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26章 吃牛1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本来预计下午就可以到雾城,可是半路碰到了一批百十来人的流民,有的是姜国跑来的,有的是伽泽战败后又加上天灾跑出来的。

    所以可以想象看到这么多肥牛时的激动心情,不过激动归激动,当第一个人扑上来被随便一个侍卫一脚踢飞再也爬不起来时,第二个人第三个人一起上,被人家一个人一巴掌扇飞昏过去时,随后“铛”出鞘的不止是剑还有各种弓箭,甚至那帮流民都没看清他们是从哪里拿出来的武器,就像凭空变出来时,流民们都开始胆怯。

    苏倾钰挑起车帘,看着那群渴望又恐惧的流民,心中有点不舒服,挥挥手,就让人随便留下十头牛继续往前走。

    傻宝在马车的软卧上睡午觉迷迷糊糊的,听到后面吵闹,就抬头看向刚刚放下帘子的苏倾钰。

    苏倾钰陪她躺下来,轻轻拍着她的肩:“没什么,继续睡吧。”

    傻宝窝到他怀里继续睡,苏倾钰闻着她的发香觉得安心就闭上眼也睡去了。

    直到夕阳也没了,暮色开始四合才到了雾城。

    苏倾钰下了车,抬头看着城门上凝聚岁月的斑驳字迹,不禁想象着里面的破败,他听说过这个爹不亲娘不爱的雾城。

    刚要准备进城,远远的看到后面有一大群人涌上来,苏倾钰眯眼,淡淡的黑暗里也能辨别出是之前攻击他们车队的那群流民。

    似乎是惧怕,所以那群人一直距离一百米以外。

    看到苏倾钰看过来,流民骚动了一会儿,才出来一个老头子慢慢朝这边过来了,后面四五个壮汉拉着好几头牛过来。

    苏倾钰心想,难道他们还想要更多的牛?爷能养你们三五天,可不想养一辈子阿喂。

    内心暴躁,面上依旧不喜不怒。

    谁知道老头过来就跪到苏倾钰车轱辘下,苏倾钰下意识弯腰去扶,他还头一次让这么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跪他。

    “恩人呐,求求你救救我们。”老人声泪俱下。

    苏倾钰手一顿,还真赖上他了?

    “恩人,俺们吃的不多,您看我们这么多人一顿就吃了一头牛。”旁边一个糙汉子忍不住说话,“俺们都是能干活的,恩人一看就是地主家的,只要能给俺们一口饭,俺们有的是力气给恩人干活。”

    苏倾钰要暴走了,一头牛,你当一顿一头牛很容易吗?你们哪里看出来爷是地主?爷自个都是被发配来的,爷连一亩地都没有,要你们干什么活?

    “这。”苏倾钰看看老头的期望,抬头看看糙汉子们的急切,百米远外的青年老人孩子妇女,都是一副紧张盼望的眼神,仿佛他就是他们的救世主,他的一念就是他们的生死。

    头一回,他感受到那样的压力,暮色四合下,那群人凄楚地盼着他救他们,可是他没有那样的能力那样的权利,头一回,他发现自己没用,他没有土地房子安置他们,没有足够的食物解救他们,甚至都不能说服现在自顾不暇的西罗王庭接纳他们。

    他的眼力很好,都可以看到百米远的那群人中,有人开始绝望地哭泣,长途奔波满身灰尘,衣不敝体,不知道还能去哪里,哪里能接纳他们,不知道未来逃亡路上会再碰到什么,不知道哪一天哪一个地方就是自己永远闭眼的坟地。

    苏倾钰垂下眼,跳下车,想扶起来老人,最终只是握紧了拳头,轻轻说:“对不起…”

    “阿钰。”傻宝打着哈欠跟着跳下车,打断了他的话,过来就拉他的手,“咦,阿钰你的手这么那么冰?”

    苏倾钰叹口气,缓缓放开手:“恩,天冷,你快回去车上,进了城再出来。”

    “他们在干嘛?”傻宝蹲下来看那个老头,“你为什么哭?”

