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04章 苏家家传绝学是惧内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

    与此同时,远在大贺的承业帝在暴走,傻宝太可恶了,她人生的第一封信竟然是写给剑器阁老头子的,要不是犇犇无意间看到错错,他这当父王的还不知道他放心尖尖的傻宝会写信了,虽然只有五个字:“我要铁甲车”,另外附带了一张据说是机关车的图纸。

    犇犇头很大,可是那个车搞起来动静肯定大,以后弄出去也会引起轰动,不可能让承业帝一点不知道的。

    承业帝转了好几圈,一屁股坐下了:“把错错叫过来。”

    错错泪汪汪地跑来,虽说这不是她爹,可好歹也是她伺候了好多年的主子她爹,心里还是挺想念挺激动的。

    承业帝清清嗓子还没来得及问话,皇贵妃不知道从哪跑过来了,丞相和太师也同时到了门口。

    “傻宝怎么样了?高了?瘦了?有没有被人欺负?有没有好好吃饭?东西够不够用?有没有不高兴?她公公婆婆好不好处?那个苏倾钰有没有好好照顾她?”皇贵妃得得得地问了一摞,其他人也是要问这些的,都睁着激动的眼看着错错。

    错错“哇”地哭了。

    所有人一愣,承业帝狠狠黑了脸:“西罗不想好好混了?”

    错错抽抽嗒嗒地说:“公主,公主她自己不肯回来。”

    “哎?”承业帝疑惑。

    错错缓过气:“过年时驸马要带公主回来看大家,可是公主不肯回来,说是娘娘说过不能随便回娘家,要一年才能回来一次,驸马还有侯爷夫妇都可疼公主了,就连宫里,除了西罗皇帝老想着给公主卖官哄银子,皇后和太后都是疼着公主的。”

    承业帝脸色好多了:“那公主手里还有多少东西?可还够用?”

    错错直点头:“够的够的,侯爷夫妇只拿走宫制嫁妆的一半,其他的都没动,也就后来公主非要送礼把黄金全给西罗皇后了,西罗皇帝就给驸马升了官,侯爷夫人说过西罗皇帝还是不敢随便坑公主的,也亏不到公主。”

    丞相点头:“这是肯定的,这千两黄金也算买个脸熟了。”

    太师点头:“苏南侯夫妇还是聪明的。”

    皇贵妃叹气:“他们要是敢动傻宝的石头,傻宝自己都会跟他们打架的。”

    承业帝看看傻宝写的那五个字有点眼酸:“她的字可是跟孤一模一样的。”

    丞相瞄到那副图纸,挺好奇,皇贵妃已经拿过来看了:“她又弄什么幺蛾子了?她要是再摊了自己收不动的摊子可怎么好。”

    错错连忙说:“这个就是个车,特别神奇,都不用马来牵,直接摇手把它就能自己走,还能掉头,是西罗宫里一个叫木安的做的奇巧玩意,可还没出宫就被西罗皇帝看上了,扣下了,公主就生气非要做个铁的,说以后看到皇帝的车就撞过去,保证撞碎了。”

    承业帝习惯性地抽嘴角:“也就她天不怕地不怕,算了算了,赶紧让人做了给她送过去,给她多做几个,让她玩个够。”

    犇犇有点为难:“陛下,剑器阁老头子昨天看到图纸连夜琢磨了,觉得铁甲车是个绝佳的战场武器,只要上面再加个铁罩,按上火箭火药筒,平地战场上那就是碾压敌人的绝佳武器。”

    “额?”承业帝认真看看图纸,太师拿笔大约勾画了一下,然后大家震惊了,太妙了,人要是坐在里面,就跟上回那个铠甲似的,不开门想死都不容易。

    “南边不是刚开了一个矿区么?刚好试试那边的铁吧。”承业帝沉思了会儿又说,“给傻宝做成图纸原样的就成,不过都用白铁,再给弄点宝石装饰一下,必须亮闪闪的!”

