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16章 苏南侯一怒:全都没肉吃!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苏倾钰回到队伍里,结果那一队就剩他一个人站那,周围人都是离他远远的。

    前段时间可都明里暗里坑过他啊喂,会不会想起来再踹他们一脚?

    负责训练他们的那个百夫长目光复杂地看看苏倾钰,有点颤声地说:“准备砍刺。”

    苏倾钰弯腰随便拿起自己面前那把砍刀,结果用力过度提过了头,愣是往后退了一步,后面的人抱着刀都是一脸惊恐,再次退了几步。

    苏倾钰心里嘀咕:奇怪,今天这刀怎么这么轻?

    好的吧,以前他的刀都是特意加重的,亏的他还能面不改色地拿着一百多斤的大刀,眼不眨地不只砍碎特意为他制造的穿了铁衣的稻草人,还顺带劈碎了铁衣稻草人肚里的石头。

    今天当苏倾钰又是狠狠一刀砍下去,不只稻草人碎了一地,连他手里的刀也断成了好几截。

    因为草人碎成渣渣后,刀就栽到了地上,苏倾钰还没能耐把大地剁碎,所以刀碎了。

    他旁边几个人又一次不约而同地退了几步,到了自以为安全的地盘。

    苏倾钰扔了手里还剩的一截木头,拍拍手,也没人呵斥他怎么把武器给毁了,他也就当训练结束,按照惯例去打水。

    他一走,其他小兵才算大胆呼吸一口气,看看那碎渣渣,好似看到了自己的明天。

    苏倾钰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西营没有水井,偏要从东营打水再抗到西营,不能直接在西营打口井,后来又想,或许这就是军营变态的地方,想出来的变态磨人法子,再看不惯也就忍几天,不去多啰嗦。所以说,咱是绝对不适合待在这么变态地方的。

    奇怪的,今天他要抗水缸的时候,那个从来横眉竖眼的老伙夫笑得一脸褶子:“西营昨儿个打了口井,以后不用你抗水了。”

    “昨儿个打的井今天水哪里能用了?还是清几天再说吧。”苏倾钰毫不介意地扛着水缸跑了,老伙夫都要哭了。

    前来找苏倾钰的苏南侯,就这么看着他的大儿子很欢腾地扛着几百斤的水缸从东营跑到西营去了。

    画风相当奇特。

    “元,元帅。”老伙夫一惊,说话结巴。

    “西营没有水?本元帅记得那边比这边还多两口井,都不能用了?”苏南侯觉得不大可能。

    “元帅息怒。”老伙夫一头冷汗,吓得跪下来了。

    跟着来的于旬豹眼一瞪:“好个老匹夫,你们合计着整人呢?”

    苏南侯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的儿子在自己军营,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又被人欺负了。

    是,他的确存了好好训练儿子的意思,所以也没怎么关照下面,就让他们按照一般士兵标准来,可他没想到下面的人会这么故意整儿子,以他们父子两之间二十年的较量,儿子肯定得把这笔帐记到他头上。

    苏南侯不高兴,很不高兴,我儿子没用任何特权,没一点点仗势欺人你们就该跪下来歌颂世子伟大,怎么到头来你们还就看准我儿子仁厚,不晓得军营生活常态,借机欺负他呢?这不是逼着我儿子继续厌恶军营,继续讨厌他老子我么?

    所以,元帅一怒,全军十天加一次餐的那个餐里的唯一一块胖肉没了,不止吃的,最近一个月训练,每人手里的兵器都加重三斤。西营的井也都给填了,凡是参与过欺负我儿子的有一个算一个,每天都得去抗水,抗够全军吃的不算,还得保证每天想洗澡,又不想去外面公用大河里洗的人的所有洗澡水。

    军师等人对于元帅这种“惨绝人寰”的惩罚都惊呆了,这可是元帅头一回“公报私仇”,以前怎么不晓得他还有隐性的“儿控”,护短成这个样子。

    苏南侯表示:格老子的,为了儿子我十几年前就能跟陛下杠上,现在这点算啥,以前我儿子不搭理我我也没办法对他好,现在在我眼皮子底下,虽然还是不能光明正大对他好,但你们格老子的还敢欺负他,这不是往老子心里塞盐巴么,整不死你们算我孬。

