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退退退退下! 15.第15章 宝贝

时间:2018-05-22作者:布丁琉璃

    “长公主殿下为何突然想查沈玹?”越瑶似乎很讶异,四下环顾一番,方道,“沈玹的番子遍布京师乃至天下,要查起来,比普通人要困难百倍。”

    萧长宁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失落道:“本宫知道这很难,越姐姐若是怕……”

    “锦衣卫与东厂水火不容,殿下何曾见臣女怕过沈玹?”越瑶打断萧长宁的话,抿着红唇笑得明媚万分,“不过长宁,你总得把原因告诉我,我才好盘算下一步该怎么走。”

    “越姐姐这是同意了?”

    “臣女满门男丁皆战死沙场,十岁那年,家母以三尺白绫追随先父而去,留下我孤苦伶仃无人照拂,是你的母亲——贵妃娘娘将我视若己出。别说是帮你这个小忙,若非我只是五品小官,无权与太后和东厂抗衡,否则,你也不会受如今的委屈了。”

    “越姐姐如此说,便太显生分了。这人呐,各有各命,又怎能怨你?”

    越瑶这一番话倒让萧长宁觉得不好意思了。想了想,她趴在凉亭石桌上,手撑着下巴,“近来,本宫越发觉得沈玹身上藏着一个秘密。所以,本宫要赶在他怀疑我之前找出这个秘密,或许,这将成为我唯一能用来反击他或保全我性命的凭证。”

    越瑶被勾起了好奇心,迫不及待问道,“殿下究竟发现了沈玹什么秘密?”

    回想起今晨那一幕,萧长宁仍是疑窦丛生。她并没有和盘托出,而是委婉问道:“越姐姐,你说宫中是否会有太监阉割得不干净的现象出现?”

    “这个……前朝倒是有过,据说有个叫陆云的宦官,相貌英俊,也不知是净身时买通了主刀太监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阉割得并不干净,后来还传出了与后妃有染,致使后妃怀孕的丑闻呢。”

    说到此,越瑶明白了什么,震惊道,“殿下所说的秘密,难道是指沈玹是个假太监?”如果真有此事,那沈玹的好日子估摸着也到头了。

    萧长宁以眼神示意越瑶噤声,随即苦恼道:“本宫也只是怀疑罢了。”

    越瑶想了想,抬起手背擦了擦鼻尖,隐晦地暗示她:“他是真还是假,胯-下是干净还是不干净,殿下不是最清楚么?”

    萧长宁闹了个大脸红,伸手去拧越瑶的腮帮,直将她拧得求饶才作罢,恼道:“你跟着锦衣卫的臭男人混了四五年,说话越发荤了!”又闷闷道,“我哪敢让他碰我呀,何况,他也不屑于碰我的。”

    “这可就奇了,肉到了嘴边,焉有不吃之理?不像是沈玹的作风呀。”越瑶摸着下巴思索道,“除非,他真的是太监,心有余而力不足。不然哪个真男人,能拒绝得了殿下的风姿?”

    “可是本宫明明看见……”话说到一半,她又停住了,忍不住怀疑:难道早晨那事,真是自己看错了?

    见萧长宁满面纠结,越瑶叹了一声,笑道:“好了,不逗殿下玩了。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倒也简单,一来嘛,殿下稍以美-色引-诱,定能看到他是否是真太监。”

    未等萧长宁开口责骂,越瑶狡黠地眨眨眼,立即改口道:“不过殿下肯定是不屑于这般做的,那么接下来,就只有第二个法子了。”

    萧长宁心情跌宕,忙问:“什么法子?”

    “殿下可听说过净身房?”越瑶坏笑着,凑到她身边附耳低语道,“听闻宦官净身后,那割下来的物件会以石灰防腐,连同卖身契一同装在竹筒里,以绳吊在房梁之上,是为‘宝贝’。若太监身死,必定要取回宝贝一同下葬,来世才能投胎成人……”

    “这个本宫倒是有所耳闻。”萧长宁耳尖微红,已然知道越瑶打得什么坏主意了,瞪着她道,“你想去净身房查看沈玹的那个……你疯了!”

