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退退退退下! 28.第28章 拥抱

时间:2018-05-22作者:布丁琉璃

    萧长宁这个人, 若是真心想对一个人好, 是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他的。

    六年前理所当然的恶语伤人, 却在这三个月的朝夕相处中化作虚无, 歉意的话一说出口,如搬走了压在她心上的千斤巨石,连呼吸都轻快了不少。

    沈玹坦然接受了她的道歉, 目光沉稳地注视着她,“殿下莫不是以为, 臣娶殿下只是为了报复当年的恶语中伤?”

    萧长宁认真地想了想, 诚然道:“刚开始本宫确实以为是你的报复,不过现在看来, 沈提督并非心胸狭隘之人。”

    沈玹却是凉凉笑道:“本督就是心胸狭隘之人。”

    “……”萧长宁一噎, 有些心伤, “难道你真是为了报复?”

    沈玹盘腿而坐,更显腿长肩宽, 一只结实有力的手臂随意搭在案几上, 低沉道:“若是旁人如此, 本督定会十倍奉还之,但如若是殿下你的话,大可不必计较了。”

    萧长宁有些受宠若惊,玲珑眼中是藏不住的欣喜,笑道:“本宫就知道, 沈提督是个好人。”

    “因为, ”沈玹望着笑容生动的她, 眼底划过一丝戏谑,用难得的温柔的语气道,“即便本督不报复殿下,殿下也是够可怜的了。”

    萧长宁还未高兴够,就被沈玹一句话打回原地,不由蹙眉叹了一声,悻悻然道:“竟是这样啊……那本宫该说谢谢么?”

    沈玹却道:“没关系。”

    “没关系?”萧长宁疑惑道,“你该说‘不必谢’才对呢。”

    “并未说错。”沈玹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说,“就是‘没关系’,臣只说这一次。”

    萧长宁愣了愣,眼睛一转,很快反应过来,沈玹的这句‘没关系’是对她的答复——那句迟来了六年的道歉的答复。

    长久以来的心结终于打开,她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这世上,并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可以换来一声‘没关系’的,萧长宁觉得自己何其幸运,哪怕人生如夜路跌撞,幸而在跌入命运的深渊之前,沈玹递给了她一条有力的臂膀。

    “殿下可知道,臣手下的玄武役役长林欢,为何如此贪吃?”正在她思潮叠涌之际,沈玹忽然将话题转到了林欢身上。

    萧长宁回神,想起刚来东厂那会儿,林欢带着她熟悉东厂环境时曾提及过此事,便答道:“林役长对本宫说过,他是儿时饿怕了,才对吃有了执念。”

    “不错。”沈玹颔首,缓缓道,“林欢嗜吃如命,唯独有一样吃食,他宁死也不会碰。”

    “是何吃食?”

    “鸡腿。”

    萧长宁不明白沈玹忽然提及这事是想作甚,疑惑了片刻,顺着话题问道:“鸡肉对于他那样贫寒的孩子,应是算得上佳肴了罢。林役长却为何如此抗拒?”

    沈玹顿了顿,方说:“在他十二岁那年,他那年迈多病的阿娘用一只鸡腿将他骗到宫门外,用他一生的自由和尊严,换了二两银子和三升米。”

    烛火噼啪,萧长宁缓缓瞪大眼。

    沈玹的叙述里,是一个她从未触及过的贫寒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寒门如蝼蚁,贫民似草芥,一个少年被阉割去势,成为深宫中一辈子也无法逃脱的残疾囚徒,如此惨重的代价也不过是二两银子的补偿……

    二两银子,甚至还比不上她身边宫女的月钱。

    “再说蒋射,青楼娼妓之子,即便有百步穿杨的本事,也不过是一个被继父卖入宫中换了酒钱的弃儿。”沈玹语气平静,可每一个字都恍若重锤落在萧长宁的心间。

    萧长宁心中竟有些难受,细声道:“我……我先前并不知道这些。”

    “臣并未责怪殿下,毕竟在外人眼中,他们同臣一样,不过是一群茹毛饮血的怪物。”沈玹嗤笑了声,换了个姿势,肃然道,“当然,不幸的遭遇并不能成为他们为非作歹的借口,包括臣所做的一切,臣并不为自己开脱辩驳。”

    话题似乎有些沉重,萧长宁红唇微启,半晌才问:“你为何要同本宫说这些?”

    沈玹抬起斜飞的长眉,微扬起下颌道:“因为他们和殿下一样,不管身份高低贵贱如何,每一个在泥淖中努力活着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他刚沐浴完,衣襟松垮,稍一抬头,便会露出些许喉结的影子。

    萧长宁恍惚了一瞬,片刻才将视线从沈玹脖颈处移开,温声道:“本宫明白了,只有接纳东厂的一切,本宫才能真正地与你们并肩站在一起。”

    沈玹道:“这很难,毕竟东厂时刻与罪恶和危险相伴,殿下害怕吗?”

