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15章 格老子的,霸气!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咳咳”苏南侯回过神很高冷范地说,“此间作战图乃是军中机密,地图么,城里店家有的卖,虽说都不全,几家凑凑还是能得一份完整的。”

    苏倾钰看外星人似的看看苏南侯,又傲娇地扭头跟傻宝说:“有地图屁用啊,我这天天训练根本脱不开身,再说了,又没有人手。”就是不跟他老子正面讲话,让傻宝当传话筒。

    傻宝看看苏南侯:“爹爹?”

    苏南侯脸色不自然,腹诽几句,瞧着大儿子一看就细皮嫩肉的白胳膊上青紫交错,也心疼,老子打了这么多年也没哪回真下狠手打成这样,那些人是怎么想的,明天我要去默默观察一下他们都怎么训练新兵的,怎么训练我儿子的。

    魂淡,最好不要因为嫉妒我儿子长得好看就下黑手,老子当年就吃过这门子苦。

    “咳咳,军营一个月会有半天轮流休息时间,时间可以商量调整,不过一次同时休息的也只有百余人,咳咳,一般偷袭百余人,咳咳,还是不够的。”苏南侯一边喝水一边说,就跟自言自语似的。

    苏倾钰两眼一亮,怕什么,有时间就行,人手其实根本都不需要跟老头子要好不好?傻宝那还有四百西罗大内高手,六十几个以一挡十都有余的大贺顶级高手。

    “宝宝,我今晚没有训练,我带你去城里玩。”苏倾钰飞快穿好衣服,拉着傻宝就跑了。

    苏南侯“腾”地站起来:“格老子的,还当不当这是军营了?你一个小兵每天晚上怎么溜出去的?”

    同样一身黄沙满身疲倦的纨绔抹把脸,说:“侯爷不知道么?世子入伍的第一天,军营到城里公主住的院子的庭院就有了一条地道?下面还有好几十个侍卫守着呢。”

    “什么?”苏南侯震惊了,“什么时候挖的?本侯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错错无辜地说:“当年公主在大贺把皇城从城南到城北都挖通了,我们陛下都不知道呢,这里到城里不到二里路也就挖上几个时辰,怎么会惊动侯爷?”

    苏南侯深呼吸深呼吸才冷静下来,好的吧,人家大贺皇帝都没发现,他一个西罗的元帅就算了。

    苏倾钰换了身衣服带着傻宝准备逛夜市,不过因为这里离军营太近了,人少,到了晚上更是家家户户关紧大门,只有极少数要与军营交易的商铺,还有一些实在为了糊口,出来碰运气的小摊贩还在做生意,最热闹的也就是镇上那家唯一的青楼了,做的也是那些当兵的生意。

    值得一说的是,苏南侯带的军营是不允许出现军妓这类生物的。这是因为曾经有个不长眼的军妓想趁着苏南侯酒醉伺候苏南侯,被喝醉的苏南侯直接一脚踹死了,还抽风魔怔差点疯掉,癫狂地又去弄死砍死好几个军妓,被人拦了,他又把军营里比较瘦的马都给砍了,马在西罗多精贵,上万人凑不出一千铁骑来,再瘦的马都是宝贝,平日里连元帅自个都是爱惜得不得了,可见被人趁酒醉要上了自己这件事多让苏南侯受刺激,最后被几个将军副将联合起来才把苏南侯压制下来,拿绳子给捆起来泼了一大盆水才算冷静下来。

    那晚只要看过苏南侯发疯的,到最后都只是想哭,一来军妓和马,这两样军营小兵们最喜欢的东西,死了一大片,另一方面就是他们铁人般的元帅倒下了,被捆成粽子似的元帅缩在地上,糊了一脸黄沙,低声呢喃地说了无数遍“对不起”,没有哭却比哭了更让人难受。

