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08章 斗棋?找虐么?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过了几天,宗兆帝把选拔上来的各路下棋高手召集起来,先让他们跟大臣们下,最后挑出了六个民间高手,加上苏倾钰,程云,决定让这八个人三天后再次对决,最后胜出的一个人去和棋国圣手对战。

    苏倾钰先前觉得这是个为国争光的事,所以他拼命地啃书下棋,可是后来傻宝跑去过青楼,他恍然大悟似的,就觉得嘛都没有媳妇重要,什么下棋为国争光的,媳妇跑了光棍的可是他一个人。

    再说下棋的还有那么多备选呢,多给别人机会去为国争光才是真正的深藏功与名。

    于是他就丢开书,得空就粘着傻宝,上街跟,跟妹妹玩也跟,连上个厕所也要跟。

    苏南侯看儿子这么不上进的模样吹胡子瞪眼,不过没用,反正他现在不敢得罪大儿子,也就背地里跟夫人念叨几句。

    苏夫人也觉得儿媳妇比较重要,而且之前也没听说儿子的棋艺多好,万一之前都是侥幸才赢了皇帝,回头输给棋国得多丢人,说不定皇帝一个不高兴还要找茬什么的,不如直接落选拉倒。

    苏南侯被夫人这么一分析,一想也是啊,之前他也跟儿子下过几盘棋,没见他多厉害,虽然这几天摸到点实地,但也不保证是不是儿子最运气不错。现在儿子是六品稳当当的官,万一比赛不讨好,这官说不定就悬了。

    这样一来,侯府里的众人都默许了苏倾钰不练习不上心的行为。

    到了选拔前一天晚上,傻宝洗完澡拿着毛巾跑来让苏倾钰给她擦头发。

    苏倾钰自个也是半湿着头发,正在无聊的随便摆棋子,看到傻宝刚出浴,眉目清纯极致的模样就色迷迷地拉着人家坐到自己腿上,揩了几把油才仔细地给她擦头发。

    傻宝趴在棋盘桌子上,摸摸棋子:“阿钰怎么又下棋了?几天前也一直下,和爹爹下的。”这几天不下了还以为相公也跟自己一样不喜欢这烦人的东西了。

    “唔,陛下让我参加选拔赛,赢了就要跟棋国圣手比赛,所以就多琢磨了会儿。”

    傻宝点头:“圣手是什么手?”

    “就是棋下得最好的人,不是手。”

    “最好吗?很厉害?”

    “应该吧,我也没跟他下过。”

    “那阿钰下棋好不好?”

    “这个我也说不准,反正在我眼里,老男人是个臭棋篓子,哼,和他人一样臭,不说他了,宝宝你会不会下?”

    傻宝歪头,捻起一颗白子晃晃,苏倾钰心神也跟着晃了晃,差点就一口亲上去了。

    “我不怎么喜欢下棋,不过应该算会的,我跟妹妹下过,她一次都没有赢我。”

    “宝宝这么厉害啊。”苏倾钰其实心里并不当回事,七公主,哦,五皇子肯定是让她的,让她多乐呵罢了,想想自己还没跟媳妇下过棋,兴冲冲地说:“那宝宝陪我下一盘?明天就要比赛,刚好热热身。”

    傻宝看他高兴,觉得下一次也可有可无,就点头说:“那好吧,就下一盘哦,我今天要早点睡觉的,晚饭前我把一把白珍珠扔到粉色珍珠里去了,明天要把它们分开。”

    “好,就一盘。”苏倾钰被她软软说话萌的心肝一直跳,抱着傻宝拿过黑棋,要换了傻宝手里的白棋:“宝宝用黑棋吧,先走一步。”

    傻宝摇头:“不用了,就用白的。”

