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退退退退下! 25.第25章 同道

时间:2018-05-22作者:布丁琉璃

    此时街道空旷, 万籁俱静, 潇潇暮雪笼罩着京师古朴的房舍, 不稍片刻便积攒了一层如烟似雾般的白。

    萧瑟的冬风一阵接着一阵鼓动, 卷积着碎雪扑面而来,落在沈玹的镀金乌纱官帽上,也落在了骤缩的瞳仁里。

    她睁着惊愕的眼, 满世界都是纷纷扬扬的白,满眼都是沈玹放大却毫无瑕疵的容颜。

    唇上的触感太过真实, 湿热柔软, 混合着他干净的呼吸,带起一股酥麻且陌生的悸动, 心跳如鼓, 几乎要撞破胸膛。她被动承受着他的攫取, 呼吸困难,双腿发软, 只能徒劳地攀附着他宽阔结实的肩, 从唇缝中发出细碎的呜咽声。

    沈玹平日为人冷硬, 这一吻倒是出乎意料的热情绵长。他半睁着眼,睫毛下的双眸幽深沉静,倒映着萧长宁雪腮绯红、被动承欢的可怜模样……

    本来只是浅尝辄止的吻,现在却有些欲罢不能了。他危险地眯了眯眼,眼眸似乎更幽深了, 干脆一手托着她软若无骨的腰肢, 一手轻捏她的下巴, 舌头长驱直入翻搅,发出黏腻的、令人羞耻的水声。

    萧长宁感觉到自己一直以来坚守的某样东西在此时轰然倒塌,碎成齑粉。她如同一叶苇草,彻底卷入了名为‘沈玹’的漩涡中。

    就在此时,疾风骤起,平地里乍起无数利刃破空的声音。

    萧长宁还来不及反应,便见沈玹忽的睁开阴冷的双眸,唇舌撤出,单手搂着萧长宁旋转避开,几乎同时,数支羽箭擦着他们的身形齐刷刷钉入一旁的石墙中,箭矢入墙一寸,箭尾仍余颤不止发出嗡嗡的声响,可见来人并不简单。

    又是数箭齐发,沈玹不慌不忙,扬起黑色的披风大力一卷,几支箭矢被他尽数卷入披风中化去了力道,铛铛几声过后,来势汹汹的箭矢宛如废铁般掉落在地。

    “有刺客!保护厂督!”小巷外的番子们听到了动静,如嗅到了血腥味的苍狼,瞬间聚拢严阵以待。

    林欢不知从何跃出,如寒鸦般攀上屋脊,奔跑间弯刀已出鞘,手起刀落一路砍杀过去,凶猛得不像是那个贪吃又天真的少年。

    萧长宁呼吸凌乱,唇上泛着可疑的水光,红着眼藏在沈玹的身后。她知道,这才是茹毛饮血的东厂太监真正的面目——强大,狠辣,所向披靡!

    心潮叠涌间,又是一条黑影从天而降。她心一惊,定睛一看,却是赶来支援的蒋射。

    屋脊上,林欢领着番子与黑衣刺客斗得正狠,蒋射亦是一言不发地弯弓搭箭,手开二石大弓,拉弦如满月,剑尖直指对面屋脊上四处逃窜的黑衣刺客。

    “留活口。”沈玹将萧长宁护在自己身后,凉薄的唇微微张合,不带丝毫感情地命令。

    蒋射点了点头,松手,箭矢破空而去,射穿一名刺客的肩膀,又钉进第二名刺客的腿中。仅是眨眼一瞬,两名刺客哀嚎着,应声从屋脊上滚落,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骨骼碎裂的声音。

    萧长宁喘着气,呼出的热气在寒风中瞬间凝成霜白,看得心惊胆战。

    蒋射反手从身后箭囊中摸出羽箭,连开数箭,例无虚发,虽身在局外,却与近距离攻击的林欢配合得天衣无缝,不愧有神射手之称。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屋脊后藏匿的刺客团伙被肃清得差不多了,唯有一名头目打扮的高大刺客身手非凡,灵活敏捷,见形势不利,便一路斩开拦路的几名番子,朝西边逃窜开去。

    这名刺客的动作实在太快了,林欢追不上,便收了染血的弯刀,逆光站在烈烈风雪的屋脊处,朝下头的蒋射喊道:“蒋大哥,射他!”

