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第143章 迦泽被灭了

时间:2018-05-24作者:莫轻寒

    傻宝今天也早早起来了,坐在元帅营帐里吃东西发呆,苏南侯在上面苦思冥想地写告罪书,毕竟这突然对伽泽发起进攻都没告诉陛下是很不尊重人的,更糟心的是他这个元帅根本不知道作战计划啊喂。

    好不容易写完了告罪书让人送出去,想起来昨天也送了告罪书,他大儿子就是有本事,他作的死让他这个老子来受。

    苏南侯一抬头就看到昨天明明睡到中午才起的儿媳妇今儿不仅早起了,还一直在发呆,脸色不太好,于是收敛怒气,很温和地问:“傻宝啊,是不是东西不好吃啊,爹爹再让人去换好不好?”

    坐在角落里看地图猜测作战计划的军师一抖,元帅你说话原来这么温柔啊。

    于康也被吓到了,他本来很郁闷,因为程魄,他都没办法上战场,后来苏南侯说他留守大本营,也是苏倾钰作战计划的一部分他才平衡,毕竟守着后方,让前方冲锋陷阵的将士无后顾之忧也是很伟大很重要的。

    傻宝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今天早上苏倾钰一起来她就醒了,苏倾钰跟她说:“宝宝,今天阿钰有事去办,办好了最多半个月就可以回家了,这半个月你要好好吃饭睡觉,照顾好我们的小宝贝,可不能让阿钰担心啊。”

    她就把眼睛闭上假装睡着不让阿钰担心,可是阿钰一出去她就坐起来,错错劝她再睡一会儿,她不肯,错错就跟她说:“驸马去打仗了,打赢了就回家了。”

    “傻宝?”苏南侯心里一个“咯噔”,完了,儿媳妇不对劲了,大儿子回来可不得恨死他?

    苏南侯赶紧让人换了好多吃的,喝的,怎么精细花样好看怎么来,可是傻宝加起来吃了不到十口,早觉不睡,午觉不睡,晚上天黑了她也坐在那不动。

    苏南侯急的抓耳挠腮了,军师摸摸胡子:“少夫人这是担心世子了吧?”

    “啊?那怎么办啊?”苏南侯觉得苏倾钰应该不会告诉傻宝他去打仗的事,可看傻宝这样发呆,一天了都没问阿钰去哪了,所以还是知道的吧?

    “额,傻宝啊,倾儿他,他有事办,你放心不会有事的。”苏南侯发觉自己也吃不下了,战场上刀剑无眼的,大儿子又是才第二次上战场,他竟然没跟着,太不应该了。

    傻宝小声说:“阿钰去打仗了,他不喜欢打仗的,他很难过。”

    苏南侯一愣,想起大儿子第一次杀人时的失魂落魄,想起陛下逼他非得打下伽泽时的愤怒,大儿子从来不喜戎马不喜战争,可是他一直逼他,陛下一直逼他,逼着他做不喜欢的事,结果只有他们一直以为傻的傻宝明白大儿子的难过。

    “爹爹保证,这次以后,爹爹保证,以后尽量不让倾儿再上战场好不好?傻宝啊,你看你不吃饭,爹爹的孙子还要吃是不是?倾儿那么喜欢孩子,你要好好照顾他是不是?”

    苏南侯觉得自己以后哄女儿那绝对是一等一的。

    傻宝摸摸肚子,又吃了一口,然后又不吃了。

    军师都感到心焦了,这个少夫人可真是固执得让人没办法。

    苏南侯还在忧愁怎么哄傻宝去休息,别跟他们几个大男人一样守着前方情报,他们可都是曾经三天三夜不合眼急行军过的。

    一阵马蹄急行,苏南侯一抬头,就看到战袍染血的大儿子冲了进来,傻宝顿时打了鸡血似的跳起来扑过去,苏倾钰扔了手里的剑,张开怀抱接过她:“宝宝不乖哦。”

    傻宝搂着他不撒手,就跟小孩子迷路好不容易看到大人找到她了,她就再也不敢松手似的。

    苏倾钰抬头跟苏南侯说:“今日已经把三十里外的城池拿下了,明天一早我带宝宝过去,你们也收拾一下把军营移过去,多做点饭,那群傻货真当训练连口粮都没带,我的兵带的口粮也只够分他们吃两顿的。”说完就抱起傻宝出去了,远远还听到苏倾钰温柔责备的声音,“是不是今早装睡的?我就知道,宝宝变坏了,嗯,好了,明天我们一起过去就好了,我让他们去打仗,我不去,我就陪着你。”

    于康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所以说,西罗的版块一天之内又增加了二十分之一?”