    总之那晚之后,苏南侯所在的军营就禁止出现军妓,不过呢,这是会引起公愤的,所以在其他将军,副将军师以及苏南侯各方友人劝说加威逼利诱下,苏南侯也就对那些轮休的士兵去青楼的事睁只眼闭只眼。

    傻宝早就跟着苏倾钰去那个青楼看过了,还在里面看到久违的周维,彼时,黑得苏倾钰傻宝完全认不出来的周维正豪气地扔出一张二十两银票搂着据说是花魁的女人啃。苏倾钰他们夫妻就付了五两银子,老鸨就乐颠颠地请他们进去玩,随便他们玩什么调调,就是要清秀小倌也是有的,苏倾钰当即一脸黑线。

    他想,这里的物价真跟皇城不一样,听老鸨说,二三十个铜钱就能睡一个姑娘。这个青楼完全是给那些穷当兵的开的。

    傻宝逛了一圈对这个青楼的评价是,环境差,人丑,饭菜烂。苏倾钰的评价是,恩客素质太差,姑娘太丑,隔音效果太不好。

    所以今晚他们都不想再去逛那个最热闹的地方。

    苏倾钰带着傻宝跑了好几家还亮着灯的店铺,如愿买到了五份不完全相同的地形图。

    然后就陪着傻宝一个一个摊子地看那些实在粗糙的玩意,给她买了一个糖不甩,一个木雕战马。傻宝也很大方地说把侍卫借给他。

    一直隐身跟着的侍卫大小了还有甲乙丙丁并上郑石仁李章浑身一抖,互相看看,立马有一半的跑了,赶紧回去加紧训练去,说不定明天就能搞偷袭打打讨厌的伽泽了。

    回到城里临时的家,那是个小院子,连侍卫都只能睡在地道里。苏倾钰洗完澡就琢磨着把地图拼凑拼凑,傻宝洗好了回来看他趴在桌子上,皱着眉不大高兴地过去陪他一起看。

    五份地图,图上都写了应山两个大字,可是两份地图是月牙形,还一个初十的月牙,一个初一的月牙,两份是弓形的,一个是拉的要破掉的弓,一个是压根没拉开的弓,一份直接是一个完整的圆。

    苏倾钰此时手下重新绘制的画纸上是一个蛇形,标注了几个地名,挑的都是小路山路标的,一看就是要偷袭的,如今他正对着一个山头烦恼。

    “阿钰,该睡觉了。”傻宝嘟着嘴,看看那个土包山,不知道他在为难什么。

    “唔,马上来。”苏倾钰扔了笔就过来搂着傻宝亲亲,“我就是看这个山这五份地图都不一样,一份说它有水,一份说它道路崎岖,一份说它草木很多,一份说它野兽很多,一份又说它什么都没有,唔,我打算夜里过去,这些很重要。”

    “你都看好久了。”傻宝很委屈,那个图比她还好看么?

    “啊?宝宝不生气啊,我不看了不看了。”苏倾钰亲着香喷喷的小媳妇早把图纸扔到九霄云外了,哎呀,他家傻宝又长高长大了,很快就能给他生小宝宝了,而且还变好漂亮,皮肤嫩嫩的,水水的,好想咬一口。

    “阿钰,你咬我?”傻宝眼泪汪汪地看着苏倾钰,搞得狼性大发的苏倾钰更是色胆包天,“嗷嗷”地飞快又啃了好多口

    “宝宝,你明天不许去军营了,你是我一个人的,不让他们看,背影也不行。”

    ——

    如愿地,苏倾钰第二天一早训练完吃饭时,没看到傻宝,心里十分安慰,小媳妇还是听话的,不过呢,吃饭休息时就听到周边几乎所有人都在议论那个美人为何今日没来的事。

    大多数缺女人的就说:“那小美人肯定被上头人纳到帐里今儿个起不来了呗,哈哈。”

    然后有人回应:“昨儿个还看到她进了元帅帐里,看不出来,咱们元帅,啧啧,啊,哈哈哈哈”

