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退退退退下! 29.第29章 同寝

时间:2018-05-22作者:布丁琉璃

    萧长宁挽了个简单的发髻, 一支碧玉簪松松地斜簪在发间,脑后的长发如瀑般垂下, 更显得身量玲珑妙曼。此时她的脸被浴池中热水蒸得发红,在灯火下浮出一层羞恼似的薄晕来,看起来格外诱人。

    萧长宁走到沈玹面前站定, 朝床榻望了一眼:床榻很宽, 躺两个人绰绰有余。

    但, 只有一床蜀绣的大棉被。

    萧长宁踟蹰了半晌,竭力按捺住内心的窘迫, 装作自然平淡的语气问道:“只有一床被子, 夜深雪寒怕会着凉。”

    沈玹却道:“臣身子暖,殿下不会着凉。”

    他面色如常, 说不出是戏谑还是认真, 萧长宁却是脸一热,摆摆手道:“不必了,还是加床被子好。”说着, 她转身走到墙边收纳衣物的矮柜处, 果然在最下层找到了干净柔软的新被褥。

    萧长宁喜欢沈玹,所以才会格外在乎沈玹对她的看法, 也正因为太过在乎, 连靠近他都会显得小心翼翼, 生出一股‘近乡情更怯’的忐忑来。

    她喜欢他, 与她是长公主无关, 与他是太监无关。

    萧长宁抱着一团松软的被褥, 唯有一张不施粉黛却仍然俏丽的脸从被褥后伸出来,朝坐在榻上岿然不动的沈玹道:“劳烦提督让一让。”

    沈玹微微仰首看她,英气的长眉下,一双幽深如墨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身体并未挪动分毫。

    好罢,左右是自己弄丢了他的‘宝贝’,失礼在先,便不和他计较了。

    萧长宁如此想着,便乖巧地绕过沈玹,将被褥丢在床榻里边,然后脱了绣鞋,从床脚处爬上榻,慢慢朝里边挪动。

    她趴在榻上整理被褥,时不时捋一捋,拍一拍,乌黑的秀发从颈项后垂下,在榻上汇成一滩蜿蜒的墨色,更衬得她面颊莹白若雪。约莫是怕冷,她此时裹了一身浅桃色的狐狸毛领披帛,领口虽然裹得紧,但趴在床上的姿势会显得她的腰线格外细且软……

    沈玹的瞳色更暗了几分。

    他忽的伸手攥住萧长宁的手腕,将她朝自己的怀中微微拉拢了些许,用低沉暗哑的嗓音道:“殿下还未给臣宽衣。”

    萧长宁被他突然的举措弄得十分讶然,视线从他喉头扫过,最终落在微微敞开的胸襟处,小小地吞咽了一番,说:“你的衣裳宽与不宽,都差不多了。”这个‘太监’,竟是比男人还要男人。

    沈玹没有说话。

    萧长宁被他炙热幽深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慌,怕他不悦又要为难自己,忙放下被子正襟危坐,伸手去拽沈玹的腰带,嘟囔道:“好好好,都依你。”

    她坐得端正,披帛也裹得严实,这下连小蛮腰的风光也见不到了,沈玹轻轻‘啧’了一声,收回视线,双手随意地撑在榻上,看着萧长宁胡乱地拽着他的腰带。

    萧长宁从未侍奉过别人,弄了几次才将腰带弄下来,手指不经意见碰到沈玹的腰腹,她一愣,下意识道:“你好硬。”

    她本意是说沈玹腰间块块分明的肌肉十分硬实,但在沈玹听来,却仿佛成了另一层意思,撩得他眼波深沉如漩涡。

    腰带已去,沈玹衣襟更松,忍不住侧身环住萧长宁的腰……那腰,竟是比想象中的更细更软,盈盈一握。

    沈玹缓缓凑过头去,与她鼻尖对着鼻尖,沉声道:“殿下在撩拨本督。”

    萧长宁手中还握着沈玹的腰带,否认道:“没有。”沈玹的侵略性太强,她忍不住稍稍后仰了些许,心道这真是莫须有。

    她慌乱而又强作镇静的模样太过撩人,沈玹冷硬的心肠有了一瞬的柔软,连嘴角的弧度都变得柔和起来。来不及思考心中涌起的陌生情愫是怎么回事,他只知道自己想要靠近这个女人,亲近他的妻子。

    沈玹一向不会压抑自己的渴望,他索性欺身向前,伸出另一只手托住萧长宁的后脑,阻止她继续后退,而后调整角度,如那个美丽的初雪之日般,缓缓靠近那片令他回味已久的芳泽。

    萧长宁身体一僵,睁大眼,双睫抖动,连呼吸都在微微颤抖。

    沈玹英挺的鼻尖已碰到她的脸颊,唇与唇之间只有一线之隔,她甚至能闻到沈玹身上清淡干爽的气息。只要她闭上眼接受,火热的吻便会如过去一半席卷她的理智……

    但是,她没有。

    萧长宁伸出一指按在自己的唇上,挡住了沈玹的亲吻。

    猝不及防吻在她纤细的指尖,沈玹眉头一挑,睁开眼看她,眼底流淌的是她从未见过的情愫。

    恰在此时,一盏烛台燃到了尽头,无声熄灭,屋内陷入了更晦涩的幽暗中,静谧到只能听闻彼此起伏的呼吸声。

    “你不愿意?”昏暗的夜色中,沈玹并未撤退,就这么贴着她的手指说话,灼热且干净的气息撩拨着她敏-感的肌肤。

    萧长宁忍住迭起的心潮,亦是毫无怯意地回视沈玹,认真地问他:“若是说上一次你吻我是为了引出刺客,那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

    沈玹感到惊异。或者说,他压根没想到萧长宁会拒绝自己,并且抛出了一个如此奇怪的问题。

    在那一刻,他心底有想亲吻妻子的渴望,所以遵从本心如此做了,还需要什么理由么?

