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38章 不战屈人兵,何如?肉也!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第二天苏倾钰把七千匹马都带到训练场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对那些两眼发光恨不得啃了马的士兵说:“来吧,考核及格的自己去挑马。之前有马的也允许多一匹。”

    “是——”震天声音让苏倾钰耳膜都疼了。

    然后苏倾钰惊讶发现,到最后特么都合格了,苏倾钰拍拍染了灰的衣服,对得了马沾沾自喜的士兵说:“爷也不瞒你们,正月一过就上战场,骑射什么的爷也都交给你们了,接下来的一个月不想死在战场还想回去找个媳妇,或者搂媳妇的,就给爷往死里练!”

    “得令——”三千人坐在马上,一身崭新铠甲,肩背强弓利箭,手持或刀或长枪,再也看不到那天擂台前丧门犬的模样。

    苏倾钰点头,出了训练场让人把挑剩下的马连同几十头牛都送走后他又忧愁了。

    是的,最后一个不爽的原因是,徐景又来了。

    还有几天就过年了嘛,淮水那边铺子红利都是甲乙去收了,西罗皇城那边的让纨绔偷偷跑回去收了,可是他不知道那遍布大贺甚至分店到了大辕的玉和斋还有他媳妇三成股份,去年以为也就是徐家一点心意送了宝石给傻宝玩,昨天才知道他媳妇也是老板。

    重点是傻宝留了徐景在这过年,今天加上昨天,一有空都拉着徐景一个劲问大贺,问她父王母后弟弟白白落落元帅犇犇的事,他听了几耳朵,除了听到那个送他媳妇漂亮匕首的犇犇定亲,过了年开春成亲这事高兴点,表示很支持傻宝回去参加喜宴外,其他的就不感兴趣了。

    徐景好讨厌啊,比他还大呢,怎么还不成亲,怎么老对他媳妇笑的谦谦君子模样,讨厌死了。

    可是当着媳妇的面不能直接赶人,不然多难看,显得自己多小气啊。

    而此时边关的苏南侯也好头疼,满心的忧郁啊。

    看看,他们又来了。

    “元帅啊,咱们营人数最多,这马可不能三个营平分,您得多心疼咱们营。”于旬老眼汪着一泡泪,真的好假,一个劲想给自个铁骑队多划拉点马。

    “元帅啊,我老张可是都跑腿去了一趟皇城,您得多给点辛苦费啊,咱不要多,平分就行!”张琨求了好久才让苏南侯答应给他的步兵队分马。

    程魄无所谓的样子,倒是他手底下的副将于康很积极:“元帅,咱们营会骑射的虽然不多,但那可都是全军最厉害的,您可得照顾我们啊,人才可比马重要多了。”

    苏南侯好累,他来不及疑惑大儿子从哪里弄回来这么多粮草,还有这么多的马,全军一共不到一万五千人,之前军里也就不到一千匹马,多在于旬的铁骑营和于康那边的先锋营,可是转眼大儿子愣是弄到了这四千匹马。

    苏南侯肯定,他那个傲娇不吃亏爱膈应老子的大儿子,给手底下的人绝对有超过一千匹的马,光这样就是五千匹,不说哪来的钱,就是他买那么些马人家同意?这么大批马愣是没听说任何传闻出来。

    现在最头疼的就是怎么分这些马,哎呀,真是甜蜜的烦恼。

    苏普在校练场练兵,发现那些兵都是心不在焉的,眼睛时不时往马厩方向瞄。

    嗯,本来他们是瞄不到马厩的,可是自从五天前连续三天送进来几千匹马,那个马厩就被无限度无规则很粗暴地扩到了校练场上。

    夜晚睡觉那个马响鼻不要太大声哦,好多人睡不着也不肯睡地扒着看马,格老子的,长这么大都没看过这么多马,就是跟伽泽打了那么多回仗,整个战场加起来也就将将这一半。

    苏普是彻底服了他那个向来大手大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兄长了,他出去也就一个多月,愣是送回来这么多马还有那么多粮草,很好奇,这是又花了公主大嫂的私房了?肯定是。

    苏普转而开始佩服公主大嫂了,多大方,多,傻的娃啊。

    其实,他也挺眼馋那批马里那匹浑身赤红野性十足的马,虽然不及之前兄长岳父送的那匹宝马,也是千里挑一的好家伙了。嗯,得想想怎么弄到手。

    苏南侯好不容易把几个将军送出去,坐下来盘算怎么分马,还有几十头牛。

    苏南侯想,臭小子,看在你还惦记着军营,这回老子就不跟你计较了。恩,酱牛肉比较好吃吧,烤的也不错哦,红烧也好吃,恩,还是剁了馅做包子好了。

    “爹?爹?”苏普进来看到苏南侯手里拿着一支笔,眼神不知道飘哪去了觉得很难得,叫了好几声。

    “哎?”苏南侯瞬间回神,嗯?二儿子什么时候进来的?

    “普儿有事?”