    其实远远不止,等他们到了那个叫越都的地方才发现,伽泽将近三分之一的人都来了,苏倾钰不知道哪里来的粮食,仅仅是自动归降者,不论男女老少哪怕还在襁褓里都可领得一斤粮食半斤肉,伽泽守城士兵大半自动归降,越都附近乡镇和村里的伽泽百姓也表示自愿归降,如此一来,除了城池,周边大小几十个村落也都纳入西罗版块了。

    傻宝一路上补觉,直到到了越都,苏倾钰怕她饿了才喊醒她,看她奔波劳碌的疲惫模样,苏倾钰很是心疼,也很讨厌宗兆帝的贪得无厌,讨厌苏南侯都说不上一句话。

    苏南侯表示他好无辜。面对一个突然要发奋,折腾起人跟个疯子似的帝王,哪怕他在西罗权势滔天,只要他还没有造反,把持朝堂的念头,都得受制于那个帝王。

    傻宝到了新地方还是很兴奋的,吃了三大碗饭一大碗汤,几盘菜,她的好胃口导致苏倾钰也胃口大开,吃了四碗饭,两碗汤,几盘菜。他们夫妻二人的好胃口导致苏南侯吃了两碗饭一碗汤一碗面一盘糕点,嗯,因为菜都被他们小夫妻吃完了。

    苏普进来时,嘴边挂着微笑,目光温和,整个人去了那点阴沉,开始有了年轻人的朝气。

    苏南侯筷子都没放下:“普儿还没吃吧,还有面你也来一碗。”嗯,也只剩下面了,白米饭和糕点都被他吃完了。

    闻言,苏倾钰把最后一块鸡肉塞进了傻宝嘴里。

    苏普:“……”我还能去抢那块鸡肉还是咋的。

    苏普毫不介意地坐下来“呼噜呼噜”吃了两大碗面,搞得苏倾钰白了他好几眼,傻宝也很好奇地看了他好几回。

    苏普被傻宝看的有点不好意思:“唔,我都两顿没吃了。”

    “蠢。”苏倾钰终于肯主动跟他说话了,虽然是骂他的,可是苏普很感动。

    “兄长教训的是。”

    苏倾钰见鬼似的看看苏普,又看看苏南侯,然后就把傻宝拉走了,跟这么神经的人在一起要是把宝宝还有小宝贝带坏了可怎么好。

    苏南侯在确定二儿子没有不高兴之后也有点不可思议,他知道以前二儿子多少存着把大儿子比下去的心思,也极少搭理大儿子,如今竟然没了那层阴沉心思,但整个人倒是比以前精神好看多了。

    “你别放心上,你兄长是觉得他的兵都把口粮分出去了,你却没吃到。”

    “儿子知道。”苏普又吃了一口面,“兄长面上敌对的儿子,但总是别扭地关心照顾到儿子,上回受伤是,这回战场上也是,憋着劲要把儿子推上去,还把周维一直安排儿子身边,说是用来膈应儿子的,其实也算激励儿子,更加是为了刺激周维,让他们周家后悔,兄长护短着呢。”

    苏南侯看着突然“懂事”的二儿子,忽然就不好受了,二儿子都开始丝毫不计较大儿子的臭脾气了,他还不停地拧着,是不是很不好?

    半月后,伽泽绝望地发现在他们把兵力集中对付西罗时,他们与姜国交接处冒出了敌兵,腹背受敌,一败涂地,仅三天,苏普一骑火红千里马领着千万兵马踏破了伽泽皇宫大门。

    伽泽的胖皇帝捧着国玺跪在过道旁迎着苏家军进了皇宫。

    苏南侯带着几个将军还有二儿子忙着后续工作忙的天昏地暗,完了苏南侯又写了一封告罪书,原因是大儿子在攻破皇城那天就带着儿媳妇还有儿媳妇的侍卫队,留下一个让他手底下三千人的兵,轮流五百人五百人地回乡探亲的请求就跑回西罗皇城回家去了,说是请求,那语气一听就是要求,儿大不由爹,他爹只能捏着鼻子给他收拾烂摊子。

    但是还是好自豪怎么办,就算写请罪书都是咧着嘴写的怎么办?