    萧长宁点了点头,又飞快地摇了摇头,说:“本宫总算明白了,为何东厂的番子会如此死忠于你。有沈提督在,本宫不怕。”

    沈玹嘴角不禁一扬,又很快压下。

    他很想抱抱萧长宁,揉一揉她黑亮的头发。手指动了动,到底是忍住了。

    萧长宁并未察觉他细微的神色变化。她此时满脑子都是沈玹,忍不住问道:“沈提督你呢?你的过去,是什么样子的?”

    沈玹怔愣了一瞬,而后平静道:“没甚好说的,臣自愿入的宫。”

    “你撒谎。”萧长宁慧眼如炬,轻声道,“你身上那种浸透了血气的野性与强悍,若非经历过千锤百炼,是显露不出来的。”

    说着,她又有些委屈道:“沈提督可知道,本宫嫁来东厂那日见到你,吓得魂儿都没了。”

    沈玹淡然道:“臣自然知道,殿下不正是晕在臣的怀中么?”

    萧长宁脸一热。

    沈玹心中愉悦,面上不动声色且极其自然地说道:“时辰不早了,就寝罢。”

    说罢,他站起身,高大的身躯如山般笼罩着萧长宁。

    接着,在萧长宁疑惑的目光中,沈玹缓缓张开双臂,如同在索取一个拥抱。

    萧长宁脸红得更厉害了,心道:沈提督原来如此猴急的么?这么大喇喇地索求拥抱,未免不太合适罢?

    不,这也没什么,毕竟他们已经成婚了。

    萧长宁心乱如鼓,湿润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沈玹,已然有些呆滞了。

    见她不动,沈玹微微皱眉,催促道:“殿下还不过来?”

    萧长宁慌忙起身,灯影镀在她的眼中,宛如碎金浮动。她犹疑了一瞬,难掩紧张地说:“真、真的要这样么?”

    沈玹反问:“殿下来臣这里,不就是为了做这些补偿臣的么?”

    也对……

    萧长宁深吸一口气,缓缓走到沈玹面前站定。

    夜色深沉,灯影摇晃,隆冬时节的雪夜显得如此的安详静谧。下一刻,萧长宁颤巍巍伸手,柔软的双臂从沈玹张开的双臂下穿过,轻而羞怯地揽住了他强健的腰肢。

    震惊的反而是沈玹。

    温香软玉贴上来的一刻,他怔愣了一瞬,低下头,正好撞见萧长宁闪着水光的清澈眼眸。

    那是一双十分美丽的眸子,眼型漂亮撩人,眼波如水,眼睫如蝶,此时正羞怯而坚定望着他。

    那一瞬,阴鸷冷硬的沈提督心尖一颤。

    他张开的双臂僵了僵,而后微微合拢,用力地回搂住萧长宁的腰肢,使得两人的身躯更加紧密地贴合在一起,严丝合缝。

    沈玹的身躯结实有力,即便隔着厚厚的衣料也能感受到他蓬勃的肌肉,硬的不行,热如烙铁。

    沈玹垂首,用带着笑意的嗓音低声道:“殿下这是在做什么?”

    萧长宁眨眨眼,诚恳道:“不是你张开双臂,让本宫抱你吗?”

    灯花噼啪落下,轻轻的,唯恐惊破了这一室的暧昧。

    “臣只是,”沈玹深深地注视着她,眼波幽暗深邃,哑声道,“想让殿下给臣宽衣。”

    屋内一片死寂。

    ……宽衣?

    ……宽衣?!!!

    萧长宁白皙的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涨红,整个人因极度的羞耻和震惊而出现了短暂的茫然之色。而后,她慢慢、慢慢地反应过来,猛地缩回手,挣开了沈玹的怀抱,仿佛她抱的不是肉躯,而是烧红了的烙铁。

    沈玹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怀抱,似有不满地皱了皱眉。

    萧长宁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一步,红着脸磕巴道:“我……你……”

    沈玹向前一步,逼近她道,眼波深不见底,缓缓说道:“但,如果长公主有需要,臣愿意奉陪。”

    “别!”萧长宁伸出一手抵在他宽厚的胸膛上,制止他继续靠近,而后又猛地捂住脸,颤巍巍说,“求、求你!忘了它!”

    沈玹摇摇头,意犹未尽,“忘不了了。”

    “我、我去沐浴更衣……”萧长宁心慌意乱,眼神躲闪不敢看沈玹那略带得意的俊颜,红着脸低头就往外走。

    疾步逃离寝房,她站在回廊下,砰地一声关上房门,倚在门扉上大口呼吸冬夜的冷气,燥热的心这才慢慢恢复了冷静。

    不多时,屋内传来了沈玹低沉的笑声,萧长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磨磨蹭蹭地沐浴完,该面对的窘迫还是得继续面对。萧长宁挪着步子进了卧房,沈玹已在榻上坐着了。

    室内温暖,他穿着单薄的里衣,墨发披散你,宽肩窄腰,微微敞开的衣襟处露出一点结实的胸肌,正愉悦地朝她招手:

    “过来。”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