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17章 变态的人训练变态的兵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傻宝懒洋洋地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面前地上一只一只逐渐变成小山的野鸡野兔子,偶尔一只野猪梅花鹿什么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错错高兴地蹲在那挑挑拣拣:“公主这个兔子毛不错,刚好给您织个围脖,这个狐狸的给驸马,还有这个梅花鹿,一半肉烤了油滋滋的,一半肉做菜,炒的炖的都好吃得不得了,野鸡风干了跟干豆角红烧可香了,吧啦吧啦”

    傻宝直点头,后面的大小了也口水直流了。

    突然,侍卫大神游畅想美食,都迷离起来的眼睛一定,侍卫小立马悄悄后退消失了,侍卫大和侍卫了都不着痕迹地分站到傻宝左右,手底下悄悄放在剑柄上。

    苏倾钰回到城里时傻宝已经回来了,不止抗回了一堆猎物,还有一堆,额,穿着黑衣蒙着脸的死人。

    苏倾钰立马把肩膀上的纨绔扔给大甲,飞跑到正在啃鸡腿的傻宝面前:“宝宝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打猎让大小了去就行了,你去干嘛?”

    傻宝晃晃手里的鸡腿:“我不能去么?我今天还看到好多兔子跑呢。”

    苏倾钰无力地拿着错错讨好送上来的鸡腿一边啃一边去换洗。

    打猎竟然不带我,宝宝你不厚道。

    等他神清气爽地出来,侍卫大小了和甲乙丙丁已经架了两个火堆在烤梅花鹿和野猪。

    傻宝两眼发光地看着那两个火堆:“谁先烤好下次就带谁再去打猎哦。”

    庭院里的火光顿时冲到了屋顶。

    苏倾钰好无奈,拖了侍卫大跑到那堆死人那,踢踢死人:“怎么回事?”

    侍卫大也不知道啊:“回驸马,这些人不是属下杀的,属下听到有人过来,让小小前去查看,他随便射了几箭,还是朝天空射的,这伙人就鬼喊着有埋伏,骂西罗人阴险狡诈什么的,乱跑一通,结果他们都自己跑到咱们捕猎的陷阱里,一半被陷阱里的野兽咬死了,一半不知道为什么自杀了,公主觉得他们可怜就让把他们拖回来找个地埋了,属下正打算给公主烤完肉就去埋了他们。”

    “你们去哪打的猎?”苏倾钰看看被咬的面目全非地死人有点不忍,听着话大概不是西罗人,恩,这样的话,也就不要可怜他们了。

    “就是一个小山丘。”侍卫大随便回答,心里可着急去接着烤肉呢,“那边没什么大的猎物,不过草木道路难走了点。”

    “哦,那下次可得再仔细点,别让人随便靠近你们去的那个山,听起来挺危险的。”

    “是。”

    苏倾钰发现傻宝一点都没有受惊,也就不跟伽泽这次小动作计较了,拿着烤好的猪蹄髈跟傻宝挤一块,上点调料,和傻宝你一口我一口地恩爱吃着。

    “宝宝啊,你干嘛把那些人拖回来埋?那个山上你随便埋不就好了?”苏倾钰给傻宝喂口水。

    傻宝喝了擦擦嘴巴说:“那个山不是阿钰要用的么?而且我也要再去打猎的,多了那么多坟墓不好。”

    “我要用的?什么山啊?”

    “就你昨晚研究的山。”

    错错很及时地把侍卫大今天拿到的实际地图捧上来:“驸马,就是这个,我们今天就在这一块打猎的,公主说过几天再去这一块。”错错指指其中一小块,又指指距离挺远的另一块。笑的一脸夸我吧夸我吧的傻样。

    苏倾钰捧着小心肝,看看那份地图:“所以你们今天在那个神秘的山林里开路打猎挖陷阱,还把所有地形摸遍了?”

    “恩,那边的野蘑菇也都长好大的。”傻宝想起今天带着错错采蘑菇的事,这事大小了是不干的,也就跟着看看。

    苏倾钰断然泪奔了,带着郑石仁李章和几个手下就拿着地图上山去了,傻宝还特地让人多留几个腿给苏倾钰。

    苏倾钰看着眼前那条两米宽的贯穿了这个方圆不过十里的小山丘的路,那些大大小小的陷阱机关,深深感到大小了他们的战斗力之强。

    “明儿一早开始,把那四百人从城里弄到这里集合,非得给爷把这座山都给踩平了。”苏倾钰很不甘心,感觉自己都比不过侍卫队厉害了。

    郑石仁和李章看看周边都是几十年的参天大树,狠狠一抖,想想还是决定不说话了。

    当然真的踩平那也就是苏倾钰说着玩的,第二天他就让甲乙丙丁和大小了带人把城里的地道挖到了那座山脚下,等四百人都进了山就把地道埋了。

    城里的那四百人就这么被他挪到了深山老林里自生自灭,除了要自己打猎养活自己,还得每天被甲乙丙丁逼着在深山老林穿梭负重跑步,再把一条不足百米的小河来回游个十几趟地训练,唯一感动的就是傻宝知道他们受苦后,每人给发了一个十两的银子,还有一套新衣服。