    此时马车上的傻宝跟苏倾钰在尝所谓的哈密瓜,这是伽泽跟姜国那块交接土地上去年种的冷藏到现在的水果,除此之外,车上还有军队从西罗海边走水路去那边地盘时,姚狗蛋从海里给捞的一些鱼虾。

    傻宝比较喜欢姚狗蛋他们从海里捞上来的河蚌,因为她在那里面辦出过个老大珍珠。

    再说那边宗兆帝,半个月前头一天听太后喜不自胜地说傻宝有身孕,倾儿有后了,第二天就收到苏南侯今年的第一封告罪书,说是刚回来军营的苏倾钰跟程魄一言不合把人打了,他觉得苏倾钰不像是个爱打人爱挑事的,果然不出一个时辰监军的信到了,原来是程魄把苏倾钰心尖尖上的媳妇吓到了,本来就是宝贝媳妇不得了的,现在又有了身孕那更是不得了,宗兆帝觉得打人都是轻的好不好?

    宗兆帝压根没发现他的思维模式已经无条件偏向苏倾钰一方了。

    不大美丽的是,隔一天,就一天那边又来了告罪书,宗兆帝都有点胃疼了,打开一看,苏南侯说发现了绝佳战机,没来得及告诉陛下就出兵伽泽,有罪。

    宗兆帝觉得啊,这不大算回事啊,以前苏南侯打仗也没随时随地报告他,怎么这回就给写了告罪书?好吧,隔了半个时辰,监军的书信到了,宗兆帝看完沉默了,五五好害怕,这是出事了么?出事了么?

    没出事,就是宗兆帝觉得苏倾钰一个人就把几个老将军的智商给碾压了很,嗯,天怒人怨。

    隔天,这回都没有隔一天,捷报来了,伽泽半壁江山都是西罗的了,举朝震惊,宗兆帝那个脸色不要太玄幻,坐在龙椅上不言不语玩深沉。

    半月后,攻破伽泽皇宫捷报再传来,五五发现陛下都没动一点神色,倒是曹将军父子脸色不大好,还有御史大人在听到这次西伽战争中一直冲锋最前面,带领铁骑踏破伽泽皇城大门的苏普最先被封为平泽大将军时,直接昏过去了。

    当随着捷报一起来的又一封告罪书放在宗兆帝面前时,宗兆帝揉揉眉头,这近一年他看过的苏南侯送来的书信里,最多的就是告罪书了。

    宗兆帝还有心情开小差,想,要是过往十几年苏倾钰真的都被带在他老子军营里,是不是苏家军就要被他玩炸了?

    再怎么样,苏元帅的书信还是要看的,随意地拿起来翻了翻,这回倒是不用监军解释了,苏南侯自己就说了,儿媳妇有孕不舒服,大儿子唯恐出事,坏了西罗和大贺两国的友谊,在陛下赏赐下来前就私自回家了,希望陛下看在这次战争中大儿子那三千兵马始终冲锋最前面,作战计划也是大儿子出的情面上,不要追究。

    这个耿直大老粗估计也急了,就差说伽泽那就是我大儿子一个人动脑子打下来的,你就别再为难大儿子,把他惹急了,他能随便把和西罗差不多国力的伽泽灭了,就能随便把西罗送入兵荒马乱中。

    宗兆帝用脚趾想都知道苏倾钰这是跟自己较劲呢,而且苏倾钰的媳妇都有孕了,认识他们夫妻的都知道,他们自从成亲就一天都没分开过,他再把苏倾钰扔在战场不就是把人家媳妇也扔到战场么?苏倾钰不急不怒才怪。

    宗兆帝又看看旁边整整扩大了一倍的西罗版图,伸手摸了摸,决定这会就不跟苏倾钰计较了,好歹把人扔出去一年了,时间久了大贺那边都要不高兴了不是?

    五五看看宗兆帝弯起的嘴角才偷偷松口气,可算是过去了。

    五五觉得吧,宗兆帝现在是很喜欢苏倾钰的,这个比谁都会打仗又比谁还任性不懂事的苏倾钰。
小说推荐