    “恩人娘子,求求你,救救我们,只要有口饭,做什么都能。”老头哭的更厉害了。

    “你们没饭吃吗?城里没有吃饭的地方吗?”傻宝奇怪的回头找甲,“大甲呢?”

    “回公主,侍卫长去安排城里住宿了。”一个侍卫回答,三丙四丁跟着错错去大贺,二乙受伤早着天送到雾城养伤了。

    “那城里没吃的吗?”

    “回公主,都有。”

    傻宝又看老头:“城里有吃饭地方啊,为什么不去吃呢?哦,我知道了,你们吃不起饭对吗?我请你们吃吧。”

    “谢恩人!谢恩人!”老头不住地磕头,几个糙汉子也跪下磕头。

    苏倾钰脸色一变,拉起傻宝:“宝宝,现在的城门轻易不敢对流民开的,你这样,说不定我们都进不去。”

    “为什么?”傻宝奇怪,“可是大甲没说我不能带人进去啊。”

    这时候大甲迟迟不见马车进城,就赶回来了:“禀公主,驸马,那边属下都安排好了,还请进城休息。”

    “咦,大甲你说,他们不能进城吗?”傻宝问。

    “公主喜欢都可以,这座城是公主的,公主可以做主。”

    “哎?”苏倾钰凌乱了。

    等到晚上睡觉,苏倾钰都是云里雾里,怪不得那么危险私密买来的马大甲很放心的送到雾城,怪不得这次来回都到雾城落脚,怪不得这里的城门守卫都看不到几个,或者说整个城加起来人都不足两百个,据说这还是发展了一年才有的人,以前可都不超过十个人。这下来的一百多人根本不是事,这么大的,空城,再来几千人也不挤。

    苏倾钰又一回暴走,他的媳妇太有钱太霸气了,一座城说买就买了,还把一座空城发展到吃穿用什么的都不差,人不多,东西可不少,城里空地多,怕浪费土地就都种了粮食,蝗虫要来得时候,全城一封闭,没事就拿着火把特制药水跟蝗虫玩,蝗虫毅然决然地离开这块进去不容易出来更不容易地地方,扑到那些露天的,一望无际的农田去了。

    可是为什么来回落脚就是没人告诉过他,这城是他们家的?上回住宿自己还小心眼地半夜不敢睡实,就怕这座小城是个强盗窝子,不然绝不可能一两百人敢在两国夹缝里过的这么自在。

    结果理由就是,他们的背后靠山是他媳妇,是大贺的六公主。好心累,感觉要一辈子被媳妇包养了。

    大甲表示:那天进城都天黑了,公主劳累,谁还有心思跟你交代雾城的事,第二天大早驸马你自个神经质地非要赶紧启程,头不回地就跑,谁知道你是不是嫌弃这座城,谁还乐意跟你说多少?

    苏倾钰爬到傻宝旁边看她玩拼图,这是薛奇石做的,苏倾钰亲亲傻宝嫩嫩脸蛋,傻宝转头看他,苏倾钰干笑:“宝宝,我看城里太冷清,粮食放久了也会发霉,不如,不如再去找点人来?”

    “好啊。”傻宝回头继续拼图,压根不在乎这些,苏倾钰一头黑线。

    苏倾钰看看傻宝玩的拼图,一副青花石打造的凹凸不平的拼图,目测拼起来后就是很有立体感的,额,地形图。

    苏倾钰嘴角一抽,如果他没看错,上面好几个姜国有名的地名,这,果断是姜国的地图。

    他说进城后薛奇石就不对劲,晚饭也没看到人影,原来是去做这个拼图了。

    薛奇石你这是嘛意思嘛意思嘛?

    “好了。”傻宝放下最后一块,完整的姜国山河图出来了,皇宫,重要的军事城防点,出名的山川河流,样样不差。

    傻宝打个哈欠就爬上床准备睡觉,苏倾钰对着地图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你们一个个都要逼死爷啊喂!

    休整一天,苏倾钰再次领着六十多头牛带着傻宝准备出发时,之前的流民已经换了衣服,整整齐齐地跪在城门口送行,坚持等到看不到牛屁股才起来,苏倾钰不回头,握着总是不安分左看右看的傻宝的手,轻轻说:“谢谢。”

    傻宝没听清:“阿钰,你跟我说话吗?”

