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50章 可怕的兵工厂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当承业帝等人一身便服低调到达剑器阁时,看到的就是院子里横七竖八放着十几堆普通刀剑,屋里排放着明显上档次的盾牌矛枪,地下的兵工厂正热火朝天打着各种没见过的各种奇怪武器的场面,那些武器都闪着迷一样的渗人白光。还有最里面,犇犇正苦着脸,生无可恋地带着傻宝侍卫队继续挖地道准备再扩张地下室,毕竟铁炉边上都已经给放满了成品刀剑,铁匠手里还在不断地出成品。

    承业帝终于觉得自己完败在了闺女手下,说实话就是当年他御驾亲征也没见过这么多这么精湛的兵器。如果不是因为傻宝是个女孩子,如果不是傻宝一直在他身边长大,如果不是知道傻宝就是个图新鲜爱摆自己根本不想管的摊子,他真的要怀疑傻宝是不是有二心想要谋朝篡位了。

    犇犇一转头看到了神游天外的承业帝,还有黑着脸看他的父亲,腿软了,当场就哆嗦地跪下去不敢动了。

    半天,丞相咳了声,承业帝才回过神收回贪婪的目光,看着跪下的犇犇沉了沉气:“怪不得太师说你向来心不在上,竟是到了这里了。”

    太师一听这话也跪了下来,这私造兵器到底是死罪,别说太师,就是皇子太子都担不住。

    承业帝突然笑起来:“如此,覃霄过了年也十五了,可担当一面了,孤看你把这里管的还不错,过了年也不必再进学,就管着这里,如果前线的兵器跟不上,孤到时就唯你是问。”

    覃霄知道承业帝这是非但没降罪还是要正式重用自己了,先是不可置信地看看他老子,得到他老子妖娆凤眼地狠狠一瞪,随即神魂归位,便感激地对着承业帝三叩首:“谢陛下,覃霄定不负陛下厚望。”

    太师也挥袖将双手交叠置于额头,稳稳地郑重地叩了一个头:“谢陛下不杀之恩。”,再叩一个头,“谢陛下知遇之恩。”

    承业帝拉太师起来:“起来吧,明天让覃霄先去趟兵部挂个闲职,再让严青来一趟,派点人把周边闲杂人都清一清,之后就让他帮着覃霄一起管这吧,这里也暂时不要暴露出去,你们明白吗?”

    太师点头,毕竟是从延国偷回来的人和技术,连六公主都知道不好意思说出去,他们这些聪明人更不会往外说。

    傻宝被承业帝提遛回去被罚少吃一顿饭一个鸡腿,傻宝沮丧极了,看着父王桌子上热腾腾香喷喷的鸡大腿不能吃,这比打她还可怕。

    她吃饭的时候,元帅已经秘密地从那条贯彻都城南北的庞大地道启程,亲自带着大批兵器赶赴前线,承业帝把那套白铁盔甲也赠与他,让他此战必须旗开得胜。

    丞相也连夜收拾包袱跑到千里之外的黑风寨看铁矿去了,真的看到那高山似的铁,还有井然有序,来来回回只知道沉默运铁,一句话都不交流的矿工时,向来舌灿莲花的他也被震得沉默了。

    黑风寨的男人人在来来回回巡逻,莫盗和大当家还有一个眼生的中年人在撸着袖子,拿着罗盘铁锹之类的东西勘测地形。

    丞相内心哭泣了,公主你敢不敢直接建立一个国家?还是有钱有人有兵器的可怕国家?

    第二天一早,二宝得知蔫蔫的傻宝就被罚了三天每顿少吃一碗饭,顿时觉得内心世界一片凌乱,这就完了?那你还忧伤个什么球。

    此时的承业帝心情舒畅地坐在龙椅子上,龙冠垂下的小珠帘挡着他满含深意的眼睛,而且他又敲着龙椅了。

    下面的陈大人无端背上一寒:“陛下,臣派人与延国那边交涉过了,那人说乌喜之前已经买去大半,如今好的已经不多了,不过还有延国十几年前用过的…”

    “孤要一堆废铁有什么用?”承业帝声音传彻大殿,“延国不要的破烂玩意陈大人也敢往孤眼皮子底下塞?”

    陈大人赶紧跪下还没说话,承业帝又说:“陈大人,孤记得不错的话,你今年已经七十多了吧?也是整个朝堂年纪最大的了。”之后又一转,“啊,你来说说,那人准备按什么价格把那堆破烂卖给孤?”

