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24章 买牛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傻宝非要亲自等那个看中的泥娃娃做好,觉得泥人老板在一块泥上左捏右掐就可以做出来一个人非常神奇好玩。

    可是日头大起来了,尽管这边已经是冬天,但正午晴空大太阳还是非常有温度的。

    苏倾钰就让错错和大甲撑伞陪着傻宝,他带着纨绔去看看另一边的马,完事早点回去。

    傻宝买了一个泥娃娃,正要走的时候无意间看到泥娃娃摊子的旁边,有一个胡子拉茬的中年男人,消沉地坐在地上,面前放着几块青的白的十分有纹理的石头,几把形状迥异的刀,他的身后有一块草席,上面是一个面色发青的十来岁少年,灰色破烂的葛布堪堪盖到少年胸膛,穿着草鞋的脚还露在外面。

    错错也看到了,有点同情,想给点银钱,傻宝反而是对那个石头感兴趣,她有很多亮闪闪的石头,可是没看过这样有许多花纹的普通石头,于是就蹲下去拿起巴掌大的石头问老板:“我要这个。”

    老板动了下,目光凝聚了一点,他已经在这三天了,无人问津过,他动动嘴唇:“卖的。”声音分外沙哑,好像好多天没喝水,然后就从傻宝手里拿过那块石头,“夫人需要什么花样?”

    “唔?花样?”傻宝不解,“什么花样?”

    “小人是做石雕的。”看了一眼傻宝手里那个泥娃娃,然后就低头拿起地上的那把普通之极的刀片,放到石头上比划了两下,随后就是“嗤嗤”极有规律的声音,大甲一愣,那刀子落到石头上,好像鱼儿入了水,动作竟是快的连他都看不清,不一会儿地上就是一摊白白的石粉,仅仅一盏茶时间,那块石头就成了一个张大嘴笑的娃娃样子,和傻宝手里的泥娃娃分毫不差。

    错错张大嘴:“好厉害!”

    傻宝眨巴眼,怎么石头又成了娃娃?石头还能这么用?

    当傻宝把自己兜里一块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递过去,让老板也雕一个娃娃的时候,老板也明显抽了一下嘴角。

    错错连忙说:“我的好公主,这个不能雕的。你看看两个石头不一样的,而且您的石头多好看,已经那么好看了,再好看就要逆天了,不用雕了。”

    傻宝看看青白相间的娃娃很稀罕,比她亮闪闪的石头还好看:“这个是什么石头?”

    “是青花石”老板声音依旧沙哑得不行,随后又加了一句,“寻常石头都可以雕的,夫人那样精贵的石头也可以,只是较为费料。”

    “唔,我要一只小皮子,你会不会?”

    “?”

    “咳咳,小皮子就是一只猴子。”错错连忙解释。

    “夫人要多大的?”

    “就小皮子一样大的。”

    错错赶紧把小皮子形容了一下。

    老板低头拿过面前最大的一块石头,低头就开始飞快动刀,傻宝只看到刀影。

    等日头大起来苏倾钰找过来的时候,傻宝已经抱着“小皮子”稀罕得不得了。

    苏倾钰奇怪地说:“宝宝你什么时候把小皮子带过来的?”

    傻宝就笑起来了,把足足小皮子两倍重的“小皮子”放到苏倾钰怀里,苏倾钰一愣,左捏捏右摸摸,硬的,可拿远点再看猴子,连龇牙咧嘴都是真的模样,就连眼角皱纹都能看出来。

    “驸马,这是个石猴子。”错错也很惊叹,“用石头刻的。”

    “啊?”苏倾钰不相信。

    傻宝已经又蹲下去跟老板说:“我还要一个阿钰。”

    老板不解,傻宝指指一脸僵硬的苏倾钰,老板一愣,随后说:“小人没有那么大的石头,怕是做不了。”

    嗯,苏倾钰那么大的石头,好的吧,整个集镇估计都难找。

    苏倾钰拉起傻宝:“宝宝你干嘛要一个石头的我。”

    “因为阿钰说以后老要出去啊,有个石头阿钰跟我玩也好的。”

    苏倾钰不满了,酸了,石头人是他吗?是吗?为嘛最后不是别的男人有代替他的危险,反而是一个石头人

    “不要,我不喜欢。”

    他不喜欢不要紧,傻宝喜欢啊,所以最后苏倾钰还是妥协了,不过要傻宝保证别让他看到那个石头自己。

    “你能不能跟我们回去?”苏倾钰不满地问老板,“你的出勤费用爷会付的,咳咳,给爷刻的好看点知道没。”

    纨绔默默退了一步,那不是我主子。

    老板有点为难,垂下眼:“怕是要让老爷夫人失望了,小人不方便去府上。”

    “为什么?”傻宝还想要一个石头阿钰,这样阿钰不在的时候也有的玩。

    老板不自觉地抓了下衣角,眼神躲闪一下:“小人的儿子病重,小人怕给贵府带去晦气。”老板语气中带了一点不自觉的悲凉。

    苏倾钰有点犹豫,傻宝就不高兴了:“你做完一个阿钰就能走了。”

    老板低着头说:“夫人可以让人找来石头,小人很快就能做好的。”

    他越是遮掩,苏倾钰越是奇怪,再看傻宝那么想要一个石头人,就挥挥手:“爷不在乎那虚的,只要是正常的病,爷那也有大夫,带过去一起看了就是,不过,你得告诉爷你是打哪来的。”

    听到有大夫,老板朝后面被病痛折磨得皱眉的少年看看,顿了会儿说:“小人是姜国来的,村里遭了蝗灾一路逃难过来的。”老板说起蝗灾有点黯然。

    苏倾钰皱眉,仔细看了看老板,还是看不出他哪里像个农人,可一看也确实是没有武功的,看看大甲。

    大甲点头,低声说:“今年不只姜国,附近的几个国家,伽泽赫野都有波及,就连西罗也有许多地方闹灾,各国朝廷已经免赋税了。”

    “这么严重?”

