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退退退退下! 26.第26章 坦白

时间:2018-05-22作者:布丁琉璃

    萧长宁这一礼弯下, 比任何空口承诺都要来得郑重。

    沈玹着实惊诧了一番。

    他见过下属对自己磕头, 见过百官朝自己拱手, 见过对手向自己屈服, 却从未有过皇室嫡亲纡尊降贵地朝自己行国士之礼。萧家的人,哪怕是身同傀儡任人摆布,骨子里却仍保持着皇室的清高, 这么多年来,沈玹便是再位高权重, 于皇家人看来也不过是个披了张人皮的狗奴才。

    他们既怕他, 又瞧不起他。

    以大礼敬他的,唯有萧长宁一人。

    这位年轻的长公主, 此时将双手交叠于额前, 缓缓屈膝弯腰, 一礼到底,瘦削的肩微微发颤, 像是一株蒲草, 扎根于乱世的风雨飘摇中, 以一己之力扶起一个帝国的威严。

    ‘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曾经的沈玹对这句话嗤之以鼻,他不明白那些刺客为了一句承诺而前赴后继地去送死是为了什么,现在,却有些懂了。

    萧长宁仍保持着行礼的姿势, 或许, 沈玹一刻不答应, 她便一刻不会起身。

    固执得令人心疼。

    淡薄的冬阳照在瓦楞间的冰棱上,折射出晶莹的光泽。雪水消融,从檐下滴落,落在阶前的水洼中,发出清越的声响。

    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很辛苦,萧长宁手臂酸颤,就在她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沈玹起身,走到她跟前站定。

    从萧长宁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笔挺的下裳和纤尘不染的皂靴。

    下一刻,沈玹屈膝半跪在地上,以一个平等的姿势和她对视。他伸出一只修长干净的手掌,轻轻拉下她置于额前的双手,有些无奈地说道:“你是个长公主,不该向臣行礼。”

    萧长宁缓缓抬眼,眸中泛着水光,如一泓秋水,诚恳道:“你什么也不缺,除此以外,本宫想不到别的法子表明诚意。”

    “殿下一定要这样同臣说话么?”沈玹半跪在地上,望着同样保持着屈膝姿势的萧长宁道,“当初成婚的时候,你我未曾夫妻对拜,现在倒是补全礼节了。”

    他还有心情打趣,萧长宁心下一喜,自知结盟一事有了希望,忙问道:“那你可应承我了?”

    沈玹眼里已有了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意,却仍绷着一张俊脸,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道:“殿下不妨说说,与我结盟,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萧长宁早想好了答案,对答如流道:“其一,当今朝堂权势,你与太后各得一半,但太后终究是外戚,又是个颇有野心的女人,俗言道‘一山不容二虎’,你和她迟早要分个输赢胜负,既是如此,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要好。”

    沈玹心里其实也早有了答案,偏生不表露出来,只面沉如水地坐在案几后,盯着萧长宁上下张合的唇瓣道:“继续说。”

    萧长宁敛裾坐在他对面,极力游说:“其二,我是萧家血脉,你与我结盟,便是与天下正统结盟,史书也不会再对你有所诟病。”

    沈玹‘嗯’了声,从案几上的瓦罐中舀了两颗腌渍青梅丢在酒壶中,又将壶架在炭盆上煮着,漫不经心道:“本督并不在乎史书如何评论。”

    “其三,”萧长宁深一口气,缓缓道,“我可以为你拉拢越瑶。”

    沈玹煮酒的手一顿。他面上露出稍许兴趣来,“有意思。不过本督听说,北镇抚司的越抚使一向中立,从不归附任何党派,又怎会看上东厂。”

    “本宫自小同她一起长大,自然了解她。越家受过本宫母妃的恩惠,为了报恩,她坚持不愿归附太后麾下,而是选择效命于皇上。可她的北镇抚司实在是势单力薄,她又为太后所不喜,夹在锦衣卫和东厂之间,过得是两面不讨好的生活。”

    说到此,萧长宁眼中满是希冀,身子微微前倾靠近沈玹,“她并非真的想要中立,而是因为不想归附于太后,又受厂卫不和的影响,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而已。若是东厂肯礼贤下士,冰释前嫌,她一定不会拒绝。”

    萧长宁认真的样子真是可爱。沈玹嘴角微微扬起,将烫好的酒水注入杯盏中,问道:“殿下如此笃定,越抚使真的会答应与东厂为伍?”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她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热气蒸腾,酒香四溢,萧长宁做了最后的总结,“沈提督可让越瑶做内应,打入锦衣卫内部,岂不如虎添翼?”

    沈玹轻笑了声,抬起斜飞的眉眼看她:“越抚使知道殿下如此坑她么?”