    苏倾钰一开始是抱着傻宝漫不经心地下着的,但半盏茶后他就坐到傻宝对面去了,聚精会神。一盏茶后就有点后背发寒,一摸真有一层薄汗。半柱香后,苏倾钰看看被白子吃的只剩几颗的黑子,再目瞪口呆地去看揉眼睛打哈欠的傻宝,暴走了。

    太虐人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学会完全相信他媳妇的话,哪怕是听上去不大可能的。

    “再来一盘,我怎么会这么快就输了,这才不到一百步。”苏倾钰受刺激了。

    傻宝睁不开眼,推着他:“不下不下了,你说话不算话,我不要跟你下了,我要睡觉要睡觉。”

    苏倾钰看她迷糊模样也不忍心了,到底抱着她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天不亮苏倾钰就被他爹喊起来进宫准备,都来不及问问还在梦里的傻宝,昨晚那是她蒙的还是在哪本孤本上看到的。

    选拔赛开始,苏倾钰满脑子都是昨晚上那盘棋,不自觉地回想着傻宝的下法,然后,才五十步就把那个民间高手完败了,他安慰自己,侥幸侥幸。

    苏南侯看着儿子古怪的下法心里纳罕,这些天大儿子不再跟他掩藏实力,还相当有意地在棋盘上虐他,不得不承认大儿子的棋艺是真的好,不过这么多天也没见过儿子这种凶残下法,难不成儿子其实已经对自己手下留情了?

    苏南侯突然心里一阵无以言表的感动。

    第二局苏倾钰还是不信邪地用傻宝的下法,结果六十六步拍飞另一个民间高手。

    苏倾钰有点头晕:不,这不是真的,肯定是他们太菜了。

    苏南侯看儿子一直用这一种下法,还战无不胜,心想,侯府里有这样下法的棋谱?我怎么从来没看过?难道是夫人哪找来的孤本?

    最后一局,苏倾钰和程云对决。

    宗兆帝很高兴,看看看看,最后最厉害的还是皇家朝堂的人,是孤看中的人。

    程云对于苏倾钰能坚持到最后很惊讶。

    苏倾钰满脑子是不可能的,这下法绝不是万能的。

    大家屏气凝神看着最关键一场比赛。

    苏倾钰麻木地按着已经下了两次的下法下,根本没看到他对面的程云脸色越来越白,渐渐额头出了冷汗。

    然后苏倾钰下了八十八步后,又麻木地把对方黑子全收了。

    苏倾钰唯一的念头:所以,小爷我还是很厉害的,至少昨晚坚持到了九十九步不是?

    “我输了。”程云喃喃,冷汗湿了整个后背。

    苏倾钰心中荒凉,可是面上不显,不骄不躁地微笑:“程世子承让了。”

    太后老人家脸上笑开了菊花,皇后也难得地露出笑,宗兆帝有点神色复杂。

    程云竟然输给了他一直看不起的苏倾钰。

    苏南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宗兆帝宣布苏倾钰五日后在万寿节上对决棋国圣手时,苏倾钰内心的后悔如决堤的洪流汹涌而过,难不成那天还得用这手法对付那个圣手?不大够吧?九十九步后该走什么呢?宝宝啊,你相公完蛋了。

    回家后,苏倾钰捧着昨晚上和傻宝下的那盘棋跟他爹坦白。

    苏南侯嘴巴张的能吞下一个鸡蛋:“傻宝,傻宝下的?”

    傻宝刚刚看完小宝宝就被管家请到苏南侯书房,一听说要下棋就垮了脸:“不下不下,不好玩。”

    “咳咳,傻宝啊,你知不知道倾儿五日后要跟棋国圣手下棋,下不赢可能会被陛下罚的,如果赢了,说不定又给倾儿升官呢。”苏南侯很温柔地解释。

    傻宝看看苏倾钰,苏倾钰无辜地点头:“真的真的,宝宝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从哪里学到的棋艺?我能不能也去拜师一下?”

    傻宝摇头,满头珠玉叮咚响:“没有拜师,我就看了几本棋谱,围棋不就是那样,想办法把别人围死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学?”

