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章 承业帝其人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承业帝是个很有福气的皇帝,首先在他二十出头就继位,他的后宫在他还是太子时就拥有大贺闻名的四大美人,分别来自陈家,燕家,岳家,花家这四大非富即贵的大家族,在他继位后依次封为沉妃,雁妃,月妃,花妃,其次他继位后后宫又多了无数他见过或没见过的各色佳人;承业帝是个很有儿女福的皇帝,表现在他才刚继位两年,他的四大美人妃子就已经陆续给他生了四个儿子五个女儿,之后隔了段时间又另有一个后来进宫的不太重要的妃子生了一个女儿;承业帝是个很有抱负的皇帝,他的朝堂如今有他花了三年一手提拔起来的征西大元帅俞魁,三顾茅庐请出的天师覃落,当然还有他斗了五年还没斗下去的丞相白遇,不管人品如何,这人的实力还是相当惊人的;承业帝是个很有雄心很有谋略也很大胆的皇帝,大胆到才继位两年就把朝堂扔给一直跟他过不去的丞相,然后花了三年御驾亲征,硬是把西南一个邪门且野蛮大国乌喜国给打的乖乖臣服,每年缴纳无数宝贝。

    如今正是他班师回朝大宴天下后的第二天。

    承业帝没有皇后,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想立,反正觉得没皇后他的后宫也挺好,并且他出征回来也有段日子,愣是没有大臣上奏要他立后,他还纳闷来着,明明他出征前四大美人的家族还有人跳着脚逼他立后的,他这次回来反倒没人提了,真是怪哉。不过呢,后宫由四大美人共同掌管,明面上他觉得很安静很满意,实际上背地里他也不想管安不安静。

    昨晚四大美人都暗示他来自己宫殿安寝,他困扰了,选哪个才好,都这么久没见,先宠哪个都会伤害其他三个,都是娇滴滴的美人,这可难煞人了。

    于是,伺候了他十几年的徐公公提议说:“陛下既然如此为难,不如四位娘娘那都不去,去看看娴主子吧,虽说在冷宫,好歹在您出征后也给您生了位公主。”

    承业帝一惊,都生了公主了,怎的还在冷宫?

    徐公公也愣了下:“陛下,不记得那位了?当初您可是在冷宫宠幸的她。”

    承业帝实在想不起这号人物,看着徐公公这么震惊,有点不好意思,就说:“记得记得,那就去看看吧。”

    徐公公还是一副震惊模样,木偶似的低头含胸地跟着他到了冷宫。

    承业帝刚要进门,便见一个蒙面女子便扑了过来,声音娇滴滴的惊喜呼喊:“你终于回来了!”

    三年戎马生涯使得承业帝格外警惕,所以反应过度结果就是,一下子就把那个女子扔出去好远:“大胆!”

    那女子伏在地上许久,才缓缓抬头,先是受伤地看着他,却说不出话,然后承业帝就看出来那双含烟美目里充满了了然于自嘲,这让他很不舒服。

    承业帝猜出她就是徐公公说的娴主子,自己动手太快了,实在是战场后遗症,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佯怒:“便是孤再宠你,也不得如此无礼!”

    说完摔袖而去,也不知道那个美人有没有哭,唉!

    回了自己朝阳殿,徐公公慢吞吞地问:“陛下可要招人来陪?便是乌喜进贡的美人也是不少的。”

    承业帝早没了兴致,摆摆手:“算了算了,让孤安静一晚上吧,这么多美人,真不知是陪孤的,还是孤陪她们,安静一下都不能,那些乌喜的美人明儿个上朝全给那些留守朝廷的,哦,尤其咱们丞相,话说他比孤还大三岁,到现在还没个女人,不好不好,你去挑三个最好看的给咱们丞相留着。”

    徐公公默默低头说:“喏。”

    承业帝觉得给丞相添堵了,便开开心心去睡觉了,刚刚的不舒服也被抛到九霄云外。

    徐公公内心表示承业帝太坑人,明儿个他去送美人,一定又得被丞相的冷眼冻死。

    次日,承业帝上朝给大臣赏赐美人还是很高兴的,除了一贯和他作对的丞相拒绝外,其他人都是千恩万谢。

    白遇是前丞相的孙子,一个出了名的神童,前丞相又是承业帝他爷爷他老子甚至是他的私人教师,所以白遇和承业帝一起进学业时就是承业帝的眼中钉,什么都人好,太气人了,所幸后来承业帝在桃花运上胜过了白遇一筹,可是在白遇十五的状元十七的尚书二十就是丞相的开挂人生对比下,承业帝越发不平衡了。白遇当丞相三年后承业帝才继位,这个时候白遇在朝堂的地位比承业帝还要牢固,承业帝想方设法都不能撼动他分毫。