    丞相看看图纸也直喊:“妙,真妙,也就是公主能找到这么奇妙的东西出来,唔,那个木安也是个人才,他人呢?能过来大贺发展么?”

    错错摇头:“木安是西罗皇宫的一个小木匠,喜欢私下做奇巧玩意,费木头,宫里都是看着他不让他碰木料的,公主也是自己让人砍了一座山才让木安随便造的,奴婢不知道他能不能过来。”

    “那就算了。”承业帝摆摆手,“让他在西罗继续给傻宝做小玩意吧,西罗也就这木匠活好点,你这段时间就去傻宝以前爱去的地方给她搜罗点好玩的带回去给她,西罗那个穷地方肯定也没什么好的,哼哼,要是人再敢不好,孤就亲自去收拾它!”

    皇贵妃也点头:“虽说驸马长得不错,现在也是个小官了,可西罗的穷不是一天两天能改变的。”

    犇犇突然问:“听说那个苏倾钰以前惯爱去什么粉红楼的,现在还去不去?”

    众人一震,齐齐看向错错。

    错错摇头:“没听说啊,驸马和公主成婚以后,除了后来当值不在家,其他时候都是恨不得粘在公主身上,上回公主说想大贺,想陛下想娘娘想丞相太师元帅的时候,驸马都要哭了,拉着公主可怜巴巴不让走,公主跟着侯爷夫人睡,驸马还巴巴地非要睡到外间,就怕公主不高兴连夜回大贺呢。”

    皇贵妃放下心:“就知道傻宝是个有傻人有傻福的。”

    太师瞄了眼儿子,警告地瞪了一眼,犇犇默默垂下了头。

    “那他们有没有说打算什么时候回来一趟?”承业帝问。

    “公主说要等一年,侯爷也说满一年,他就去跟西罗皇帝说让公主回来一趟,奴婢觉得可能至少要等侯爷夫人分娩完。”

    “哎?”众人目瞪口呆。

    错错无辜地说:“侯爷夫人要给公主驸马生个嫡亲小叔子或者小姑子。”

    “想不到苏南侯这么,咳咳,”承业帝清清嗓子,“苏南侯夫妇感情真好啊。”其实吧,心里挺羡慕的,苏南侯比他还大呢,竟然又要有儿子了,可见跟夫人感情不是一般的好,侯爷夫人一定也是特别喜欢侯爷才会有这个孩子的,唉!同人不同命啊,要是哪天皇贵妃能主动对他笑一笑谄媚一把,他也就圆满了,真是羡慕嫉妒苏南侯啊!

    错错说:“不是啊,好像因为姨娘的原因,侯爷夫妇一直关系不好,唔,管家说其实侯爷早就知错也认过错了,还把二公子母子送到别院去过,后来乱七八糟一堆事,主要说是因为二公子生了场大病,差点救不回来,总之在老夫人临死时夫人又让人进门了,但这么多年夫人过不去那道槛,侯爷又不会哄人,每次回来总拿驸马出气,打了驸马把夫人引出来,夫人再打骂侯爷一顿才算消停,这回夫人有孩子,驸马说肯定是侯爷霸王硬上弓的,过年侯爷回来,驸马还让人包围院子不让侯爷进来,不过后来驸马又被侯爷打了一顿,侯爷夫人也真出来拿花瓶砸了侯爷不让他欺负驸马,最后侯爷就怂了,一个劲想着哄夫人去了。”

    “…”好的吧,苏南侯惧内的形象已经深入大贺高层人物的心中。

    丞相摸摸袖子:“嗯,听说苏靖往上几代的父辈,都是只有一妻,曾有人戏言惧内是苏家家传绝学,本以为苏南侯是要破例的,看来还是个敬重夫人的,有其父必有其子,苏南侯如此,想必儿子也是不差的,瞧着驸马还是个会哄人的,肯定比他爹强多了。”