    苏倾钰:“…”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苏南侯:“…”我果然才是臭棋篓子。

    傻宝先跟苏南侯下了一盘,恩,七十步完胜,苏南侯盯着棋盘拼命找出口都找不到,而且发现傻宝下棋真的没有章法,随心所欲极了。

    傻宝又跟苏倾钰下了一盘,一百零一步赢了,苏倾钰满目崇拜地看着傻宝:“宝宝你才是神童,不,圣手啊喂。”

    傻宝之后说什么也不肯跟他们下了,没办法,苏南侯就拿着自己找半天找不到缺口,输的十分凄惨那盘棋说“傻宝你要是能把这盘棋的黑子救活,爹爹就让管家给你买城北最有名的荷叶鸡。”

    傻宝眼睛一亮,上回徐景请她吃过,味道还不错。于是拿过一枚黑子看看棋盘,在棋盘格子最外围落了一子,抬头说:“好了,爹爹快让管家伯伯给我买吧。”

    苏南侯:“……”

    苏倾钰得瑟笑了,让你找虐吧?活该。

    毕竟事关一国荣誉,苏倾钰也有了压力,皇帝给他放假全心准备赛事,苏倾钰没事就抱着和傻宝下的棋盘看,看久了,他觉得虽说傻宝下法随心所欲,不按常规,可她的下法实在,没什么太多布局,见招拆招,导致对方轻视一味想着布局,忘了防守,最后却被她给围死了只剩下被吃的份。

    苏倾钰阴险地每天拿着新出的糕点菜品哄傻宝陪他下棋,傻宝不高兴他就装可怜,说自己输了会多惨,丢了官还要被人嘲笑,甚至不惜卖色卖身,单纯的傻宝就陪他每天下两盘,总共下了五天,苏倾钰从第一天八十步完蛋到第五天能坚持到一百八十步,自我觉得这是个大大的进步。

    苏南侯觉得儿子比他阴险太多了。苏夫人觉得儿子真聪明。

    万寿节到了,傻宝这天也被早早叫起来一起进宫。

    万寿节,就是皇帝的生日,生日呢就得准备礼物,虽然苏南侯早已经准备好送过去,但傻宝还是自己准备了,耍猴子。

    小皮子是真的被训练过的,在侯府养了半年那叫一个神采奕奕皮光毛亮,翻起跟头骑着特制小车那叫一个麻溜。

    傻宝抱着穿了红色刺绣小衣服,脚踏四只红色小布鞋,头戴红色小帽子的小皮子坐在马车里,苏倾钰用手指戳戳小皮子脑袋,小皮子扭个头不理他。

    傻宝摸摸小皮子:“阿钰不要戳小皮子的脑袋,它不高兴,你戳它屁股吧。”

    小皮子:我更不高兴了。

    苏倾钰没兴趣地收回手:“宝宝,我还是有点紧张,人家毕竟是圣手,都十几年没有棋逢对手了。”

    “阿钰比他厉害的。”

    “唔?你怎么知道?”

    “我就知道。”傻宝傻呵呵地笑。

    苏倾钰也笑起来:“对,我比他厉害。”心情也随之松快点。

    宫里很热闹,傻宝抱着穿的稀奇古怪的小皮子进来惹来很多人注目。

    哟,世子夫人,大贺的公主要改当耍猴的了。

    苏倾钰一脸“我媳妇喜欢耍猴怎么着”的表情,凶狠的目光扫了一圈议论纷纷的人,一时没人敢当面笑话。

    太后看到了就招手让傻宝过来:“哎哟,活宝啊,哀家看看,今儿个这是又要耍猴了?”