    “姜国最严重,其他国家还能挺过去。”

    “那宝宝的田呢?”

    “公主的田地有很多有经验的老农看着,但是没多大损失,只是前几天碰到过几波姜国那边来的流民,费了点事,不过都被收服了,没出乱子。”

    “那就好,嗯,姜国的流民都跑到西罗了?”苏倾钰想,怎么不先跑去离他们近的伽泽,反而跑到西罗这边,傻宝的田里了呢?刚要继续问大甲,就听傻宝喊起来。

    “阿钰,我看到黑白的牛了,就在那。”傻宝突然大喊起来,人已经跑出去了。

    苏倾钰转头一看,果然一行几十个粗犷大汉带了,额,上百头牛过来,花白的奶牛也就十几头,毕竟北边这块的人吃的最多的也是马奶牛奶什么的。

    恩,那些花牛都养的肥头大耳白白胖胖的。道路中央自动让开一条路,牛们排队走,一眼都看不到头。

    “不好!”苏倾钰看到傻宝带着错错已经跟带头人说话就哀嚎起来。

    大甲刚要告诉苏倾钰是哪里的田地,苏倾钰就跑了,大甲摸摸鼻子也没再说什么。

    对于傻宝买东西喜欢大把撒钱,大甲已经淡定了,也不管驸马怎么炸毛,安排两个人带着石雕老板回去。

    那个老板过了好一会儿才动身,跪地上磕了好几个头:“有劳官人。”

    那边苏倾钰还是晚了一步,他跑过去的时候就听到卖牛的那个带头在哈哈大笑,亲了又亲手里的那几张每张都是一千两的银票,苏倾钰敢保证那个人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超过一百两的银票。

    “痛快,虿刺交你这个朋友,你救了我的部落虿刺一辈子不会忘,这回虿刺算是占你便宜,下回你再要牛,你买多少,虿刺多送多少。”还没入冬就已经穿上皮衣的虿刺很高兴,往年卖牛都得等上十天半个月还不一定能卖完,今年刚来就卖光所有的,有这个钱他就能买很多吃的用的回去了,这个集镇没有的他也能跑到别的国家去买,今年这个冬天算是能活下去了。

    傻宝心都在牛身上,可是不能落人面子,于是就点头:“恩,你也爽快,下回我买牛也找你。”

    虿刺很激动,要是每年都能卖出去一批牛,他们可就能活了,当下就把一块透明冰块做的牌子给傻宝:“你要牛拿着这个牌子去珩国找虿刺,我们有多少给你多少。”

    傻宝急着看牛,就随便把牌子拿过来:“恩恩,好的好的。”

    虿刺看她这么爽快心下也很欢喜,也就不管刚刚自己那点纠结牌子是不是该给的事了。

    苏倾钰跑到傻宝身边时,那个虿刺已经带人轰轰隆隆走远了,就留下一眼看不到头的黑牛黄牛花牛。

    错错也很兴奋,跟着傻宝绕着花牛左看看右瞧瞧,摸摸花牛大大的肚子,短短的牛角,感觉跟画上还有平常看到的老黄牛不一样。

    苏倾钰笑都笑不出来:“宝宝啊,你买了多少牛?”

    “唔,我说要所有的花牛。”傻宝伸手就摸摸花牛下奶的地方,“好大啊。”

    苏倾钰脸红了,有点风中凌乱的感觉:“那,那那些呢?”苏倾钰指指奶牛后面一长串或哞哞叫,或拉屎撒尿的黄牛黑牛。

    “那个老板说送我的。”傻宝压根不在意那些黄牛黑牛。

    苏倾钰抽抽嘴角,买十几头牛人家送一百多头?

    好在,那个老板还不是多黑心的。

    傻宝把手里牌子扔给苏倾钰:“那个老板给的,以后阿钰买牛可以再找他哦。”然后就继续摸牛。

    苏倾钰左右看看那块冰做的却怎么也不能融化的牌子,纨绔揉揉眼:“那个不是传说中珩国的玄冰做的吧,那那个老板,”

    苏倾钰很复杂地看看傻宝,媳妇啊,你知不知道这个牌子是可以直接见到珩国部落族长的通行令阿喂。

    珩国准确来说是个部落,过的还是那种接近原始人的生活,极少与外界交流的部落,那边的雪山冰川使得别国不敢轻易过去挑衅,珩国的人传说都比较强壮且野蛮,部落地盘概念强大,除非食物不够,不然轻易不会出来。

    今年大概冬天来得早,光有食物也不能安全过冬才会出来卖牛,好买些防寒衣物什么的。

    话说,他们能知道拿牛换钱,拿钱换别的也算是好大的进步了。而且那个领头人还能跟傻宝交流无障碍,想来也是个很厉害很称职的族长了。

    傻宝非要亲自拖着一头牛回去,苏倾钰没办法就哄着她坐到牛身上,打把小伞遮阳光,自己牵着牛往回走。

    本来呢,这是一副很恩爱很让人羡慕的夫妻归家图,可是加上后面跟着的一百多头牛就让人有点暴发户炫富的感觉了。

    大甲带着十几个人在后面赶牛,内心万牛跑过,他们真的不会养牛啊公主,以后这么多牛可怎么办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