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06章 傻宝的小姑子出生了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又过了半月,傻宝派去给大辕送礼的人回来了,一起回来的还有五公主贴身婢女之一的青桃,带着五公主的三套头面过来,一套水晶的,一套翡翠的,一套纯金的,说是来道谢,现在那个贵妾已经死了,不但傻宝的大辕皇子姐夫对五公主更是亲热了,连大辕的皇后都喜欢每天喊着五公主一起逛花园,吃点心,还送了一整套的水晶首饰。

    这套水晶首饰最后都给傻宝送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那个大辕的宠妃如今也是贵妃了,她自幼就很喜欢香料,甚至有癫狂倾向,愣是把她原来老父母给取的婉君的名字改成浔香,一天她就能上午换兰香到花园散散步,下午换了荷香到皇后面前扎扎眼,晚上还能再换个荷花兰花混起来的香去大辕皇帝的御书房送汤。

    西罗苏世子给送的迷迭香她一闻就惊为神香,第一次用就给切了一半,把自个衣服熏了,还把皇帝的御书房给熏了。

    本来算好皇帝下朝刚好过来,她给邀个宠,这种香料可是前所未有的好闻,她这是独一份,必定可以让她的陛下再多宠爱她一点,让那些新进宫的小妖精们清醒清醒,谁才是陛下的心头肉。

    可是那天大辕皇帝因事下朝晚了,这贵妃被香熏得久了就开始不舒服,想着这几天小日子将近,就怕要提前,如果待会儿扫了皇帝的兴,还不如没来过呢,于是她就打算回自己宫殿,一路走一路觉得燥的慌,身体发软,遣了唯一跟着的婢女去给自己拿水过来,她在凉亭底下歇会儿。

    不巧,刚刚下朝要去给皇后请安的大辕太子,今天脑子一抽不想走平日里外男入后宫的康庄大道,就想抄后宫女人爱走的近路,然后就看到凉亭底下衣衫半解,呻吟不断眼迷离的皇贵妃,原本只是好奇地走上前去查看情况,却被美人扑个满怀,高耸的胸脯一个劲地蹭,芊芊玉手在他的脖子上,腰间划啊划。

    太子哪里受得了美人的主动,平日里看她妖里妖气地缠着他父王就暗地里流过口水,一走过还留下经久不散的香气,引得人想搂着多闻几下,最主要的某天他还撞到过这个小妖精跟他父王在御花园里露天大战,那个腿长的白的,腰肢软的细的,胸脯晃的跳的,嘴里叫的喊的,只把他父王勾得想把老命送在她肚皮上,搞得他足足三个月,每天眼一闭就是她啊啊啊乱叫乱扭的淫荡模样,东宫里多进了几十个美人都差点没能把他火全消下去。

    当下这情况要能忍住他就不是男人了,原本还顾忌这是他老子的女人,但看着怀里小妖精跟他爷爷皇贵妃八分像的脸,他就淡定了,反正他老子是太子时都能睡他爷爷的女人,他这个太子怎么就不能睡他老子的了,这也算是家学渊源了,他睡了才算是个合格的大辕太子不是?

    于是搂着美人就在凉亭旁边的假山后面亲热起来,胡天胡地再不管旁的,就晓得心心念念的小妖精终于被自个上了。

    五公主夫君是太子的亲弟弟,行四,四皇子的贵妾做姑娘时就认识太子妃,本来以为是可以嫁给四皇子当王妃的,偏偏后来冒出个大贺公主,自个老子还犯了事贬了官,最后他只能用贵妾礼进门,比庶妃还要低一头,不过四皇子不好色,可能也跟他身子骨不算强健有关,所以目前为止,府里也就一位正妃,一位侧妃,一位庶妃,还有一个贵妾。

    四皇子的侧妃和庶妃都是中规中矩人家的,家世算一般,不敢和大贺公主的正妃争,也争不过自小和四皇子青梅竹马的贵妾,三番两次后就熄火沉了下去。这个贵妾掐灭了上头两个的气焰就开始得意忘形,仗着以前与太子妃交好的,没事就喜欢往东宫跑,也不管人家太子妃是不是还欢迎她,不过皇后是真心疼她,明里暗里让五公主吃了几回亏,但是五公主是好惹的?不会也不稀罕用什么阴私手段,直接把人捆起来打了一顿关了两天,还是皇后出面说情才给放出来。

