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退退退退下! 14.第14章 生疑

时间:2018-05-22作者:布丁琉璃

    寝房的大门被砰地一声打开,沈玹散发披衣,款步走来,高大的身影如山般笼罩着萧长宁,使她无从遁形。

    萧长宁后退一步,沈玹前进一步。

    三十六计走为上,萧长宁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转身要逃,沈玹却先一步伸手攥住她的后领,用并不友善的语气冷声问道:“长公主因何而来,又为何而去?”

    萧长宁战战兢兢回身,看到沈玹柔顺的长发自两颊旁垂下,更显得他的笑容阴沉万分。

    她不由打了个颤,有些紧张地咽了咽,说:“恰巧路过。”

    沈玹的眼中是看透一切的精利,“长公主一向视本督的寝房如蛇蝎之地,半点也不肯踏足,今日却不请自来,只怕不是恰巧这般简单。”

    萧长宁语塞,越是担心被灭口便越是紧张,平日的伶牙俐齿皆化为了泡影。

    沈玹抬手,拔下深深钉入门框的短刀,单刀直入地问:“你看到了什么?”

    萧长宁自然不会傻到承认一切,忙摇头:“什么也未曾见到。”

    “撒谎,真不乖。”沈玹摇了摇头,居高临下地审视她,手中的短刀挽了个花,闪着锋利的光芒。

    萧长宁张了张嘴,强壮镇定道,“看见你在照镜子,刚要唤你,这一柄飞刀就过来了,把本宫吓了一大跳。”

    她真假掺半,偏生省去了最重要的一幕,祈求能瞒过沈玹的耳目。

    沈玹不动声色,只微微一笑,面色阴凉,看不出是相信了还不是不信。

    他好像很喜欢萧长宁这副忐忑不安又强装镇定的模样,深邃锋利的眼眸盯了她许久,方意有所指道:“以后有事,差人代为传告便可。此处刀剑无眼,若是不小心撞见什么不该看的,伤着了殿下,便是臣之失责了。”

    萧长宁自然听得懂他言辞中的警告。她看了眼沈玹手上的短刃,怏怏道,“沈提督安心,本宫惜命得很。”

    沈玹不置可否,拿起一旁木架上搭着的衣物,慢斯条理地穿上,语气听不出喜怒:“长公主想要出门?”

    “沈提督如何得知?”猜测到了什么,她心慌道,“你监视本宫?”

    “如此小事,何须劳师动众地监视。”沈玹扣好腰带,长身玉立,带着不容置疑的笃定道,“长公主在府中行动自由,唯有大门派有番子把守,非本督手令不可出门。长公主平日对本督避之不及,此番却一反常态屈身前来,自然必定是为出府的手令而来。”

    猜得丝毫不差。萧长宁暗自咬牙,再一次领会到了沈玹精于算计的可怕之处。

    她放软了语调,略带恳求地细声问道:“本宫想念皇上,想进宫看看他,提督可允否?”

    沈玹料到她会如此开口,却并不直答,只坐在屋中木椅上,对萧长宁招招手,“劳烦长公主纡尊降贵,为本督束一发髻。”

    哈?

    让堂堂长公主给阉人束发?他这是在羞辱自己么!

    萧长宁心中五味杂陈,有些踟蹰。

    “夫妻之间描眉束发,不是常态么?”沈玹将双手按在膝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束好发,本督就给你出府的手令。”

    萧长宁最终还是屈服在沈玹的淫威之下,一边心有不甘地拿起木梳梳理沈玹光滑漆黑的长发,一边掩耳盗铃般地安慰自己:长公主当能屈能伸,这笔账,迟早要向这不要脸的阉人讨回来!

    ……可话又说回来,沈玹真的是阉人么?

    方才,他是在刮胡子罢?

    想到此,萧长宁从铜镜的模糊影子中打量沈玹,见他下颌光洁干净,又忍不住怀疑道:莫非是自己看错了?

    不,不可能看错。谁没事会拿短刀刮着下巴玩?

    萧长宁心中思虑万千,手下的动作也跟着慢了起来。沈玹本在闭目假寐,觉察到她的怠慢,不由地睁眼,隔着铜镜对上她审视的目光,问道:“长公主在看什么,如此入神?”

    平心而论,这个男人真的是生得十分好看:浓眉霸气,目光深邃,侧颜完美,就是戾气太重,少了几分人情味。

    “提督其实,生得挺好看。”萧长宁干咳一声,不吝于以奉承之语来掩饰方才的失态,“早闻东厂双璧,一为厂督,二为蒋射。蒋射本宫也曾见过,相比沈提督要略逊一筹。”

    沈玹怔愣了一瞬,方失笑道:“难得从殿下嘴中听到溢美之词,乃臣之大幸。”顿了顿,又颇有深意道,“殿下嫁来东厂后闭门不出,原来是在思索谁家男儿更好看这种事。”

    萧长宁束发的手一抖,脸上一阵滚烫,羞得红了起来,小声反驳道:“在本宫眼里,你们同姐妹无异,比较一下姿色又如何?算不得本宫轻浮。”

    听到那句‘与姐妹无异’,沈玹的眉尖明显跳了一下,似有不悦。

    萧长宁赶紧岔开话题,问道:“今日怎么府中无人,连提督下榻都无人伺候?”况且据她观察,沈玹一般天还未亮便起来练兵了,极少有睡到此时的时候,何况看他眼底疲色,应是昨夜彻夜未眠。

    宫里宫外有大事要发生了?