    众人深以为然。

    ——

    玉和斋在西罗开业,惊动了整个皇城的人,原因无他,里面的东西都太高档了,富人看了觉得以后送礼有奔头了,穷人瞧了觉得开了眼界,以后跟没见过的人说起来也是个荣耀。

    苏倾钰一步一跟地跟着傻宝跑到玉和斋后院。

    徐景还是一身儒雅青衫,手里多了一把扇子,墨色的眉眼带着淡淡欢喜和惆怅,站在石桌边看着一盒满满的宝石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到门口声音,徐景扬起笑容:“公主来啦。”亲切而熟稔的样子,看到后面的苏倾钰也含笑点头招呼:“世子有礼了。”

    苏倾钰很端庄地微微点头,目不斜视。

    傻宝蹦蹦跳跳地跑过去:“徐景你的店弄得很好看。”

    随即看到桌上的石头就扑过去了,拿起一个有她手掌大小的红色宝石对着阳光看:“好可爱的石头呢。”

    “就知道公主会喜欢。”徐景笑容更软了,“找了几个月才看到这么大个的。”

    傻宝乐呵呵地抱起一盒子石头:“都给我。”

    徐景点头:“本就是为公主准备的。”

    苏倾钰傻了,这价值连城的宝石就这样拿了真的好么?

    傻宝翻翻宝石又说:“唔,圆的少了,下次我要多点圆的。”

    徐景依旧微笑:“徐景记下了。”

    苏倾钰有点麻木了,默默地陪着傻宝吃喝徐景特地从大贺带来的糕点茶水,默默地听着傻宝一惊一乍跟徐景说大贺的事。

    “我母妃成皇贵妃了?那是什么妃子?”

    “妹妹打仗很厉害哦,百步飞扬啊,妹妹练好久的,犇犇都打不过。”

    “我送的骨衣很厉害啊,他们下毒妹妹都不怕的。”

    “妹妹都把人家打回去了啊,那干嘛还要特地撵着人家跑到人家地盘打?”

    “二姐姐的母亲一向很凶的,不过我母妃也不是好人,她肯定害不到我母妃的。”

    “父王把燕大人革职了?唔,革职后他要干什么?父王说他以前喜欢撞柱子的。”

    “四姐姐都有身孕了?那延国皇子还有好几个小妾?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五姐姐的夫君也有侧妃啊,侧妃也是小妾哦,嗯?我皇兄们也有好多小妾了?大皇兄这半年就有八个了?那徐景你有没有啊?”

    “没有才是对的,我相公也没有。”

    回到家,苏倾钰搂着傻宝撒娇:“宝宝,相公是不是比别人好?至少比你姐姐他们的相公好对不对?”

    傻宝摸摸才得到的石头,点头:“是啊。”

    “还比那个徐景还好对不对?”

    “对啊。”

    “那,那宝宝更喜欢相公对不对?”

    “对啊。”

    苏倾钰终于露出笑脸了,傻宝是从来不撒谎的,实诚到傻气,虽然有时候这不是好事,可这时候绝对是好事。

    “宝宝,相公这辈子都不娶小妾,就喜欢你一个,宝宝也不要喜欢别人哦。”

    ——

    大小了在某个不起眼的夜晚回来了,短短十天他们就搜罗了一盒子地契回来,苏倾钰今天被宗兆帝留下谈话还没回来。

    傻宝打开盒子,看着厚厚的地契终于心满意足了。

    侍卫大说:“公主,这里面有千里外雾城的,唔,所有土地,包括城池房屋什么的,那是个荒城,是西罗和伽泽边境之间的一座城,好几年前打完仗就没人住了,两国因为觉得一打仗这个城得第一个被报销,也没什么产出,就谁也没要,最后被一个富商买下来,两国把钱一平摊就撂开手去了,那个富商以为人会回来,可是空了好几年都没人愿意回去。如今他家里又出了事,他就便宜卖给我们了。”