    却没料到,这个贵妾怀恨在心,胆大包天地直接给五公主下毒,幸好五公主陪嫁里有医术高明的太医,耗了一整夜时间才险险救了回来,四皇子都要气疯了,不要五公主发话就喊着要打死那个贵妾,不过也没见真打,皇后过来拦一拦也就过去了,然后那个贵妾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道歉悔恨,四皇子也哭诉自己这太子党多么多么艰难,千万不能再惹父王不高兴,皇后都抹泪说要是传给大贺那边,他们母子几个都完了,哭的五公主头疼,就让人都滚了,连带四皇子都不待见,修养的大半个月一面都没肯见四皇子,那个贵妾被罚了半个月闭门思过也就放出来了。

    下毒都不会有事,还有什么好怕的,那个贵妾又开始到处蹦哒,每天还假惺惺过来探望五公主,搞得五公主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直接把房里四皇子的所有东西扔出去,四皇子被打脸也不高兴,夫妻俩就这么冷战起来。

    今天这个贵妾又巴巴天不亮进宫给太子妃请安,太子妃要去给皇后请安,那个贵妾就非要陪着。

    偏今天天气不错,阳光照在水上格外好看,太子妃就领着人走那条极少走的水上通道。

    拐过那条水上走廊,尽头正是那假山背面,距离往凉亭的康庄大道只需要登上那十来个台阶,远点还好,有临水草木遮挡,走近了那把丑事看的一清二楚,太子妃瞬间掐断了两根养了好几个月的长指甲,陪着太子妃的宫人们立马垂下头,屏气凝神,默不吭声,偏那个贵妾惊讶得大喊起来,惊动了对面太子和贵妃,还有远处从对面通往凉亭,背对假山的那条路走过来的皇帝。

    太子害怕地跪在地上求太子妃救命,太子妃既恨太子好色胆大包天,又恨贵妾的不识大体,这等丑事哪里能张扬。

    五公主还有驸马正陪着皇后散步,也是往凉亭的那条路上,还差几步就要上台阶了,发现皇帝从后面过来也就停下等着行礼,然后也被贵妾那极具穿透力的“啊——”惊动了,皇后从她站的位子左手边那个方向瞄一眼,一眼看到假山后一地的衣服还有对面太子妃的脸色就心里一咯噔。

    五公主看着皇帝被惊,还加快步子过来就下意识冲过去,三两步下了那十来层台阶,一巴掌把那个贵妾打倒在地,挡了一下跟着过来的婢女的目光,掩盖了一下太子不算魁梧的身躯,太子连忙抱着衣服悄悄顺着假山入水游走了,太子妃赶紧带着自己的宫人,帮着刚刚醒过来急着穿衣服的宠妃挡住四面八方听到动静投过来的探询目光。

    五公主大喝贵妾:“本皇妃打的就是你,你再喧哗也无用,皇宫是你能喧哗的地儿吗?不过让你下水捡个帕子,你就作的恨不得全皇宫的人知道本皇妃苛待你,你可想过你对本皇妃下毒时,本皇妃受过什么样的苦?”

    贵妾完全蒙了,刚被丑事吓得回不过神,然后又是一巴掌,直接把自己打的耳朵嗡嗡响,只有一个念头:大贺的女人才是真暴力,上回那个青桃一脚把我踹得几天下不来床,今天这巴掌不会让我耳朵聋了吧。

    贵妃回过神扶着假山起来,想到苏倾钰送来的信就是让她帮忙教训一下这个欺负到大贺五公主头上的贵妾,就看着皇帝来的方向走出去,跟着五公主一起大喝贵妾:“竟敢对主母下毒,意图制造大辕与大贺不和,实属罪大恶极,陛下,这等可怕的人妾身快要被吓死了。”

    皇帝过来看到自个贵妃气成这样就问了怎么回事,贵妃说她跟太子妃闲逛,待会儿一块去给皇后请安,恰好看到这个贵妾跟四皇妃争执下毒的事,还把四皇妃帕子给扔了,气的四皇妃让这个贵妾下去捡。