    老丞相死后,父母双亡的白遇就是孤家寡人了,白家历代单传,竟是五服内找不出一个亲戚,他不爱女色,男色也不爱,偌大丞相府除了仆人就是仆人,所以扯后腿什么的都没人来,他还十分特立独行,几乎都不怎么和人交际往来,即使贪污他也是正大光明地往回拿,哪天承业帝想治罪了,他就理直气壮把那些脏款去处都说了,说来说去无非是给了灾区,或者投到了即将要陪承业帝出征的军队,承业帝郁闷得不得了,太气人了,比泥鳅还滑。

    下了朝,郁闷的承业帝让徐公公把那三个美人带来看看,看了之后觉得还没他后宫那几位好看,就让徐公公安排她们洗衣服去了。

    承业帝一个人逛花园,三年不见还是挺想念的,看看,这株牡丹还是当初沉妃从娘家移过来的呢,这棵月季好像是雁妃栽的,还有这朵茉莉是月妃弄得,这个叫什么草的是花妃要的。

    哎呀,怎么四个美人总是一起出现呢,真让人难以选择。

    正在感叹间,突然被不远处花花绿绿的一团吸引了。走近了才勉强认出那是他的五个公主,不,六个,这个最小的他第一次见到,三岁不到,小胳膊小腿的,走路都不稳,小脸绷的紧紧的。

    承业帝觉得有趣,哎呀,他有这么多女儿,再有一个就能凑成七仙女了。

    这时小六说话了,奶腔实在可人疼:“大姐姐说的不对,我母亲说,熊是笨死的,不是猎人杀的。”

    大公主已经七岁了,她笑起来,和沉妃很像:“对对对,你说得对,笨死的,和你一样。”

    承业帝也这么觉得,这个小女儿真是笨,她的母亲,那个蒙面女人肯定也笨。

    然后二公主说了:“难怪我母妃总说娴美人母女都是脑子不正常的。”

    承业帝皱眉,这话他可以说,她的女儿这么说就不好了。

    三公主说:“是啊是啊,我母妃也说,娴美人生产难产,本来就笨的人愣是又生了个傻子出来,还当宝。”

    四公主也说:“每次我们玩她还要跟着,今天我们要见父王她还跟着,就不怕父王嫌她笨,连冷宫都不让她们母女待了。”

    承业帝狠狠皱眉,他的几个大女儿都已经六七岁,多少该懂事了,怎么为难同胞妹妹。小奶娃看起来很可爱很正常,不过接下来承业帝也感觉到了不一样,小奶娃的服侍丫头眼眶红红的要拉她走,但是小奶娃不肯,抱着一边假山石头喊:“我母亲说,我是父王最小的女儿,父王会对我好的。”然后把自己兜里的一把糖果拿出来,一本正经地说,“我给你们糖吃,你们不要赶我走,我也想看看父王长什么样,有没有白白帅。”

    五公主嫌弃地推了推她:“你个傻子别跟着我们,白白败坏我们形象,父王才不会喜欢你这个傻子。”

    小奶娃眨眨眼:“我母亲说我不傻,是你们太嫉妒我的聪明才说我坏话。”

    “你母亲算什么?只是个美人,她说的你也信。”大公主一脸高傲。

    小奶娃一本正经:“我母亲说,我只要相信三个人说的坏话就够了,母亲的,父王的,相公的,所以大姐姐的坏话我不用信,不过,大姐姐你放心,你不骗人我还是会考虑信你的。”

    承业帝心里对那个娴美人产生了兴趣,哎呀,她把小奶娃教的真好玩。

    大公主脸色很难看,抬手就打下去,小奶娃的侍女来不及阻拦,承业帝根本没想到大公主还敢动手,顿时怒从心起。

    可他还没出去,就听大公主哭起来:“你这个傻子,我要我母妃好好收拾你不可。”

    原来大公主刚一巴掌要下去打在小奶娃背上,可是不巧,小奶娃估计抱过假山,又在旁边树上蹭,落了一条毛毛虫在她背上,大公主下手快收不住,拍了一手的虫子绿色屎液,这对于养尊处优的大公主来说真是太可怕了。

    小奶娃背上也疼,撇撇嘴,侍女连忙抱起她就跑,后面其他几个公主的侍女就喊着撵过去,剩下的公主围着大公主看她尖叫。

    承业帝沉默一会儿,还是觉得四个美人都不如冷宫的女人会教孩子,于是匆匆回去就招来徐公公,下旨四大美人妃子教女无方,禁足半月,还下旨把娴美人提为娴妃,出冷宫。

    徐公公大喜:“陛下可是记起娴主子了?”

    承业帝不耐烦:“宫里也就她们五个为孤生了孩子,说不得就四位封了妃她还在冷宫。你去把几位皇子叫来,孤看看他们现今学的如何了。”

    徐公公脸色复杂地退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