    蒋射没说话,只翻身上了屋檐,站在翘起的翼檐上,将弓弦拉到极致,镇定的目光锁定已成为一个跳跃的黑点的刺客。

    萧长宁看得心都揪起来了。

    一般人的弓箭最多射出六十丈远,而此时的刺客已快逃出七十丈外,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回天乏术了。

    一旁,沈玹淡然而立,沉声指点道:“西北风,留意风速。”

    蒋射颔首,微微调整了箭矢的方向。在刺客腾身跃起,准备藏入巷中的那一瞬,蒋射松弦,箭矢带着咻咻风向破空而去。

    下一瞬,刺客惨叫一声,应声而落。

    这场暗杀持续了不到一刻钟,便被东厂尽数剿灭。沈玹麾下的实力,萧长宁今日算是彻底地领教了。

    “收场。”沈玹一声令下,深邃的眸子浸润在碎雪中,颇有几分清冷。

    见萧长宁一声不吭,他回过身来,轻轻握住她微冷的指尖,皱眉道:“没事罢?”

    萧长宁望着他张合的薄唇,脑中不自觉地回想起方才被这张唇吮吸搅弄的情形,一股热流从四肢百骸直窜头顶,使得她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涨红起来,双腿不自觉地发软,几乎要扶着墙才能勉强站立。

    她将背抵在冰冷的石墙上,垂着头不住地深呼吸,不敢看沈玹,一颗心宛如惊慌的鹿群,砰砰砰撞击着她的胸腔。

    沈玹伸手扶住了她的腰,问道:“殿下怎么了?”

    他……他怎么可以做了那种事后还这么淡定?!

    一副没事人的模样,真真是要气死她了!好像自始至终深陷其中的只有她一人似的。

    居然还被一个太监撩拨得心慌腿软,她亦无法原谅自己!

    萧长宁将手背覆在发烫的脸颊上,欲盖弥彰地试图降温,岔开话题道:“你快去处理那些刺客罢。”

    沈玹没有动,只定定地看着她,沉思了片刻,才后知后觉地明白她究竟在纠结些什么。他下意识抬起拇指,轻轻蹭过自己下唇,仿佛那里还残留着她的芳泽,令人回味无穷。

    茫茫雪雾之中,明明是凛冽的隆冬时节,两人之间却似乎有什么坚硬的东西缓缓消融,化为柔情万点。

    沈玹伸出一只手来,玄黑的护腕包裹着他有力的小臂,连手背凸显的青筋都是恰到好处的完美。他似乎想要抚摸她微红的脸颊,然而指尖还未触及,身后的林欢一路小跑着过来,不识情趣地打断了这份若有若无的旖旎。

    “厂督,那为首的刺客抓到了,还活着。”林欢毫无知觉地眨着眼,问,“是将他押回地牢审问吗?”

    沈玹的手在半空中一顿,望着手背上的雪花融化成晶莹的水珠,将嘴角那丝不甚明显的笑意压下,说:“不必,就地审问。”

    林欢道了声‘是’,朝番子们一挥手:“带上来!”

    沈玹拂去萧长宁肩头的碎雪,眼波深不见底,“接下来的画面不太好看,怕吓着殿下,还请殿下先去马车中避避风,稍候片刻。”

