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11章 苏世子主仆不得不说的故事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等外面安静下来,搜查的都走了,纨绔摸摸脑袋上的冷汗,强自镇定起来,抽出腰间不久前才配上的软剑,在苏倾钰前面小心地轻轻地推开床。

    两人刚刚跳出来,外面两个落伍的小兵偷偷进来。

    “听说这是皇贵妃以前住的地方,好东西肯定不少。”

    “是啊是啊,外边我都说好了,给咱们掩护,拿了东西和他们分,大人他们不会发现。”

    “谁。”刚转过来还没来得及喊的两个小兵就被纨绔一剑甩下去,见血封喉,都没出第二剑。

    纨绔也是头一回真正杀人,看着一地的血,翻着白眼的尸体,手有点克制不住地发抖,好不容易强压着,冷漠地将剑放到身旁垂下。

    苏倾钰看看溅到自己身上的血,也有点心里发慌,拍拍纨绔:“换衣服。”

    到了外面,纨绔和苏倾钰都微微弯腰低头,让人看不清面容。

    几个跑回来的小兵跑上前:“有什么收获?”

    纨绔头也不抬地把一个荷包扔给他们,压着声说:“里面好像,好像闹鬼,说要,要杀了,杀了我们,让我们,什么,什么都带不走,我,我再也不去了。”然后就“惊恐万分”地跑了,苏倾钰也抖着肩缩着头跟着跑了。

    后面那几个小兵哈哈笑起来。

    打开荷包一看竟然是一把冥纸,几个人都吓得扔到地上,战战兢兢地抬头,已经看不到那两个人,平日里大家都是差不多的水平,根本跑不了那么快。

    其中一个冷汗直淌:“莫不是,他们,他们就是,就是那…”

    另一个也发抖:“都说,冷宫死的人多,十几年以前,皇贵妃刚住的时候,就闹过,所以冷宫出生的六公主是个傻子,皇贵妃也不怎么正常,现在,”

    几个人壮着胆进去冷宫主殿,因为本来没什么人,皇贵妃搬走后更是打扫的人都三个月不来一次,风一吹过,白色苇幔飘起,阴森地诡异。

    “啊——”走在最前的一个小兵尖叫起来,后面什么都没看到的小兵吓得掉头就跑出去了。

    “你都看到什么了?”几个人围着那个尖叫小兵问。

    那个小兵脸色发青,眼神恍惚,人都要不正常了:“死,死了,他们两光溜溜地瞪着眼,死了,血流了一地。”

    其他人也开始发抖,然后就都吓得跑了:“都说了别来这么阴森地方,这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大白天都碰到鬼了。”

    跑远了躲在假山拐角喘气的苏倾钰问正在观察周围环境的纨绔:“你怎么会画那玩意?”

    “世子忘了,小的被卖到侯府前一直在棺材铺打杂?上回您还说少夫人不高兴能把小的卖回去呢。不过还是世子厉害,能想出闹鬼的法子。”纨绔拿着软剑一边眼观六路地探路,一边回答。

    苏倾钰抽抽脸:“真忘了。”

    ——

    “小的又来给陛下送膳食。”一个笑眯眯狗腿模样的小太监,拿了一个金锞子塞给门口守卫头领,“陛下这都几天没进食了,小的也听您的不敢常来,可是您看,饿坏了也不是个事不是?陈大人那边可是暗示过事成前不能让里面那位出事的,小的也是难做啊。”

    “后面两个怎么没见过?”守卫指指身穿太监服饰,端着盘子举过头的纨绔和苏倾钰。

    “他们都是净房刚送来的,胆小的很,之前那两个不是因为您说有嫌疑么,小的就给换了,这两个都是老实的,被人欺负的脸都毁了,小的可怜他们就带着他们了。”