    果然,沈玹抬起一手搁在椅子扶手上,撑着太阳穴道:“近日京师有桩大案要处理,本督手下之人派出十之**,自然无人服侍。”

    萧长宁留了个心眼,将此话记在心中,随即为他束好发冠,温声道:“好了。”

    沈玹抬眼看向铜镜中,嗓音依旧清冷,嘴角却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微微抬起下颌,评价她的手艺:“尚可。”

    “……”

    萧长宁小声道,“那,出府手令?”

    沈玹解下腰间的令牌交到萧长宁手中,嘱咐道:“为防意外,本督会让林欢陪同殿下前去。”

    那个爱吃如命的小林子?

    说起来,那少年太监相貌可爱,算是东厂这群怪物中难得面善之人了。

    萧长宁并不反感,忙不迭应了,拿着令牌迫不及待要走,沈玹却再次唤住她:“记住,午时之前要回府,本督教你骑射。”

    恍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萧长宁怏怏不乐地‘噢’了声,垂着头出门去了。

    沈玹起身站在门口,负手望着萧长宁纤瘦的背影,良久沉吟不语。

    宫里,崇光殿草木如春,小皇帝屏退左右,拉着萧长宁的手,十分激动:“阿姐,你可来了!自从你出嫁后,朕无人相伴,每日面对太后和群臣时如履薄冰,都快闷死啦。”

    萧长宁长叹一声,“你在朝堂无聊,哪比得上我生死悬命。”

    闻言,萧桓显出几分落寞,“都怪朕无能,护不住阿姐……”他垂头,偶然间看见了萧长宁腕上淡淡的淤痕,不由大骇,“阿姐,你手上的伤是怎么了?沈玹虐待你了?”

    萧长宁一愣,将手缩回,拉下袖口盖住腕上的瘀伤。那是昨日沈玹教她防身之术时,没把握好力度弄伤的,已上了药,不是什么大事。

    萧桓显然不这么想,红着眼道,“都说阉人常有变态之癖……”

    “说什么呢!”萧长宁大窘,又好气又好笑道,“皇上脑子里怎么尽是些不干不净的想法。”

    萧桓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忽听闻殿外传来一个爽朗清脆的女声,“臣锦衣卫北镇抚司抚使越瑶,求见陛下!”

    越姐姐!

    萧长宁一喜,眼睛都亮了几分。萧桓会意,清了清嗓子道:“越爱卿请进。”

    越瑶,出身簪缨世家,其祖父、其父以及两个哥哥皆为国捐躯、战死沙场,算得上真正的满门忠烈。越家只留下她一根独苗,先帝垂怜,不忍她一介女流再披甲征战,便让她在锦衣卫谋了份差事,算是保住了越家最后一点血脉。

    越瑶虽是女子,却有着不输于男儿的才气和武力,十六岁入锦衣卫,短短四年屡建奇功,坐到了北镇抚司领头人的位置。

    最重要的是,越瑶儿时受过余贵妃恩惠,故而与萧长宁交好。

    正想着,门口跨进来一个身穿飞鱼服、英姿飒爽的女将,朝皇帝和萧长宁撩袍一跪:“臣越瑶,叩见陛下万岁,长公主千岁!”

    萧长宁起身,扶起这位眉目精致的女锦衣卫,笑道:“越姐姐快请起!”

    越瑶起身,盯着萧长宁看了许久,眸光闪动,忽的一把拥住她,苦笑道:“我公差离京半年,殿下怎么就落入沈玹那厮的魔掌里了!”

    半刻钟后,藕池凉亭中。

    越瑶拉起萧长宁的手,两条细眉皱在一起,望着她腕上的瘀伤‘啧’了一声,骂道:“沈玹这个变态!”

    萧长宁不好意思地缩了缩手:“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越瑶叹了声,虽相貌柔美,但举手投足带着男儿的洒脱,直接问道:“长宁,此处无人,你屏退陛下,是想单独同我说什么吗?”

    “越姐姐聪慧,本宫想要你帮我查一个人。”萧长宁压低嗓音,神色是难得的认真,“如今,只有你能帮我了。”

    “行,”越瑶一口应允,“殿下想查谁?”

    “沈玹。”萧长宁一字一句缓缓道,“我想知道他何时进的宫,以及,他当年被司礼监贬黜的真相。”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