    萧长宁正想找个地方将没出息的自己藏起来,便乖乖地点头,垂着头逃也似的上了马车,放下车帘,隔绝了沈玹炙热的视线。

    坐在马车中,萧长宁长舒了一口气,心跳仍未平静。她懊恼地甩了甩脑袋,只想将脑中那些凌乱而羞耻的画面全都甩出去。

    她失神地坐了一会儿,身体的热度才渐渐降了下去。不多时,车外传来一阵凌乱的叱喝和脚步声,约莫是在提审刺客了。

    她将脑袋靠在车壁上,伸出一根白玉般的手指挑开车帘一角,从缝隙中朝外望去,只见东厂番子们将那名刺客头目按在雪地里,正大声地质询什么。

    刺客手脚都受了伤,一支羽箭贯穿他的大腿,血浸透了他的黑衣,将方寸之地的白雪染了个透红。尽管如此,他仍是保持着死士风范,一言不发。

    见刺客不愿供出幕后真凶,沈玹按刀而立,如同雪地里挺拔的一棵寒松,狠声道:“将他的牙一颗颗敲下来。”

    萧长宁将帘子放下,没有再继续看下去,尽管如此,车外的惨叫声依然清晰可闻。她下意识地碰了碰自己的唇,那里还留着酥麻的触感,能忆起他的舌是如何强势地撬开牙关,在她柔软的领地里肆虐横行……

    明明是那么可怕又冷硬的男人,可嘴唇却出乎意料的柔软,环住她腰肢的手又是那么的有力而轻柔。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一沉,沈玹掀开车帘,披着一身的寒气弯腰走了进来,坐在她的身侧。

    他镇定自若地掸去肩上的积雪,眼底杀气随着肩头的积雪融化,又归于一片幽黑的平静。

    “长公主在想什么?”他问。

    萧长宁身形一颤,回过神来,交叠搁于膝上的两手不住地摩挲着,不自在地问:“刺客招了么?”

    沈玹道:“招了。”

    萧长宁心不在焉地问:“是何人指使……”她本就是随口找的一个话题,以掩饰内心的悸动,话一出口才发现涉及机密,便改口道,“本宫随口一问,若是不方便回答便算了。”

    “告诉殿下又何妨?”沈玹勾唇一笑,眸色暗沉道,“兵部侍郎蔡丰,这些日子东厂一直在缉查他私吞军银、倒卖军器的把柄,他狗急跳墙,便妄想杀人灭口。”

    萧长宁微红着脸,视线不自然地飘向一边,瓮声瓮气地说:“方才,你为何要……那样做?”

    大约是觉得难以启齿,她的嗓音细若蚊呐,柔柔的,颤抖的睫毛像是一片羽毛划过心间,微痒。

    沈玹的视线不自觉地落在她两片红润的唇瓣上,明知故问地逗她:“哪样做?”

    萧长宁一噎,抬眼瞪他。

    只是她的眼睛水灵艳丽,瞪起来非但没有丝毫杀伤力,反而弄得像是在撒娇似的。

    沈玹心情大好,从坐垫旁的香囊中翻出一块熏香投入炉中,借此掩盖浑身沾染的血腥气,平静道:“不是说过了么,为了让他们误以为本督放松了戒备。只有引诱刺客出手,才能掌握他们埋伏的方位,将他们一网打尽。”

    “才不是,你明明有更好的选择。”萧长宁神情笃定,一副‘你莫要骗我’的模样,不依不饶道,“你可以独自走到空旷之处,更方便他们动手,或者干脆一声令下,让手下人围攻搜捕他们……”

    “你说得对,方法有很多。”

    沈玹颔首,抬眼看她,斜飞的剑眉下,一双幽深的眼睛闪着莫名的光芒,缓缓展开一抹浅笑来,说:“可我只想那么做。”

    萧长宁一怔,随即玉面绯红,哑声道:“你……什么意思?”

    她似是期待,又似是忐忑,等了许久,也没等到沈玹的回答。萧长宁急促鼓动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失落道,“沈提督做了那样的事还能如此平静,是在戏弄本宫吗?”

    “情急之下,并非戏弄。”尽管他的确是怀着私心亲吻了她,但那只是情不自禁而已,并无丝毫要羞辱她的恶意。

    何况……

    沈玹搁在膝上的双手握紧又松开,自嘲似的想:本督心中,一点也不平静啊。

    “你……”萧长宁深吸一口气,压在心中一整日的疑惑和委屈终于冲破了理智的桎梏,脱口而出道,“沈提督既已有了对食,还对本宫做这些亲昵之举,怕是不妥罢?”