    傻宝点头,把小皮子放到地上,拍拍它脑袋:“先给太后请个安。”

    小皮子两个前爪子一跪,头上帽子咕噜噜滚了,太后被逗得哈哈大笑。

    一旁的皇后也捂着嘴笑:“真是个活宝啊。”

    宗兆帝抽抽嘴角,到底是女人家,这点把戏就高兴成这样。

    棋国的圣手是个少年神童,十五岁成为圣手,之后十几年更是打遍棋国上下无敌手,现在也才三十出头,有点小胡子,一身白衣飘飘欲仙的模样,还真有那么点圣的味道。

    苏倾钰个子比人家高点,穿的比人家好很多点,戴的比人家高档更多点,一身紫衣玉树临风地站在圣手对面,因为个子原因需要微微低头看人,眼里淡淡的无喜无悲,一副傲然模样,天生的加上后天培养的尊贵因着今日严肃场面释放得一览无余,活脱脱一个君王看下面臣民扮小丑似的。

    宗兆帝一愣,便是他最年轻最张狂的年纪,也不曾像苏倾钰这般生生用尊贵就压人一头。

    苏南侯呆呆的,这才是儿子的真实一面么?

    太后和皇后也是惊讶,原来倾儿这么有气场,好呀,压死棋国圣手最好了。

    傻宝想:阿钰今天真好看。

    程云酸酸地想:要是我也有那样的衣服那样的玉带,肯定比他苏倾钰更有气场。

    曹武看看傻宝想:我要是有那么好看的媳妇也会变好看的。

    其他大家小姐想:以前不拒绝苏倾钰他娘的提亲就好了。

    棋国圣手想:这个莫不是他们的太子吧,不是说好宗兆帝生不了孩子的呢?不是说好内定太子姓程不姓苏的呢?

    苏倾钰想:棋盘上赢不赢得了你两说,我要先在气势上压倒你,扰乱你的心智,哼哼。

    高手与高手下棋是很惊心动魄的,当然也很,漫长的,一盘棋硬是从旭日东升下到了夜幕降临。

    别人还能吃东西,可是下棋的不能,除了拼智力,这还得拼体力。

    年轻的苏倾钰除了有点饿没什么别的感觉,还有就是觉得不如跟傻宝下的痛快,那个圣手老是拿着棋想好久才下,太浪费时间了,害得自己饿肚子。

    到了最后,苏倾钰无聊的抱着黑子罐捞黑子玩,那大半罐子的黑子都是从对方圣手那里赢来的。抓一把又松手“啪啪”落下去,全场寂静,这声音就大了。

    他自己不觉得,可在别人眼里就不同了,他们眼里的形容是这样的。

    只见那恍若神人的风华世子,慵懒地靠着椅背,左手随意执着棋罐,右手挑着黑棋子玩,眼皮下垂,轻松自如,游刃有余,偶尔眉间微皱,不耐对方耗时太久。

    众人心头大呼:他竟然这样轻视棋国圣手,这样不把人放在眼里,真是太,太帅了。

    对面棋国圣手听着棋子声,面白如纸,猛然一口血喷了一棋盘,苏倾钰还好因为一直懒懒靠在椅背,距离离得不近,没被喷到,只是举起手,拿宽大的衣袖挡着空气里的血腥味,手头还捏着一枚黑子,在那白皙指头格外显眼,对面的圣手又给喷了一口老血出来。

    确定了不会再被喷,苏倾钰才延续刚刚的霸气,不急不缓地站起来,头也不低一下看对手如何了,一展宽大袍袖,“豁”地将双手背后,掷地有声地说:“承让了!”

    圣手彻底晕过去。

    全场一片欢呼:让你棋国跑到西罗来猖狂,前几天你们在皇城内开设棋局,可没少嘲笑西罗没有会下棋的人,哼哼,现在呢?虐不死你。

    傻宝坐了一天都要睡着了,庆王妃一直哄着她吃玩不让她睡。如今这欢呼让她精神一震,又迷迷糊糊睁开眼。

    苏倾钰有点云里雾里,自己就这么赢了?也没去跟皇帝复命,直接跑到傻宝身边,抛开那点尊贵,毫无形象地亲了傻宝一口:“我赢了,宝宝你相公厉不厉害?”

