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00章 有钱没钱,不一样过年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过了会儿,大家专心吃东西时,当日一起去大贺求亲的大将军曹武突然出声:“臣听闻苏南侯少年家道中落,向来节俭,可如今一眼看起来竟是丝毫都看不出来,想来真的是富贵了。”

    众人问声朝苏南侯府那两桌看去,苏南侯今天一身玄色锦衣,仔细看会发现那是寸长寸金的云锦,即便是它的产地大贺,一年也不过百匹,还大都进了皇宫,腰间束带金丝缠绕,翡翠镶扣,脚上一双锻面长靴,银线绣出的祥云低调奢华,不看不注意,一看就要吓一跳,至少在西罗,可能除了皇帝谁也穿不起,最让人咬牙切齿的是,苏南侯这一身穿的,还是到场的苏南侯府主子中最最低调朴素的。

    于是自然的,大家又看向了苏南侯旁边的苏夫人,一套红绿宝石的头面,同样云锦料子的黄色棉服,还有双面绣的绣花鞋,端的是贵气逼人。再去看苏世子,头上那镶了紫色水晶的紫色发带,不注意都没瞧出来还是用天蚕丝造的,身上同样是云锦料子的紫色锦衣,坠了红宝石的红色长靴,每一样都是不留神不见灯光就不能发现的。最后再去看傻宝,更是打击人,一套纯天然翡翠的头面,一身比云锦看起来还要柔软好几倍的红色衣裙,衣袖下的手腕上左手三个镯子,右手三个镯子,还都是颜色不一的,不是她动手间发出叮咚声根本不知道。

    苏南侯脸色不太好,他看了下自己这一身锦衣华服,也不能跟他们说:这已经是我在衣柜里找到的最低调最朴素的衣服了。

    宗兆帝心想:这么多珠玉锦缎啊?苏南侯你不老实了嘛,上次肯定还私藏了好多干货。

    苏倾钰心里一个咯噔,他想哭,想告诉所有人:爷的媳妇太有钱,她把我家她觉得旧的不好看的衣服都给扔了,连下人的也都扔了重新做,今天我真的不是故意穿什么奢侈品出来刺激你们的,实在是穿的不够媳妇入眼标准媳妇不让出门啊喂,爷真的真的已经十分十分地低调了啊。

    皇后想:难怪每回我赏什么给苏南侯府,回来的人都说他们宠辱不惊,现在看来,他们怕是都不在乎那点子东西啊。

    苏夫人想:完了,防着防着还是被小人咬住不放了,亏你曹武还是大将军,不就是求亲失败么?不就是败在我家倾儿手下了么?怎么这一点胸襟都没有,一点都输不起,小人!

    太后想:看不出来,这个大贺公主悄悄把苏南侯府给变了个样啊,连苏靖那个节俭到抠门的都开始穿起云锦了。

    傻宝听到有人说公公了,就歪头问苏倾钰:“相公,他在说什么?吉祥话吗?”

    苏倾钰一噎,看着她的天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御史台大人趁机说:“西罗如今正是全国一致抗敌的艰难时刻,前方将士尚不知温饱如何,苏南侯作为主将却如此骄奢,实在不配担当三军主帅。”

    这话一说,大家都没人说话了,大家心里都有数,如今苏南侯府的荣华都是人家苏南侯拿命拼回来的,大贺公主带来的只能算是锦上添花,人家公主喜欢拿嫁妆给婆家添东西你管得着吗?何况人家苏南侯老早就给西罗皇室送了十几车嫁妆,你怎么的,还想要人家公主再给你西罗军队花嫁妆?你不怕大贺皇帝笑话就罢了,你就不怕大贺皇帝一个不乐意直接挥兵过来?再说人家苏南侯怎么不能当三军主帅了?人家光这回出去的三四个月,不说打赢了大小多少仗,就说人家这些年一直戍边,一年到头回不来两回,没功劳还有苦劳呢。难得今年人家儿子风光大婚,过年才抽空回来吃个团圆饭,还把军营里安排的妥妥的,人家怎么骄奢了?没看人家今天进来开始就处处低调了么?非得人家穿的像当初年轻那会乞丐似的你才满意?还敢说人家,你有没有看看你和你夫人那一身金银有多俗?

    宗兆帝看看苏南侯低调的奢华,又看看御史台一家暴发户式的有钱,有点肝疼,特么都这么有钱让他这个皇帝怎么做?