    这时候太子妃也从假山后面拐上来,证明贵妃说的都是实话。

    实不实的大辕皇帝已经不在意,在他得知差点大贺五公主差点被毒死就吓得一身冷汗,要是五公主出事,承业帝不跟大辕翻脸才怪,那边大贺都把乌喜打回去了,士气正旺,要是转头来打大辕,大辕可不一定能随便脱身,所以就直接赐死那个贵妾了。

    皇后也没求情,毕竟侄女可比不得儿子,还是当了太子的儿子,那个贵妾就稀里糊涂的死了,皇后却因此事对五公主改观,皇子也因五公主急中生智而对五公主敬爱有加,而贵妃尽管后来知道是迷迭香的原因,稀里糊涂中了招,可不敢声张,更是因为此事算作一个把柄,被五公主皇后等人管的服服贴贴。

    总的来说,傻宝的一小块香料,搞死了贵妾,搞定了贵妃,还提高了她五姐姐的家庭地位。

    苏倾钰听后唏嘘不已,而傻宝从知道她五姐姐没事就没在意听了,摆弄她新得的玉石头面,苏倾钰默默觉得媳妇太淡定,是个做大事的人,自己太容易被吓到,不妥不妥,要改。

    ——

    苏夫人快九个月的时候摔了一跤,苏倾钰一路跌撞地跑回家时,他娘已经在产房生孩子了,这边傻宝很着急地跑来跑去,也不知道在忙什么,瘫在地上的姨娘瑟瑟发抖,周玉兰也被金嬷嬷一手压着,跪在地上。

    苏倾钰红着眼一把拎起姨娘,吼着问:“说,是不是不你?是不是?我娘一直有人伺候着,我也下过令,你们一房的人谁也不得靠近,你今天怎么在这里?你对我娘做了什么?”

    姨娘哪里见过这么暴怒的苏倾钰,看他要吃人的模样,吓得一直发抖,一句话抖不出来。

    纨绔看世子发怒像要杀了姨娘,赶紧上来说:“世子息怒,这回不是姨娘,是二奶奶。”

    苏倾钰松的姨娘,转头看地上一脸愤怒的周玉兰,才发现她已经大着肚子了,难怪那么有恃无恐。

    纨绔说:“二奶奶今天非要来告诉夫人她也有孕了,下人们不敢太拦她,夫人正好在走路做运动,二奶奶一路闯过来,直冲到夫人面前,没看脚下自己,踩着台阶滑了,怕自个摔倒就拉了夫人一把,压在夫人身上了。”

    苏倾钰两拳紧握,微微发抖,脸色铁青,像是下一刻就要把拳头挥出去。

    周玉兰心里发怵但并不怕,苏倾钰肯定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毕竟她肚子里有侯府的长孙。

    苏倾钰看她不知悔改,有恃无恐的模样,冷笑:“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有恃无恐?你他娘的怀的既不是我爹的种又不是我的种,你当能威胁得了我?你信不信本世子现在就能替你那庶子丈夫一纸休书把你休回去?”

    周玉兰脸上血色尽失,突然意识到苏倾钰是这个侯府的世子,才是这个侯府除了侯爷外主宰最大生杀大权的主子,而她不过是一个庶子的媳妇,一个向来只能被嫡子驱使的庶子的媳妇,嘴唇直哆嗦:“不,你不能,不。”

    “我娘要是有个好歹,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我来剁!”苏倾钰冷眼一扫,“来人,把她给本世子拖下去关起来,别让她跑了,御史府的人要是敢来,直接打一顿再扔出去,要是再闹就直接给本世子押了送到太后那去。”

    纨绔赶紧让人把周玉兰带下去,姨娘哭着直磕头:“世子,求你放了二奶奶吧,她不是故意的,她就是想告诉夫人一声,报个喜啊。”

    一边近来自从错错回去送信就开始贴身跟着傻宝的金嬷嬷冷笑:“不是故意?一个庶子媳妇怀了孩子还奢望得到跟主母同等待遇,怀的孩子还想要跟嫡系主子一样用度,简直滑天下之大稽。冲撞主母害的主母如今危在旦夕,不是故意也是存心,姨娘当时不拦着,就该想到现下要承担的后果。”

    姨娘突然不哭了,满面怨恨地瞪着苏倾钰:“我的普儿明明比你优秀百倍千倍,如果不是因为你,他才是侯府世子,他本来已经是正七品,都是因为你,侯爷不公,不公!”

