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26章 犇犇上书房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太师大婚后,犇犇也正式更名为覃霄,跟着皇子们上课,不过第一天就闹了不愉快。

    原因是课间四皇子说起傻宝送二宝的那把诀释,非说是傻宝抢来的。犇犇就解释说是那个老板卖假剑,傻宝去换的。四皇子他们不信还说傻宝就仗着父王宠爱,横行霸道,还故意打碎二公主花瓶,犇犇说花瓶已经赔了,还赔了两个,几个皇子都不相信,于是就吵起来,最后犇犇说:“只敢背后说人坏话,有本事我们去当面对质。”

    几个皇子就缩头了,然后犇犇直接拿了书就走了,回去就跟覃落说不念了,那几个皇子又蠢又笨又固执,一起念书会拉低他的智商。

    太师沉默了一会儿,看着一本正经又早熟的儿子,觉得不念也没什么,而且自己总有种惹不起儿子的感觉,于是就大方同意了。

    承业帝不这么想,你说你一个人把四个皇子都骂了,完了还不要继续一起念书,这不是摆明了嫌弃几个皇子?不就是嫌弃皇家了?

    覃落很委婉地说:“陛下,犬子自小民间长大,不懂什么宫廷礼仪,实在还没学会变通,说什么都直,不适应宫中生活,若硬是让他跟着几位皇子念书,怕是日后还会多有争执,倒是误了皇子们进学,不如…”

    “不适应?孤看之前一个月他适应的比谁都好,爱卿啊,孤有四个皇子,怎么的也能,不,也得找出个成器的,你说是吧,啊?”

    覃落默了一会儿:“陛下,这个,您挑着就好了,犬子心思都在臣岳家的铁器铺子上了,进学怕是也无益。”

    承业帝也不说话,覃落也低着头,许久,承业帝叹口气:“便再进学一段时间吧,孤也不可能有其他儿子了。”话语间的凄凉竟让覃落不忍。

    只能应一声:“喏。”

    晚间承业帝一个人跑到冷宫,冷宫大门紧紧关闭,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承业帝叹口气,也不去敲门,就那么往门口一坐发呆。

    突然,“吱呀”一声,娴妃开了条门缝,看到真有人吓了一跳:“呀?还真是你!”

    承业帝就把她拉过来抱着一起发呆。

    娴妃小声问:“傻宝睡了?”

    “嗯,早睡了,晚上吃了一碗饭,一盘炒肉丝,一碟子牛肉,一碗粥,还有一盘绿豆糕,还喊着饿,孤也不敢再让她吃了。”

    “她越来越能吃了,也没见她长多少肉。”

    “嗯,不过倒是长高不少,当初就只能抱着孤的小腿喊要抱大腿,如今都已经到孤的腰间了。”

    “陛下真是宠她。”

    “嗯,孤也想宠你,可你不稀罕,罢了,就这样,挺好了。”

    娴妃难得没呛声,抬起头亲了亲他的嘴角:“挺好就不要难过了。”

    承业帝搂着她叹口气:“近来孤发现,便是孤给下一个皇帝铺好了路,清理了一切拦路虎,怕是也不能保证他带着大贺走的更远。”

    娴妃眼睛一酸:“要不,再进点新人吧?”

    “来不及了,皇子都已经快成人了,容不得孤再培养一个了,况且,”承业帝摸摸娴妃的头发,“孤除了你也是不愿再碰别人了,你当外面传孤的那些闲话孤不知道?早几年就听到了,不过那也好,能在这偌大皇宫还能跟你过得像民间平凡人的小家生活,孤也是帝王里的第一人了,当年孤征战时,看到过很多人逃亡,有一对须发皆白的老夫妻,一个走不动了,另一个也会停下,拿到一口水也要分对方一半,那时候孤就想,孤有那么多女人,会有一个愿意在孤逃亡,在孤无援时停下来陪着孤,哪怕知道,停下来就可能意味着死亡。”

    娴妃趴在他怀里不出声,承业帝扶起她,果然看到她的脸上都是泪水,拿袖子给她擦:“后来孤回来,四个美人都来了你没来,四个美人一样的眼神一样的心思,你没有,你知道吗,那时候孤甚至一点都记不得你了,也许真的出征途中出了事让孤忘了你,可是那又如何,听到你哭孤会心疼,听到你梦里都念着孤回来孤会开心不已,知道你有孕就决心保护好你,发现你误会孤,孤的心里会难过得喘不过气,所以啊,孤肯定了,孤之前便是放不下你的,如今虽说孤总要偷偷过来,总还是让你见不得人一般,但孤还是爱上了这样的日子,你告诉孤,孤出征前可应过你什么,可是,那许久前就爱上了你?如今,你又是否真心甘愿这般陪着孤?”

    娴妃哭出了声,然后又笑:“竟是这样,我还当你当初都是捉弄我,都反悔了,这么多年你怎的就不说一句:我失忆了呢?虽然只是忘了我一个人,你说了也是好的啊。”

    “如今这般你还是不信孤,孤当初又怎么好说,记得所有人,只是忘了你,岂不是更伤人?罢了,便当孤哄你的好了。”

    “怎么能这么算?”娴妃吸吸鼻子,“当初应了什么我也记不大清了,后来你是真是假我也越发不明白了,不过现下我可是记得你的白首之约,这回你不再食言我便不追究以前的事了。”

    承业帝笑起来,拿她的袖子给她擦眼泪:“如此,可要多谢爱妃了,此间事了,孤允你青山绿水,今日的白首之约定不敢再食言。”

    娴妃甩了袖子:“脏死了。”

    承业帝就重新拿起自己另一只袖子给她擦。

    娴妃抓着他的手慢慢说:“若是,我有儿子,也很上进,你是不是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承业帝搂过她:“好了好了,你给孤生了一个小福星傻宝,还有一个最像孤的二宝,孤满足了,那四个孤再好好调教,总有一个能上道的。”

    娴妃低低应了一声。

    承业帝终于被娴妃大美人小意贴心地伺候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把昨晚的悲天悯人给扔到九霄云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