    侍卫小说:“这里面还有西罗伽泽为了筹军费贱卖的土地,咱们顺便又让雾城那个富商出面帮忙买的,他拿了我们不少好处费呢。买下来的土地,西罗的三千顷都靠着边境,伽泽的七千顷一半在它和西罗的边境,一半在它和姜国的边境,属下探过,可以从水路直达这三处产业,而且问过,这些土地的土质都不错,可以种很多东西。”

    侍卫了说:“这里面还有百里外那个淮水镇的包子铺烧饼铺,两个屠宰场一个专门收肉类和野物的街道,还有两家糕点铺一家酒楼,一家首饰铺,一家布庄,一家青楼。”

    “青楼是什么楼?怎么没有看到?”傻宝看着地契没有青楼两个字的啊。

    大小了一抽脸,侍卫大和小都盯着侍卫了瞪眼,怎么瞎买,青楼都买给公主算什么?

    侍卫了心虚地说:“青楼就是粉红楼那样的,是他们老板娘死活非要我买的,说她老了不想干了,看上隔壁卖烧饼的小王了,想从良,说这个楼很便宜的,里面姑娘虽然都又老又丑,可真的很便宜,才三千两。”

    “可是一家酒楼才两千两啊。”傻宝翻翻手里淮水镇的酒楼契约,才两千九百九十九两,嗯,没满三千两都是两千两范围。

    侍卫了很惭愧:“要不属下再去把它卖了?里面的姑娘估摸卖也能卖点钱的。”

    “卖姑娘?花魁吗?花魁不要卖,我还没看过花魁呢,你也不要卖她们了,卖人好像不大好。”傻宝拿出大把卖身契看看,“你拿去给她们吧,我不要买人,花魁留下,别的都不要了,对了,你们有没有给我买药铺?我听犇犇说过药铺是个神圣的地方,可以救人的。”

    三人对看一会儿摇头,侍卫了说:“那属下就去把青楼改造成药铺。”

    傻宝想想就又拿了一把银票给他们:“我要大大的药铺。”

    大小了立马跑了。

    傻宝看看一桌子地契,觉得自己终于有万顷良田了,心满意足。

    ——

    苏夫人这肚子都快七个月了,老大老大一个球,走路都颤巍巍的。

    苏倾钰有时候都不敢看,这天晚上抱着傻宝亲热的时候就纠结了,既想傻宝给他生个小宝宝,又害怕傻宝这么小,哪里能挺得了那么大的肚子。

    傻宝觉得他弄得自己不舒服了,就问他怎么了,苏倾钰问她:“宝宝,你想现在生小宝宝吗?像我娘那样挺那么大肚子?”

    傻宝摸摸自己肚子:“是哦,娘亲今天腿又抽筋了,好疼啊。”

    苏倾钰就从她身上翻下来,搂着傻宝:“宝宝,那我们还是不要亲热了,你还小,亲热了会有小宝宝。”

    傻宝抱抱苏倾钰:“唔,那我们什么时候再亲热?”

    “嗯,再过两年。”

    “那么久啊。”

    “不久不久,也就两年。”

    苏倾钰从那晚就开始做柳下惠,第一天抱着傻宝睡很开心,第二天就不舒服了,半夜起来去冲凉水澡,第三天就不肯抱着傻宝睡了,第四天傻宝要抱抱他,他忍痛拒绝,抱着被子睡地上去了。

    第五天还没打好地铺,傻宝就跟下来扑倒他:“阿钰,我要跟你睡,我要跟你亲热,有小宝宝也没关系。”

    苏倾钰跟戳破的泡沫一样,彻底破灭柳下惠的理想,二话不说直接在地上把人办了,完了之后再也不提什么亲热会不会有宝宝的问题。

    ——

    错错回来的时候轰动了西罗整个皇城,包括皇宫里的宗兆帝。

    本来带回来的马车都是黑布给蒙着的,可是进皇城的时候,守城的非让把布给揭了,所以…

    五辆白铁敞篷铁甲车铛亮铛亮地摆在露天马车上缓缓行驶进城,就跟傲慢的大象似的,上面镶嵌的各种宝石简直要让路过的人亮瞎眼,几乎所有西罗人都没见过这么多的白铁,更没见过用白铁造成这么亮这么奇怪的东西。