    苏倾钰冷冷看着她,这些年他从不计较她做的那些恶心人的事,不过因为她不能真的伤到他娘和他,可是今天,因为她,他娘命悬一线,便不能再容忍,淡淡而冷冷地说:“你是不是忘了十几年前老夫人临终前说的话,那日,本世子也是在场的。是不是这十几年的姨娘喊下来你就真当自己是姨娘了?你忘了你这姨娘怎么来的,又是什么样的姨娘?你,不过是夫人一个奴婢,这些年,你怎么嘲笑本世子,气夫人的,本世子还没忘,本世子今天撂下话,夫人只要落下有一点不爽,便是不当这世子,跟苏靖决裂,也一定会让你后悔,让你永永远远地滚出侯府甚至滚出西罗,要你生不如死,悔不当初。”随后一挥手,“把她也带下去,跟那个女人分开关。”

    姨娘立马被堵了嘴拖下去。

    傻宝不管她们怎么闹腾,转了好几圈后,又开始巴着门想看看里面的苏夫人。

    苏倾钰上前抓着她的手,紧紧的,想汲取一点温暖和力量,他很怕,怕他娘有什么不好。

    傻宝坐在产房门口的台阶上,抱着坐在她身边的苏倾钰说:“阿钰,娘亲疼。”

    “嗯,生孩子都是疼的。”

    “她们说娘亲难产。”

    “嗯,会没事的。”

    “娘亲刚刚喊爹爹名字了。”

    “…”这个不能忍。

    苏夫人的痛叫声不断,一双手都是血的产婆突然跑出来:“不好了世子,夫人没力气了,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苏倾钰脸色苍白,眼前出现了大片苍茫,看到小时候都是母亲抱着他教他认字,看到都是母亲娇弱的身躯挡在他的面前跟他爹抗衡,喃喃喊着:“娘,娘,我要我娘,要我娘。”

    傻宝猛的推开苏倾钰,爬起来跑回自己院子里,转眼抱过来一个小孩手臂粗的人参,塞到产婆手里:“都要都要,我父王说,这个可以起死回生,让人有力气,你给我娘亲吃,吃了就有力气了。”又把自己左手上的三个颜色不一的镯子褪下来塞给产婆,“你帮帮我娘亲,我最喜欢的镯子都给你,你帮帮我娘亲。”

    产婆愣了下,赶紧跑回去了。

    苏倾钰失魂落魄地蹲在台阶上,听着里面一声又一声的哀叫紧紧的捂住头。

    傻宝坐到他旁边,摸摸他的手:“阿钰,你怎么了,为什么揪自己耳朵?”

    苏倾钰一把搂住她:“我娘本来不想要这个孩子的,是我劝她留下的,苏靖又害了我娘,我娘生我因为他早产又难产,现在又因为他的女人难产,他又害了我娘一回,我早就该离开侯府,带我娘走了。”

    傻宝拍拍趴她肩上的苏倾钰:“阿钰,那等娘亲把宝宝生下来我们就搬家。”

    “才不,要是我娘平安把孩子生下来我就不搬家,我要帮我娘把侯府占着给弟弟妹妹。”苏倾钰赌气地说。

    傻宝有点搞不懂他到底要不要搬,听着里面惨叫开始心烦,就爬起来:“娘亲都生好久了,太阳都从东头到西头了,我进去看看娘亲吧。”

    “产婆不让进的。”苏倾钰没说完,侍卫大小了已经把门口堵着的人拖开,傻宝带着嬷嬷畅通无阻地进去了。

    苏倾钰:“…”没什么是他媳妇不可以的。

    不一会儿房里就传出苏夫人更加凄厉的哀嚎声:“乖宝啊,你别动,娘亲会,啊!被你害死的。”

    “娘亲,产婆说孩子腿先出来会死人的,我帮她掉个个。”

    “啊啊——乖宝啊,别压了。”

    “娘亲,产婆说,宝宝再不出来就会没气,我帮帮她。”

    “啊——”苏夫人拔地似的一声惨叫。

    苏倾钰差点冲进去,被门口大小了拦了下来,真心觉得让傻宝进去就是个错误啊。

    可是苏夫人刚刚的惨叫过后就听到“哇——”孩子的哭声。

    虽然很弱,可是那是新生儿的声音。

    苏倾钰眼眶一热:“娘,娘你还好吗?”

