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退退退退下! 3.第3章 沈玹

时间:2018-05-22作者:布丁琉璃

    东厂只象征性的挂了几匹红绸,百余名番子整装待发,按刀伫立,竟是比锦衣卫还要威风。

    一场荒唐而又诡谲的喜事,整个东厂上下都透着一股莫名的煞气。

    怀中的玳瑁猫似乎觉察到了危机,瞬间弓起脊背,猫尾炸起。萧长宁想要安抚同她一样受惊的猫儿,那猫却是惊惧地‘喵呜’一声,转而窜入一旁的花木丛中,消失了踪迹……

    “琥珀!”萧长宁低呼。

    然而下一刻,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递到了自己面前。

    萧长宁顺着那只大手朝上看去,是沈玹俊美张扬的容颜。

    因为沈玹的眼神太过锋利,身边的大黑犬又獠牙森森,即便他长相英俊,萧长宁依旧只感觉到了窒息般的压迫。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萧长宁几番深呼吸,也顾不得寻猫了,战战兢兢地将自己的手交到沈玹掌中。

    和沈玹狂妄冷硬的面容不同,他的手掌倒是十分温暖有力。

    “你我并无亲眷,婚宴从简,直接送你去新房。”沈玹如此说道,牵引着萧长宁踏着红毯前行。

    “不,等等……”

    萧长宁话未说完,一名东厂番子不知从哪里现身,朝沈玹下跪禀告道:“厂督,那叛贼不肯招供,该如何处置?”

    沈玹的脚步没有丝毫停留,嗓音冷且带着杀意,“按规矩,点天灯。”

    所谓‘点天灯’,乃是东厂惯用的一种酷刑:将罪人扒光衣物,从头至脚缠上浸透硝油的布条绷带,裹成‘人粽子’后将其挂在高高的木架上,然后分别从脚底和头顶点火,火焰在硝油的作用下窜天而起,伴随着被烧者的惨叫,是为‘点天灯’……

    萧长宁指尖发颤。

    一日未食,加上担惊受怕,又撞上以狠厉闻名的东厂提督处决叛徒的现场,她眼前一黑,朝前踉跄了一步。

    沈玹下意识扶住她。

    “长公主!长公主!”耳畔传来宫婢们细碎的呜咽声,“呜呜,公主她晕倒了……”

    其实,萧长宁只是眩晕了一瞬,但她干脆将计就计,假装自己未曾清醒。

    只因这东厂太过恶名昭著,在未摸清对方底细和脾性的情况下,萧长宁实在不知该如何面对沈玹,干脆选择装晕。哪怕人中都快被掐烂了,她愣是忍着疼没吱声。

    头顶,方无镜阴柔的笑声传来:“厂督,都说了您这小娇妻胆子小的很啦。”

    “让开。”沈玹发话。

    接着,萧长宁感到自己的身躯腾空而起,未等细思,已落入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中。

    “!!!”萧长宁震惊:沈玹?他要干什么!

    沈玹径直抱着萧长宁,面沉如水地走向新房,偏生方无镜等东厂一干番子还在鼓掌起哄,口中喊着:“厂督大人威武!”

    萧长宁呼吸一窒,只觉得一颗心因害怕紧张而急促鼓动,几乎要撞破胸膛。凤冠金流苏下,她的脸白了又红,睫毛微颤,装晕装得心惊胆战,唯恐被怀抱着她的沈提督看出破绽。

    沈玹径直将她抱进了布满红绸喜字的厢房,有太监请示道:“提督大人,可否要请御医前来?”

    “不必,本督自会照料。”沈玹答得很干脆,说话间已踹开房门,将萧长宁平躺着放在了铺了喜被的绣床上,又吩咐道,“打盆冷水过来。”

    冷水?!

    萧长宁知道,但凡是熬不住受刑中途昏过去的人,都是用冷水泼醒的!不成,自己精心准备了大半日的红妆,可不能毁在一盆冷水之下……

    萧长宁眼皮下的眼珠飞速转动,正犹豫着要不要嘤咛一声假装醒来,却听见门扉吱呀打开又合拢,沈玹的脚步声远去了。

    他走了?

    萧长宁小心翼翼地抬起一只眼皮,透过额前金流苏的缝隙打量四周。

    本朝有黄昏成亲的习俗,在路上折腾那么久,此时已是暮色初临的昏暗之际了。屋内燃着几对大红喜烛,光线朦胧温暖,床榻前的案几上象征性的摆了几盘桂圆红枣和喜糖酥,空荡而静谧的房间内,并没有沈玹的身影。

    萧长宁如获新生,猛地从榻上爬起来,撩开额前的流苏环顾四周。这应该是休憩用的寝房,也是萧长宁和她那位太监驸马的‘洞房’,分为内外间,用帷幔和雕花摆设架隔开。高大的木架上摆了几件值钱的彩**和玉雕,其余皆是堆砌着整齐的卷宗,收拾得整洁干净,好在并无什么奇怪阴毒的刑具。

