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武侠系统 第三百七十八章 凶残的血菩老祖(第三更,求,求,求月票!!!)

时间:2018-03-31作者:青草朦胧

    石小乐之前,纵观六百年来的八州江湖,参悟出圆满剑心的最早记录是四十二岁。

    当时此记录刚刚出现,立刻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轰动。

    也正是凭着圆满剑心,加上之后三年里,那名剑客又领悟了真意,这才在四十五岁一举成为了名宿级绝顶高手。

    事实上,听潮剑侯也有这样的资质,假如不离开八州,对方迟早也会成长为绝顶高手。

    但是现在,石小乐横空出世,生生将剑心的记录提前了二十一年!

    圆满剑心,凶煞真意,无相神功,再加上惊人的反应力和轻功,石小乐的实力达到了极为夸张的地步。

    甚至与名宿级高手相比,也没有太明显的劣势,非要说有,大概就是凶煞真意的层次太低,修为也太薄弱。

    但是这些,随着无相神功的进步,迟早也会追上来。

    可以说,到了这一刻,石小乐才算真正松了一口气,即便让他单独面对魔道名宿,也不至于瞻前顾后。

    ……

    平原上,一道身影从远处掠来,很快站在了黑魔神宫前方。此人看起来五十多岁,身穿血红长袍,就连皮肤都透着一层猩红之色,颇为诡异。

    “来者何人?”

    守卫神宫的高手问道,语气较平时内敛。这血袍男子看起来就像魔道高手,而且层次还不低。

    “滚开,老夫乃血菩老祖。”

    血袍男子声音沙哑。

    “血菩老祖?”

    几位守卫高手脸色骤变。

    这可是鼎鼎大名的魔道名宿,据说五十年前,为了让自己功力更进一步,一夜间杀了两万三千五百六十人,将一方小镇杀得鸡犬不留,凶名震江湖。

    最重要的是,他正是血精门的上一任门主。

    “前辈可否稍等,待我等请人确认身份,然后……”

    “等?老夫这辈子还没等过谁。”

    血菩老祖嘿嘿一笑,不见如何动作,身上突兀出现了一股怪力,怪力一吸一绞,砰砰几声,守宫高手炸成几片血雾。

    警兆声大作,远处有人看见这一幕,敲响了神宫之钟。顿时,无数高手闻风而动,从各方掠来。

    血菩老祖不屑地一翻眼睛,昂首走入。

    “血菩,是你,难怪如此张扬。”

    几道身影落在血菩老祖之前,哈哈大笑,是居于神宫内的另外几位魔道名宿。

    “你们果然在这里。”

    血菩老祖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对他来说算是和善的笑容。

    什么样的层次,认识什么样的人。

    以血菩老祖的层次,也只有其他名宿,才配和他说话。

    “你一来就肆意杀人,只怕会让那位盟主脸上无光啊。”

    一位名宿说道。

    “这重要吗?”

    血菩老祖淡淡道。

    “哈哈哈……”

    其他几人都笑了起来。

    的确,这不重要。别看他们都住在黑魔神宫,但除了残目二老,根本没将任何人放在眼里,包括名义上的盟主谢晓风。

    神君后人的名义,对一般人有威慑力,但对他们这几位原本就支持魔侯,或者保持中立的绝顶高手来说,不值一提。

    老实说,若非忌惮于残目二老,有些事情,他们早就想做了。

    四周众人看着他们大笑,丝毫不敢上前,也有支持石小乐的魔道名宿,面色平静地站在远处。

    “师祖,师祖请问我们做主啊!”

    几个人哭哭啼啼地跑了上来,跪在血菩老祖面前。

    血菩老祖忍着动手的冲动,皱眉道:“干什么?”

    “师祖,我等是血精门弟子,就在几个月前,师傅与其他师兄弟外出,结果不知所踪,疑为人所害!”

    这段时间,绝对是血精门弟子最难捱的日子。

    魔道讲的是弱肉强食,像蓝黄两家那样忠诚的家臣,太少太少了。

    得知血精子等人出事后,很多留在神宫内的血精门弟子,当即叛变的叛变,改换门庭的改换门庭,都加入到了神宫内其他魔道团体中。

    魔盟看似是一个整体,但私下里,还是原本门派的人各行其是,甚至不乏一些有仇的魔门组织,互相算计。

    现在血精门大势已去,各方的魔道势力自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想尽一切办法打压血精门。

    “什么,不知所踪?”

    血菩老祖声音平淡,平淡中带着森森的杀气,看向几位名宿,见他们点头,又盯着地上的几人:“他们因何外出,魔盟没有调查凶手吗?”

