脸的萧长宁补妆,补着补着,两个宫婢自个儿倒先哭起来了。

    “长公主殿下,您还是下车罢,沈提督已前来迎您了。”大宫女秋红的声音在车帘外响起,略带焦急道,“沈提督真的来了,他们都带着刀呢,您……”

    秋红话还未说完,萧长宁便听见满东厂的太监齐刷刷下跪,用阉人特有的尖锐嗓音道:“参见提督大人!”

    嫁车中的萧长宁倏地坐直身子,抱紧怀中的玳瑁猫:“琥珀!他来了,怎么办!本宫要死啦!”

    琥珀被扰了清梦,伸了个懒腰,不满地‘喵’了声。

    有沉稳的脚步声靠近,接着,一个低沉好听的男音稳稳传来,‘嗯’了声,说:“起。”

    “厂督大人,夫人已给您接过来了。”方无镜妩媚一笑,嗤道,“就是有些胆小,不敢见人。”

    萧长宁如临大敌,下意识地缩了缩肩,屏住了呼吸。

    见纱帘后久未有动静,沈玹低沉肃杀的嗓音再次响起,“长公主是自己下车,还是本督请您下车?”

    声音不似一般太监那般女气,极具压迫感。

    罢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萧长宁深吸一口气,极力稳住心绪,对泪眼汪汪的两个宫婢道:“把眼泪擦擦,扶本宫下车。”

    暮色渐袭,秋风徐来,丹枫如火,红色的纱帘被轻轻撩开,十七岁的长宁长公主嫁衣华美,金流苏下的红唇艳丽,露在袖口外的一双素手莹白如玉。

    下车的一瞬,她身形微不可察地一晃,又很快稳住,站在辇车旁,望向前方同样一身红衣的男子。

    那是一个高大修长的男人。

    平心而论,沈玹长得并没有她想象中那般狰狞,甚至可以说是俊美非凡:他肤色偏白,长眉入鬓,低低地压在狭长深邃的凤眸之上,鼻梁挺直,唇形优美,脸颊略微瘦削,给他俊美的面容增添了几分凌厉之气。

    一个沈玹就已经是够可怕的了,更可怕的是,他的身边还蹲着一只威风凛凛的大黑狗。

    萧长宁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狗!通体黑毛,爪子锋利,体型足以与苍狼媲美!此时正正用幽绿的眼睛虎视眈眈地打量着新来的女主人……

    沈玹摸了摸大黑狗的脑袋,缓缓勾起一边嘴角,朝萧长宁意义不明地笑了声。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