    话一说出口,她便后悔了。

    什么叫不妥?自己虽然是他的正妻,但毕竟有名无分,即便沈玹沾花捻草的,也轮不到自己来评头论足罢?

    这番话连自己都无法说服,更不用说沈玹了。

    萧长宁有些心虚地缩了缩肩,而后又猛地挺直,装出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来给自己打气:怕什么!即便错了,长公主的气势也不能丢!

    而身边,沈玹一怔,而后了然笑道:“原来长公主生了大半日的气,竟是在气这个。”

    被撞破了心事的萧长宁更加心虚,呼吸都抖了一抖,却仍强自镇定道:“本宫不是小气之人,本宫未曾生气。提督喜欢谁,有无对食,跟本宫一点关系也无。本宫不在乎,一点也不在乎……”

    她声音越来越小,轻咳一声,闷闷道:“真的不在乎!”说完,还自顾自地点了点头。

    此地无银三百两。

    饶是沈提督在感情方面迟钝如此,也该知道长宁长公主是吃醋了。

    明白了这一点沈玹越发愉悦,低笑一声,不知为何,竟生出一股要将萧长宁拥入怀中好生安抚的冲动。

    他到底克制住了自己心底一丝陌生的渴望,良久方端正道:“本督没有对食。”

    萧长宁猛然抬眼,面露狐疑之色。

    见她不信,沈玹又重复了一遍:“本督从未有过对食。”

    “可明明有人曾亲眼见过,你在司礼监的时候曾与一名宫女花前月下。”萧长宁愕然道,“而且今日在校场,本宫分明看到你与一名大宫女交谈,举止亲密……”

    “哦?”沈玹没有丝毫被拆穿秘密的尴尬,依旧不疾不徐地问,“殿下看见她的样貌了?”

    “梅树遮挡,不曾见到。”萧长宁赌气似地说。

    不过事后仔细想来,那宫女的身形轮廓熟悉得很,一定是她曾经见过的某人。

    “臣不知殿下是从何人那里听到了这些风言风语,不过,殿下今日所见的那名宫女,却并非我的对食。”沈玹的眼中藏有锋芒,捕捉着萧长宁细微的神色变化,缓缓笑道,“她是本督的探子,因有情报交接,故而相见。”

    探、探子?!

    沈玹不像是在开玩笑,明白自己误会了什么后,萧长宁睁着双眼,眼中渐渐地泛起了水光。

    巨大的尴尬感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将她的委屈和愤怒冲击得七零八落。萧长宁猛然低下头,将脸颊埋入双手之中,难堪至极地‘啊’了声。

    “本宫庸人自扰的样子很难看罢?”她带着莫名的哭腔,呼吸发颤,羞耻而又难堪地说,“……太丢脸了。”

    沈玹嘴角带笑,掏出随身携带的笔墨和无常簿,在簿子上记上一行:某年月日,长宁长公主吃味,本督见之十分愉悦……

    然后才合上簿子,淡然道:“殿下一貌倾城,怎样都不难看。”

    本宫信你才怪!

    萧长宁无力地倒向一旁,羞得无地自容,磕磕巴巴道:“本宫不、不知提督在宫女中也安插了探子,误会你了,此事就当揭过,不、不许再提。”

    沈玹正色道:“殿下无端发火,本督心中委屈,怕是不能忘了。”

    “本宫错了,本宫不是在生你的气。”萧长宁将如玉般纤白的手掌下移,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玲珑眼,软声央求道,“本宫是在气自个儿,一时想岔,以致口出狂言……反正,反正你也对本宫做了那些轻薄之举,两事相抵,我不追究,你也勿要再提。”

    说到此,她莹白的耳尖已浮上一层可疑的红晕。

    沈玹望着她那只宛如雪中落梅般的耳尖,眸色黯了黯,笑道:“殿下的意思是,以后若是殿下再做了错事,也可用这般‘轻薄’之举抵消掉?”

    萧长宁张了张嘴,刚要反驳,沈玹却是不容置疑地点了点头,说:“很好,本督记着了。”

    不、不是这般意思啊沈提督!