    而且御史台你说的会不会太过分,他不当三军主帅,你去给孤当?你造不造人家出征前可是特地把虎符的一半上交,还主动要求孤给派监军的?你可以怀疑人家有钱不上报,可以嫉妒人家有钱,可是你不能怀疑人家的忠心人家的作风啊喂,你这么说真的没脑子么?

    傻宝听懂了,以前有人也在宫宴上说元帅带着属下顿顿吃肉太奢侈,不配当个好元帅,承业帝告诉她这是有人嫉妒元帅,想让他不当元帅。

    所以现在情况就是有人嫉妒公公了。

    傻宝就看着御史台大人认真地说:“你嫉妒我爹爹。”

    众人默,不能这么一针见血的。

    御史台老脸气红了,浑身发抖,“扑通”就给跪了:“陛下为臣做主啊,臣自从当了这御史台,十年来兢兢业业,为我西罗鞠躬尽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宗兆帝心说:除了不停地找孤的麻烦还真没见你做什么。

    傻宝又说了:“我爹爹为西罗打仗,有功劳有苦劳,大家都知道,你说说你有什么苦劳?御史台是言官,我父王说,就是一群随时擦干净脑袋准备撞柱子威胁皇帝的,你撞过几回了?又为何事撞的?你威胁陛下成功了几回?”

    宗兆帝心里一跳,好想见见承业帝,我们一定是知己,你对御史台的这个定义真的是太精准了。

    御史台还没开口反驳,宗兆帝就笑了,问傻宝:“那你父王平日都是如何应付这些言官的?”

    傻宝说:“父王说,大殿有根专门让他们撞的柱子,谁要撞就撞,撞坏了就抄家来赔,撞死了就给新人腾位子,父王说他是皇帝不是他们的父母子女,不受他们分毫威胁,不过好像十几年也没人撞过那根柱子,父王说他们还是很好说话的。”

    宗兆帝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御史大人身后的柱子:“唔,孤记得,御史大人也撞过几回柱子,上回世子要一起去大贺也撞过,说世子会挑起两国不和。”

    苏倾钰目光一冷,你个御史台不要脸的,小爷碍着你哪里了?说我纨绔,不看看你家那个败家子什么德行。

    苏南侯脸都臭了,你个御史台算什么东西?女儿还嫁在我们家,竟然还敢看不起我儿子。

    苏夫人甩了一个眼刀子,我没为难过你女儿,你还敢欺负我儿子,看我以后怎么找你们家的麻烦,你等着,你女儿以后回娘家肯定是家常便饭。

    御史台背后冷汗,御史夫人不平了,原本女儿被赶回来好几个月,昨天因为要过年了才被接回去,还是那个庶子不声不响来的,侯府真正有分量的主子一个屁都没响过,这脸就没这么丢过,今天来这里参宴,还被多少官家夫人明里暗里嘲笑过,现下自家老头子还被刁难,真是太过分了。

    傻宝很奇怪:“为什么相公会挑起两国不和?”

    御史夫人就接过来:“公主难道之前没听说世子不通事务,冥顽不化,纨绔扰民,恶习累累?”

    傻宝点头:“我知道啊,那又怎么了?”

    御史夫人一噎,这样的人去求亲大国公主难道真的不算是侮辱么?你们大贺不是应该把头抬高高,见都懒得见人的吗?或者直接雷霆大怒,把人砍了剁了也不是事啊,到底为什么你最后还要嫁给这样的人啊喂!

    御史夫人怎么也不能当庭把心里话说出来,然后傻宝自然不大懂,还很奇怪:“这跟两国不和有关系吗?我相公不通事务冥顽不化,恶习累累跟你跟御史台有关系吗?”

    “哼,如果不是治家不严,苏南侯教子无方,如何有世子今天的纨绔模样,本官身为御史,主的就是百官言行作风和教养。苏世子平日胡作非为皆是苏南侯的纵容所致,自然与本官职务相关!”御史大人又雄纠纠了。

    傻宝很奇怪很奇怪:“我相公怎么纨绔了?”

    “你看看他绫罗锦锻,穿金戴银的,成天不务正业,上街扰民,不是纨绔是什么?”

