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46章 黑风寨改行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这两年傻宝一直在训练她的护卫队,某天她听说历史上最厉害的护卫队可是能上天入地的,那么傻宝觉得她的护卫队不但要会上天入地还得会下水摸鱼,承业帝当时沉默良久,就挑了十一个大内高手,十一个当初跟着傻宝挖地道后来被秘密训练的人,十一个元帅从海滨送回来的精英。

    傻宝的训练很简单,会飞的教不会飞的怎么飞,会挖地道的教不会挖的怎么挖,会摸鱼的教不会的怎么连续半个时辰不出水地摸鱼。

    她每天没事了就带着几条饿极了的大狗放过去,撵得那三十三个人都飞上天,拿个网把他们网到河里摸到够他们这队护卫队所有人够吃的鱼,在地底下埋上几个翡翠玛瑙,谁挖到就是谁的,还不能把宫里地面弄得乱七八糟,总之这个护卫队的人都是痛并快乐着。

    再说大当家那边从新年正月半开始满大贺地探测矿脉,花了大半年时间找到了一处荒野,寸草不生的荒野。

    错错跟傻宝报告说大当家他们找到矿区了,不过在千里之外的一个荒凉深山里,人手不足,整个黑风寨的男人都去了还是不够,得再找人,要老实的,不会乱说话的,可是再找人只怕得惊动陛下。

    彼时傻宝刚领着被训练完的侍卫队烤鱼,听到这事,随手指着特地被点出来的三个侍卫头头大小了:“唔,大大,小小,了了,你们带人去给本公主找到,唔,两百个人,不会说话的,老实的。”

    半月后,大当家收到了大小了和三十个皇家护卫领来的两百个哑巴,哑巴每人手里拿着一块小金子乐呵呵的张着嘴无声地笑。侍卫大还给了大当家半袋子石头说是公主给这两百个人的伙食费,还有工钱。

    当天中午长久被人歧视的哑巴吃到了从没吃过的大块肉,喝到了从没喝过的大碗酒。

    大当家曹坤端着酒豪爽地说:“以后大家伙都是兄弟,好好干活不但顿顿有大块肉还有大碗酒,更有大笔工钱拿,干上几年东家发了财就让大伙回去娶媳妇,到时候有了钱,要什么样的没有,还轮的到那些个臭娘们嫌东嫌西?”

    旁边二当家敬业地做着手语翻译大当家的话。

    底下哑巴都“啊啊啊啊”地表示认同。

    大当家又沉下脸:“不过这干活也有规矩,我们这个挖山挖出来的不是什么古董,东家想发大财,挖出来的是什么大家日后明白了也不能传出去,否则,我们这的其他人可是要陪着一起掉脑袋的。”

    底下人都安静了,有点害怕地看着大当家。

    大当家又笑了:“我知道大家伙都是老实人,你们放心,东家后台够硬,你们老老实实干活就没事,你们看,东家不是还没干活就给你们一块金子了?还给了我半袋子,都是真的珍珠玛瑙,说是你们的伙食费,还有一年的工钱,你们这辈子看过那么多金子吗?”

    底下又开始骚动,兴奋起来。

    之后黑风寨的人俨然成了这个矿区的巡逻者,黑风寨也移到了这个方圆百里不见人烟的山里,偶尔路过的商旅看到迎风飘动的黑风寨大旗都绕道走了,有点小道消息的就会知道这个黑风寨的后台可是当今大贺陛下最宠爱的六公主,可是有人不止一次看到六公主跟黑风寨大当家的夫人逛街啊。

    承业帝某天问傻宝:“傻宝啊,黑风寨怎么突然搬了?有人抢山头了?”

    “没有啊,大当家说皇城附近规矩太多,招人眼,换个地方低调点。”

    “可是怎么跑那么远,那你有事他们还给你办吗?”

    承业帝回想起这几年自己可是借黑风寨的手做了不少朝里人手做不了的事,比如他跟傻宝说某个大人搜刮民脂民膏了,可是没证据查不了,傻宝正义感发作,跟大当家一说,大当家那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正义感也膨胀了,隔天就参合者傻宝那三十几个护卫队易个容就把人家的私货给截了,然后承业帝派给洪灾地区的款项就有了着落。

    “恩,办的,他们去那里也是给我办事。”

    “是吗,办什么?”

    傻宝想如果说出来挖矿,势必要把挖矿的人招出来,这人又是自己偷回来的,偷人不是好事,父王知道一定会说自己的,反正自己原本也想着用完了再给还回去,到时候再跟父王说应该更好点,于是难得动脑筋头一回骗父王的傻宝一紧张,一口饭噎在嗓子眼,承业帝立马把这事抛到脑后:“慢点慢点,今天这饭有这么好吃?”

    傻宝喝了大半碗汤才顺过来。

    承业帝拍拍傻宝脑袋,虽然都十几岁,能说婆家了,但还是孩子样,到底还小,还能多留几年,于是又高兴起来,不在意摸到闺女后脑勺一把水晶珠花,笑起来:“你还让玉和斋给你卖东西换水晶了?你这几年又攒了几盒子石头了?”

    傻宝扒扒手指头,上个月才给了大当家半袋子,这个月又给了剑器阁老头子半盒子让他去找他以前的师弟回来开创傻宝听不懂的伟大辉煌。

    再说剑器阁老头子的师弟,当初也没学到铸剑本事,和老头子一起捣鼓杂七杂八的东西,师傅死后就回老家开了个铁铺子,从官府弄到打农具的差事做大后还领了十几个徒弟,这回老头子就是想去找他那个志同道合的师弟一起分享把黑铁打成白铁的乐子。

    傻宝说:“还有五盒子不到。”

    承业帝心里一跳,他的国库里要不是傻宝这几年不断弄来金子银子什么的说不定都不剩下傻宝嘴里那样的五盒子宝石了。

    “父王你要吗?”傻宝以为承业帝又没钱了,毕竟他和丞相的缺钱形象早就深入傻宝的心了。

    其实几乎朝中所有大臣都这么认为,连大辕也曾这么认为,可是实际上,哪里真的有穷皇帝,再穷他手里的财富也是别人想不到的,只是承业帝当年习惯了示弱习惯了喊没钱,到现在都成了口头禅。

    “额,不用了,父王暂时不需要,你留着,过两年就是你的嫁妆一部分,带去婆家亮瞎他们的眼。”

    傻宝以为是承业帝故作坚强,非得送承业帝两盒子才作罢,承业帝满心复杂地收下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