    然而想要反驳已是来不及了,她只好怏怏闭了嘴。

    看来自己以后要更加谨慎小心才行,决不能再像今天一样意气用事。让沈玹亲吻一次已是头晕腿软,若是再多‘轻薄’几次,那还得了!

    想到此,她不禁又回味起雪中那个绵长炙热的吻来,又是一阵心慌意乱。好在马车很快打道回府,轻微的颠簸摇散了她满心的旖旎。

    她不敢看沈玹,生怕视线会不自觉地为他而停留,索性朝一旁坐开了些许,将半张脸埋入兔毛领中,闭目假寐起来。

    沈玹望着她薄薄眼皮下不安滚动的眼珠,望着她纤长浓密的眼睫,嘴角缓缓勾起一个狩猎得胜般的笑来。

    这场雪下了一天一夜。

    入夜,萧长宁躺在榻上辗转反侧,生平第一次彻夜失眠了。

    “本宫约莫是中了名为‘沈玹’的蛊……”她拥着被褥,侧身望着桌上燃到尽头的烛火,自语般喃喃道。

    她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脑中便总会浮现出沈玹的容颜,浮现出初雪下的那个猝不及防的深吻……

    听了一夜雪落的声音,在清晨大雪压断树枝的嘎吱声中,她总算累极而眠。

    醒来时已是天色大白,她昏昏沉沉的从被褥中爬起,摇铃问道:“几时了?”

    夏绿和冬穗闻声进来伺候她穿衣梳洗,回答道:“回殿下,巳时了呢。”

    巳时?她竟一觉睡到了现在,错过了早膳的时辰!

    之前她答应过沈玹,要和他同食共进相敬如宾的,今日早膳无故缺席,他不会生气了罢?

    夏绿似乎看出她心中所想,笑道:“沈提督说了,今日天寒大雪,殿下可以久睡些,无妨的。”

    萧长宁‘咦’了声,张开双臂,任由宫婢将衣裳给她套上,疑惑道:“沈玹现在竟如此大方了么?”

    “是呢,奴婢们也觉着奇怪,今日沈提督似乎心情很不错呢。”冬穗抢着说道,“沈提督不仅学会了体贴殿下,还命人送了两大箱子的首饰和绸缎来南阁,样样都是精致无双的宝贝。”

    萧长宁讶然,问道:“何时的事?”

    “今儿一大早抬进来的,奴婢们不敢擅自挪动,便堆放在外间等着殿下来处理。”冬穗喜忧参半,支吾道,“殿下,沈提督突然示好,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呀?”

    萧长宁也拿不准沈玹这是何意,难道他也对自己有了一分情义?

    不过这个想法才冒了个头,便很快被她否认:不可能的,昨日两人唇舌相戏,他的神情依旧平静,平静得令人心寒,明显只是在执行一个任务,不像是动了情的模样。

    说来也是自己作茧自缚,她竟指望一个太监动情?

    想到此,她眼底的那点儿欣喜也化作了淡淡的忧虑,心不在焉地应了声:“本宫知道了。”

    梳洗完毕,她顾不得吃上两口粥水果腹,便匆匆去了外间。

    不大的房屋内果然放了三口红漆铜皮包边的箱子,堆的是城中最华美艳丽的绸缎。桌子上亦摆了几只富贵的首饰盒,萧长宁将盒子打开,里头的金玉钗饰、珍珠宝石大放异彩,珠光宝气几乎要刺痛她的眼睛。

    如此奢靡,也只有洗碧宫最辉煌的那几年能见到了。

    这些东西是昨日她赌气时,沈玹拉着她在琳琅街买下的,多半是一时冲动买回来后又用不着,干脆全送来了她这儿,做个顺水人情。

    萧长宁越想越觉得这个解释合理,可心里还是有些抑制不住的雀跃。

    她见证过沈玹的武力、实力以及财力,无论哪一方都不输于太后的锦衣卫。他像是把危险的利刃,只要用得好,便可助萧家披荆斩棘,结束外戚乱政的残局……

    不错,于公于私,她都需要沈玹。

    萧长宁缓缓地合上首饰盒,目光是从未有过的坚定。她已在太后和东厂之间周旋了这么久,是时候做出最后的抉择了。

    思及此,萧长宁回身道:“冬穗,伺候本宫更衣上妆。无功不受禄,沈提督既诚心待我,我自当聊表谢意。”