    傻宝一身是血地跑出来了:“阿钰阿钰,娘生了一个小皮子,产婆说是个小姐。”

    苏倾钰突然看着傻宝笑起来:“什么小皮子,那是妹妹啊。”然后就用袖子给她擦脸擦手,“你到底对娘做了什么,产婆进去几个时辰没生下来,你进去一口饭的时间就生了。”

    里面产婆抱着一个小包裹出来:“世子啊,老妇人可是头一回看到这么绝的,愣是把孩子伸出来的脚给推回去掉个个,还直接压孕妇肚子上把孩子给挤出来,疼是疼了点,可孩子跟孕妇都平安无事,老妇人可是开了眼了,这法子好,可得救活好多难产的母子咯。”

    苏倾钰哭笑不得地接过猫大的孩子,一看,果然和小皮子很像,又问产婆:“我娘怎么样?”

    “夫人刚刚疼的昏过去了,过会儿醒了就没事了,亏的那根估摸得上千年的人参,不然夫人可没力气坚持着,不过难产到底伤身子,日后还得好生养着。”

    苏倾钰放下心,把孩子给奶娘,拉着嫌弃表情看孩子的傻宝往院子外走:“我带你去洗洗吧,都是血。”

    傻宝也觉得味道不好,就跟他走了,后面金嬷嬷熟练地给新生儿检查身体。

    ——

    苏南侯正在军营收拾东西,苏普刚好进来,苏南侯一边打包一边说:“你母亲估摸这几天就要生了,你的媳妇也有了身孕,咱们爷俩一道回去一趟吧。”

    苏普听到孩子,露出点微笑,回了声“是”就转身出去收拾东西了。

    苏南侯刚刚爬上马准备出发,苏普还没放好东西,远处侯府里的一个门房小四子骑马奔来,豆芽菜似的瘦身子差点被马被颠散了,还没到跟前就跌下来,不知道是太着急还是真被马颠下来的,落地就滚了好几圈,滚到侯爷黑煞马蹄前,捧着一封管家写的信,气喘吁吁地,眼神真挚地看着侯爷,说:“侯爷,出事了,出大事了,咱家夫人难产差点回不来,世子大怒又说要做主休了二奶奶,又说要把姨娘发卖了,还说要跟侯爷断绝关系。”那语气那眼神,让苏南侯莫名有种自己摊上大事被可怜的感觉。

    苏普手里的东西落地,苏南侯也从马上滚下来,旁边副将连忙扶了他一把。

    苏南侯拿过信看了一遍喃喃:“为什么还是没赶上,为什么还是让她难产了。”

    苏普接过信一看,上面写着二奶奶硬闯夫人院子,还为了防止自己摔倒拉了夫人垫底,导致夫人难产,世子大怒已经把人关起来了。

    苏南侯到家时,只有管家来迎接,他脚步不停地跑到馨苑,可是里面除了洒扫下人,其他人都不在,安静得可怕,一点不像刚添了喜事的模样。

    苏南侯失手落了手中的头盔,手慢慢垂下,宝剑坠地,神色疲态尽露,一下子老了很多。

    苏普远远看着夫人院子里失魂落魄的父亲,紧了紧拳。

    突然外面喧闹起来,傻宝喊着苏倾钰的声音:“阿钰,你慢点跑,给我看小宝宝,我要看小宝宝。”

    “给你看给你看,我也一天没看到了,我抱完了再给你抱啊,哼,都是太后不肯放人,真是的,我家卿卿都要不记得我这个哥哥了。”苏倾钰埋怨。

    苏夫人笑骂:“太后的坏话你都敢说。”

    “娘亲,你也慢点,昨天才能坐起来,今天就要去给太后请安太辛苦了,乳娘说你要多休息,好好做,对,坐月子,赶紧回去好好躺着歇息。”

    傻宝娇憨的声音让苏夫人很窝心:“好,娘亲都听我们乖宝的,这就回去休息。”

    苏南侯猛的转身跑出去,冲到苏夫人面前立着不动,苏夫人被吓了一跳,看着突然出现的人突然大骂:“苏靖你有病啊。”