    一句话没说完,苏倾钰手里的碗砸到那人脚下,那人梗着脖子就要上来打他,还没跑过来就被其他人拉住了,苏倾钰也好不上赶着跟人打架闹事,这样估计不只他老子找他麻烦,远在千里之外的陛下都要问候他。

    其实别人是不怎么敢跟他较劲的,毕竟很少看过有人能把上百斤的大刀挥的跟把菜刀似的,没看过一个走后门的能随便骑马射箭,百发百中,没看过一个走后门的随便就把一个两百斤水缸从东营抗到西营,没看过一个大头兵跑十圈军营跟玩似的,没看过一个真正走后门的,到现在还能蒙不吭声地被人练的脏的狗似的,没看过一个有后台的被人这么整都一声不吭的。

    苏倾钰表示,根本不知道有人整过他啊,他以为他被训练的那些,都是大家一样的训练内容。

    苏倾钰的上司叫程魄,程云同父异母差点替掉程云的兄弟,他表示,我就是故意的,别人不知道你身份我还不知道,陛下就是看你们苏家不爽了,我也早看你不爽,不趁机整死你算我输,哼!

    苏倾钰这会儿气不顺,就跑到比武台上,这个比武台是军营常设的,谁都可以上去,互相较量也好,真正比斗也成,挑选百夫长千夫长什么的也都在这个比武台上。

    苏倾钰纯粹是想找个人形沙包发泄一下,上去就把那个正吆喝着人来比武的大块头三脚踹飞了,一脚踹在小腿,一脚踹在肩上,最后一脚直接踹屁股踹飞,是的,就这样把人家连续一个月都是擂主的千夫长三脚给踹下台了。

    然后,全场静默。

    仍在盛怒的苏倾钰完全不知道他踹的是什么人,还斜挑着眼,斜挑着嘴角,风流邪气地盯着下面人,典型地挑衅架势。

    苏倾钰:还没打舒坦,来啊,多上几个啊,踹不死你们一个个的。

    结果等了好一会儿都没人上来,都看恶鬼似的看着苏倾钰。

    每天按例来看看大家比武状况,顺便增强士气的苏南侯还有一干将领军师都惊呆了。

    只听到万籁具寂中,苏倾钰冷漠威压的声音响彻军营上空:“格老子的,以后再让爷听到你们谁议论爷的媳妇,爷就废了他!”

    刚刚跟他口角被他一个碗栽到脚底的那个小兵浑身发抖,躲到了人群最后面。

    等苏倾钰扬长而去,下面人才反应过来:“那个小美人是他的媳妇?”

    “他是谁啊?”

    “你们忘了?那天不是从天上掉下来两个人么?”

    “那天没看清啊,不会就是他们吧?”

    “说不定呢,一下来就把敌军元帅砸晕可不是神人?”

    “格老子,你刚刚没看到他那脚踹的多狠。”

    “格老子的,那可是千夫长,连续一个月的擂主,说不得马上就是万夫长当校尉去了的。”

    苏南侯很沉默,他又一次发觉了现实的儿子和他印象中的差距非常大,整个人都玄幻了。

    跟着的将领都是喜上眉捎。

    左将军说:“人才啊,人才啊,你们看到他那脚踹的多霸气多利落多他老子的狠啊。”

    右将军说:“是啊,他老子的帅极了,本将军喜欢!”

    他老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元帅,你从哪弄来的人才?他也姓苏,莫不是你家亲戚?”军师小心眼很多,试探地问苏南侯。

    苏倾钰从不来军营,苏南侯不常回府,他的亲信下属多少年没见过苏倾钰,最多也就是苏倾钰大婚时远远看过,不过那时候都被那身大红喜服大红宝石大红地毯,以及十里嫁妆夺去大部分注意力,加上苏倾钰刻意地疏远,对于那个一直有纨绔草包名头的世子没怎么上心。