    而正当萧长宁下定决心的同时,朝堂之上的形势,却是一派剑拔弩张。

    明黄的纱帘之后,太后眼睁睁看着东厂番子拖着一名血淋淋的黑衣刺客上朝。见到这血糊糊的人影,朝中百官骇然色变,不知道东厂又想干什么杀鸡儆猴之事。

    垂帘之后,太后猛地攥紧十指,怒道:“沈玹,你这是何意?”

    沈玹眸色阴沉,抬手示意,方无镜便将那名被拔光了牙齿、只剩一口气吊着刺客丢在殿中。群臣以沈玹为圆心退散开去,生怕那污血溅在自己身上似的。

    兵部侍郎蔡丰缩在躁动的人群中,已是吓得面如土色。

    沈玹并未理会太后的诘责,只朝龙椅上的小皇帝一拱手,一开口如石锤落下,九千岁的狠戾与霸气显露无疑:“臣不辱圣命,于昨日皇城之中缉拿江湖刺客数名。”

    “啊!”萧桓惊呼一声,睁大双眼道,“朕的眼皮底下,竟有如此可怕之事!”

    话还未说完,锦衣卫指挥使霍骘向前一步,阴鸷的目光隔空与沈玹相撞,沉声道:“缉拿盗寇,当交于刑部处理,沈提督动了私刑不说,为何还将其带入大殿恐吓陛下!”

    沈玹缓缓抬起眼来,入鬓的长眉下,一双寒眸如出鞘刀刃,锐利无双。他嗤笑一声道:“此人乃是受雇的江湖死士,本督为了防止他咬舌自尽断了线索,不得已采取了一点措施,万望陛下海涵。至于本督为何要将此人带上大殿……”

    沈玹顿了顿,阴凉的目光扫视群臣,最终定格在兵部尚书蔡丰的身上,冷然笑道:“自然是,他幕后的主子就躲在这百官之中。”

    此言一出,群臣哗然,蔡丰骇得面无人色,臃肿年迈的身形不住发抖,后背一团深色,竟是被冷汗浸透了衣裳。

    朝中切切嘈嘈纷论不断,太后显然有所顾忌,试图转移话题:“沈玹,你可知构陷朝臣是何罪?”

    方无镜翘着兰花指玩弄小刀,阴柔一笑:“太后娘娘不听供词便断定厂督构陷,未免太过偏颇。还是说,太后您在害怕什么?”

    梁太后喝道:“大胆!这金銮大殿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个奴才说话!”

    方无镜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霍骘盯着地上那半死不活的刺客,满目杀气道:“沈提督昨日抓的刺客,今日才想着来兴师问罪,着实太过奇怪。因中间相隔一天,即便有供词,也不排除被动了手脚或是屈打成招的可能,望陛下明鉴。”

    沈玹气定神闲道:“并非本督在动手脚,而是这名刺客嘴硬得很,本督只好辗转将他的发妻和幼子请到东厂大牢中,这才让他松了嘴,供出幕后真凶。这一来一回花费一整夜,故而迟了些。”

    有妻子作为软肋,难怪这名高价请来的刺客松了嘴,供出了买凶人。

    霍骘目光一寒,两腮咀嚼肌鼓动,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蔡丰这个废物!

    方无镜抬脚,狠狠地踩在刺客的手背上,刺客顿时惨叫一声,狼狈地抬起满是血污的脸,用没有了牙齿的、漏风的嘴发出垂死之音,朝蔡丰拼命喊道:“蔡大人……蔡大人救我!”

    刺客含着血,声音虽然微弱,但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何况他从百官之中一眼认出了蔡丰,显然是熟人,若说他们毫无瓜葛,怕是傻子都不会相信。

    蔡丰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哆哆嗦嗦道:“臣冤枉!太后明鉴,皇上明鉴!”