    “把头抬起来。”守卫一喝。

    然后守卫就看到两张丑到爆的脸,一个半边脸青色胎记,一个是一字眉,半边脸明显被火烧的痕迹。

    “等着。”守卫进去一会儿又出来,“进去吧,别耍花样。”

    苏倾钰和纨绔跟着那个小太监进了门。

    到了里面书房,小太监吊着眼皮,尖着声:“陛下,该进膳了,小的劝您还是听大皇子的话吧,”

    一边得意忘形大皇子坐在书桌前翻着奏折,挑眼看了看明显消瘦许多的承业帝:“是啊,父王还是吃点吧,别到时候饿出好歹说儿臣不孝,您要是出事,您怀里的美人可就不知道怎么样了。”

    承业帝气的浑身发抖,坐在一边榻上,扶抱着已经病的嘴唇发白的皇贵妃,强忍着怒气,给皇贵妃喂了点水。

    徐公公也苍老了许多岁,捧着水瞪了小太监一眼:“狗奴才,竟然帮着逆贼欺辱陛下,之前真是看错你了。”

    纨绔和苏倾钰捧着东西绕了书房走一圈,才碰头把东西放到一边置物架上。

    “门口一个。”

    “里面就大皇子一个。”

    “咳咳”皇贵妃咳嗽起来,迷迷糊糊醒了,“陛下,陛下,别管臣妾,走,走,好,好不好?”

    承业帝叹口气,搂她入怀:“哪里能呐,便是不管你孤也出不去的。”

    皇贵妃哭起来都是美丽的,眼泪都是静静地淌,明亮的眼睛就像蒙了纱,本就巴掌大的脸因为生病更是小的可怜。

    承业帝轻轻拍她的背:“没事的,还有孤呢,还有我们的儿子呢,他总有一天会回来给我们报仇的。”然后像是松了口气,对大皇子说,“把解药拿来,孤把兵符给你。”

    大皇子欣喜若狂:“我的好父王,你早拿出来不就都好了,不过解药在母妃那,儿臣要兵符,母妃要的你是知道的。”

    承业帝手背青筋突了突,冷笑:“她都已经自封为妃,还想如何?当皇后?孤要是现在死了,你登基她不就直接是太后了么?”

    大皇子愣了一会儿,承业帝继续说:“如果你能把解药拿来,孤就下旨封你为太子,兵符也给你,只要你不告诉陈家,就可以免得你以后受到你母族威胁,如何?”

    大皇子沉思半天,半信半疑:“父王说真的?”

    “说到底,你也是孤的儿子,虽然你的资质比不得五皇儿,但也好过大贺落到陈家手中,孤不希望大贺不姓郝连,皇儿觉得呢?”

    大皇子就真的出去了,承业帝卸下尊贵高傲,叹口气:“到底是个蠢货,孤的兵符一出也是他的死期,他怎么就不明白呢?”

    “陛下。”徐公公眼泪巴巴,“您进点东西吧,都好几天了。”

    “拿下去吧,孤吃不下。”承业帝顺了顺皇贵妃的头发,“娴儿被孤累的中毒都好几天没吃东西,孤哪里吃的下。”

    苏倾钰都想给承业帝鼓掌欢呼了,他要是女的一定毫不犹豫爱上这个长得好脑子好的皇帝陛下。

    可是现实是,那是他最最尊敬的岳父大人。

    而且他还有个美美的乖乖的可人疼的宝贝媳妇,他可舍不得不要媳妇。

    “唔”一声闷哼,纨绔把门口那个守卫打晕捂口拖进来,苏倾钰立马悄悄关门。小太监立马把饭盒最底下的夹层打开,拿出一套太监服还有化妆的东西。

    承业帝一愣,苏倾钰抹了一把脸,露出真容:“陛下,我是苏倾钰啊,您的六驸马。”

    “你…”承业帝做梦也没想到来的不是太师元帅,不是儿子女儿,而是曾经最讨厌最看不起的女婿。

    “傻宝也来了?真是胡闹!”