    苏普有点耳根发烫,保持一贯的恭敬:“儿子观察,那批马里面,有几匹野性挺大,怕是不安全,儿子想去,训训…”

    苏南侯一愣,训马?有野性?谁不知道有野性的马谁驯服了就认谁再不待见别人?二儿子的耳朵红了耶,好罕见啊,哎呀,多少年没看到二儿子这样不好意思拐着弯跟自己要东西了,好事啊,唉,大儿子这辈子恐怕都不会跟自己开口要东西了,以前没要过,现在更是面上看着不愿意,实际上都心软地给了自己多少东西,以后怕是也用不着跟自己开口,唉!夫人说的对,自己就是个失败的父亲,大儿子压根就不需要自己这个父亲。

    “爹?”苏普尴尬半天发现他爹竟然又走神了,好无奈。

    “啊,那你去驯吧,咳咳,那个,挑一匹就行了啊,多了你也驯不过来,其他将军也不依的。”

    “谢谢爹!”苏普很兴奋地跑出去了。

    苏南侯果然听到外面张琨在喊:“哎哎,二公子你犯规啊,停下停下——”

    马蹄声远去,苏南侯果断地立刻出去营帐巡逻别的地方去了,远远看到张琨于旬于康又冲到他营帐里去了。

    哼,好歹这马都是我大儿子弄来的,我二儿子挑一匹怎么了,说不定就是我大儿子特意给我二儿子留的呢,不然怎么那么些马就那么一匹特别显眼?

    是的,这批马一过来苏南侯跟马打了几十年交道的老手自然一眼看出那匹千里马,真正的千里马,虽然比不得大儿子那匹汗血宝马,可也够他眼馋了。

    其他将军自然也看得出来,他们不点破就揣着小心眼,万一别人不知道,然后一说抢的人多了怎么好?

    苏普算是有眼光,也懂得先下手为强,所以啊,所以啊,就给先下手抢的呗。

    吃年夜饭这晚军营出了个不大不小的乱子。

    本来大伙都很高兴地在杀牛吃牛,甚至小酒喝喝,好不痛快,可就出在他们太舒服了,被人嫉妒了。

    你想啊,你们在这喝酒吃肉,可是距离你们不到十里路的的伽泽的可怜士兵呢?人家都坐在地上抱团取暖,甚至连个火都舍不得生,坐地上抱一起哆嗦就算了,可是一抬头还能远远看到西罗那边火光映了半边天,食物的热气更是冲天,还有偶尔隐约的欢呼吆喝声,你说说,这不是纯粹的戳人心窝子么?

    所以就有那么几百人趁着上头人不注意,在一个热血沸腾的千夫长煽动下,拿着家伙准备搞偷袭去了。

    苏南侯本来在摸摸自己的肚子,感觉自己都长了好多肉了,不知道回去夫人会不会嫌弃咱的身材啊,还有,夫人喜不喜欢人家给她买的东西呢?

    此时的苏南侯大约还不知道战地附近的女人大多豪放,过的粗糙,他问人家买什么给他夫人,人家就说了自己喜欢的,胭脂啦,珠钗啦,漂亮衣服,还有多多的肉啊,所以苏南侯就在这里的集镇上买了他不懂行的劣质胭脂,劣质金钗,劣质衣服,还拿钱买了军队里的一头大黑水牛给夫人寄回家了。

    所以苏南侯被嫌弃那是必然的。

    就在苏南侯带着淡淡的忧伤,几个将军互相拼酒,其他人大口啃肉,苏普因为阴险抢走那匹千里马,被将军们排斥只能带人去巡逻时,那几百伽泽士兵来了。

    苏普看到远远一群跑的稀稀落落跟群田鼠似的“不明生物”时,正坐在他那高高大马上,左手拿着块牛肉右手拿着个酒壶享受。

    等到“不明生物”跑到快三百米时,跟着苏普一块巡逻的百十来人喊起来:“有难民来啦!有难民跑来啦——”

    苏普发誓他看到对方领头的听到这个呼唤一个趔趄栽到地上,好久才被旁边路过的人帮着扶起来。

    苏普把牛肉酒壶放到马左侧的袋子里,哟呵:“弟兄们,那可不是难民,可是拿着武器的流民!”

    大家一愣,也顾不得啥时候校骑会说冷笑话了,赶紧放好牛肉酒壶,话说这可是校骑腆着脸跟元帅磨来的一头牛,不然他们巡逻可捞不着牛肉。

    等到苏普带人横在那,数着来的人,恩,超过三百了,在想:哎呀,要不要回去找救兵?毕竟咱们这才一百人,不大妙啊。

    可是那几百人一看人家横了上百米的等着他们,饿的头昏眼花的他们根本没看到对方后面没人了,他们就看到对方腰包里没塞好的牛肉酒壶了,借着火光还能看到对方嘴角的油光,个个吃的饱饱的,身板笔直笔直的。

    “哇——”一个十五六岁的伽泽士兵哭了,“太欺负人了!”

    这一哭不得了,其他人也一屁股坐地上哭死来:“打个屁的仗,俺要吃的,谁给俺吃的俺就跟谁了。”

    “俺反正是个孤儿,跟谁都一样,俺要投降,俺要吃肉喝酒!”

    苏普:“……”这样直接跑来投降真的好么?

    没一会儿,苏南侯看看被带到面前乞丐似的几百人,默默想,或许不用等大儿子回来那边的人就跑过来差不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