    傻宝只会笑呵呵点头:“我就知道阿钰最厉害。”

    苏倾钰嘴咧老大,他赢了圣手,棋国最厉害的棋手啊。

    苏南侯捂脸,虽说这才是他正常的儿子,可是刚刚那个霸气的比较有面子好不好?

    宗兆帝抽抽嘴角:“来人啊,传御医,送圣手下去休息。”再笑的十分东道主的热情与大度,对其他黑着脸的棋国使者笑眯眯地说,“围棋果然博大精深,孤今日也是开了眼界了,以后这以棋会友可以多来几场,多多增进咱们两国的友谊,啊,哈哈”宗兆帝忍着忍着还是哈哈笑了好几声。

    随后除了棋国使者所有人都很高兴,宗兆帝觉得这是自己过得最舒坦的一个生日。

    傻宝真的耍猴子给皇帝看,嗯,让人耍的,让大甲上场耍的,大甲默默带了个锡皮面具遮住半张脸,暗处的二乙等人笑的在屋顶打滚。

    小皮子围着甲骑那辆木头独轮车绕圈圈时大伙都惊叹,之前嘲笑议论的人也看的津津有味。

    最后小皮子坐在车上前爪一抱,对着宗兆帝一弯腰做出祝寿模样,却直接从车上翻下来,帽子鞋子飞的老远,爬起来又跳到甲端着的盘子上,抱着一个寿桃跳下来颠颠地抱着跑到宗兆帝面前,两个前爪子捧着寿桃吱吱怪叫。

    宗兆帝也被逗乐了,亲自拿过桃子随手把自己腰间一块玉佩给了小皮子,小皮子平日里捡多了傻宝的玉器,下意识就抱着玉佩欢腾地跑到傻宝怀里把玉佩给她。

    太后笑说:“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公主训练的不错啊,拿了玉佩就给她送去了。”

    苏倾钰连忙说:“谢陛下赏赐。”

    很正常又很意外的,第二天苏倾钰升为五品的三等侍卫,又多领了京城二百人的巡逻队事务,现在他不用每天巡逻,只要隔三差五给各个头领开开小会就成。

    苏南侯看着仍是无所谓模样把官印给傻宝玩的儿子,悲从中来,当年他拼死拼活打了八年的仗,才给升到正五品的外职武官,儿子轻轻松松吃喝玩乐下下棋,半年时间就给升上去了,这真的很打击人啊。

    当爹的都觉得妒忌了,别人更加会妒忌,程云的妒忌表现在去皇宫次数多了,还时不时在苏倾钰跟宗兆帝汇报巡逻队最新状况后,装作闲话地说几句很有深度的句子,把宗兆帝的注意力抢过来。

    苏倾钰向来不爱读那些造词高深的,所以都是当隐形人,适当时再陪着宗兆帝一起夸程云两句就成。

    曹武就直接多了,某天苏倾钰心血来潮亲自带人巡逻了,他就带着自己的御林军大摇大摆迎面过来也不让路,苏倾钰往左他往左,苏倾钰往右他也往右,最后苏倾钰笑眯眯地一提足从旁边墙上踩着飞过去,他后面跟了他半年的一排十五人巡逻队员也眼都不眨地跟着飞过去,宫墙上画出一道人行横线,惊到了路过的所有宫人,包括刚下朝的宗兆帝,抬头看着从头上飞过去的苏倾钰,脸色有点便秘状。

    ——

    苏夫人出了月子后,苏南侯才吞吞吐吐地跟她说,姨娘已经被遣散,让她搬到侯府隔壁去了。

    苏夫人心里有点说不上来的落落寡欢,苏南侯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就抱着女儿围着苏夫人说废话,苏夫人最后挥挥手:“你别绕着我了,我没事,以后算是清静了,我高兴着呢,你呢?”