    他们不敢抱怨,因为苏倾钰除了每晚回城里,不然一整天都是跟他们在一起,打猎训练都是一起的,尊贵的世子都这样了,他们还敢抱怨什么?就连大小了有时和甲乙丙丁换班都觉得这个驸马哪里像草包了?以前那些人都瞎了眼了么?明明是头狡猾凶残的狼,怎么就看成是好吃懒惰的猪了呢?

    再说苏南侯,连着半个多月没看到大儿子,手下人都觉得他这个父亲元帅有点窝囊怕儿子,这是溺爱不可取。

    他就某个白天一大早抽个空去城里准备找大儿子谈话,顺便看看半个月不见的儿媳妇,话说,儿媳妇的早饭一向很丰盛,前段日子每天带到军营的水晶小笼包,气锅鸡,热干面什么的是真的很好吃的。

    当苏南侯一路问到儿子儿媳妇住的房子时,苏倾钰带着纨绔已经出门,傻宝还没起床,错错在做早饭,大甲二乙在训练六十个侍卫,三丙四丁在打水劈柴。

    “侯爷?”错错满手面粉地跑过来,稀奇地看着苏南侯,“侯爷来找公主还是驸马?驸马出去了,公主还没起。”

    “啊?咳咳,没事没事,本侯就是来问问倾儿这么多天没去军营干什么去了。”苏南侯看看厨房里冒出的白气混着香气飘出老远,想着这个错错的手艺可真是得了傻宝乳娘的真传。

    “咳咳,倾儿和傻宝每天都做些什么?”苏南侯很是若无其事地坐在庭院里的石凳上,门口隔段时间就看到六十个人抱头青蛙跳经过,还得做到落地无声,免得吵醒公主,而后面的甲乙各叼着一根狗尾草一边聊天一边跟着监督。

    原来甲乙就是这么让人绕着房子青蛙跳来训练人的。

    好变态啊!

    “驸马每天都是一大早出去训练那四百个侍卫了,公主除了一天三餐,最多就是数数石头,让人去买点小东西,偶尔出去打打猎也没做什么。”错错等了等,侯爷没再问别的,她又继续去挤羊奶做奶酪去了。

    苏南侯随便吃了点手边桌子上的芝麻酥,好脆好香,儿子的日子过得比他好的不是一点点啊。

    错错过了会儿又给他拿了一盘子芋头糕,热气腾腾,香气四溢,在这深秋早晨不要太适合吃哦。

    “侯爷,锅里热着鸡丝粥,用的都是野鸡肉,要不要来点?”错错洗了手准备去伺候傻宝起来,可是看侯爷这一转头时间就吃了半盘子芋头糕的架势,肯定饿极了。

    苏南侯老脸一红,淡定地摆手:“咳咳,不用了,倾儿在哪练兵呢?本侯去瞧瞧。”

    “离这挺远的,而且奴婢觉得今儿个是看不到的,大小了和世子商量准备带他们长途训练要两天一夜才能回来,可能这会儿都跑出应山范围了。”

    “……”苏南侯默默地把剩下的芋头糕吃了,又喝了碗据说野鸡肉做的鸡丝粥,满脸忧愁地要出门,错错一直问真的不要喊公主起来吗?苏南侯无力地摇头说“不用不用”就走远了。

    嗯,儿子儿媳妇的小日子都过得挺好的,那就随他们玩吧,回头陛下那边他去挡挡也就过去了,赌一块胖肉,借给西罗陛下十个胆子也不敢真对大贺的驸马动爪子。

    苏倾钰这些天训练吧,刚开始几天所有人是真的很累很要命,一趟两个时辰的训练下来都是半死状态,这时候苏倾钰和甲乙丙丁或者大小了就要时刻提防外敌,这么多半死的可一点战斗力都没有。

    好在过了三五天,大家开始适应,到底是高手,调整过来每回训练完慢慢能游刃有余了,就是这时候,伽泽元帅觉得自己之前派的人一直没回来,要么被野兽啃了,要么就是被西罗坑了,所以又派了十几个人来探探。