    不见棺材不掉泪。

    沈玹朝方无镜使了个眼色。方无镜会意,从怀中摸出一份带血的罪状,交给殿前侍立的宦官转呈。

    那宦官接了认罪书,却并未呈给小皇帝,还是直接送去了太后手中。

    梁太后看完罪状,自知蔡丰是保不住了,当即沉吟不语。好在蔡丰本来就是个绣花枕头,即便折损了也没什么,就当是白送给沈玹的大礼。

    “从上个月起,便不断有江湖高手混入京师,且在混入城中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显然是有人暗中笼络了他们。经东厂督查,发现这些高手都被安排在城西的一座幽静别院中,而别院的主人,正是兵部蔡大人。”

    方无镜嘻嘻笑道:“太后和锦衣卫若是不信,尽管派人去查。”

    朝堂一派肃然,唯有蔡丰哆嗦着匍匐于地,发出绝望的抽噎声。

    气氛正凝重着,萧桓不住地拿眼去瞥帘后的太后,没有什么主见地问道:“依太后所见,这买凶残害重臣的罪,该如何判呢?”

    小皇帝这话算是坐实了蔡丰的罪名。

    梁太后不语,霍骘代为答道:“当廷杖五十,革职流放。”

    方无镜不平道:“这也罚得太轻了!”

    沈玹伸手,示意方无镜噤声。他面色不动,从容道:“那便开罚罢。”

    沈玹的神情实在是太过平静,平静得反常,他不惜当堂质问,又怎甘心草草收场?梁太后心中隐隐不安,总觉得沈玹还留有后手,等待时机发起致命一击。

    按礼,廷杖官员需锦衣卫执刑,东厂提督监刑。

    沈玹坐在殿外的太师椅上,手撑着太阳穴,目光阴沉地看着蔡丰被扒去官袍,如待宰的猪羊般面朝下缚在长凳上,露出他肥厚的后背。

    行刑的锦衣卫执杖而立,一杖落下,蔡丰发出如杀猪般的惨叫。

    两杖落下,皮肉被猛力击打的脆响回荡在金銮大殿,所有人的心跟着一抽,仿佛那重棒是落在了自个儿身上。

    六杖七杖,蔡丰的后背高肿,隐隐渗出血来,惨叫由盛转衰。

    到了三十杖,蔡丰已是无力哀嚎了,整个后背连同肥硕的臀部,俱是一片皮开肉绽。

    四十杖,血肉横飞,蔡丰垂着脑袋没了声响,身体随着棍棒的落下间或抽动,空气中弥散着难闻的屎尿味。他竟是失了禁,出气多进气少。

    行刑的人换了两拨,锦衣卫的每一棍都毫不留情面,使了十成十的力度。这五十杖打下来,蔡丰即便侥幸不死,也该一辈子瘫着了。

    沈玹凉凉一笑,眸子倒映着满宫的银装素裹,寒气逼人。他知道,霍骘压根就没想让蔡丰活下来,而是要借机打死他灭口,一了百了。

    五十棍打完,蔡丰彻底没了声响,不知是死是活,很快被人连人带凳子拖了下去。阶前溅着斑驳的血迹,衬着屋檐上的白雪,显得触目惊心。

    小太监提了一桶水泼在阶前,唰地一声冲去血迹和污秽,汉白玉的石阶又恢复了往日的光洁。

    监刑完毕,沈玹起身,坦然迎着百官惧惮的目光踏入大殿。

    “该罚的也都罚了,沈提督可满意了?”太后冷然道。

    沈玹扫视群臣,缓缓道:“太后莫急,臣还有一事未向陛下禀奏。”

    萧桓忙道:“沈卿请讲。”

    “蔡丰所收买的那些江湖刺客,个个都身手不凡,出价自然也都不便宜。大小十余名高手加起来,少说也得黄金百两,再加上安置这些刺客的宅邸和开支,花费更是数不胜数。试问蔡丰一介兵部侍郎,俸禄微薄,何来这么多银两?”