    苏南侯立马表明立场:“夫人高兴我就高兴。”

    苏夫人接过女儿后,微微偏过脸没看他,心里有点酸涩,真是个单蠢的笨蛋,这个侯府在她手里都二十年了,又还能有什么事能瞒过她呢?就算她在坐月子,也自然会有许多眼线心腹事无巨细地告诉她所有事。这个男人真的是被军营养坏了,后宅这些把戏竟然几乎一无所有。

    苏夫人白他一眼:“哼,可别把你的宝贝二儿子弄的离心了。”

    苏南侯汕汕地:“我跟普儿谈过了,他不会的。”

    “你没别的事要告诉我了?”苏夫人有点咬牙切齿。

    苏南侯挠挠头:“别的事?你指什么?”

    “管家说,小六子从你那军营滚了一遍,还认识了一位老军医,聊了好一会儿。”

    “哪个小六子?哦哦,你说去报信的那个?他那天滚下马好像蹭破了衣服,被人领下去了,他怎么了吗?”苏南侯不明白。

    苏夫人深呼吸几回,吐出几个字:“柳家公子!”

    苏南侯一怔,期期艾艾:“你,你都知道了啊,哦,哈哈”

    “当年你的陶家表妹不就为了那个柳家公子才非要回了你的亲吗?后来怎么又没成,最后还给你挡了一刀?”苏夫人经过管家一提醒,才想起来老男人带着姨娘进门那年,脸色特别惨白,想来也是受了重伤?

    苏南侯喃喃:“其实也没什么啊,我也不大说的清,当年陶家悔亲后,就跟柳家定亲,没多久柳家又去退婚,柳生说是他对不住,额,我那陶家表妹,具体为了什么他也没说,后来柳家也败落,他是被充军送到我帐下,我也一直没注意过,就那回,那回,”

    苏南侯搓搓手,有点难以启齿,“出事后,我本来是真把人带出去找人家的,但战事吃紧,我就先把人安置在附近村子里,后来说怀孕又闹了失踪,我本来,本来也不想再管再去寻,那个柳生就那时候突然冒出来,每回出战都不要命似的,最后一回中了埋伏,他给我挡了一刀一箭,临终只求让我给,给陶家表妹一个庇护,保她一生衣食无忧,免受流离,还让我,别告诉别人,尤其跟陶家表妹提他,我,我就又,又让人去找,找了,刚好她也,也自己跑回来了。”

    苏夫人恨不得再拿凳子砸老男人一顿:“老娘是别人吗?你就不知道提前跟我说一声!”

    苏南侯被夫人的“老娘”吓了一跳:“我,我这不是,不是答应人家不告诉别人了么?而且,而且说了,也,也改变不了我犯过错的事实啊,而且,你,你也没问过我为什么又把陶家表妹带回来,你以前,以前一回肯跟我说一个滚字都不容易。”

    苏夫人有点气的头发晕,这个不知变通,不懂女人心的蠢男人,就该一辈子打光棍。

    “馨儿,你,你又生气了啊?我不好,不该提以前那些不高兴的事,你有气冲我发,别憋着伤了自个身子。”苏南侯挺挺钢铁般的胸膛,表示愿意贡献出气筒。

    “滚滚滚,今天一天你都别出现我面前,我头晕。”

    苏南侯忧伤地灰溜溜地蹲到书房,反思自己为什么又惹了夫人不高兴去了。

    苏夫人搂着小闺女,红着眼圈笑着说:“怨不得你兄长嫌弃你爹,跟块石头似的,除了打仗什么都不懂,哄人都是说来说去的那两样,让人有气去打他骂他,谁稀罕打他骂他了,平日里骂起手下的兵一套一套的,怎的说到旁的就跟锯嘴葫芦似的。”

    “啊,啊”小婴儿啥都不晓得,只啊啊喊着要吃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