    难道,在她心中已将盟友和妻子的界限划分明显,所以不愿受到冒犯?

    思及此,沈玹神色如常,只是眸色更深了些,哑声说道:“殿下自从嫁给臣的那一日起,就该做好了这般准备。”

    这个答案显然不是萧长宁满意的,她垂下眼,难掩失落道:“是。可强扭的瓜不甜,这种事情是要两情相悦的。本宫已经一无所有了,唯有这颗心,我想将它交给一个能回应我的爱人。”

    她顿了顿,复而抬眼,轻声道:“鱼水之欢,须得鱼与水相互爱慕、相互依存。”

    所以,这是委婉地拒绝了?

    沈玹眯了眯眼,稍稍后腿了些许,定定地看着她,像是在思索什么。

    萧长宁等了许久也未曾等到沈玹的回答,心已凉了半截。

    月光洒入,光线幽暗,她看不清沈玹的表情,唯有他一双眼睛凌厉如常,亮得可怕。萧长宁徐徐叹了一口气,仍是有所希冀地问:“沈玹,你可有话想同我说?”

    昏暗中,沈玹高大的身形轮廓动了动,而后两声轻响,他似乎脱了靴子上榻。

    下一刻,萧长宁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一只大手来回揉搓了两下,轻轻的,像是爱抚。

    正茫然着,沈玹的沉稳的嗓音稳稳传来:“殿下不必担心,臣没有强迫女子的嗜好。”

    “……”萧长宁抓着腰带,怔怔地坐了一会儿,而后才反应过来:本宫想听的话,不是这句啊!

    然而沈玹已经躺下了,被褥随意地盖在胸腹处,曲肱枕在脑后,是一个连睡姿都透出几分狂妄的人。

    萧长宁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了片刻,终是解了披帛,悻悻地躺回自己的被褥里,将自己裹成一团。

    头一次同男子同榻,尽管两人间隔着半臂多的距离,萧长宁依旧有些睡不着。黑暗中,她辗转了数次,方下定决心般试探道:“沈玹?”

    半晌没反应。

    就当她失望地闭上眼时,旁边沉沉地“嗯”了一声,当做回应。

    萧长宁忙睁开眼,晶亮的眼睛望向沈玹侧颜的轮廓,问道:“你是十三岁入的宫是么?”

    沈玹也睁开了眼,反问她:“殿下问这个做什么?”

    萧长宁仰首躺了会儿,望着浸润在深青色夜色里的朦胧帐顶,话到嘴边转了几圈,终是不吐不快:“十三岁的少年,会有明显的喉结么?”

    屋内静了一会儿。

    萧长宁又道:“本宫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你我结盟,有些疑惑,本宫不该瞒着你,你也……不该瞒着我。”

    身侧传来一声轻笑,沈玹用诱人而又低沉的语气道:“京中官宦子弟十三岁便能上青楼开荤,殿下想了解一下吗?”

    “并不想,谢谢。”萧长宁忙不迭拒绝。

    “殿下去净身房行窃……”

    “并非行窃,本宫堂堂帝姬,天子亲姐,去净身房观摩一下……那物,怎么能算行窃呢?”那段屈辱的故事萧长宁并不想再提及,欲盖弥彰地为自己解释。

    沈玹道:“行。殿下伙同越抚使去净身房,应该不止是想以此来要挟臣,而是在怀疑臣的阉人身份,可对?”

    一字不差。

    萧长宁沉默着将被褥拉上,遮住脸闷声道:“好了,本宫不疑你了,你也别再提及此事。”

    都怪越瑶的馊主意,这该成为她一辈子的笑柄了!

    沈玹只是笑了声,没有作答。

    同榻而眠的第一夜,就在更漏声声中悄然而逝。

    第二日清晨醒来,榻边被褥叠的整齐,已然不见沈玹的身影。

    萧长宁打着哈欠起身,心道:自己明明是来受罚侍奉人的,结果反而成了被侍奉的那一个,也不知沈玹打的究竟是什么主意……

    她下意识伸手去摇铃,手在榻边摸索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沈玹的寝房,宫婢们都还留在南阁呢。

    萧长宁只好自己披衣下榻,刚穿好衣物,便听见门扉被人叩响,接着夏绿略微焦急的声音传来,道:“殿下,皇上驾临东厂,正在厅前哭着呢!”

    “什么?皇上怎的来了这种地方?”萧长宁抓起披帛披上,一把拉开房门,顾不得夏绿复杂的目光,问道:“谁惹皇上了?”

    “奴婢不知。”夏绿垂下眼,躬身道,“前来通报的林公公说,沈提督已先行一步去接见陛下了。”

    那想必是大事了。

    萧长宁忙道:“快拿干净的衣裳来,伺候本宫梳洗。”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