    沈玹顿了顿,继而道:“所以,臣顺便查了查蔡丰的收支明细,倒是查出了他与徐州刺史勾结倒卖军器,并私吞军银,从中牟取暴利。”

    此言一出,如冷水滴入沸油之中,满堂哗然。

    “什么?!”小皇帝惊愕无比,猛然站起,无措地望向帘后的梁太后,“母后,怎、怎么会有这样的事?简直大逆不道!”

    “皇帝急什么!”太后呼吸急促,加重语气道,“沈提督可有证据?”

    沈玹道:“徐州刺史已被本督拿下,至于兵部这边的漏洞,若陛下允许,臣一查账本便知。”

    萧桓立即道:“朕准奏!”

    “皇帝!”太后咬牙,想要制止,却已经晚了。

    萧桓被吓得一抖,忙坐回龙椅上,委屈道:“母后,朕说错什么了吗?”

    皇帝金口玉言,圣谕一出,覆水难收。

    沈玹一撩披风单膝跪拜,缓缓抬眼道:“臣,领旨。”

    私吞军银、倒卖兵器乃是诛九族的重罪,兵部尚书连坐同罪,少不得要革职查办。梁太后无力地靠在凤椅上,十指紧握成拳,尖利的指甲刺入肉中。

    哀家的兵部,算是彻底完了……

    她恨得发抖:好你个沈玹!霍骘不过是朝你放了两支冷箭,你便变本加厉地还给哀家了!就让我们走着瞧,谁能压得过谁!

    沈玹下朝回到东厂,刚下马,门外扫雪的吴有福便笑眯眯地迎了上来,禀告道:“大人,长公主在房中等候您多时了。”

    萧长宁?

    该不是又要向他讨要出府的手令罢?

    沈玹心中闪过一丝疑惑,面上不动声色,淡淡地‘嗯’了声,将马缰绳交到吴有福的手里,命令道:“让蒋射随着方无镜去兵部走一趟,将兵部的人全带回东厂监管,一个不落。”

    吴有福领命,退下安排去了。

    沈玹定了定神,踩着积雪径直朝后院寝房走去。

    此时雪霁天晴,屋檐藏雪,到处一片雾蒙蒙的白。萧长宁穿着一身烟霞色的礼衣,盘着精致而庄重的发髻,画着明艳的妆容,正仰首站在廊下,望着檐下的冰棱出神。

    她的明艳与雪的淡雅融为一体,美得像是一幅隽雅秾丽的工笔画。

    沈玹不由地放缓了脚步,唯恐自己的满身肃杀惊扰了画中美人。

    头顶的树枝不堪积雪的重负,咔嚓一声折断,雪块坠落,惊醒了萧长宁。她回过神来,看见了沈玹站在庭前的积雪中,不由微微一笑。

    那个笑很浅,但沈玹还是看见了。三个多月了,这是沈玹第一次看见她如此明艳而又羞怯的笑容,鲜活万分。

    他默然地伫立在雪地里,阴郁的心情也随着她这抹纯净的笑容消散,拨云见月。良久,他才迈动长腿,朝廊下的长公主走去。

    “进屋来说。”他解下披风,示意萧长宁进屋。

    这次,萧长宁并无丝毫犹疑,坦然迈进了这间她曾经避之不及的房舍。

    “你送我的那些东西,我都见着了。”萧长宁站在他身后,轻而平静地开口,“以后不用花这些银两,宫中的样式比民间的新颖,本宫不缺这些。”

    沈玹一顿,将披风随手搁在案几上,方盘腿坐下,朝她笑道:“今日长公主如此乖巧,是有何事相求?”

    萧长宁咬了咬唇。

    片刻,她下定决心似的朝他走了两步,那双总闪着怯懦而灵动的光芒的眼眸,此时满是坚定,一眨不眨地凝望着他。

    而后,在沈玹略微讶然的目光中,她双手交叠置于额前,缓缓屈膝行了至高无上的大礼。

    “沈玹,我们结盟罢。”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