    苏南侯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话说那个每天扰乱军心,还带着宫廷侍卫的小女娃真是那个小子的媳妇?那那个小子?不对啊,也没听说陛下有什么私生子啊。”之前抱怨放女人乱跑的副将很迷惑。

    苏南侯默默地回到自己帐里,不顾那帮跟进来的人的虎狼眼光,淡定地坐下,喝口水,看兵书。

    帐内安静了好一会儿,左将军张琨虎背熊腰,大胡子一抹:“元帅,你就给个话,那个小子你要给谁?我老张别的没有,但我手里那批铁骑可是全军最好的,那小子能来我帐下可是几辈子的好福气啊。”

    右将军于旬,头发半百,体格健壮,立马拍桌子:“老子的先锋队里每一个都是百里挑一的高手,那才是那小子最好的归宿。”

    副将于康是右将军的侄子,三十多岁,横眉竖眼,有点急可又不敢跟他暴躁的叔叔抢人,急的直转悠。

    军师许清壬捻捻那撇不过半指长的小胡子,看着已经把书捏皱的苏南侯,手一顿,想起那小子跟元帅七八分像的容貌,内心一凉,然后慢慢说:“难道,他真是元帅您的私生子?”

    苏南侯彻底暴走,“碰”地站起来,摔了手里的书:“格老子的,那是老子的大儿子,大儿子!不是私生子!”

    众人齐齐瞪眼看他,石化,表示万分不信。

    “他叫苏倾钰,是老子的大儿子!”一个个竟然连他儿子叫什么都没记住,根本不配当他的手下。

    “世子不是叫青儿?”军师也没搞懂哪个倾,“难道倾钰是字?”虽然他们不兴取字,不过都城富贵人家有的还是喜欢取字的。

    “滚蛋!你们一个个的,都给老子记好了!”苏南侯气的胸口一直起伏,拽着最大号的毛笔抓过来白纸,铁画银钩地写下“苏倾钰”三个字,写完后又跟戳破的气袋似的,声音有点哑,“他叫苏倾钰啊,是老子的倾儿啊,你们怎么都记不住呢,再记不住他都要不要老子了。”

    在场的人有点讪讪,因为苏南侯父子不和的名声太大,而且也确实二十年没收到过家书之类的,大家也都误以为苏南侯念叨的倾儿只是出于对继承人的特殊牵挂,甚至有时候也会觉得传言是对的,刻苦勤奋,英勇善战的二公子会取代那个富贵锦绣,却连父亲都不敬重的世子。

    到了今天,看到这么骄傲霸气的苏倾钰,才知道这才是真正元帅的种,而元帅心里的惦念,真的只是父亲对于儿子的思念与疼爱,不过换了他们,有这么不服管教,刺头外脑样子的儿子,也很想上去揍一顿啊喂。

    另一边,苏倾钰发了火,气消了,突然发现自己闯祸了,此时他已经跑到军营外的小河边了。

    苏倾钰蹲下想给自己泼两把水冷静一下,可还没碰到水又把手收回来,恩,这水还不定多少浑身一搓一把泥的糙汉子洗过澡,就算是流动的也不担保干净。

    苏倾钰郁闷地站起来绕了两圈,想着待会儿还得继续训练,于是又跑回去了。

    结果一进大门就有点怪,他路过的地方,周围都是一圈人对他施以敬畏惧怕,讨好仰慕的奇妙目光。

    苏倾钰就顺手把正在喝水的纨绔拎过来,纨绔“咳咳”地丢了手里的水碗,扶着头上半个西瓜皮似的帽子跟着走。

    “他们干嘛了?刚刚发生什么事了吗?”苏倾钰压低声问。

    纨绔缓过气,小声说:“没发生什么啊,世子你刚刚把那个千夫长踹飞挺帅的,小的琢磨他们那是崇敬您呐。”