    傻宝瞧瞧苏倾钰,愣是没看出来哪里纨绔了,就直摆手,手镯叮咚响:“御史大人你错了,我相公不纨绔的,他以前都没有珍珠粉敷面膜的,也没有石头绣在衣服上,连金缕衣都没有,就是金子也没有几个,老是带着很重的银子出门,他都没有银票可以带的,我父王说没有银票的纨绔不是个合格的纨绔。”

    在场的人都默默吸口凉气,再也不敢直视大贺的公主了。

    宗兆帝泪了,内心一片荒凉,承业帝你就是这么宠女儿的,你就是这么教女儿的,你就是这么不拿珠宝金银当珠宝金银地给女儿玩的,我恨你,我嫉妒你!

    苏倾钰捂脸,他早就知道要比纨绔,不只他,全天下的人可能都比不上他媳妇。

    御史夫人被噎,苏夫人脸色好多了,就笑着安抚地说了:“乖宝啊,周大人周夫人没什么别的意思,你就别计较了,吃东西吧,啊?”

    傻宝摇头:“娘亲,他嫉妒爹爹,诋毁相公是不对的,御史台是要监督百官品行的,他自己行为不端,怎么监督百官?”

    “你怎可如此颠倒黑白,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御史大人气的想吐血。

    宗兆帝左手摸着右手,哎呀,孤怎么觉得人家公主说的不错啊,你看前几天你女儿就被人家以教养不好送回家的,转头现在人家将军不平说几句,你就急巴巴地落井下石,这还是儿女亲家呢,这人品真是,啧啧,有够差的。

    傻宝很认真:“我没有颠倒黑白,你说我爹爹相公骄奢,你倒是说说他们哪里骄奢了,你的夫人戴的金银可是比在场的谁都多的,你说我相公纨绔,可是他没有,他很穷,连石头都没有一块,你说我相公不务正业,可是我问了皇城的百姓,大家都夸我相公威武,他现在也是陛下封的正九品,你不能拿你的正三品来歧视我相公,那我爹爹作为一品大员,如今也可以歧视你这个三品的御史台不务正业,还污蔑武将,轻视陛下亲封的朝臣。”

    众人仰望傻宝,能不被御史台骂的狗血淋头,还把御史说的一文不值的她是第一人。

    宗兆帝心里直点头,对啊对啊,这御史就是不把孤当回事,当初孤想给皇后做件狐裘他就又哭又撞柱子的,搞得后来皇后看到贵妃的狐裘就跟孤甩眼刀子,还冷战好多天。

    “陛下,臣冤枉啊。”御史大人哭了,真心哭了。

    “你又要撞柱子了吗?”傻宝很兴奋,她还没亲眼看过御史台撞柱子呢,以前听她父王说,一撞上去,厉害的血就“嗖”地喷出去老远,鼻子嘴巴都能冒出血,不厉害的就是立马晕过去,额头就青那么一丢丢,反正哪种都特别难看,污眼睛得很。

    宗兆帝都替御史大人胃疼了。

    苏倾钰心里那叫一个爽啊,被打脸被逼的下不来台了吧?看你以后还敢时不时刮刺小爷,爷现在可是有媳妇撑腰的人。

    可是还有这么多人呢,不能表现太明显,苏倾钰就轻轻拉拉傻宝,用着略微责备的语气:“别说啦,不然人家不想撞也被你说的要撞了。”

    御史大人脸色已经是猪肝色,眼泪呈宽面条地流。

    宗兆帝“咳咳”两声:“行了行了,大过年的,别哭哭啼啼的不吉利,公主你也别计较了,多吃点东西啊。”

    完全不提刚刚苏南侯府一家低调奢华的事。

    大家也就当没发生过,大将军曹武看了看傻宝一脸“你说我相公就是不对,我就是不准你欺负我相公”的表情,突然就想哭,公主你当初为嘛不要我。

    程云心里也有点酸,再看看傻宝那张明显比几个月前还要艳丽魅惑的脸,心就彭彭地跳不停了。

    宫宴结束后,苏倾钰搂着瞌睡不断的傻宝坐在马车上,心里都是满满的,听着外面的爆竹声,突然想起去年的除夕,他爹爹回来是因为苏普成亲第一年,参加完宫宴又回家继续吃团圆饭,可惜一言不合,还没吃饭他就被他爹收拾了,闹腾完他自己一个人跑出来,那晚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连粉红楼都没开。

    他就躺在空荡荡的街心里听城里的爆竹声,感到铺天盖地的寒凉,那时候他看着黑沉沉的夜空就轻声念叨:如果真的可以许新年愿望,我想下一个除夕能有个宝贝我的人陪着我,能让我爹不再嫌弃我,我还想,有个能值得让我好好去爱去珍惜的人。