    “嘘!”苏倾钰赶紧说,“宝宝很安全,我保证,五皇子也回来了,我们赶紧出去让他们好展开手脚。”

    “马上就是守卫换班时间,陛下,先委屈您了。”刚刚嘚瑟的小太监低眉顺眼地温声说着。

    承业帝瞪了苏倾钰一眼,点点头,表示同意。

    ——

    大公主二公主还有三公主一起逛街,其实在商量怎么进宫见见父王。

    大公主挑着东西低声说:“我公公也参与了,我夫君因为犹豫被公公关起来了,我那个表妹弟媳现在嚣张得很,还派人跟踪我。”

    二公主翻翻布料:“我公公之前就被陈家革职了,要不是公主府现在都没地方住。”

    三公主说:“我公公跟着元帅打仗去了,我夫君认识的人基本都被监视起来了。”

    “哎哟,打人啦。”不远处突然传来喧闹。

    三个公主抬头一看,不知不觉她们都走到两军对抗僵持的剑器阁附近来了。

    “那不是,”大公主有点迷惑。

    “傻宝的人?”二公主猜测。

    “是大小了中的了。”三公主肯定,“以前我看到过一次,训练时他匍匐前进最厉害。”

    不远处侍卫了一身乞丐服,一边挡着脸喊救命,一边不着痕迹地往前匍匐前进,七八个官兵撵着他们打,其他官兵也都围着笑了,都看着这边热闹。

    三个公主很清楚地看到热闹人群的最后面,有两个人影鬼魅似的飞进了剑器阁。

    “傻宝回来了?”大公主有点不可置信。

    “她怎么进城的?”二公主很好奇。

    “管他的,先去看看他们要干嘛。”三公主袖子一甩就跑过去。

    “谁人在此随便喧哗?你,你们都给本公主站好了!”三公主指着闹事的官兵还有乞丐了,“有什么冤屈都好好说来!”

    大公主二公主也过来助威,侍卫了愣了一下立马又瘪三样地哭喊,“小的冤枉啊!”

    于是三个公主当街审问一只鸡蛋是否滚到官兵队里被偷吃的事足足两个时辰。

    后面侍卫大和小在剑器阁里外来回飞了三趟。

    ——

    “皇儿!”沉妃一路追着大皇子跑到承业帝面前,“解药不许给那个贱人。”

    在书房门口充当新守卫的纨绔一抖:你才贱人,还是丑贱人。

    刚藏好尸体和还没来得及用的作案工具的苏倾钰,淡定地从床底爬出来,手里拖着一只枕头往床上扔,一边腹诽:“敢骂我岳母,诅咒你越来越丑。”

    小太监狗腿地跟着徐公公摆饭碟。

    承业帝手疾眼快地接过大皇子递来的解药就给皇贵妃喂下去,大皇子不顾沉妃大喊大叫,眼睛发光地看着承业帝:“父王说话算话?”

    承业帝点头:“徐公公,磨墨。”刚要起身,忽然说,“皇儿忘了,孤的玉玺上回被陈大人拿走了?这诏书写了也是白写啊?”

    大皇子呆了会儿,沉妃冷笑:“诏书还需要陛下写?”

    “那你又何必非要孤执笔写你的封后诏书?”

    沉妃有点疯狂神色:“本宫就是要你承认本宫的地位,让那些女人绝望,让你怀里的那个贱人永远在本宫之下!”