    “师傅他们受盟主之命,前去乐乐城办事,在半路失去了踪影。事发后,盟主已派人调查,但毫无线索。”

    地上的几人低着头,颤颤巍巍地说道。

    有人大着胆子,话锋一转:“师祖,自师傅失踪后,我等被几大门派所欺,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别以为这几人有多忠心,其实他们是听血精子说过,血菩老祖不日将要前来,这才打算赌一赌,因此现在表面悲伤,实则内心狂喜,觉得赌对了。

    “哦,说说看,谁欺负了我血精门。”

    “有魔极教,化冥宗,开元魔殿……”

    众人惊骇地发现,每当跪地的几人手指向喊出的魔道势力,相应的高手莫不炸成血雾,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短短片刻,数百位高手尸骨无存,风一吹,血腥味传遍巨大的广场。

    “血菩老祖,这里是魔盟,还请你遵守规矩。”

    蓝黄两家的人站了出来,说话的是蓝天。

    他们当然不是血菩老祖的对手,但是若任由对方杀人,置圣公子的威严于何地,于情于理,他们不得不站出来。

    “不想死的,滚。”

    眼睛一瞪,一粒血泡从血菩老祖体内冲出,袭向蓝天。

    “暴雨倾盆!”

    蓝天连忙运转全力。结果噗通一声,他费尽全力的一掌被血泡轻易吞噬,而后化作更强的掌力反朝他拍来。

    噗!

    血雾喷洒,蓝天老脸苍白,在地上翻滚了数十米方才停下。

    “左丞相!”

    蓝黄两家的人立刻冲上去,不看还好,一看蓝天的情况,莫不气血冲脑。

    这位老人,右胸前后通透,地上皆是他的肝脏碎块,向来精神的老眼只知无力地看着苍天,似正在涣散。

    “血菩老祖,你太过分了!”

    蓝野见父亲倒在血泊中,脸色狰狞地看着远处的血袍人。

    这一刻,他体会到了一种实力不如人的无力。

    “过分,老夫杀几个人算什么,我连你一起杀。”

    双手负后,血菩老祖身体不动,一缕缕红芒冲出,不意却在半途被一道道掌劲挡住,化为乌有。

    “血菩,你过分了。”

    出手的是一位与蓝黄两家亲近的名宿,祖上曾与黑魔神君有些关系。

    “过分?老夫只是在教他们魔道的规矩而已。”

    血菩老祖看也不看受伤倒地的蓝天,仿佛重创乃至击杀的,不过是一只蝼蚁。他的目光落在对面的名宿身上,道:“你想与老夫斗斗吗?”

    “未尝不可。”

    对面的名宿冷冷道。

    砰砰砰……

    二人瞬间冲天而起,在半空中激烈交手,一圈又一圈的涟漪爆发,每一圈都拥有摄人心魄的恐怖力量,惊得广场上的魔众们心惊胆颤。

    数百招后,二人同时落地,难分胜负。

    “我也来试试你血菩老祖的厉害。”

    亲近蓝黄两家的魔道名宿不止一个,又有几人出手。不过迎接他们的,却是黑冥老人等名宿的截击。

    双方份属不同阵营,早就对彼此有意见。

    不敢真正放手一搏,免得激怒暗中的残目二老,双方稍触即走,没有真正打起来,倒是令其他人长长松了一口气。

    血菩老祖心有底气,若有所指道:“一群固守过去,不敢正视现实的懦夫!这个江湖,看的不是过去的风光,而是现在的实力。谁的实力强,谁就能主宰他人的命运。”

    “你……”

    几位名宿大怒。

    而蓝黄两家高手却握紧拳头,只感到无尽的怒火上涌,但他们来不及去怨恨,只想尽快以丹药挽救地上同伴的珍贵生命,心中仿在滴血。

    “这么说来,若是我比你强,也能随便杀了你。”

    一道声音如同惊雷,在众人耳旁响起。

    人们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一身华美锦衣,身披黑色披风的盟主谢晓风出现在场中,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圣公子。”

    黄桓等人低声喊了一句。

    石小乐没有说话,从怀中拿出一片黑色的药皮,塞入蓝天口中,令黄桓等人惊喜的一幕发生了。

    这丑陋的药皮,竟像是拥有起死回生之效,瞬间令垂死的蓝天等人恢复了生机。

    “这是,灵芝,是传说中的翠华仙芝。”

    有人大喊。

    就连血菩老祖等几位名宿都表情一变,旋即眼中带着深深的炽热与贪婪。

    翠华仙芝,这可是传说之物,但凡有一口气在,吞之便能捡回性命,珍贵程度不逊色一流武学。

    该死的谢晓风,为何上天如此垂青他,不止给了他无相神功,连翠华仙芝都被他得到了,更气人的是,对方居然拿它去救一群手下。

    “圣公子,老臣贱命一条,不值得你如此暴殄天物啊。”

    蓝天低声叫道,眸泛泪光。

    “左丞相,在本公子的眼里,你们的性命,比区区翠华仙芝珍贵得多。你们好好休息吧,本公子要为你们讨回公道。”

    当初从夏小九手中得到一截翠华仙芝,给苏艳茹用了大半,还剩下一些,今日正好派上用场。

    听到石小乐的话,蓝黄两家众人皆心中震撼,震撼之余,又升起一股语言无法形容的暖流。

    一直以来,他们只知道要效忠圣公子,更多的是一种身份认同。

    但是这一刻,望着身披黑色披风,缓缓站起背对他们的年轻人,他们无比清楚地知道,他们效忠的,再不是神君后人这个虚假的符号,而是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人。

    他在阳光下,比阳光更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