    苏倾钰脸色一变立马挡到苏夫人前面,个头比苏南侯还高那么一点。

    苏南侯和儿子对视一会儿,又低头看他怀里那个小不点,皮肤白白嫩嫩的,睁着一只眼流口水。

    苏倾钰躲过苏南侯伸来的手:“侯爷做什么呢?托您的福,小爷我头一回被产婆问保大人还是保小孩,唔,换成侯爷会怎么选呢?如果没有那颗千万年的灵芝,侯爷你是希望回来看不到我娘还是看不到她呢?”苏倾钰捧了捧怀里的小人,看着他老子,一脸嘲讽。

    苏南侯张张嘴说不出话,手尴尬又惭愧地垂了下去,仿佛又看到那年才十岁的苏倾钰倔强傲慢地跟他说:小爷哪里有爹。

    苏夫人心里也是有怨的,所以什么话也不肯说,傻宝不在状况,不知道需要说什么,只拿着小宝宝红豆粒大的小指头玩。

    半天,苏南侯沙哑的声音响起,无奈又坚决:“本候不会允许你与本候断绝关系的。”

    苏倾钰绕过他往院子里走,嗤了一声:“你放心,这个侯府小爷虽然不在乎,但是小爷觉得给妹子做个嫁妆还是体面的。”路过苏普的时候依旧平静,“至少不会留给害过我娘的人。”

    苏夫人也跟着儿子进去,傻宝无辜地跟尴尬站在那的苏南侯说:“爹爹你不高兴吗?”

    苏南侯看着唯一理他的傻宝心就酸了:“爹爹高兴,当然高兴,爹爹这辈子一直想有个女儿。”

    傻宝就拉着苏南侯的袖子一起进院子里去:“那爹爹都不抱抱小姑,小姑会不高兴的。”

    苏南侯想说:你没看到是你相公不让我抱吗?

    苏南侯不太想这么尴尬地进院子,可是又不由自主地跟着傻宝进去了。

    傻宝路过苏普的时候就说:“你媳妇是个坏蛋,她把娘亲推倒的,哼。”说完就仰着头就进去了。

    苏普面无表情地转身走了。

    苏倾钰转头看到傻宝把苏南侯拉进来脸就黑了,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傻宝跑过去把刚刚被苏倾钰放下的小宝宝抱起来,风风火火地放到苏南侯怀里,苏倾钰拦都拦不了。

    苏南侯有点手足无措地伸出两只手,僵硬地捧着孩子,因为打仗,即使黏他的苏普小的时候他也只抱过几次,而苏倾钰根本就没光明正大地抱过一回,也就趁三岁的大儿子睡着了,那么偷偷地抱过半夜。

    苏倾钰紧紧盯着他的手,有点害怕:“喂,你小心点。”

    傻宝就拉着苏倾钰出门:“阿钰你不要紧张,我母妃说,孩子都是要父母多抱抱亲亲才会健康漂亮的。”

    “哼,我自小也没父亲抱,长得也很健康漂亮。”苏倾钰不服,可是并没有非要回去,他想,娘刚刚也没出声不让那个老男人碰孩子,那么,娘还是喜欢那个男人的吧。

    可是,那个老男人到底有什么好。

    苏夫人闭眼养了会儿神,房里安静了好一会儿,睁开眼转头就看到苏南侯杵在床边,捧着孩子一会儿看着孩子笑,一会儿又瞄瞄她。

    “你看什么呢?”苏夫人坐起来拢拢头发,乱七八糟的,有什么好看。

    “我看看她和你哪里像。”苏南侯笑的有点傻气。

    苏夫人接过孩子,语气不善:“抱孩子之前不知道把那身东西脱了?硌着孩子怎么办?”

    苏南侯一听连忙把铠甲脱了,一身中衣地站在那,想让她把孩子再给他抱抱又不好意思开口,手拿起来挠挠头又放下。

    苏夫人嘴角翘起一点,给了他一个眼色指示,苏南侯受宠若惊地挨着床头坐下,盯着孩子看,苏夫人就把孩子又放到他怀里。

    苏南侯小心地把软软的孩子搂到怀里低头亲了一下,眉开眼笑:“呵呵,我苏靖也有女儿了。”

    苏夫人看到他的傻样一时掉了泪,如果没有那些事,当年倾儿出生时,他是不是也会这样稀罕又小心地捧着倾儿说:我也有儿子了。

    苏南侯抬头看到苏夫人哭了,急了,小心地把孩子放到一边,拿手要给苏夫人擦泪,刚碰到又立马拿开,去旁边拿帕子给她擦:“我手粗,你坐月子,怕弄疼你。你怎么好好的哭了?你要是不愿意我来你就说,你坐月子期间我肯定不惹你生气,不过,不过你以后不要不理我,我知道这次你又受苦了,你怨我打我骂我都行,可你别不理我,也别跟着倾儿一样随便就不要我,我们都这样二十年了,能不能,你能不能,这回别惩罚我那么久了?”