    “这是最直接的法子。沈玹若是太监,‘宝贝’自然供奉在净身房中。”

    “若他偷梁换柱,拿别人的顶替自己呢?”

    “这种事,净身太监那儿有专门的簿子记录的,净身的年月日时辰都写得清清楚楚,殿下不正好要查他入宫的年岁么?去那儿查再合适不过。再说,沈玹没理由作假呀,他让别人顶替自己有何好处?祸乱宫闱么?可他从来不近女色,宫里宫外人人皆知。”

    “可净身房那种腌臜地,本宫实在……实在是……”

    越瑶了然,笑道:“臣女怎么舍得让金枝玉叶的殿下去那种地方?放心,殿下在宫门外等候我,我去净身房走一遭,借口是公务要查,不会让人起疑的。”

    萧长宁松了一口气,喜道:“还好有越姐姐帮忙。请姐姐快些,沈玹只给了本宫半日自由,午时前须得回府。”

    越瑶看了看天色,眨眨眼给了她一个相当自信的微笑,“我办事,你还不放心?”

    萧长宁见她大大咧咧的洒脱模样,心想:本宫还真不放心了。

    想要再叮嘱两句,然而越瑶行动如风,一抱拳后便已疾步出亭而去,转瞬不见了踪迹。

    此时,东厂议事堂中。

    沈玹从展开的书卷后抬起一双凌厉的眸子来,似笑非笑道:“她去见了越瑶?”

    堂下,方无镜一身戎装,阴柔地玩弄着指间小刀,“回提督大人,是小林子亲眼所见。”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她倒也聪明。”沈玹勾起嘴角,显露出几分兴致来,“不知我们的长公主殿下,又要作什么妖。”

    方无镜道:“可要属下拿下越瑶盘问?”

    “越家满门忠烈,越瑶虽官阶不高,但在朝中威望颇盛,何况她一向中立,并未归顺霍骘一流,贸然不好动她。”沈玹淡淡道,“先放着罢,我们还有更头疼的事要处理。”

    而另一边,萧长宁约摸着时辰到了,便借口腹痛挥退了林欢和宫婢,独自从水榭的偏门而出,绕去了宫门一侧。

    她忐忑不安地等了约莫片刻中,便见越瑶穿着一身大红织金的飞鱼服策马而来,不由喜道:“越姐姐,结果如何?”

    “查到了。”越瑶翻身下马,朝她身后看了一眼,“那个远远跟着你的番子呢?”

    萧长宁道:“林欢被本宫打发走了,现在周围无人,你可放心说。”

    “长宁,净身房我已仔细盘问过了,沈玹是十年前十月初八入宫净的身,那年他刚满十三岁,‘宝贝’一直挂在房梁的最上头呢。”

    萧长宁心下一沉,难掩失望道:“他真的阉割了?你没看错罢,确定是他么?”

    “应该不会有错。给他净身的那位老太监现今仍在敬事房当值,臣女问了他,所言与簿子上记录的一模一样。沈玹那样的容貌,老太监不可能记错,的确是亲手给他去了势。”

    见萧长宁神情恍惚、心有不甘,越瑶抚了抚喷着响鼻的马儿,安抚道,“这样的结果也未必不好,他既然不是假太监,殿下也就不必担心被他杀人灭口了。”

    所有的质疑都成了泡影,萧长宁怏怏不乐,“可是没了他的把柄,本宫如何与他周旋?我实在不甘心一直落于下风,将自身的性命系于他的一念之间。”

    闻言,越瑶颇为得意地一笑,“所以,臣女把他最重要的东西给你偷出来了,他若想害你,你便以此要挟他。”

    萧长宁怔怔的,下意识疑惑道:“最重要的……东西?”

    “太监最重要的东西,当然是……”说着,越瑶从袖中掏出一个暗黄绣金的小布袋,“……‘宝贝’啦。”

    “……”死一般的沉寂。

    极度的惊吓之下,萧长宁脑中仿佛炸开一片姹紫嫣红的烟火,砰砰砰将她的理智击了个粉碎,已然忘了自己姓甚名谁,身处何方。

    唯一的一个念头,就是想将越瑶塞回净身房,让太监将她那颗一根筋的脑子也阉割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