    “……”

    “怎么能说是‘坑’呢?”萧长宁半晌无言,一边用眼瞄他,一边小声辩解,“越姐姐已经知道啦。在来见你之前,本宫便同她通了书信,告知此事。”

    其实越瑶并不反对。越家满门忠烈,越瑶心里也是向着萧家的,只要东厂能站在萧长宁这边,她自然愿意出绵薄之力。

    “本督有一事不明。”沈玹整了整衣袖,问道,“殿下为何舍弃了太后,而选择东厂?”

    杯盏中琥珀色的酒水荡开涟漪,倒映出萧长宁微红的脸颊。

    风吹动窗扇,雪块坠落,发出簌簌的声响。

    “因为我想活下去,风光无限地活下去。”萧长宁抬起眼,眸中水光微荡,一字一句道,“我出嫁时,太后曾告诉我,只要我协助她杀了你,她便会风风光光地将我迎回宫中。”

    沈玹一挑眉,没想到她竟直接将这种事抖了出来。

    “可我又不傻,我知道她在骗我。我从嫁入东厂的那一刻起便成了牺牲品,成了皇族的耻辱。太后那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允许我这个‘污点’活下来的。你若死了,太后再也没了顾忌,我也没了利用的价值,等待我的只有死亡……所以,我要想活下去就必须和你一起,将阉人这个‘耻辱’变成至高无上的荣耀。”

    沈玹仔细地听着,问道:“你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的处境,却为何到现在才做出抉择?”

    萧长宁顿了顿,心虚道:“因为之前……一直很怕你。”

    沈玹喜欢她不经意间的示弱和坦诚,又问道:“为何现在又不怕了?”

    “本宫又不傻,谁对我好,谁利用我,本宫看不出来么?况且,我……”

    ……我喜欢你。她悄悄在心里说道。

    越瑶曾告诉过她:感情一事,谁先动了情,谁就输了。

    如此看来,她已输得彻底,却甘之如饴。

    “总之,”她玉面绯红,眼神清澈,强作镇静道,“你可愿意与本宫结盟,结束外戚干政?”

    沈玹的视线落在萧长宁紧攥的十指上,已然看穿了她沉静外表下的忐忑。他没有说话,只将案几上的一杯热酒推到萧长宁面前,良久道:“饮下此酒,盟约生效。”

    萧长宁一怔,眼中的忐忑化作惊愕,又逐渐转变成欣喜:“你答应了?”

    沈玹吓她:“再不喝,本督就要反悔了。”

    萧长宁忙端起酒盏,与沈玹的那杯一碰,发出清越的声响。顾不上洒出的酒水沾湿了袖口,她一饮而尽,将空酒杯倒扣在案几上,辣得皱眉吐舌,却仍笑得灿烂,说:“行必果,诺必践!”

    沈玹望着萧长宁红唇上**的水光,眸色一暗,不由地想起了昨日在碎雪中的那个深吻。他忍不住伸出一只手,越过案几,轻轻拂过她柔软的唇,拭去那一抹引人遐想的水光,另一只手端起自己的酒盏送到唇边,仰首饮尽。

    喝酒的时候,他狭长凌厉的眼睛一直望着萧长宁。烈酒入喉,他却连眉头也不曾皱一下,只朝她举杯示意,“欢迎加入东厂,长公主殿下。”

    不知是酒意上头还是心旌摇动,萧长宁只觉得被他碰过的地方宛如过电,热流从四肢百骸腾地一声涌上脸颊,双腿不自觉发软。

    她只能掩饰似的轻咳一声,调开视线道:“既已结盟,有两件事……本宫需向你坦白。”

    沈玹从容自若地收回手,道:“请讲。”

    萧长宁竭力平复紊乱的心跳,说:“年关太庙祭祖,太后和锦衣卫会有所行动,你要当心。”

    意料之中的事,沈玹并无讶异,平静道:“此事,已有内应上报本督。”

    这么快?!东厂办事的效率还真是……

    萧长宁又有些忐忑起来。虽已与东厂结盟,但和厂中番子比起来,她实在是太势单力薄了,真担心沈玹嫌弃她无用,而毁了结盟之约。

    沈玹似看穿她心中所想,低沉道:“殿下只需稳定太后和皇上,其余的什么也不用你做,本督自会安排。”

    萧长宁点头,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沈玹问道:“殿下想坦白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第二件事……”萧长宁露出难以启齿的神色,眼神飘忽了半晌,方鼓足勇气愧疚道,“先说好,这件事的发生完全是个意外,你听了莫要生气。”

    沈玹道:“且说说看。”

    萧长宁却连连摇首,央求道:“不……你答应了不生气,本宫才敢说。”

    沈玹挑眉,不知她又在捣鼓什么。约莫着想她也犯不了什么大错,他索性颔首应允道:“本督应了,说罢。”

    萧长宁紧张地揉搓着袖边,垂着头一副愧疚的模样,支吾了半晌才用细若蚊呐的声音道:“那个,如果说,本宫不小心……弄丢了你的‘宝贝’,你会怎么样?”

    “……”沈玹沉默了一会儿,皱眉道:“什么宝贝?”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