    苏夫人眼泪更多了,摸摸他已经发白的鬓发,埋怨:“我以后老了眼睛不好就都怨你。”

    苏南侯红着眼点头:“恩,怨我,都怨我。”

    “本来就怨你。”

    “对,本来就该怨我。”

    ——

    苏南侯把家里人都招到一起,不过没让苏夫人出来,姨娘和周玉兰跪在堂中哭哭啼啼,苏普沉着脸站在她们身边,苏南侯脸色更沉,站在主位上一言不发。

    苏倾钰过来的时候左右看看,发现这堂屋里的桌椅都被清出去了,没他坐的地方,就自己出去拎了两把椅子放下,又端过来一杯茶,掸掸衣服一屁股坐在苏南侯斜对面,翘着二郎腿抖抖,再端着茶咪两口,吊着眼看看苏南侯。

    看到姗姗来迟,手里还拿着一个黑米馒头的傻宝,就招手让傻宝也坐下。

    傻宝不疑有他就坐下了。

    苏南侯狠狠抽了眉角几下,半天还是没呵斥他,万一一说什么不懂规矩,老子都站着,你个当儿子的不应该坐着,人家掉头就走,还要断绝关系怎么办?

    苏南侯从管家手里拿过墨迹还未干透的纸张,对姨娘说:“这些年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也清楚,上回本候也提醒过你了,本来这次的事把你发卖也是可以,但看在普儿份上,本侯也尊重你,给你一份正经遣散书,你的奴籍本候也会让人改了,以后你还是良家子,还可以找别的良人。”

    姨娘嚎啕大哭:“侯爷,奴婢知错了,您不能这样,奴婢好歹伺候了您二十年了。”

    苏南侯并不看她,看向苏普:“普儿,爹也是就事论事,希望你不要因此让你我父子之间有了间隙,爹与你姨娘的事从未瞒过你,这些年你姨娘行事你也有所了解,爹不管那是因为她没有真的伤到谁,可是这次,爹是不能容忍的,你的媳妇你自己处置,她有了身孕,这回也算是让你姨娘为她顶罪了。往后若是再不安分爹也不会再容忍她的,”

    苏倾钰继续喝茶,傻宝睁着大眼看他们说话,大概知道是要把姨娘送走,她觉得这样挺好的,每天看到姨娘穿得粉粉的,那么丑,都要怀疑粉色的东西都是丑的,自己的粉色石头都不爱戴了。

    苏普突然松了劲似的跪了下来:“爹,请您不要直接遣散姨娘,她好歹跟着侯府姓了这么多年的苏姓,儿子想请求分出去过,这样姨娘也就打扰不到母亲了。”

    苏倾钰茶杯一磕,苏南侯也是一震,姨娘哭的更是大声了。

    倒是周玉兰猛然吼叫起来:“不可以,不可以分家,我都要给侯府生下长孙了,不要分。”

    苏普厉声大喝:“闭嘴!轮不到你说话。”

    傻宝被苏普的声音吓得浑身一抖,苏倾钰赶紧把茶杯丢给后面的纨绔,拍拍她后背安慰她,傻宝还是不舒服,有点蔫蔫的。

    周玉兰撕心裂肺地吼叫起来:“苏普你敢吼我?我堂堂御史嫡小姐嫁给你这个庶子,到底谁亏了?”又指着姨娘,“都是这个贱人花言巧语,跟我娘说你多么天造英才,还说以后侯府都是你的才让我嫁,现在呢?你还是一个没品位的校骑,还要分家,那我呢,我的孩子呢?一辈子背着庶子儿子名份吗?凭什么?他明明是侯府的长孙,侯府都该是他的。”

    苏普一巴掌扇了过去:“闭嘴!”

