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30章 又到一年宫宴时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又是一年一度的除夕宫宴,今年的席上多了两位一等夫人和一个皇子陪读。

    傻宝过了年就是十一岁,那么她的大姐姐二姐姐就是十五岁,也就是明年就要及笄,而三姐姐四姐姐五姐姐也十四岁了,几位公主包括傻宝都应该是不成亲也是要订亲了,几个皇兄也要选皇子妃。

    所以今年宫宴承业帝开了一个很大的全朝盛宴,所有大臣都要带家眷,提前也暗示了几位娘娘让她们晚上留心一下,看有没有适合的人选,大臣们也心知肚明,所以小妾庶子女什么的让他们带也不敢带。

    不过呢,每一个地方都会有那么个奇葩,现在这个宫宴上的奇葩是花大人,也就是花美人的老爹。

    这位花大人在花美人进宫后才得了一个儿子,虽然是妾生的,但自小就宠的眼珠子似的,多少次想把眼珠子身份再往上提一提,不过花夫人是个硬气的,死都不肯把这个眼珠子过继到膝下,有内幕说当年花夫人也同时有孕的,不过后来小产了,成型的孩子流出来也是一个男婴,一直怀疑是那个小妾搞得鬼,加上花美人那时候也刚生了皇子,气盛的很,挺着母亲,非得让那个贱人生的贱种背着一辈子庶子的名分,甭管往后陛下有什么恩典,那个庶子永远都不能沾到光,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花夫人娘家也是个大族,礼部尚书张大人就是花夫人她爹,强势着呢,花大人也就不好强逼着,但对这个眼珠子可是更加疼爱,有什么好的恨不得都给他。

    这就不意外地养出了一个小千岁,平日里说东不能往西,要星星不能给月亮。这回宫宴听说是为了给公主选驸马,这位千岁年纪不大但平日里早已经看过许多美人,但因为身份还没进过宫看过公主,所以这回就一定要来,花大人思考着,如果真娶了公主还是有很多好处的,甚至都不必再忌惮夫人,把儿子身份变成嫡子也是分分钟的事,而且越看越觉得他的眼珠子长的风流倜傥,还会吟诗作对,胜过多少同年人呢,又是他花大人唯一的儿子,怎么就配不上公主了?当年先帝还常说要是有个公主必然是要嫁到花家的。

    就这样,花大人把打扮的风流倜傥的庶子给带来了,花夫人一入座就离他们远远的,恨不得再远个十万八千里,周围不少人都挺稀奇地看他们,完了还议论纷纷,有几个正大光明地掩嘴嘲笑。

    花美人一进门看到父亲那桌脸就阴下来了,带着四皇子,四公主坐下后看到其他三位美人似笑非笑的样子更是一口老血憋在嗓子眼。

    四皇子第一次看到这个眉目清秀,周身风流气息的少年,问花美人:“母亲,怎的没听过外家身边那人?”

    花美人冷笑一声:“贱人生的贱种罢了,上不得台面。”

    四皇子倒是觉得那个人玩的扇子挺有品味的,上面有和他喜欢的那种丰满的美人图。

    承业帝免礼坐下后扫了一眼所有人,大伙都识相地低头,除了傻宝还在砸核桃,就只有那个全场唯一的庶子抬着头自以为花孔雀的让承业帝打量,是不是觉得小爷俊美非凡,想把公主嫁给小爷?唔,刚才看了一下,几个公主长的都是不错的,挑哪个比较好呢,哎呀,长的好就是烦人。

    承业帝看他举止轻浮,目光游移不定,还不时看几个公主,不喜地皱眉。

    收回目光,承业帝和蔼地问另一个另类:“傻宝啊,怎么自己动手砸了?”

    傻宝近来长开点后已有五分像娴妃,三分像承业帝,还有两分独具一格,一眼就能看出日后那惊人的容颜。

    傻宝看着面前的一堆核桃和空盘子就说:“这个一份要给父王,一份要给母妃,一份给白白,一份给落落,一份已经让人送到海滨给元帅了,今年儿臣没来得及准备礼物,母妃说亲手做的礼物最好,儿臣就想亲手砸核桃当礼物送出去。”

    承业帝很高兴,虽然要分给很多人,但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

    此时远在海滨已经吃上核桃的元帅一把老泪跟身边跟了好几年的侍卫说:“公主还记得我啊,多好吃的核桃啊,啊,我想起来了,昨天军师还说对面赫野元帅新得了一块牛眼大的紫宝石,天天不离身地带着,等我吃完核桃我就去打一仗,让盗八趁乱把宝石拿过来,嗯,就这样,公主铁定高兴。”

    盗八最擅长妙手空空,前职业为海盗头子。

    一边女扮男装好几年的侍卫一脸抽搐。

    这边宫里承业帝也很高兴地吃核桃,边吃边问傻宝:“孤记得昨日你的核桃不多了,怎么今日又弄来许多?”