    苏倾钰笑笑搂她入怀,内心一片安宁。

    谢谢你傻宝,让我当了一回救世主,让我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

    苏南侯接到儿子媳妇回来的消息想也不想地就扔下一起讨论方案《论如何再接再厉打败伽泽》的众人,跑出去准备去城里看儿子媳妇。

    可刚出了营帐就看到他那贵公子模样的大儿子吊儿郎当地站在最高擂台上,本来在训练的众人都停下来看着他。

    后面跟出来的左将军右将军也挺奇怪的,这个世子怎么说呢,目无军纪可偏偏就是宗兆帝也不敢真的管他,做事不靠谱可又实实在在一出手就收拾了伽泽,几位将军对他可以说是又爱又恨。

    苏倾钰亮闪闪的靴子踩在木头桩子上往下面一扫,恩,基本都是斗志昂扬训练得满头大汗的,哎?那个角落的那群人怎么有种灰头土脸的样子,哎?看他的眼神怎么有点怨妇样?

    “爷的人呢?”苏倾钰很大爷地一拍大腿,“过来过来让爷看看。”

    就像在说妞们来让爷看看好不好看,好看就跟爷回家当小妾。

    苏南侯被他这语气惹恼了,这个军营里可都是他的手下他的兵,就算你是我儿子也不能这么轻待。

    于康连忙拉住苏南侯:“元帅元帅息怒,好歹将军是回来了,您要是现在让他在自己兵面前丢脸保不齐他调头又走了。”

    苏南侯调了半天的气才喘匀了。

    擂台前面自动让出一条道,过了好一会儿,之前角落里灰溜溜的一群人无精打采地挪过来。

    苏倾钰眨眨眼,脚慢慢放下来,不是吧,那个老男人就这么不待见他?非得把最丑最弱的兵给他?

    三千士兵泪:这都是谁害的?谁啊?没人管我们,吃的不好喝的不好,还得忍受其他人的冷嘲热讽,能继续意气风发才怪,你看看你现在这个痞子样,哪里像是个将军,我们的前途一片黑暗你还想我们高高兴兴?

    周边有点小议论,多是在嘲笑。

    不好意思,苏倾钰听力很好,尤其那句“果然什么将军带什么样兵,瞅瞅,多绝配”这句。

    苏倾钰淡然地看了一眼说小话的人,就是那个之前他当大头兵时的顶头将军上司,叫什么程魄,恩,好像也是三品武将。

    切,好歹爷如今也是三品武将,爷还有四品京官这个外挂呢,你有么?说爷的风凉话呐?你等着。

    苏倾钰看看面前一大块空地慢慢基本挤满了人,都是一样低沉埋怨的模样,很快擂台周边都围满了,别的将军的人都被挤出去了。

    “都到齐了?”苏倾钰一屁股坐到刚刚的木桩上,翘起二郎腿抖抖,下面的三千人苦着脸都要哭了,外围有人在偷笑,远处的苏南侯暴躁了,弯腰就要脱鞋上去抽人,于康连忙拉住他:“元帅元帅,想想闫城,想想粮草,想想骠骑将军。”

    苏南侯狠狠吐出一口气,又重新直了腰,他这样,旁边原本同样愤怒于旬张琨反而淡定了,也劝说起苏南侯。

    苏倾钰看看下面动了动又加入了几个垂头丧气的小兵,内心好忧伤,特么自己的兵都不想认自己了。

    “把头都抬起来,本将军的兵难道都是大姑娘?”苏倾钰漫不经心地说着。

    外围的人都“哈哈”笑起来,里面的人都脸红脖子粗地抬头瞪他,他们都是战场上九死一生回来的铮铮汉子,哪里能容得了人这么侮辱。

    苏倾钰反而笑了,夕阳下面如冠玉的男子笑的有点危险嗜血,外围的人没看到,可是里面的人都一震,不自主地收敛目光再也不敢与他直视。

    本将军这话一出,便是军令如山,谁也不敢再随意嬉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