    “你做梦。”承业帝温柔地抚摸皇贵妃的头发,“你又哪里配做孤的皇后。”

    大皇子不耐烦:“父王还是把兵符拿出来吧。”

    承业帝这回很爽快地扔出了一块虎符。

    大皇子接过,看了一眼陌生又神秘的青色虎符,隐隐写着地下两字:“原来在地下,难怪搜遍全城都没找到。”

    大皇子前脚兴奋地跑走了,后脚门口的纨绔冷静地进门,又把门关上。

    沉妃被门“彭”关上的声音一惊,承业帝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太让孤失望了。”随即一个刀斩,沉妃来不及大喊就晕过去了。

    不久,里面被大皇子气的差点晕过去,如今蒙着脸的“沉妃”被两个小太监扶着,一个守卫跟着出了宫殿护送回去。

    没一会儿,又过来两个侍卫守在门口,朝里看了一眼,徐公公佝偻着身子对着趴在外间榻上,脸朝里的“皇贵妃”说:“娘娘您这怎么又晕过去了,可怎么好。”说着又抬头往里间喊,“陛下,陛下您别找了,大皇子哪会把解药放在这里。”

    房间深处隐隐有人翻找东西的声音。

    “他娘的,那两个狗娘养的又是没到时间跑了,多等一刻钟要饿死不成。”门口张望里间的守卫把头缩回来对着地上淬了口痰,骂骂咧咧。

    “得啦得啦,今儿也是咱两晚了半刻钟,幸好没被抓着,说起来今天那个小阉狗送的酒菜是真不错。”另一个挥挥手说。

    “呔,当然不错,怎么说那也是给陛下吃的,那个阉狗不知道吃过多少了,今儿才想起来孝敬他爷爷,呸,下回不收拾他。”

    “哈哈,正理,下回收拾他。”

    “干什么的!嘻嘻哈哈!”巡逻过来的一个领头豹子眼一瞪,凶神恶煞。

    门口两个守卫面如土色,“咚”地跪下来:“陈统领。”

    那个领头往门里望了望,徐公公正抱了被子给“皇贵妃”盖,里面还有个别的小太监尖着嗓子喊:“陛下,您这翻什么呢,赶紧吃饭吧,奴才还赶着收拾东西回去给大皇子送饭呢。”

    “仔细你们的人头!”统领拿剑柄各敲了敲两个守卫的脑袋,带人走了。

    两个守卫过了一会儿才捂着脖子站起来,“呸”了声:“不过陈家一个旁枝,狗仗人势的。”

    嘴里不屑,却也是打起精神认真守卫。

    又过了半盏茶时间,送饭进去的小太监带着徐公公出来了,一边走一边得志便张狂地说:“哼,老东西,以前看你嚣张,现在也去给咱家洗洗臭袜子吧。”转过头又是狗腿模样地塞了两块玉佩给门口守卫,说,“两位大人午饭还满意,前两天您二位前头那两位包圆了,小的是真没法子,今儿小的自个贴钱给您二位多整了,嘿嘿,这个老东西以前跟小的有点过节,大人们看,”

    门口的守卫掂着玉佩笑起来:“个阉奴,得点势就舞起来了。”

    小太监又狗腿地塞了两块金子:“还望大人保密,过两天小的就把人送回来,要是不放心大人也可以派人跟着。”

    “去吧去吧。”守卫掂掂金子,“看你个怂样能有什么不放心。”

    小太监就趾高气昂地领着蔫蔫的徐公公走远了。

    那边御花园里,刚避过换班的巡逻,蒙脸的“沉妃”落了面纱变成皇贵妃,支撑不住地瘫下来,一旁的太监立马化身承业帝一把抱起她。

    小太监苏倾钰看看迎面过来的巡逻队,推了承业帝一把,把人推进了密密麻麻的灌木林,低声说:“去冷宫,那边的地道陛下知道吧?”