    苏南侯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姨娘:“本候一直奇怪到底是谁传出去本候要把侯府传给普儿,原来是你,你,你真是。”又指着周玉兰,“还有你,普儿庶出又如何?本候的普儿比那些游手好闲的富家子优秀十倍百倍,若不是你惹事,普儿去年就是七品武将了,便是不靠侯府,他也能给自己在军营挣出一份家业来,你怎么,怎么就能这么看不起你的丈夫。”

    周玉兰疯了似的,捂着被打的脸,直接朝苏南侯吼:“挣一份家业?得多少年?十年二十年?我凭什么要背着庶子媳妇被人瞧不起十年二十年?你们侯府骗婚,我要去告御状。”

    苏南侯手指直抖,说不出话。

    苏普冷笑:“既如此,等你生下孩子,我就给你和离书,放你自由。”

    “你,”周玉兰一激动肚子受不了,捂着肚子,“我不同意分家,苏普你敢分家我就敢把孩子弄死你信不信!”

    苏普脸色铁青,姨娘连忙去扶周玉兰:“二奶奶你可别拿孩子撒气,这可是普儿的第一个孩子。”

    “滚,都是你这个贱婢害得我!”周玉兰推开姨娘。

    苏普扶起姨娘,看着捂着肚子的周玉兰手背上的青筋都起来了。

    傻宝一愣一愣的,有点无措地看着苏倾钰:“阿钰,她肚子疼。”

    苏倾钰不耐烦地站起来,拉过傻宝拍着哄着:“嗯,没事没事啊。”然后回头拿了纨绔捧着的茶杯一摔,屋里有了片刻安静。傻宝被搞得一愣一愣的,呆呆看自个相公捞起袖子叉腰。

    “都在囔囔什么呢?要分啥呢?分家问过本世子意见了吗?真要分也等本世子的妹子准备好嫁妆了再说,现在分本世子也不同意,别再搞一出出幺蛾子,闹得人心烦!”

    说完就搂着傻宝往外走:“我刚看乳娘做了松鼠鱼,味道老香了,我们去吃好不好?”

    傻宝听到吃的就忘了刚刚的事,也不管到底出了什么事,跟着相公走了。

    苏普有点不可思议地抬头,看着那个他一直嫉妒一直不放在眼里的兄长背影,苏倾钰又哪里会不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他被分出去,以后他的人生会有多难,更别说如果是因为谋害主母这件事分出去,必然遭受许多别样目光与谴责,不能再轻易得到朝廷的重用。

    苏南侯也复杂地盯着远去的苏倾钰,心里更是忧伤了,大儿子竟是这样的大度良善的。

    “普儿,分家的事暂且不要再提了,你若不放心你姨娘,侯府隔壁当年就是给她准备的,就让你姨娘继续搬过去,往后有事也好照应。”

    “侯爷,你再给奴婢一次机会,就一次,求求您了,奴婢给夫人磕头去,您再给奴婢一次机会吧!”姨娘哭着拉着苏南侯衣服下摆求情。

    苏南侯叹口气:“本候不能让夫人的这次吃的苦白吃,这次要不是傻宝,本候如今不是丧妻就是丧女,无论失去谁本候都不能承受。当年本侯也求过你,求你放下普儿重新嫁人,你说舍不得普儿,说自己进府只是为了照顾普儿,那年普儿那场大病背后真相究竟如何,本侯也不想追究,这么多年了,本侯能忍的,能还的,都已经忍了还了,所以,请你还是走吧。”

    苏普看着姨娘后悔大哭,心想:或许二十年前姨娘就该这样悔过了,住在隔壁和住在里面对她而言其实真的没多大区别,反而能断了她的一些心思,少惹一点麻烦。

    “儿子谢过父亲宽容。”苏普慢慢叩了个头。

    苏南侯点点头放下遣散书先走了,下人们也鱼贯而出地退了个干净。

    苏普扶起姨娘,轻轻唤了声:“娘。”

    姨娘被这一声娘喊的愣住了,从那年再次踏进侯府他就再没喊过她一声娘:“普儿…”

    周玉兰急怒:“苏普,你乱喊什么?”

    苏普冷冷看了她一眼,又转向姨娘:“以后没事儿子也会多去陪陪娘的,等日后儿子有了功名,肯定也为娘请个诰命。”

    姨娘看着那纸遣散书呆呆的:“二十年了,二十年就换来这遣散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