    苏倾钰这边抗水到了西营,发现人家伙夫在打水,就在之前告诉他是磨盘的那个石头底下。

    他突然发现他这一个多月并不是所谓的,安排好的每天十几个人轮流抗,根本就他一个人在抗,他一个人每天抗的几缸根本不够用,人家就是看他抗水玩呢。

    苏倾钰有点迷茫,心里有点寒凉,这里的人太不友好太不可爱了,从小到大还真没谁能这么整过他,他直觉得这都是他那个老子授意的。

    好的吧,你是我老子,被你整也只能认了。

    苏南侯巴巴地跑到西营,就看到他冷峻着漂亮眉眼的大儿子一巴掌把那个水缸拍裂了,水流了一地,旁边伙夫吓得脸都没了血色。

    苏倾钰路过苏南侯的时候冷笑一声:“这么不欢迎小爷可以明说,你放心,小爷也不乐意留这,很快就走了,劝你,好歹是个元帅,这种小人行为还是挺丢人的,以后为了西罗的脸少做才好。”接着直接闪过于旬拦过来的胳膊扬长而去。

    于旬有点发愣,倒是极少有人能这么轻易躲过他的拦截呢。再看看元帅一脸被人误会又不好解释,苦不堪言的模样,默默咽下要把人才揽到自己麾下的话语。

    元帅都降服不了的野马,他还是离得远远的吧。

    苏倾钰很郁闷,也没心思训练了,拎了纨绔就骑马去城里打算找他的小媳妇寻求安慰,这个军营真的太不友好了。

    到了城里,发现甲乙丙丁跟四百护卫都在,问了才知道傻宝带着大小了,以及大小了手下那三十个能上天入地下水爬山的侍卫队出去打猎了,大小了乐颠颠地,傲气地不得了,非不肯告诉甲乙丙丁他们要去哪,所以现在苏倾钰都不知道要去哪找人。

    甲乙丙丁领着的三十人和大小了领着的三十人,无形地分成两队,甲乙丙丁是最早跟着傻宝混的,可是后来大小了并三十侍卫是承业帝给的,傻宝亲自训练的,而甲乙丙丁后来领的三十人是太师的陪嫁,被训练许久,也算跟大小了那队人素质差不多,但因为跟着傻宝的时间有一定差异,所以总是无形间形成两队,也不知道大小了和甲乙丙丁怎么训的,他们都以能被公主安排办事为荣,得到公主赏的东西自豪,他们不缺钱,但就是爱把傻宝给的赏赐攒着,没事晒太阳时拿出来比比多少。

    苏倾钰坐了一会儿,喝了壶凉茶,恩,还是傻宝喝的花茶好喝。

    纨绔也跟着喝了杯,心里也不平自家爷被整,向来只有他家爷整人的,哪有别人整他家爷的理?

    “爷,与其咱们被人家训练吃苦,不如咱们自己训练别人去,陛下让您当个大头兵您也当过了,陛下要的不就是打败伽泽?爷打败了,立了功,陛下也就没话了,再说了,就是不打,您是大贺驸马,陛下也不好真为难您的。”

    苏倾钰琢磨了一下,一想到有傻宝,底气十足,心里头的郁结都给消了,点头:“倒也是,哼,不就是小小伽泽,打了就是,刚好也让宝宝看看她相公也是个英雄,让我大贺的皇帝岳父看看他女婿才不是草包。”

    郑石仁和李章狗腿地跑过来给苏倾钰又添了壶茶:“世子啊,小的们听说了您打算收拾伽泽,都乐着呢,不过呢,今儿个都已经训练了两个时辰了,甲乙丙丁四位大人这段时间派了七八个人训练我们,刚刚花了半个时辰跑了十里路,游了五里河,都把军营外那条最大的河来回游了十几趟,您看看,是不是歇会儿?毕竟,突然这么练可是头一遭。”虽然之前他们两也被指点过,但那到底在皇宫,还是相比大贺缩水了许多倍的皇宫,也就纠正了站姿,行走步伐,偶尔指导一下飞檐走壁,这么魔鬼式的,真正上手**练可是头一回,纷纷表示吃不消。