    可能真的被老天听到了,所以今年的除夕他有了傻宝。

    傻宝迷迷糊糊地被人抱下车抱回房,有人带着酒气亲吻她,她搂着那人嘟嘟哝哝说:“相公,相公,我想回去,要回大贺,都好几个月了,我要我父王母妃妹妹他们,白白他们都要不记得我了。”

    苏倾钰抚摸她的头发,心里软的不得了,想也不想地回到:“嗯,明天我们给爹娘磕了头就去大贺给你父王他们拜年。”

    傻宝听着就笑了,闭着眼笑着笑着就流了一串眼泪,蹭着苏倾钰的脸:“父王他们肯定想我的,我知道的,可是,我不能回去,我知道的,都知道的,我是来和亲的,和亲不能随便回去。母妃说,要是相公疼我我就不要急着回去了,让我给相公生小宝宝,生了小宝宝才能回去看父王他们了,母妃还说,生了宝宝就抱回去给她看看,看看是不是正常的,是不是和我一样的,我知道,好多人都说我是不正常的,母妃也老说我是傻的,我小的时候她总是背着我哭,白白他们也说我傻,总怕我被人欺负,只有父王说我不傻,说我是他的宝,他最疼的就是我,我知道我还是不正常的,虽然我不知道我哪里不正常,所以宝宝还是不要像我,像相公就好了。”

    苏倾钰被她糊了一脸的泪,鼻子特别特别酸,捞着袖子给她擦眼泪,心里压了石头似的:“不傻,相公的傻宝一点都不傻,也是相公最大最大的宝,相公希望我们的宝宝以后都是跟傻宝一样可爱聪明的,你想回大贺就回,没什么不可以,明天我们就回,不用等有宝宝的。”

    傻宝就笑着睡着了,苏倾钰轻轻搂着她:“我疼你,肯定会比你父王还疼你的。”

    远在大贺的承业帝散了宫宴,被皇贵妃扶着回到寝殿,坐下来就抱着皇贵妃的腰不撒手,哽咽着:“你说傻宝还记不记得我,这都三四个月了,她手里的东西会不会都被人骗走了?就苏倾钰那个散漫的性子,他自个还是个被宠的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对傻宝好,会不会疼人?傻宝才十五岁,过了年才十六,本来我打算等她到了十八,再考虑给她成亲,就给在宫里建个公主殿,成亲了也住在宫里,谁也甭想欺负到她,可是,可是她才十五,就一个人嫁到穷的不得了的西罗去了,吃的用的都不好,那边乱七八糟的人一堆,她要是不高兴了想回来都回不来怎么办?”

    皇贵妃红着眼:“没事没事,不是那么多人跟着呢吗?欺负不到她的,她又哪里是个随便让人欺负的,傻是傻了点,可是跟着你好歹十几年了,板起脸唬唬人还是可以的,大贺底子在那,又有几个不长眼的去惹她,便是西罗皇帝也是轻易不敢打她主意的。”

    “嗯,我也觉得,谁敢欺负孤的傻宝,孤就亲自带人灭了他。”承业帝眸光一寒,杀气一个劲地放。

    皇贵妃嘴角一抽:“好好好,现在呢,还是先去洗漱休息吧,明儿还要起早去祭祀祈福。”

    承业帝傲娇地扭头埋到她的胸口不动了,皇贵妃顿时心肝都疼了,你敢不敢再幼稚点。

    第二天,大年初一,傻宝一醒来就把怀里相公的脑袋推开,欢腾地穿上她父王特地跟葡萄一起送来的新衣服,那是一袭橙色棉衣裙,坠着上百个豌豆大的同色宝石,一套顶级橙色打造的头面,一戴起来,动一下,那些垂着的珠玉“叮咚”作响,脖子上挂了三个琉璃挂饰,手上戴了十几个银制的细手环,一晃“叮叮”地响,动听极了,脚上是一双布满浅粉色珍珠的橙色绣花鞋。

    当苏倾钰又赖床小半个时辰才懒懒地坐起来,准备睁眼时就觉得根本睁不开,天还没大亮,烛光一照那些移动的珠宝就让他炫目不已。

    “相公你看,我父王给我做的衣服好不好看?”傻宝高高兴兴地跑过来转圈给他看。

    苏倾钰赶紧奉上笑脸:“好看,太好看了,亮闪闪的,老远就知道是你了。”