    提到这个,傻宝很高兴:“父王,儿臣让错错应征潘氏学徒,拜师学艺了半年,偷师到了他们家炒核桃的秘制方法,现在不出宫也能吃到了。”

    她身后的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一脸悲伤。

    承业帝干笑:“傻宝还挺聪明啊,都知道偷师了。”

    你要是说一声你是公主,人家还不上赶着天天给你送核桃。

    其他人,尤其是在场的官家夫人心里也纳罕这个传说中有点傻气的公主,珠圆玉润的,看着就觉得招人稀罕,一身福气相,不怪陛下喜爱自己带在身边,没事看看也是舒服的,更别提还很有孝心,说话傻气有趣,据说还帮着陛下躲过两次暗杀,拿钱给元帅打了赫野一个措手不及,这等福气可是少见的很,更何况,说起找媳妇,家世这一方面,说不好听的,在座的大多都已位极人臣,又哪里敢找个多大势力的亲家,那可是可劲往陛下眼里钻,倒不如找个有福气的,一家子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也就菩萨保佑了。来之前很多大人就跟夫人分析了一下几位公主,陛下是尤为疼爱六公主的,现下见了真人大部分夫人心里更是满意了,暗暗想要待会得给自家适合的儿子制造点机会,赢得六公主好感。

    不过大家还没来得及行动,那边有人等不及了。

    “公主,圣人云,君子端方,这个偷字沾不得。”花大人的眼珠子花荣一脸我最君子我最高尚,你太丢人你太无耻的表情。

    承业帝当即全身都不舒坦了,丞相本来的笑脸没了,太师放下了酒杯。

    花大人终于后悔了,花夫人眼里都是笑,花美人一脸贱人就是矫情的嫌弃样,完全没看到她身边的四皇子一副深以为然,还出了声:“这位公子所言甚是,皇妹平日里确实有些不通事务了。”

    整个大殿默了,众大臣和夫人们都把头放的更低,心里默默把四皇子踢出了皇储的范围,列入黑名单,花美人想死的心都有了,花夫人也变了脸色,其他几个美人,笑了。

    承业帝淡然地摸到一杯酒,傻宝是他一手带大的,这样说来,是他不会教,也是他不通事务,都是他的错咯?

    丞相诧异地看看四皇子,纳闷极了。怎么说呢?满朝文武都在,你怎么就说自己皇妹不好呢?你忘了这个皇妹可是你父王一手带大的?比之其他几位公主甚至你们几位皇子,那是多用了好几倍的时间心思。

    太师瞄了四皇子一眼还没有想法,旁边他的儿子已经低声骂了句:“白痴。”

    太师摸了摸袖子,竟无力反驳儿子的话。

    “陛下,四皇子年幼无知,请陛下恕罪。”花美人脸色惨白,慌张地趴到地上。

    花大人也扯着花荣一起跪下:“陛下息怒,都是臣教子无方。”

    承业帝放下酒杯,反看向已经不砸核桃改为好奇他们为什么跪下的傻宝:“傻宝啊,你四皇兄说你偷师不好,你觉得呢?”

    傻宝很奇怪:“为什么呢?偷东西不好,可是大家都说偷师是好的,城里有名的店里都有学徒,他们都是为了偷师才去那做打压的,要做了好多好多事,那些师傅也没多少生气,好多人都说是好的,错错学了之后还给改革了方子,核桃老板夸了错错好多回呢,要不是错错要回来我这里老板娘都要拉她做儿媳妇了,这不是好事么?四皇兄为什么说不好?”

    众人也都看着四皇子,殿下,您真的明白偷师一次的意思么?你怎么还没有傻气远播的公主懂得多呢?

    承业帝看向还坐在那的四皇子:“是啊,皇儿告诉孤,偷师哪里不好了?你跟夫子学习,偷看夫子手扎,夫子可曾责怪于你?你这难道不算偷师?”

    四皇子终于后知后觉知道他说错话了,可是做学问哪里能跟炒核桃比:“父王,儿臣为了学问才看夫子手扎,是为了更好的将只是传播,作出更好的文章。”

    承业帝心里有点失落,花美人一个劲给四皇子使眼色。

    “皇儿如此好学,实在难得,如此,年后你便专心做学问,不必再与你其他皇兄一道学习六艺了,等你弄明白什么是不通事务再来见孤吧。”

    花美人瘫在了地上,花夫人眼刀子都可以杀死花荣了,花大人全身发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