    承业帝点头。

    苏倾钰就拖着侍卫纨绔迎出去了。

    “干什么的?”巡逻队停下来问他们。

    小太监扭扭捏捏,拉着已经僵硬的侍卫的小手,个子明明比人高还弯腰靠在人家肩上,脸蛋抹了红红胭脂,嗲嗲地说:“哥哥,你说不嫌弃人家是太监的,明明,你昨晚上还说人家床上功夫好呢。”

    半张脸都是青色胎记的侍卫僵硬地说:“我们说好的,下了床谁也不认识谁的。”

    抱着皇贵妃逃命的承业帝脚下一个趔趄,如愿听到那边巡逻队此起彼伏的呕吐声,还有苏倾钰和纨绔被人追杀的惨叫声。

    ——

    皇贵妃有力气站起来的时候,头上地道口才又有声音,上头一片黑暗,看来外面已经深夜了,跟着地道口新鲜空气一块传进来的还有浓重的血腥味。

    承业帝连忙上去扶着背上被砍了一刀的苏倾钰下来,纨绔的胳膊也挨刀了,一直在滴血。

    苏倾钰下到地道后,看到岳父岳母安然无恙,松了口气,才说完“总算能和宝宝有个交代了。”,就直接趴到地上晕过去了。

    “世子,世子!”纨绔顾不得疼痛吓得滚过来,“你可别吓小的,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小的怎么跟侯爷夫人交代啊,小的会被抽筋剥皮的啊!”

    承业帝拉着纨绔:“别碰他,小心他的伤口。”

    皇贵妃拂开苏倾钰额头上的头发:“真是个好孩子,傻孩子。”

    纨绔低头用牙撕了一块衣服带子,随意把自己伤口包了就爬起来又出了地道,承业帝都没来得及问他干嘛去,难道不知道外面多危险吗?

    不一会儿纨绔又拿着干净的水下来了。

    承业帝有点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伤不管,也要先给苏倾钰洗伤口的纨绔,这么拼命,难道他们真的,关系不一般?

    “本宫来。”皇贵妃接过水,承业帝也让纨绔去一边,自己给苏倾钰伤处衣服撕了,让皇贵妃好清洗伤口。

    清洗完伤口,承业帝把自己一件干净里衣撕了小心地包了伤口:“到底年轻,伤口都不怎么流血了。”

    “你们怎么来了?”承业帝问旁边自己给自己洗伤口的纨绔。

    纨绔有点无奈,说:“是少奶奶非说她做梦梦到陛下娘娘被人欺负了,大半夜就要回来,我们世子疼媳妇出了名的,二话不说就收拾回来了。”

    “傻宝啊。”承业帝看着面色苍白安静的苏倾钰,“真是孤的福星,还给自己挑了个好相公。”

    皇贵妃更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那时候本宫一看就知道他会疼傻宝的。”

    地道没安静多久,隐隐听到外面兵荒马乱:“搜,一间一间地搜!”

    “听说这里闹鬼。”地道正上方声音清晰起来。

    “小点声,随便看看就走了。”

    “啊啊,死的,死人了,肯定就是今早,今早给冥钱的那两个。”

    “快走快走!”

    “那边搜过了?”

    “搜过了搜过了,什么都没有。”

    “赶紧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人声走远,承业帝舒口气,旁边苏倾钰还没醒,纨绔也累得睡过去。

    皇贵妃靠着地道笑着轻声说:“本来是要给二宝用的,没想到咱们都用上了。”

    “呵呵,是啊,托你的福了。”承业帝握了她的手。

    宫内的兵荒马乱给了外面二宝一个信号,苏倾钰已经做了什么。

    那些曾经跟着傻宝挖地道的基本都是现在这个军队的指挥史,原本承业帝隔三差五会派人来看看地下练兵情况,这回都一个月没人来,偶尔出去采买的人也发觉城里不寻常。所以傻宝一来,那些人立马义无反顾地听从了二宝的指挥,借着黑夜,在甲乙丙丁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完城门守卫后,那些人迅速占领了各路城门。

    大皇子到了地道里,一片漆黑,跟着一块来的陈大人立刻就知道被骗了,立马回宫,但宫内找皇帝已经找翻天了。

    到了后半夜,整个皇宫有了沸腾的感觉,马蹄声,人声,即使在地道也能听得见,都能感受到大地的震动,犹如这个国家的动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