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31章 变味的宫宴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承业帝扫了一眼花荣,问花大人:“花大人,那个是你儿子?孤怎么都没见过?”

    “回,回陛下,小儿,第一次参加,参加宫宴。”花大人冷汗直流。

    “那之前怎么不带进宫来?”

    “回,回陛下,小儿,小儿自小身体不好,所以,不曾带进宫。”

    “抬起头来,让孤看看。”

    花荣终于后知后觉地害怕了,今天见到的可不是坊间那些世家公子或者他爹的同僚,这可是掌握了整个大贺所有人生死的帝王,刚刚他发觉陛下打量他还沾沾自喜,现下却觉得那目光比那鞭子还难挨。

    脸色苍白,冷汗遍体,也还是不敢不从地慢慢抬起头。

    承业帝问:“多大了?读了哪些书?可曾学习六艺?日后想科举还是从军?现下可能为此次宫宴做篇文章?”

    花荣平日里只读过几首附庸风雅的诗,让他说些艳词倒还差不多。

    “启禀陛下,此人乃是花大人的庶出,平日里也是与一干大家庶子相交,小小年纪已是秦淮河上出名的公子,自诩风流公子。”陈大人一点都不介意把花家再往下踩一踩。

    承业帝虽然觉得陈大人这样不地道,可是也是更不喜这样的浪当子:“哦?庶出啊?看起来年纪真是不大,倒是担得起风流二字啊,陈大人你是三朝元老,之前更是做过十多年的礼部尚书,你看这样的人孤应当如何帮花大人调教?”

    “陛下息怒,臣回去一定严加管教,求陛下开恩。”花大人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平日里连根手指头都不敢动,哪里敢让承业帝调教。

    “陛下,臣以为,这等不通人情,胆敢当庭质疑指责并且污蔑公主的顽劣,陛下应当好好管教一番,好叫他晓得不是外人叫他小千岁就真比得上真正的公主千岁的。”陈大人义正言辞,四皇子已经没戏也就不用怕什么了,这么多年跟姓花的没少了恩怨斗气。

    花大人恨恨看了陈大人一眼,又朝自家夫人使眼色,花夫人垂着眼当没看见,她外孙都被他害成这样了,还指望她说情?做梦吧!

    承业帝很为难,都是很重要的臣子啊。

    丞相说:“陛下,花荣得罪的是公主,不如让公主决定如何处置?”

    承业帝一想,这是个好主意,就问傻宝:“傻宝啊,你看这个骂你偷东西的人该怎么处置?”

    傻宝这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跪下来,原来他们说她偷东西了,不过怎么绕了那么大圈呢。

    傻宝看看自己面前还有好多核桃,就说:“父王,他说我偷核桃,那父王就让他也去偷,然后我也骂他好了。”

    承业帝振奋了:“好主意,来啊,送花荣去偷核桃,唔,晚宴结束前要他亲手送上在座卿家每人一盘核桃,就是那家潘氏的。”又对着走上来要送花荣走的两个侍卫说,“你们看着,不花钱,你们不许帮忙,也不许别人帮忙,去吧。”

    “喏。”两个侍卫把花荣带走了,花大人这下心里更是担心了,他这个儿子连个三脚猫功夫都没有,哪里去偷的到啊,如此这般,心里更是恨上了陈大人还有自家夫人。

    承业帝看着没了庶子的晚宴还是很满意的:“耽搁了这么久,开宴吧。”

    花美人一直颓唐地坐在那,四皇子隐隐知道自己错了,可是具体错什么也不知道,也不明白不用学六艺专心做学问意味着什么。花大人坐立不安,花夫人一脸哀伤。相比之下,其他三个美人连同她们的家族都很高兴,不断地给承业帝敬酒,互相敬酒,就差高呼:少一个对手太好了!

    傻宝还在砸核桃,娴妃嫌烦就让人去给她找个专门的夹子,二宝就不停地一边帮姐姐收拾砸开的核桃装到盘子里,一边还得夹菜喂姐姐吃,免得她饿肚子。

    众人都挺稀罕,六公主把自个妹妹调教地真好啊。

    吃到不一会儿,就陆续有大臣家的子女献艺表演,还省下了今年宫里的歌舞。

    承业帝用一副看未来媳妇女婿的眼神看他们,各家大臣和夫人都希望自家被看上,偶尔祈祷别被看上给了四皇子就好。

    大臣家的儿女基本遛完了,就轮到皇子公主们上场了。

    大公主和五公主都是沉美人生的,所以之前一起排练,现在一起表演,大公主弹琴,五公主跳舞,十四五的女孩子都是最惹人爱怜的稚嫩豆蔻,她们的母亲又是出了名的美人,陛下又是龙章之姿,她们想不美都不可以,加上早早发育的身段,公主的尊贵,在场的众多男儿都看痴了。大皇子当庭画了一副四海升平让众人喝彩。