    大臣们一听陛下这悠悠哉哉的声音,悚然屏息,如此严肃的事,为什么他们伟大的陛下心情这么好?难不成又有了什么新想头?可别惹火上身。

    大殿里一时间安静得落针可闻。

    陈大人头脑发晕,感觉陛下这是在猫戏老鼠呢,不一会儿,额头上“啪嗒”掉下来一颗汗珠,砸在汉白玉砌的地面上,响彻大殿。

    徐公公楼楼拂尘,暗想陈大人这回要栽,这价格说低了是欺君说高了还是欺君,前一个是欺骗的欺,后一个是欺负的欺。今天这事善了不得了。

    然而,陈大人的反应是…

    “陈大人晕倒了。”太师平静无一丝起伏地说道。好像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似的。

    徐公公叹,自己果然还是比不过官场老狐狸。

    不过,今天这事最后的结果是…

    “啊,又晕了?这都第几回了?孤上回就说陈大人年事已高,身体要紧,得找几个人分担分担他手里的政事,陈大人却坚持事必躬亲,一心想将自己最后光热都报效大贺,这等精神孤实在敬佩,孤也不是那不体恤臣民的,陈大人不要说了,龚景,杨维,你们两个都升为工部侍郎吧,没事主动点给陈大人分忧,别老等着陈大人指派。”承业帝一脸贤明君主模样。

    刚刚又“悠悠转醒”的陈大人几次想插话都被承业帝自说自话给憋了回去,憋到最后果然一口老血喷出,溅了面前一大块白玉地面。

    龚景,杨维两位与严青一道十年前进了殿试被点出来的榜眼探花,如今的左右工部侍郎,给陛下谢完恩后就一左一右地扶起陈大人,跟陛下告罪一声带陈大人出去看太医了。

    大殿里更是诡异的静,不多时承业帝只听见汗珠“啪嗒”“啪嗒”掉在地上的声音,看看底下,果然好多大臣在流汗,嗯?流汗?天已经这么热了?难道只有自己还活在冬天,大家都已经去了春天?

    徐公公默默想,咱家虽然比不过你们这些老狐狸,但咱家好歹跟着陛下几十年,陛下某些时候的小性子咱家还是晓得的,咱家就是知道今天有人要栽。

    不然陛下逼着自个少了六公主一碗饭一个鸡大腿,忍受宝贝闺女委屈眼神的憋屈往哪发泄?

    承业帝自认是个开明的君王,偶尔臣子有个小秘密什么的自己还是容许的,今天就不问他们为什么热的那么早了。昨天出宫一趟,折子又给存了好几摞,还是让他们散了,自己苦命地回去看折子吧,你瞧,孤就是这么伟大,臣子下朝就回家玩了,孤还要继续奋斗。

    嗯,今天就不让御膳房上鸡大腿了,换成红烧蹄髈好了,上回娴妃说二宝花了一个翡翠铃铛买了傻宝一个红烧蹄髈,这么贵的蹄髈,想必是个好东西。

    前线战争进入了白炽化,大贺和乌喜双方都有好的武器好的水兵,每一场打下来都是耗费人力财力。乌喜不敢拖延太久,因为发现大贺的兵器不但越来越多还越来越新,越来越不走寻常路,什么一次性发射十支火箭弹的炮弓啦,什么自动伸缩放大三倍的隐形神盾啦,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简直骇人听闻。所以每一次打仗乌喜都希望是最后一次,拼了命地去打,俞魁发现了这一点反而不急了,打上一回就歇两天,修理修理神弓神盾,排练排练阵法,过两天再拿外面叫阵的乌喜敌军练手,大贺水兵作战能力上升的不要太快哦,简直过去近十年的筹备训练都不及这短短几个月的。

    乌喜也不傻,吃亏了几个月后也开始使用起敌进我退,敌驻我扰的战略,乌喜毕竟大国,水兵厉害也不是吹的,大贺想一下子越过也有困难。刚好又新进来一批弓箭,元帅看着这批黑森森又亮闪闪的箭,神游地想着可以给水兵策划出几个闪瞎人眼的阵法,能配得上这么亮这么炫的武器的阵法。

    之后乌喜再攻过来元帅就让放箭,乌喜没有那么多的箭往海里乱射只能退回去,乌喜连着几天不挑衅了,元帅觉得太安静就容易让敌人知道自己在谋划不得了的大计划,于是大贺出了一支别具特色的,叫做“游散集结队”的水兵队伍,成员都是眼力极好,速度够快,水性够好,箭法够准的水兵精英,专门用来扰乱敌军军心,迷惑敌军视线。说白了就是拿着足够多的箭,划着小船跑到人家地盘二话不说就放箭,把人引出来就立马调船回头,或者跳水回头。

    乌喜不堪其扰,慢慢习惯了隔两天就主动去大贺那边找个虐,反正又不会伤到大元气,好过被大贺这古怪叫战法骚扰得吐血,当然更加不会产生退回去的念头,十年前大贺打到家门口的仇还没报,这回乌喜好不容易打到大贺家门口,怎么都得一雪十年前的耻辱。

    而元帅更不急,慢慢地更加仔细地调教他的水兵,争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动则已,一动就一口咬死乌喜,所以两个大国的战争算是进入了僵持阶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