    苏倾钰挑眉,哪怕浑身黄土,灰色小兵破烂军装也没能掩盖了他那一眼风华:“哟,稀奇,平日里对本世子挑鼻子挑眼睛,觉得本世子老去元帅帐里是走后门的,给爷放了多少冷眼,今儿个倒是安分了,要是知道这样有效,爷一早给他们个下马威,这日子也不用这么苦逼了。”

    “就是,”纨绔突然乐起来,“明儿个小的也上台打一架,也不用受那些人指指点点,老说小的巴着元帅后门进的人,一副狗腿样,哼,小的本就是世子的人,什么巴结,那叫忠心,一群没文化的。”

    苏倾钰觉得哪里不大对,不过呢到底是自己的人,就点头:“嗯,明儿个你也去揍他们一顿,成天嚼人舌根,都成什么样子,爷之前带的那几百人可是从来不说是非的,这里真不懂规矩,也不知道那个老头子怎么管人的。”一脸不屑让纨绔不敢认同,毕竟那是侯爷啊喂。

    苏倾钰大约忘了之前那几百人可都是在皇宫讨生活,皇宫里处处都是陷阱,还隔墙有耳,除非嫌命大才会背地里随便议论主子,而在军营里的,都是生死弟兄,大方正直的汉子,不会有人随便打小报告,而且这战场上说不定明天就回不来了,难道连话都不让人说了?军营里的将帅就是被说了也只会考虑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了,没那么多弯弯绕绕。

    苏倾钰扫到一边躲着他跑的周维,不屑地“哧”了声,纨绔一看乐了:“哟,那不是周公子么?怎么看到我们就跑啊。”

    周维当初到了军营,搬到自己帐营一个时辰,全军就知道当朝御史大人家的公子来了,人长得不咋的,但出手大方,一个帐的每人就给了五两,这可是西罗大头兵几年都攒不下来的银钱,于是引起了不小骚动。

    元帅知道后立马罚了周维绕军营跑上十圈,周维第二天就没站的起来,各位将军很是讨厌这个炫富的公子,你说就是将军,因为西罗小国,早些年陛下又是个昏点的帝王,还连年打仗,除了打胜仗逢年过节,陛下能多赏点,平日里那点奉禄养家糊口都嫌不够,就连元帅都时常拿自己体己补贴军费,你一个御史公子没本事没脑子地炫富不是拉仇恨么?

    所以周维后来一直被狠狠训练,除了偶尔能用钱买通训他的百夫长逃过一次两次,日子还是比较苦的。

    将军们对这个训练了半年还是没一点长进的白痴公子也没了兴趣,对于他时常补贴军里的行为也就不管了。可没指望过他能冲锋陷阵,他迟早得回去。

    苏倾钰呢,进了军营第一件事就是把周维找过来谈话,很简单的谈话,全程就他苏倾钰一个人在说话。

    “爷不想跟你一样遭人惦记,你要是想一辈子留这就跟爷过不去好了,反正元帅再不济也是爷正儿八经的老子,收拾你还不是爷一句话的事,你要是乖乖听话,爷回去的时候说不定也就把你带回去了,顺便还告诉你,你妹呢被二公子休了,十天之后就嫁给她表哥了,所以嘛,你懂的,没事呢,不要往姓苏的眼皮子底下撞,尤其不久就要回来的二公子,唔,顺便好心提醒你一下,二公子那身子没坏,你知道没了老婆的男人火气一般都挺大。”

    之后,周维都是绕着苏南侯苏倾钰走的。

    今天被人一叫,立马捂着脸奔走了,纨绔眨巴眼:“往日里他不是都巴巴上来跟世子爷说话么?”

    苏倾钰拍了纨绔脑袋一下:“管他的,该回去继续训练了,格老子的,成天一身黄土汗味的,脏死了。”

    纨绔深深了解向来爱干净的世子如今有多么难以忍受这枯燥无味的,然而对于世子来说小菜一碟的训练。

    世子六岁扛着水缸被他变态师父满山撵着打的时候,好歹穿的还是最好的软棉做的衣裳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