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20章 偷袭3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

    “将军,好像有老鼠。”正埋伏躲藏在鬼山里的一个小兵悄悄跟张锟说。

    “老鼠?”张锟看过去,一片漆黑,夜风吹过,深处的草木都不怎么动,“管他什么老鼠,别让人进来就成。”

    “子时了,怎么还没来?”于旬跟苏南侯嘀咕,“不是临时改变主意了吧?”

    苏南侯却是脸色一变:“已经过去了。”

    “啊?”什么时候。

    在你们认为是老鼠的时候。

    果然,等他们再看出去时,山坡下敌军那边的火光已经从西南亮起,几百号黑的与夜色相容的身影在火光中乍现。犹如白纸上突然溅开的墨迹,骇人心魄。

    苏倾钰仍是一身紫色,紫色的战衣紫色的披风,紫色蒙面汗巾,站在火光中沉静地用手势指挥几百人,放火的放火,抢砸的抢砸,他们自成四个方阵,共同进退,每个方阵有一半人是专门防御,拿着盾牌四周一挡,射来的羽箭全部挡落,另外一半人负责进攻。

    不过半刻钟,火势大起来,万人的军营混乱起来,四个方阵开始分散开,有目的的奔向各个将领营帐,大家都记着世子说的“伽泽元帅爱美人,男女通吃”,所以部分人专门挑些军妓小倌住的帐篷找人。

    “他,他怎么过去的。”于旬还是不相信。

    苏南侯也是有点不在状态,他们几千人在这,到头来就他一个人发现他们过去了,这真的,太可怕了。

    “元帅,我们还不下去吗?”于康被那火光引得激动了。

    “咳咳,你忘了那个臭小子说了得让他的人先抢。”苏南侯有点不好意思,搞得大家都是土匪似的。

    下面的喊杀声越发大了,在大火快到粮草时,苏南侯终于看到了空中亮起信号弹,站了起来:“各军听命,左将军带领掩护部队先行,冲锋部队先抢粮草,右将军带人趁乱先到百里外闫城埋伏,切记不得打草惊蛇,于副将带人在通往闫城路上埋伏,围剿部分敌军,放一部分往闫城。”

    “得令——”

    此刻的伽泽元帅正在温柔乡里,腰细屁股大的披发美人正缠在他身上熟睡,外面突然大乱起来,他还迷迷糊糊地吼:“吵什么?都活得不耐烦了?”

    话没说完,脖子上一凉,一把亮晃晃的刀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他身上的美人也吓得爬开去。

    一调头发现美人是个男的,撅起屁股来往外爬时,两腿间晃荡的东西格外刺眼,架刀的纨绔差点吐出来:“你大爷的,长针眼了。”

    “啊——”“碰——”“扑——”“呲啦——”各种奔走哭喊的哀嚎,刀剑穿肉的声音,弓箭破空声交织出最血腥的乐曲。

    苏倾钰看着硝烟弥漫的一切,突然发起呆,看着自己染血的剑,倒在脚下的人,想到,这个人和自己又没有仇,为什么就要杀了他呢,如果他不杀他,他又会来杀他,都是无辜的人,为什么就要死呢?

    “倾儿!”苏南侯远远看到苏倾钰对着死人发呆,后面一个小兵突然举刀砍来,吓得赶紧把手里刀扔过去,扎在那人胸口,苏倾钰闻声转头,恰好溅了一脸鲜血,目光瞬间又凝滞了。

    苏南侯跑过来,苏倾钰呆呆看了他一会儿,喃喃问:“为什么?”

    苏南侯在许多新兵眼中,甚至当初自己眼中看过这种迷茫,第一次杀人根本就是一个最大的心理难关。

    “倾儿,不是你的错。”苏南侯头一回对他这么轻声说话,也是头一回正大光明地抱住了大儿子,抱住一身鲜血染红战袍的大儿子。

    苏倾钰头一回触碰到属于父亲的温度和依靠,愣愣地忘了反抗,靠在父亲的肩上麻木地看着周围不断倒下的人,不断毁灭的一切。

    苏南侯静静地站着让儿子靠着,从没想过,给大儿子的第一个安慰是为了告诉他战场的残酷,这一刻,他想,也许倾儿一辈子不来军营,当一辈子的闲散富贵公子,最好了。

    等到能逃走的人都差不多走了,人声小了下来,苏倾钰慢慢合上眼,一颗泪珠从睫毛颤抖,落地,无痕。

    之后的攻打闫城,苏倾钰没跟去,让甲乙丙丁代替他去了,他带着纨绔回了城里。

    看到依旧亮着的那扇小轩窗,苏倾钰突然感到了无尽的疲惫,还有温暖。

    明明他是哄着她睡着才走的,现在她又醒了,如果他真的去了百里之外,是不是她还是这样等一夜?他以为她不懂战争,不懂策略,或许也真的不懂,可她懂一样,担心他,不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也没想过去阻拦,乖乖地听话吃饭睡觉,偷偷地担心他,等他回来。

    错错解释了很多遍驸马不会出事,不用担心,傻宝还是不肯睡觉,披着衣服固执地坐在床上等着:“我梦到阿钰身上好多血,他很难过很害怕,我要等他。”

    看到真的一身是血的苏倾钰出现,傻宝反而高兴起来,跳下床赤脚跑过来,不顾他满身的血污,扑到他怀里,搂着他的腰:“阿钰不难过,不怕,傻宝陪着你,有我呢。”

    苏倾钰抱着傻宝就倒到床上,闭上眼就沉睡过去,傻宝也安心地睡了。

    错错也没去给他们盖被子什么的,悄悄退下去,到了门外看到同样一身血的纨绔,突然就掉起了眼泪,纨绔手足无措,扔了刀跑过去,又怕弄脏她的衣服,一直把手放在衣服上搓:“错错,你别哭啊,世子没事,那血都是别人的。”

    错错眼一瞪,伸手狠狠戳了他的还在冒血的肩头:“这也是别人的?”

    纨绔疼的龇牙咧嘴:“这个不是,我跟你说,今天是我抓到的伽泽元帅,那颗夜明珠归我了,我打算把它给你当聘礼,嘿嘿”

    他一笑,错错就哭:“谁要那颗珠子了,谁稀罕了,你怎么就死心眼想着拿珠子啊。”

    纨绔很无措,侍卫大实在看不过去了,就不经意“路过”然后惊讶地说:“哎呀,还不去包扎,要是胳膊废了可不是好事。”

    错错一顿,立马扯着纨绔上药去了,侍卫大摸摸下巴:“小样,别扭吧。”

    第二天一早,傻宝睁开眼又看到她貌美如花,翩翩公子的相公了。

    苏倾钰早起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吃了点东西,傻宝还没起,就撑着头躺在她旁边假寐,那些血污恐惧随着他换走的衣服都已经远去,如今脑子里满满都是媳妇那张睡得白里透红的小脸。

    “醒了?”傻宝一动,苏倾钰就睁开含笑的眼睛,宛如第一次他对她笑的那样,如春风拂过。

    “相公~”傻宝爬起来去搂苏倾钰撒娇,不留神把人扑倒了,苏倾钰靠在床边,所以他就栽床下边去了,如此暧昧氛围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倾钰看看无辜地趴在床边,看坐在地上自己丑相的媳妇,茫然了半天,果断又重新爬回床上抱着媳妇滚进被窝折腾去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