    二公主笛子吹的特别好,二皇子表演了一段舞剑,两人合作简直天衣无缝。

    三公主一手好字,三皇子出口成章,转眼一首朝歌就出来了。

    除了四皇子没出场,四公主跳舞时崴了脚,承业帝今天是很开心很开心的,发现他的儿女比那些大臣家的强了许多倍。

    尤其是他的几个皇子,合在一起就是文武双全,可是,一个皇位能几个人合吗?想到这个他又惆怅了。

    当大家把目光放到六公主和七公主身上时,承业帝也很期待地看着砸完核桃看表演看的很是来劲的傻宝:“傻宝啊,你的皇兄皇姐都为父王表演了,你有什么要表演给父王看的?”闺女,这可关系到你的终身大事啊,拿出你的压箱底本事亮瞎他们的狗眼吧。

    傻宝是亮瞎众人眼了,她当着众人面把一个螃蟹拆了,把肉都掏出来,完了又装回去,那螃蟹就跟没动过一样。

    承业帝感到无力极了,她吃的功力又上了一层。

    一个夫人叹为观止,忍不住出声说:“公主不愧金枝玉叶,礼仪便是旁人不及的,多少大家女儿在外都不敢碰的螃蟹,公主都可以拆的的如此优雅完美。”

    傻宝颠颠地端着刚刚掏出来的肉给承业帝送去:“父王,儿臣请您吃肉,您就让妹妹替我表演吧。让妹妹一个人表演两样。”

    二宝内心泪流满面,娴妃忍不住捂脸,承业帝表情十分精彩,最后还是接过那盘子蟹肉,准了。

    承业帝同情地看着都不会说话的二宝:“七公主可愿替你姐姐一起表演?”

    二宝内心暴躁,但面上不显,她才不要让别人有任何机会笑话她的姐姐。

    二宝站起来,拿过刚刚大皇子画画的纸甩给看热闹的犇犇,又拿过二皇子刚刚耍的剑。

    然后,七公主才是真正亮瞎在场所有人狗眼的人。

    犇犇一站起来,二宝提剑就刺,吓得犇犇一蹦离地三尺高,踩着桌子就飞到半空,还没来得及落下来,二宝一剑又来了,平日里他们还能勉强打个平手,可是架不住今天二宝手里有剑,而且二宝练的就是专门为剑而生的百步飞扬,犇犇就连逃跑都吃力。

    众人睁大眼,想不到名不见经传的七公主这么狠,承业帝也从来没想过二宝竟然真的把那本百步飞扬练下去了,太师发现二宝只是撵着犇犇没真打也就放心了,安慰自己夫人:“七公主这是在让咱们儿子陪她一起表演呢。”

    犇犇可不觉得,被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发现人家撵自己玩已经把一套剑耍完了,立马把手里的一摞纸往后面的二宝身上一扔就跑。众人只觉得瞬间看不清二宝身影,只见漫天白纸久久不能落地,一个青色的影子在其间忽上忽下,还有傻宝不合时宜地大喊:“二宝,慢了慢了。”

    然后那青影直接淡成了烟,众人目瞪口呆。承业帝忘了自己手里拿着酒杯,傻傻看着,娴妃神色复杂,心烦意燥地连喝了几杯酒。

    等到青影越来越明显,大半个时辰已经过去了。众人看清面色冷清的二宝时,二宝已经把所有画纸收在手上,让人分开拿过一旁的墨泼上,宫人们两两一组将每幅画展开,都是极简单的东西,春天的桃花,冬小麦,夏天的荷花,烈日禾苗,秋天的菊花,熟稻谷,冬天的雪梅,火炉子,除了断成四幅的年末祭祀图复杂了点,其他的都几乎是寥寥几笔,但是十分逼真,可见画工深厚。

    二宝拿着最后一张白纸,拿起一边的笔,挥毫而就一首家天下的诗。

    全场寂静,承业帝看着眉眼与自己如出一辙的二宝开始有点恍惚,等他回过神人已经走到了二宝面前,二宝抿着嘴看着承业帝,眼里还是属于孩童的希望得到父亲称赞的期许。

    承业帝看了看那些画那首诗,然后神色没落地摸了摸二宝的头:“恨汝不是男儿身。”然后就大步出了殿门,众人仍旧不敢出声,这句话让在座的各位几家欢喜几家愁,二宝回头看着父王背影,嘴角抿得更紧了。

    娴妃走过来,吃力地抱起已经八岁的二宝:“二宝很棒,你父王心里是欢喜你的。”

    二宝松了嘴角,趴在母亲肩上,怎么都让人想不到刚刚那个能文能武的神童。

    傻宝指着那幅烈日禾苗说喜欢,就让人拿过来,然后也不管妹妹还在忧伤就赶着跟父王跑了。

    宫宴在承业帝失落的一句“恨汝不是男儿身”中悄悄结束。

    众人心思百转千回,单纯的选亲宴会也有点变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