    这一听世子今儿还要亲自训练,郑石仁和李章两个人的腿肚子都在颤抖。

    苏倾钰有点诧异地看了看明显两腿打晃的两人,又看看面色如常的甲乙丙丁,突然有了压力。

    原来傻宝都是这么折腾他们的么?怪不得能上天入地。

    苏倾钰看两个手下这么可怜,就大度地放过他们了,倒是对甲乙丙丁那套堪称魔鬼式的训练感兴趣了,于是让甲乙丙丁跟着,拖着纨绔就往军营方向去。

    然后,纨绔哭了,看着负重二十斤跑在前面的世子还有并排陪着的甲乙丙丁,想死的冲动都有了,他肩上的十斤沙包都觉得压的他喘不过气了。

    他们是绕着整个军营外围跑的,一圈算下来差不多五里,跑四圈后就跳进上午苏倾钰嫌弃过的那条河,浑身都被汗湿的衣服瞬间被水浸泡透了,苏倾钰一个猛子扎进去,往前进了十几米才露出头一次,随后又下去了,旁边甲乙丙丁也是绷着脸,咬着牙紧跟着苏倾钰往前游。

    纨绔累的狗似的,下了水都没力气扑腾,哭爹喊娘:“啊啊,世子,饶了纨绔吧,啊啊,纨绔要死了,啊啊,这训练不是人受的,绝对不是啊。”

    苏倾钰和甲乙丙丁五个人来回十趟后躺在河岸上,苏倾钰直喘气,汗水河水顺着他的脸,手,衣服往下掉,却是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爽!爷喜欢!”

    同样躺在一边喘气的甲乙丙丁四人看看计时还不到半个时辰,都超过他们以往的记录了,楞楞地转头齐齐看苏倾钰,脸上多了一丝敬重,或许直到今日他们心底才真正承认了这个驸马。

    “呜呜,世子,呜呜”纨绔在水里一步一跪,喝口水又爬起来,再栽下去,爬起来,如此循环地扑腾回来了,眼皮都不能抬起来,爬到岸边抱着苏倾钰大腿不放,“呜呜,世子,纨绔不行了,呜呜,纨绔只能陪世子到这了。”说完就没声了。

    苏倾钰还没嫌弃完就吓得坐起来:“纨绔…”翻过来一看,竟然睡着了。

    苏倾钰狠狠抽了嘴角,坐起来的甲乙丙丁四人都笑起来了。

    便是早上那帮大内高手也没几个人能坚持到最后的,大多是半路就晕了,纨绔能坚持到最后,还只是累的睡着也算是很厉害了。

    苏倾钰歇了会儿,天色暗下来,说了声:“宝宝也该回来了。”然后就起来,拉起死狗似的纨绔,想也没想地往自己背上一甩,慢慢往城里走去,路过军营门口的时候,碰上看天色不早儿子还没回来,正要出去找人的苏南侯。

    苏南侯看到一身狼狈的儿子背着同样一身狼狈睡得跟猪似的纨绔,突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同样说不出话的还有甲乙丙丁和跟着苏南侯出来的军师将军们。

    甲乙丙丁没有想过高高在上的世子驸马能够亲自背一个小厮。苏南侯和军师将军们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如此清晰地在锦衣玉食的世子身上,看到了昔日战火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出生入死,相互扶持的弟兄影子。

    “倾儿…”苏南侯好不容易发出一声。

    苏倾钰习惯性地白他一眼,“咔哒”扭扭不舒服的脖子,一副不良青年模样:“干嘛?小人。”

    苏南侯眉角一抽:“纨绔怎么了?”