    傻宝就美滋滋地去上妆。

    苏倾钰狗腿地爬起来非得给人画眉毛,画着画着就被她那双盛满欢喜的桃花眼迷了去。

    给苏南侯夫妇拜年时,傻宝弯着眼睛问:“娘亲娘亲,我的衣服好不好看?我父王给我做的哦。”

    苏南侯不忍直视,苏夫人心肝直跳:“好看好看,可亮闪闪的了。”

    旁边站着的姨娘和周玉兰眼睛都看直了,又一次被大贺有钱虐哭了,苏普看看满身珠宝却丝毫不见俗气,笑的春花灿烂的傻宝,握紧了拳,如果,他不是庶子,也是从夫人肚子里出来的,那么上次去大贺肯定也有他了吧。

    吃早饭的时候,姨娘还是站着伺候的,看着苏南侯不时紧张地查看苏夫人的肚子,手里帕子都被抓皱了。苏普默默吃饭,周玉兰时不时瞄一眼傻宝。傻宝一连吃了两碗五颜六色的元宵才慢慢吃着小圆子。

    吃的差不多,苏夫人和苏南侯随意地说着去皇宫拜年带什么礼物。

    苏倾钰吃了三碗圆子才说:“爹,娘,我打算等下就收拾带傻宝回大贺拜年。”

    苏南侯一愣:“你说真的?可今天不是要去皇宫拜年?”

    “爹娘去就行了,傻宝今年第一年离开大贺肯定想念得紧,我带她回去看看,明年就不赶着回去了。”

    苏夫人看看傻宝已经不再笑的脸,心里难过了:“哎,那就回吧,乖宝第一年跑这么远,平时也不能回娘家,就过年回去吧,紧赶着还是能在正月未尽时给大贺的陛下和娘娘拜个年的。”

    苏倾钰得了他娘的批准,立马不吃了要拉着傻宝去收拾东西,傻宝不动。

    苏倾钰奇怪:“傻宝,收拾东西啊,我们早点赶路,晚上也不停,不到一个月就能到大贺了。”

    傻宝看着兴奋的苏倾钰摇头:“我现在不回去,我要等娘亲生了小宝宝再回去,父王常跟我说,如果母妃生我的时候他在身边保护母妃,那母妃就不会受苦了,爹爹等下就走了,我不走,我要陪着娘亲,不让娘亲受苦,我跟母妃说好一年回去一次,一年还没有到,我可以再等等。”

    苏夫人心都软化了,搂着傻宝:“乖宝啊,娘亲没事的,会照顾好自己,你想回去就回吧,咱家没那么多说道,你是和亲来的,可就跟娘亲亲闺女一样,娘亲会去跟太后说说,都没事的。”

    傻宝还是固执地摇头:“母妃说过和亲公主不可以随便回去的,这样会让父王为难,我现在不能回去。”

    “你这孩子怎么也是认定就不回头了呢。”苏夫人眼泪都掉了下来。

    苏南侯连忙拉过夫人:“好了好了,傻宝说的不错,哪有和亲几个月就回去的,我们两国就是没什么龃龉,旁的国家不定怎么想了,还以为不和什么的,再等等,等有一年了我亲自去跟陛下说,让傻宝回大贺看看,啊?大过年的,不能哭,不吉利不吉利。”

    苏倾钰皱着眉,看傻宝坚定模样心疼极了:“爹,你别忘了你说的,满一年你得去跟陛下说让我们回去看看。”

    “知道了知道了。”苏南侯只能跟儿子撒气。

    苏倾钰就蹲下来拉着坐在凳子上的傻宝的手:“傻宝,对不起啊,不能回去了,不过满一年肯定回,他们不让我们也要偷偷走好不好?今天我带你出去玩,去城外看梅花好不好?唔,我们今天也不换衣服,你就穿你这身你父王给你做的衣服,嗯?”好看的眉眼盛满了微笑,宛如春风。

    傻宝酒窝陷下去,重重点个头,苏倾钰就高兴地拉着她出去了:“爹,娘,我们今天晚些再去宫里拜年,你们先去撑着场子啊。”

    苏南侯抽抽脸,到底还是“嗯”了一声。

    周玉兰看着一向纨绔的苏倾钰刚刚竟然那么低姿态地哄傻宝高兴,甚至不去皇宫拜年也要带傻宝去城外玩,更不怕打眼地让她穿着那身珠宝衣服出去,只为她高兴。

    如果,如果当初她爹娘不拒绝苏夫人的提亲,现在享受这份宠爱的是不是自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