    一想到刑具,萧长宁又有些哀戚起来,身体残缺人多有些怪癖,尤其是阉人之流。也不知那个沈玹会如何对她,若是痛快一刀倒也受得住,她最怕的就是被这群阉人慢慢折辱了……

    正胡思乱想,屋外有脚步声由远及近,萧长宁心中一紧,忙扑上床躺好,伪装成未曾醒来的样子。

    刚躺下不动,门再一次被推开,沈玹去而复返。

    萧长宁听到了水流搅动的声音,不稍片刻,脚步越来越近,沈玹在床边停下,萧长宁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

    然而下一刻,一条冰冷湿润的帕子盖到了萧长宁的脸上。

    帕子浸了冷水,将萧长宁的额头连同口鼻一同盖上了,看起来像是死人脸上盖住的白布

    没多久,萧长宁感觉呼吸有些许困难。

    她觉得自己若再不醒来,就可以盖着这块帕子一同入殓下葬了。

    “咳咳……”萧长宁呛咳一声,扭头挣开湿帕子,悠悠转醒。

    正对上男人深邃狭长的眼眸。

    “醒了。”沈玹用的是肯定的语气,带着些许促狭之意。

    萧长宁将帕子攥在手中,局促地坐起身子,飞快地扫视了沈玹一眼,又低下头,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小娘子。

    沈玹仅仅是按着膝头往榻边一坐,便将‘东厂提督九千岁’的凌寒与狂妄展现得淋漓尽致。

    萧长宁低着头打量沈玹平搁在膝头的修长的手指,发现他朱红婚袍的袖口里竟然穿着一件玄青色的武袍,袖口的护腕有些磨损了,一看就知道是临成婚之前匆匆套上婚服的,连里头的旧衣裳都没换掉,做样子也做得太敷衍了!

    萧长宁好歹是堂堂长公主,却被沈玹如此敷衍轻视,不由的胸中憋着一口闷气,可又不敢发作。

    气氛有些僵硬。

    好在沈玹主动开口打破了僵局,干净修长的手指朝案几上点了点,用没有什么温度的嗓音对她道:“膳房备了些粥食点心,你且吃些果腹。”

    吃东西?

    世人都道沈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是个野心勃勃的奸臣权宦,此番借娶公主一事给足了梁太后下马威,又怎会待她这个人质如此好心?

    多半是吃饱了好送她上路罢!

    萧长宁甚至可以想象自己手脚抽出中毒而亡的惨状,届时沈玹一定会赏自己三尺白布遮身,擦擦手指气定神闲道:“长宁长公主薨了,抬下去,连同本督的‘宝贝’一同葬入沈家坟冢。”

    萧长宁一阵恶寒,忙摇头如拨浪鼓,小声说:“本宫不、不饿。”

    沈玹抬起眼皮,眼中是看穿一切的锋利,“今日成婚事忙,你一日未食,怎会不饿?”

    萧长宁捂着肚子,只是摇头,两眼水波微荡,眼角泛红,仿佛再逼一下就会哭出来似的。

    沈玹长眉一皱。片刻,他只得放弃投喂,转而道:“隔壁净室备了热水,下去梳洗。”

    萧长宁心中警铃大作,下意识揪紧了身下的被褥,战战兢兢道:“洗、洗……”

    这又是吃又是洗的,不是死囚临行前才有的待遇么?对她这么‘好’,总不可能是要洞房花烛罢?

    毕竟沈玹是个太监啊!萧长宁没忍住瞄了瞄沈玹腰腹以下的位置:太监如何洞房?不会有什么难以启齿的癖好罢?

    可不管是洗干净了好上路,还是洗干净了‘洞房’,于她而言都是噩梦般的存在。

    “你在看哪里?”沈玹抬起下巴,饶有兴致地望着她。

    他的笑很浅,却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狂妄。说也奇怪,他明明是东厂太监,举手投足却一点也不女气,极具压迫性。

    萧长宁立刻收回视线。深秋时节,她竟然生生惊出了一身冷汗,“我、我……”

    沈玹漫不经心地交叠起双腿,打断她,“六年未见,长宁长公主竟患了口吃之症不成?”

    “本宫不洗!”萧长宁声音细细的,却出乎意料的倔。

    沈玹眉尖一挑,轻笑一声:“不洗也罢,长公主抖什么?”

    说着,他的视线落在萧长宁的衣襟处,微微诧异:“你……”

    沈玹长臂一伸,无视萧长宁微弱的反抗,指尖触碰到她脖子处的白衣襟,问道:“为何在嫁衣下穿了白衣?”

    按礼,女子嫁人之时都要从里到外穿一身红,这红嫁衣下罩素白袍子,莫非是宫中什么不为人知的习俗不成?

    萧长宁腹诽:本宫给自己戴孝,不行么?

    沈玹何其聪明,似乎看出了萧长宁心中所想,不由缓缓地收回手,眸色一凛,凉凉道:“哦,本督懂了。”

    萧长宁脸色一白:完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