    “累的。”

    “我派人帮你送人吧。”

    “不用,也就二里路,我们几个轮流背背也就到了。”

    “你,你看起来也挺累。”苏南侯是个坚信男人就该累成狗的人,以前手底下的人越被训练成狗他是越欣赏,还能夸几句,可没有心疼的理,今天还有点不好意思跟儿子破例。

    “没事,以前爷被师父练趴了,喝醉了懒得动了,故意整他装睡了,都是他背的爷,他比爷还小一岁呢。”苏倾钰拍拍纨绔垂在他肩头的狗头,不在意地摆手就走了,甲乙丙丁跟苏南侯抱个拳也走了。

    苏南侯连一句留下的话都说不出,其实那样的时候都应该是父亲是弟兄去背的吧,纨绔都把这些做了呢。

    半路上纨绔迷迷糊糊醒了,发现是世子背的就“哇哇”哭起来:“世子你怎么背小的了,小的真的要死了吗?”

    苏倾钰一头黑线,给了他一巴掌:“你命大着呢,睡你的,明天继续这么练。”

    纨绔真的要被吓得昏睡过去的,可意识不清楚还是支配他闭着眼一边睡一边叨叨:“练,死了也要练,爷,纨绔练,到了战场,纨绔就能护着爷,肯定能!”

    苏倾钰嘴角弯起,心头有点暖暖的,这个孩子还真是善良,比那个军营里的善良多了。

    话说傻宝去哪了呢?苏倾钰估计怎么也猜不出来,就因为昨晚听他说那个小山丘可能会有野兽,这对于已经吃了好多天猪肉鸡肉鸭肉的傻宝来说,可是除了相公外最大的诱惑了,想想香喷喷的鹿肉野鸡肉,狐狸肉老虎肉什么的不要太好吃哦,所以傻宝第二天爬起来就吵着去打猎,大小了之前贿赂过错错一个糖葫芦,所以错错就把大小了那队的人叫来了,这让甲乙丙丁有点情何以堪的意味。

    侍卫大在傻宝吃完早饭前就已经带十个人跑到那个小山丘,那个小山丘如今恰好是两军对垒的天然三八线。

    因为这个山丘的确草丛茂密,有点深不可测,两军又有点微妙的你不过来我也暂时不过去的心理,所以这个山丘就成了楚河汉界似的,谁也没去发掘它。

    侍卫大先让两个人扔了两瓶类似硫酸的玩意,落到的地方草木皆枯,不多久就弄出了一条足足两米宽的小路,然后又派出去四个人,分为四个方向去勘测了一下,派出去四个人看看有没有什么不明生物会出现。

    一盏茶时间后,一份完整的山丘地图出来了,好的吧,它不是月牙形也不是弓形圆形,它就是个不规则的六边形,另外它里面除了一些章子老鼠山鸡野兔什么的,实在没别的有挑战性的生物。

    侍卫小颠颠地给傻宝牵来一匹小小的枣红马,错错还给傻宝拿了之前白铁做的弓箭,结果傻宝都不要,昨晚被苏倾钰折腾得不轻,没力气。今天她是想打猎,可她不想自己亲手打猎。

    所以侍卫了又给她找了软轿,和侍卫小一起屁颠地抬着她去看他们侍卫队打猎,错错背着水壶,另外二十个侍卫拿食物的拿食物,拿伞的拿伞,拿石头的拿石头,风风火火地去了。

    到了半路,傻宝觉得这样会惊动猎物,就非要下来自己走,其他人还得隐蔽,又因为实在累,被错错半抱半扶地上山了。

    到最后,传到伽泽元帅帐里的话是,那个砸伤元帅的女人被西罗元帅关在军营虐待一个月,跟着来的男人扮成女人,刚刚两人偷偷摸摸逃到那个深不可测的山林里了。

    伽泽元帅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很有爱萝莉的心:摸着还没消肿包的脑袋:“哦?这小娘子虽说砸过本元帅,不过那张小脸那身段…啧啧,赶紧悄悄带几个人去把人接过来,不要人多,可别吓了小美人,那个男人就随便处置了。”

    “这,元帅,会不会引起那边注意?毕竟那座山可都没人进去过,我方如今可不能轻易打破平衡…”将军劝戒。

    “还怕了他西罗不成?”大叔一拍桌子,虎目一瞪,下面人立马去办事了。

    所以,错错就这样从背影被人认定是个男人了,她只比傻宝大两三岁,只比傻宝高那么一点,只比傻宝胖那么一点,她真的好冤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