    这十几个人落到几百人的手里会怎么样呢?自然是有去无回。

    苏倾钰也没那么好心,随便挖个坑就把冲进来找死,被几百人玩死的敌兵给埋了。

    伽泽的探子这些天也很是注意,这个林子是真没有见到人进去过,主要因为苏倾钰跟甲乙丙丁几个人来去还是无影的,于是探子回报伽泽元帅说那个林子有古怪,没人但会吃人。

    伽泽元帅不信邪地又派了几十个人进去,每次看不到人回来,就又派人去,人是越来越多,可就是没见一个人回来。

    当林子里的几百个人被训练地哭爹喊娘,又渐渐觉得乏味无聊,这么大点林子每天走上好几遍也是要吐了时,这几百人就自动自发发明了一个围猎游戏。

    一般伽泽人都是半夜来,大家就分成四拨,把人当成猎物,在深夜里满山林地撵着人追杀,追上了还不立马把人杀了,得留给下一组的人玩,直到之后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就一起出动,围猎配合技术得到大大提高,速战速决,之后还得挖坑把人埋了,免得世子第二天一早来闻到血腥味皱眉。

    他们可是跟纨绔打听过世子,狠是狠,却是个真的没杀过人的,之前白天看他们弄死探路的几个,当面没说啥,让人埋了,回头其实很不高兴,所以就很不介意地忘记了他们的伙食问题。这要是知道他们已经变态到半夜拿人家几十上百人玩狩猎游戏,还不得削死他们。

    为了保护他们的乐趣,也就瞒了下来,后来发展到白天有人来他们一点都不急着追杀,连训练都注意不惊着那些“猎物”,还要防着世子发现那些“猎物”,有意赶着“杯弓蛇影”的“猎物”们到离世子最远的地方,打算把人留着晚上无聊玩。

    偶尔世子发现有“其他生物”进入自己地盘时,这些变态就求着世子把人留给他们晚上练手增加夜晚作战能力,并且还保证白天训练绝对不会耽误。

    苏倾钰无所谓,反正他们玩过了就把人埋了,他晚上都是回去的,第二天自己也看不到血腥。

    所以他压根这几百人是怎么玩人的,怎么让这座无名山在这半个月就出名了。

    对垒的两军,每天深夜都能听到从这个小山丘的林子里传出凄厉渗人的惨叫,一叫就是大半夜,都不怎么敢睡了,还给这座山起名鬼山。

    日子一长,那四百人也没说玩人的事,所以苏倾钰同样不知道的是,这座山已经埋了几百甚至上千的伽泽士兵,说实话,叫鬼山也不为过。

    伽泽元帅是个执着的,他派的人从十几个到几十个,后来都是一个营二百人一起去,可最后都没有回来,这事西罗那边也知道,但苏南侯是不会随便把自己士兵往里面送死的,那座山哪怕真被伽泽占了他也认了。

    半个多月后,伽泽元帅再次要派人去的时候,他的将军军师都死荐,坚决不能再派人送死。

    伽泽元帅气的转了好几圈,还是被那跪了一地的人给堵住了,暂时没派人去。

    这样一来,那几百个人没了这唯一乐趣又开始躁动不安,一天上午两个时辰,下午两个时辰的训练对于这些精力过剩的高手来说已经不值一提,成天被困在这巴掌大地方还不能自由活动弄出大动静,真的太憋屈了。

    郑石仁和李章就拐着弯地跟苏倾钰说:“世子,这里的训练大家都已经嫌少了,您看看是不是换个训练法,这满山能吃的也都差不多了,旁的不说,总得让大伙出去溜溜弄点吃的回来?”

    苏倾钰想想自己还是考虑不周的,琢磨这段日子训练已经够偷袭的水平了,就说带大伙出去好好吃一顿犒劳一下,回来就去偷袭,到时候能抢到什么都归他们自己,大伙都斗志昂扬起来了。

    苏倾钰回去跟傻宝说要带人出门好好训练一回,可能明天不回来,也没说就是出去吃喝玩乐。

    这会训练要出远门,毕竟在这里小镇上突然从那座“三八线”里跑出来几百西罗大兵太打眼了,不利于后面的偷袭啊。

    傻宝训练为嘛不能回家,是不是又要去爹爹军营,纨绔就贱兮兮地凑上来:“少夫人,世子其实想强化训练,这回把人分成几组,让他们比赛谁跑的远呢,才不是去侯爷军营,那点地方太小了。”

    “这样啊。”傻宝一听比赛就很高兴,“哗”拿出一包金子“那这个给他们当奖品吧。”

    苏倾钰好心虚,看着金子觉得骗媳妇是不对的,于是就真给安排了比赛。

    第二天拎着金子甩在肩上,痞痞走到翘首以待的四百人面前。

    “分成十组,哪一组先到百里外的淮水,这些金子就归哪一组,期间我不管你们是用什么手段,好的坏的只要不出人命就尽管使,谁先到这次偷袭就当前锋。”苏倾钰最后脸色一正,“听到没有?”