    五辆车前面还有两辆车,装着各种箱子盒子,下朝路过的大臣们心里默默想:这个苏南侯府的公主又去大贺搜刮了一顿,陛下看来又要卖官了。

    苏倾钰上午巡逻完准备立刻去皇宫,结果半路就看到骑着高头大马的大甲,手里牵着一匹红的浑身没一丝杂毛的汗血宝马迎面过来了,这让苏倾钰浑身的血都沸腾了,每个热血男儿心中都渴望这样一匹宝马。

    后面二乙跟着一辆小马车,里面坐着错错,再后面是两辆一看就装了不少好东西的车,最后面是三十个侍卫护送着整个车队过来,那五辆白铁造的铁甲车差点闪瞎他的眼了。

    他想,今天进宫可能没那么容易出来了。

    果然,在皇宫巡逻完后,宗兆帝又来找他谈话了,问一问工作中哪些地方需要上级支援的,平日里咱们西罗哪些东西比较够资格出口他国的,最近大家过得愉不愉快,城里还有哪些地方要改进的,等等等。

    苏倾钰想哭: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想回家,我只想回家骑大马玩大车。

    侯府里,傻宝看到这么多车就高兴地跳起来,车一从架子上抬下来,傻宝就迫不及待地爬上去,让木安陪着她在侯府里逛了好多圈,苏夫人也是开了眼界,在大甲小心地操作下,她也坐着铁甲车逛了侯府两圈,沿途撞坏了好几盆花花草草还是高高兴兴。

    老管家两眼发光,错错就很主动地扶着他上去,让二乙给他兜一圈。

    玩了好一会儿,傻宝想起来相公还没回来,就很奇怪了,不过一看到错错从马车上卸下来的如意糕甜枣糕,就把苏倾钰扔一边,拿着吃的就拉着苏夫人坐那吃吃吃,苏夫人觉得大贺的如意糕做的就是地道,不必傻宝乳娘做的差,而且原料来源不同,口味还很独特。

    金嬷嬷和乳娘领着错错把那两车礼物给搬下来,忙忙碌碌地在傻宝和苏夫人面前过,傻宝随口问:“有没有石头?”

    错错答:“有,陛下和娘娘各给了一盒,丞相和太师给的金子多点,也还有一些玉器,元帅夫人给了半袋子珍珠,太师公子给了一把匕首,他自己做的,镶了宝石可漂亮了。”

    傻宝接过小巧的弯月状匕首,比她手掌大不了多少,镶了红的白的两种宝石,很可爱。

    苏夫人听着错错随口回答,就跟说你爹娘送了两只鸡,你舅舅给了两只鸭似的,一口糕点给噎着,贴身婢女连忙淡定地给她喂水再擦嘴角。

    苏夫人看看一边琢磨匕首,不把礼物当回事的傻宝,心中又一次万马奔腾,大贺真的是太有钱,有钱的太虐人了。

    到了要吃晚饭,苏倾钰还没回来,郑石仁悄悄跑到侯府说苏倾钰被皇帝留了谈话,估摸着是被今天铁甲车给刺激了。

    苏夫人也开始担心,铁本就稀罕,如今大贺用了白铁这么多,就为了给傻宝做车玩,实在是太打击人了,尤其打击作为小国帝王的宗兆帝的心。

    傻宝不懂里面的弯弯绕绕,但知道是宗兆帝不让苏倾钰回来,可能又看上她的铁甲车了。

    傻宝想了想,自己有五辆车,自己和相公一辆就能玩嗨了,最多给娘亲爹爹一辆,还剩三辆闲着,有点浪费,就让人收拾一下带着两辆车进宫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