    “有——”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冒绿光了,这世子手里至少上百两金子,一组分下来每个人怎么也有二三十两金子,这金子又是银子十倍价格,以前他们当差,一年下来再被这个那个管事克扣点,到手才十几两银子,而且这回赢了当先锋,最先到了那边,能抢到的当然是最好的东西,这得存下多少家当啊。

    苏倾钰生生被这吼声震住了,平日里还从没看到他们这么士气振奋的,那些眼神都要把他烧了,哦,准确说,烧的是他手里的金子。

    苏倾钰强自镇定:“干什么呢?想把人引过来啊?”

    大伙还是两眼亮晶晶地看着他。

    苏倾钰“咳咳”两声,然后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大内高手,想不被人发现的出去很容易,我也不管你们怎么出去,怎么分组,怎么拖住别的组,反正我会先到百里外的淮水镇等你们,金子就放在最大酒楼的桌子上,谁先到谁拿。”然后就拎了纨绔先走了。

    纨绔委委屈屈:“世子,小的能不能跟他们一起?”

    “一起干嘛?你之前成天成天讨好宝宝,少了你了?”

    “小的不是想多攒点讨媳妇的钱么?小的没爹娘,没家当的。”

    “得了吧,爷会少了你的?放心,就算你一无所有,只要你能把错错骗过来,她的嫁妆就够你吃喝几辈子了。”

    纨绔一愣,也没了嘻笑,有点支支吾吾:“不是,不是说,陪嫁丫头,都是姑爷的人么?”

    苏倾钰一个不留神差点被脚下石头绊了,回过神,一巴掌抽了纨绔脑袋一下:“哪来的屁话,别把别的腌臜人家的下作事拿到爷面前说,爷这辈子就你少夫人一个女人。”苏倾钰摸摸下巴,啧啧,“看不出来啊,你还藏的挺深的啊,平日里爷看你嘻嘻哈哈的,没想到心里头还藏着这事呢?”

    纨绔却是狗眼直闪,苏倾钰有种自己成了肉骨头的感觉。

    “爷你说真的?你不要错错?现在不要以后也不要?少奶奶以后有孕不方便也不要?一辈子都不要?”纨绔激动地拉着苏倾钰袖子,也忘了尊卑。

    苏倾钰恶寒地扯回袖子:“不要不要,这跟宝宝有孕有什么关系,乱七八糟,你给爷正常点,笑的跟城西二傻子似的。”

    城西二傻子看到好看的人就傻笑流口水追着人家跑,男女不忌,曾经还追过苏倾钰,且还不止追过一次,很让苏倾钰恶心。

    纨绔突然很大无畏地抬头:“爷,只要您给小的做主娶了错错,小的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带眨眼的。”

    苏倾钰抽抽嘴角:“你问过人家姑娘愿意没?那丫头不肯,爷可不会为了你得罪宝宝。”

    “肯的肯的,本来上回大贺回来她就跟小的好的,还给小的包扎上药,可是金嬷嬷后来跟我们说,她以后是爷的人,都不许我们私底下见面的。”纨绔比苏倾钰小一岁,看起来也确实比苏倾钰稚嫩许多,说到被人棒打鸳鸯还是大男孩似的低头难过。

    苏倾钰从来没想过这茬,没想到成天看起来都是没心没肺二货似的两个人,原来藏了这么多事,想想一个男人不能跟相爱的女人在一起,还得给要抢了爱人的男人做事,还得心甘情愿高高兴兴,不得不说,纨绔的心理很强大,至少换成他做不来。

    苏倾钰锤了他一下:“老嬷嬷思想有问题,不用管,你放心,只要你们两愿意,等把伽泽打了回了京城,爷亲自给你们办喜事。”

    纨绔眼睛红红的,抬头:“爷…。”

    “打住,”苏倾钰摆手,“赶紧先赶路,别他们到了我们还没到,你也别惦记那点奖金,你成亲爷包了,现在你还得去给爷办事,四百人的饭可不少,一家酒楼肯定不够。”

    “哎,纨绔保证办的妥妥的。”纨绔拍胸脯保证,想了想掉头就去牵马过来,“爷,马快!”

    苏倾钰点头,聪明,爷才不想跟他们一样苦逼地跑上几百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